张凯见证随想

2014-11-15 张凯律师



家里的音响坏了,心情大受影响,觉得孤独袭来。当下可以让人真实快乐的东西越来越少,常常不愿应酬无聊的聚会,不愿去人多的地方,在家听听莫扎特、听听巴赫,就觉得无限满足。

夜晚,有时会念旧,想起骑着一辆自行车,穿行在长安街的年龄,觉得并不遥远,如同昨夜的故事。那时,天很冷,那时,爱情还在自行车上,那时,常常会写诗。

理想主义者,永远是孤独的。在一个专制国家呼唤法治,在一个情欲泛滥的时代,追求爱情,在一个物欲袭人的地方,寻求朴素,在一个颓废的年代,坚守信仰,总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24岁前的我,是个极度平凡的人,无论如何努力,都像一块没有花纹的石头。摆放在哪里,都没人注意。那一年,非典。北京城如同死城,街上看不到人。一个孤独的年轻人,就像一片叶子,落在了大海里,不知何时,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天真的以为:或许找到了爱情,一切都会改变。于是,真的遇到了一个美丽的姑娘,如同天使下凡。白色绣花的裙子,安静的如秋天的湖面,符合了一切美好故事的开始。是的,人生的一切美好真的从那时开始,不是爱情,却是基督信仰。原来,世界上有那么好听的音乐,可以感动的热泪盈眶的歌。原来,世界上有那么好的人,听你倾诉着年轻的苦闷,默默的为你祷告。原来,笑可以是单纯的,原来人生并不是荒谬和虚无。从那时开始,一切变得不一样。



中国人是不幸的,苦难与谎言,交织在心灵深处,一张张变形的脸。想的最多的问题是:“有饭吃”。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现实,十几亿人口的国家,接受国家的强制计生,从小唱着热爱党的歌谣,带着血染成的红布,大脑接受政治课的清洗,过着不像人的生活。能坚强的活下来已经算是奇迹了,哪里管什么心灵和信仰。

我是幸运的,翻开了圣经。否则,生命太荒谬了。要有光,就有了光。没有创世纪,今天就显得荒唐,没有西奈山下的十诫,法律就是自说自话,没有登山宝训、没有空坟墓、没有启示录,人类就没有指望。没有这一切,我就无法说服自己:活着是好的。

如同在沙漠里走了很久,没有方向,没有水。只有厌倦与无聊。终于,看到了满天的星。这是怎样的激动与不能克制,终于喝到了可以不渴的水。第一次饭前祷告,第一次查经,第一次参加礼拜,第一次遇到了神。我,欣喜若狂。

那以后,为自己的罪而流泪,那以后,为忽来的祝福感恩,那以后,也会孤独,却是丰富的,那以后,有一种关系叫弟兄姊妹。那以后,不再一样。

童年的梦想,做一个刑辩律师。那是一种懵懂的期盼。没有人相信,可以成真。终于,站在了法庭上,说:我为他辩护。于是,有了很多激动的第一次。第一次法庭上赢得了掌声,那是做律师第二年,第一次把受冤的人救出来,我们抱头痛哭,第一次代表教会打官司,觉得自己满身光芒。第一次,在法庭上拍案而起,差点被法警抬出去。没有什么比当下做刑辩律师更激动人心。信仰与法律,如此甜蜜的融合。

不敢想象,如果那时,没有走进那间不足60平米的教会,生命会变得怎样?是否还会灿烂如花?是否还会梦想依旧?或许在粗糙的现实面前,早就变的恶俗不堪。没有永恒,今生就没有价值,没有天堂,人间就变得虚渺,没有救赎,我们的企盼就变得矫情。没有天父的爱,我们就不能爱。终而一切,变为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

我,变为一个永远活在基督里的人,直到永远。




张凯 2014/11/15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