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 殊 的 殉 道 者-----两位殉道者的故事

黄益梓牧师                2015年8月19日


杨美村这个属于平阳县水头镇的深山小村落,相比温州这座文明遐迩的中国“耶路撒冷”来说真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即便是平阳人知道此村的也不多。然而最近这里却发生了一件将载入中国教会历史的护教事件,将改写这个村庄的历史。这并不是因这个杨美村而出名,乃是因这个村里有一间教会而出名,这乃是这个教会永远的荣耀。因这个村出现了两位特殊的殉道者。

我将从三个方面讲道这个事件的特殊性:

首先是事件的特殊;其次是时代的特殊;再者就是地点的特殊。





首先讲第一点事件的特殊性:

自从我去年8月2号因护卫十字架被抓后被强判一年。于今年8月1号凌晨出狱以来,每天都是特别忙,1号早上凤卧教会和神州布道团举行欢迎仪式,有一千来人参加,2号礼拜天做礼拜,4-6日为我荣耀归来在我母会(凤卧教会)举办奋兴培灵大会和布道大会,也有一千来人参加,都是各地的牧者。六号下午神州布道团举办隆重的按牧典礼。按立严晓洁教师为牧师,按立程超华同工为教师,按立杨守敏同工为教师。就这样每天白天要接待陆续看望我的肢体们,夜里拖着疲惫的身体很晚才入睡。八号这天对平阳和苍南来说是个很特殊的日子,因为这里经历了百年不遇的超强台风(苏迪罗)。夜里十二点多接到杨美教会吕姊妹电话说杨美教会两位长辈为了守护十字架被山洪冲走无法找到,听到这个噩耗我就再也无法入睡。本想连夜赶到山里(杨美教会),但是他们说山路上水太大有些地段达两米深无法进入。我就一直祷告到天亮,希望两位长辈能够生存。天还没亮我再也无法忍住内心的催促,就马上电话联系本会董希元同工过来一起去杨美教会,把本教会的事工托咐给王波先生。我们就马上出发去杨美教会,因为水头满水无法通车,我们只能走山门镇经过南雁镇再去杨美教会,经过吴山时又把徐成福牧师带上,因为他是水头牧区的负责人。一路上我们都很难的前行,因为很多路都被大水和污渍淹没,我们勉强把车开到大施村,就再也无法前进了。我们三人只好步行爬山,经过近两小时的努力,终于爬到了山顶。本来在牢里一年就没有什么丰富的营养维护,再加上出来之后一直没有好好休息,我觉得体力确实深度透支,但是又必须坚持往前走,因为这是一个非同寻常的事件。有人为了护卫强拆十字架被打伤被抓甚至坐牢,但她们却为了护卫十字架失去了生命。(约翰福音 12:24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 )她们是特殊的殉道者。

到了目的地之后看到两位长辈的尸体已经找到,停留在桥边,被山洪冲出四百多米远,幸亏上帝的眷顾保守没有进一步冲下山崖,若是那样,尸体就再也无法寻找。她们为了守护十字架睡在教堂一楼,夜里由于台风带来的暴雨导致山洪爆发。山上的灌木杂草顷刻间堵住了泄洪的一座小桥,巨大的洪流向右调头把教堂后面一堵墙都冲倒了,巨大的洪水就把两位八十多岁的老人瞬间冲走了。



接下来我要讲时代的特殊性:

圣经记载有史以来属灵的人总是遭受属血气的人的逼迫。

上古时代的亚伯被杀殉道;

中古时代的先知遭受极大的逼迫甚至丧命;

耶稣时代的约翰被砍头殉道;

耶稣为传讲真理而被挂在十字架上舍命流血;

使徒时代个个都是为传讲和捍卫信仰而殉道;

教父时代更是如此。

当基督教传到中国的时候也不例外,许多的宣教士全家被杀;

文化大革命期间很多的人为了捍卫十字架信仰被关押甚至枪毙……但这些逼迫无法阻止教会的发展反而更加的复兴。此时此刻我想到这个时代的逼迫乃是意识形态的逼迫,比任何一个时代更甚。他们强拆一千多个十字架就是不承认强拆,乃是强辩说是拆教堂的违章。这个时代的逼迫不但是意识形态同化更是一场属灵的争战。(马太福音 10:28 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

从去年到现在拆十运动伤害了多少的教会?

伤害了多少善良的百姓?

伤害了多少无辜的群众?

伤害了多少爱国的良民?

这两位长辈就是在这样的信仰逼迫中为了护卫十字架信仰而殉道,她们是时代的殉道者。
事后她们的家人和两位长辈的娘家人都非常伤心,都责怪长老和负责人。那时我安慰他们说,教会一定会为你们说话,但是这个责任不在教会。

第一强拆十字架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属于个人行为或地方行为;

第二 在台风来时政府工作通知不到位,低估了台风的影响、防汛思想麻痹、安全意识薄弱导致山水暴发才遇到这样的结果。

如果政府不强拆十字架,她们就不需要守护,就不会有这样的结果。所以相信水头镇政府会给你们满意的答复。我这样说之后,他们才慢慢的静下来。

此时场地一片混乱,长老和教会负责人也不知所措,再加上丧家的吵闹,并且还下着大雨,地上烂泥很深无法行走,长老和负责同工都很担心。那时我想一定要站出来维持这个局面,就安排本会马上搭棚,一定要把遗体从暴雨中抬进棚子里,接着我们就动手帮他们搭棚。一个小时左右搭好,经过祷告,我们同心合意把两位长辈遗体在大雨中从溪滩上搬到棚内。由于环境恶劣来的弟兄也不多,连抬遗体的人都没有,都是我们几个人动手抱遗体。本来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没有多少重,但是经过在水里泡了一夜就显得很重。

感谢上帝!我们终于把遗体搬到棚内,我叫姊妹清洗遗体,把干的衣服穿起来,这样我才放心。其实我自己真的觉得体力不支,同工们劝我要先回家休息下,明天再来。所以我就安慰他们,没有问题的,水头镇政府一定会处理好的。就这样我们才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往回走……

第三我要讲地点的特殊性:

这座教堂是在大山的深处,不像是闹市或高速路旁高耸的十字架遭受强拆,虽在深山人烟稀少之处却也未能幸免于难。可见这是赤裸裸的信仰逼迫,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杨美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却成了浙江护卫十字架英勇事迹的代名词。如同三江成了全球关注的焦点一样,将被记载在中国的教会史册上成为一个带有光辉亮点的里程碑和纪念碑!


事件的后记

经过政府的催逼,8月10号遗体就火化了,我们和家属协商后定于11号开追思礼拜。 十一号早上温州几大牧区牧者自发到我家来看望我,听说我要去协助丧家开追思礼拜,就定意一起去参加殉道者的追思礼拜。经过早上半天交流,大家都非常刚强,我真的特别喜乐。在我家里中午招待客人期间,政府机关有三十多人都来了,围住我家,他们希望我和他们见面。我就知道他们的诡计,所以我就不见了,因为他们想拦阻我去为殉道者开追悼会追思礼拜,若是我和他们见面,就无法去参加追悼会了。所以我从后门走向后堡村,叫我内弟开车送我去杨美教会。



一路上经历几道关卡的拦阻,我们就绕小道上去, 到了杨美教会才知道政府不允许我们开追思礼拜,当时我想如此爱主的两位老姊妹,她们为主护卫十字架爱主之甚,命都摆上了,我们怎么可以不开追悼会呢?我就强烈要求一定要开!和众多的弟兄姊妹们一口气爬了半小时的山路到两位老长辈老家——桂山村。看到各地来的弟兄姊妹特别多,但是被有关人员搅动,他们家族都在很凶的吵架,说不开追思礼拜了,各地来的弟兄姊妹也都灰心了,都要离开了,都打算不开了。等我赶到的时候叫大家先别走,虽然有很多同工叫我不要开了,我还是主动自己主持带大家一起唱起了诗歌。接下来很多人陆续也就都来了,聚会时也特别有圣灵充满。首先有徐成福牧师做开始祷告,蔡福齐牧师做安慰祷告,应良开教师带领会众为他家属晚辈祝福祷告,接下来由我特别宣告得胜祝福祷告并证道。

我为大家读了启示录21:1-4和马太福音25:1-13节,和大家分享

(效法至死忠心的圣徒)
一,警醒预备等主来。

二,热心侍奉盼主来。

三,持守真理愿主来。

感谢神在这样特殊的时刻,还是开了特殊的追悼会,虽然有百般的拦阻,但是主的工作还是大大得胜,因为谁也无法抵挡上帝的工作,真的盼望所有的弟兄姊妹都能效法这样至死忠心的圣徒。新时代的殉道者两位老姊妹你们在天家安息吧!。



——上帝仆人黄益梓速记。
腾讯博客:你是一棵树
微 信 号:huangyizimushi
新浪微博:黄益梓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