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拆基督教堂十字架或演变「新反右」

辛树言

 两百多年前从西方传来的基督教,如今在中国大陆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地位?这往往要通过中共的具体行动来判断。
 
 二○一四年初,针对基督教的一系列压制行动从浙江开始,这是因为浙江乃习近平总书记首次任省级一把手的地方,又是其政治及经济势力的大本营。还有,温州是全国基督教人数最多的城市,至少有一百二十万,平均七人中有一名基督教信徒,有「中国的耶路撒冷」之称。媒体称此举为针对中国基督教的「斩首行动」,待浙江经验有例可循时,推广到全国并非没有可能。另一个来自北京高层的「基督教中国化」计划,也可能会演变成另一场针对基督教的「反右」运动,再严重也可视为「文革」捲土重来。
 
 习党夏宝龙的「三改一拆」
 
 针对基督教的压制行动选择从温州开始,不排除这是统战部门的精心策划。一九五四年,中共在周恩来具体领导下筹划成立一个所谓自传、自治、自养的基督教三自爱国委员会,地点设在上海,其目的便是压制和控制基督教。「反右」期间针对基督教的无宗教实验区也是在浙江温州和河南南阳开始的,结果失败了。如今浙江温州和河南南阳,却是基督教比较活跃的地方。
 
 自二○一三年十一月起,浙江省政府下令在二○一三──二○一五年用三年时间推行「三改一拆」政绩工程,类似薄熙来、王立军发起的唱红打黑的「重庆模式」的翻版。说好听点就是面子工程,因为每个共产党领导上台,都要烧一把火。邓小平烧出「改革开放」,江泽民烧出「三个代表」,胡锦涛烧出「科学发展观」,习近平烧出「中国梦」。无一例外,各省的一把手即省委书记,也有各自的一把火。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烧的就是「三改一拆」,所谓拆旧厂房厂区、旧城中村、旧住宅区及违章建筑,前三项要强改,后一项要强拆。目的是腾笼换鸟,把腾出来的土地再度开发,重新建设,为呈现出一个美丽浙江和美丽乡村来。其真正目的却是拆基督教堂的十字架,无论是十年前建的教堂十字架,还是近几年建的教堂十字架,均接到拆除十字架的命令。信徒们反对强拆,也不愿意自拆,纷纷到北京告状维权,结果无任何下文。
 
 夏宝龙下令拆十字架,导致浙江所拆十字架,七月底已有二百多处,到了惊人的地步,如果没有人撑腰,他会这样冒天下之大不韪吗?「重庆模式」有周永康来撑腰,夏宝龙的背后是谁?据一些境外媒体及网络报道但未经夏宝龙本人证实的理由是,二○一三年十一月份,夏宝龙到温州视察,晚上纵览全城,发现黑暗中最显眼的是教堂顶高高耸立的亮出灿烂光芒的十字架,训下属:到底是共产党的天下,还是基督教的天下?结果,温州街头的十字架率先被关灯,夜晚不能亮了。
 
 开车或乘车到过温州的人都知道,举头看到高速旁边十字架林立的时候,就知道快到温州城了。十字架本来是建筑物上的显眼标记,却不料因为夏宝龙的到来,成为温州市委、市政府大员的意外麻烦。现任温州市委书记的陈一新原为浙江省委副秘书长,温州市长陈金彪原为浙江省委统战部常务副部长,他们不敢不服从省委书记。从此,温州十字架被拆就埋下了伏线。
 
 不敢白天拆,夜晚拆不敢亮灯
 
 二○一四年一月,浙江杭州就有多处基督教堂的十字架被拆;二月份舟山多处基督教堂十字架被拆,据说夏宝龙也曾路过舟山白泉教堂看到十字架不悦,不久被拆;三四月份,温州拆的最多,着名的永嘉县三江教堂就是一个典型。四月二十八日,因为教徒和平抗议,又不愿意自拆,差不多已经停拆一个月的三江教堂再次被政府强拆。为什么中途会反复呢?因为温州市政府、永嘉县政府都不愿意主动作这恶,政府与当地基督教会也在协商,相互妥协,从三月份开始就在谈判,一开始是当地政府受到来自「三改一拆」政策的压力,教会同意把违章的教堂六层附楼自拆两层,保留四层。不料,政府随后变卦,可能是境外媒体大量报道和夏宝龙本人的压力,教徒们再次妥协,改为自拆四层,保留两层。这个六层附楼本是用于老年公寓和教徒神学培训中心,教堂人员主要想保留教堂主楼,附楼拆了也愿意妥协。假以时日,运动过去,再重新申请建造。可是,三江教堂的信徒们并没有等到这一天,四月二十八日,永嘉县政府在半夜强拆整个一万多平方米的三江教堂主楼和附楼,一夜之间夷为平地,如今成为种菜的农田。随后,永嘉县公安局还抓捕了当地国土及建设规划局工作人员,指控他们在审批时庇护三江教堂,涉嫌有法不依。而三江教堂的几名信徒也因涉嫌违法使用土地而被刑事拘留。
 
 可见,温州政府拆辖区内的十字架,并不积极──也无利可图,但当省委书记把「三改一拆」当做政绩工程时,下级只得服从,没有迴旋馀地。杭州也是如此,高架桥和高速公路边上的教堂十字架统统被拆除。八月十二日晚上,杭州市中心惟一高架桥旁的鼓楼教堂十字架被强拆,为了防止人们摄影录像,强拆人员在微弱的灯光下施工,结果效果不理想,遂下令打亮大灯照明,结果还是拆了三个多小时才拆掉十字架,直到十三日凌晨二点左右才结束。他们不敢白天拆,理由是不想群众围观。夜晚拆不敢亮灯,则是担心被人拍摄取证,作贼心虚。再说,十字架的高度并无法律明文高度,十字架也没有妨碍飞机飞行,更不会影响城市美观,为什么一定要针对十字架而违法强拆呢?
 
 浙江要为习氏新文革先行一步
 
 原因就是夏宝龙这个新文革派在起反面角色。据香港媒体透露,夏宝龙任职浙江省委副书记时,主管教育及意识形态,北大教授贺卫方调任浙江大学法学院教授,北大同意,浙大同意,调令盖章完毕,只等浙江省委同意,偏偏就是最后一关省委不同意,已经在浙大教书的贺卫方只得退回北大,被发配新疆石河子大学援教两年,才重新回到北大课堂。夏宝龙是典型的文革思维,他把基督教当做敌对国的渗透工具予以打压,《浙江日报》就是夏宝龙的御用阵地。二○○七年以前,习近平在浙江任省委书记时,曾在《浙江日报》头版发表二百多篇评论,如今在相同的版面上,至少八月份已经有十几篇为「三改一拆」涉及拆宗教场所行为辩护的报道及评论文章,其中一篇把境外媒体指责为敌对势力:假借涉及宗教违法建筑妄评中国内政,不过是他们的又一次拙劣表演。……敌对势力越是颠倒黑白,就越暴露其不良企图,越证明「三改一拆」符合发展大局;这一类的杂音噪音越喧嚣,我们就越要坚定主心骨,依法依规将依法拆违进行到底。(八月二十二日《浙江日报》第一版,原题是《抹黑三改一拆企图何在──四论自始至终抓好「三改一拆」》)
 
 此间,主管科技教育的浙江省副省长郑继伟以副省长及致公党浙江省主委身份对浙江致公党成员讲话,提到涉及宗教场所的三改一拆,称反响、阻力很大,他本人也是有顾虑的,但此举反映了浙江领导的坚强决心和魄力,迟早要做(拆)的,就像河南省平坟,大方向是正确的,被拆面积最多的是佛教寺庙,但他们倒没有吭声,而引起反弹最大的是基督教,国际上声音大。
 
 八个月来,浙江拆十字架,北京也有明显的支持,前国家宗教局局长、现任中央委员的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副院长、党组书记叶小文专程来杭州举行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主题论坛,夏宝龙等省领导悉数当听众,这说明拆十字架并不仅仅是浙江的独有,也是北京的立场,称之「新文革」并非夸张。习近平最崇拜的是邓小平,这是因为邓小平的政治坚定。不妨用邓小平在一九五七年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务院副总理身份在最高国务会议的一句讲话作结束,他说,「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可能需要十年或十年以上的时间。现在看,不但「反右」没有结束,「文革」也没有结束。

转自《动向》杂志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