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基督徒律师再评浙江十架风波:政府要以法治与文明夸胜,教会以坚守与见证信仰夸胜

作者: 王新毅 来源:基督时报




去年引发中国教会信徒最为关注的事件之一就是温州三江教堂和上百家教堂和上百家教会遭遇十字架被强拆的风波。其中,一位广州的基督徒律师王红杰发表了《法律去哪儿了?——就拆教堂、拆十字架系列事件致温州弟兄的一封信》,在同情教会损失、爱护教会信徒的同时,亦从法治与社会的角度谈到了教会该如何看待并该如何处理时下的风波。


今年,温州十字架风波扩展到浙江省。7月16日,这位基督徒律师在社交媒体上再次发文《守护十架:谁负谁胜出?》,分享自己的观点。

王红杰律师首先介绍说自己再次受邀为守护十字架提供法律帮助。对于事件缘由,王律师介绍和总结说:“事情看似非常简单:政府要求把高举的十字架‘移位’到其他地方,比如教堂的正立面;教会要求保留‘置顶’。”而这样的冲突,导致“近一年来浙江省大概有一千多座教堂的十字架被强拆或者强行移位,这一系列时间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这场以‘十字架移位’为核心的运动究竟为什么会发生?运动的实质究竟是什么?究竟什么时候会结束?究竟哪一方会得胜?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对于这些问题,王律师给出了自己的分析,他认为“这场运动是因为部分执政者敌视基督教,加上落后的执法理念同依法治国、政教分离的现代文明相冲突而导致的,运动的实质是一场公然违法、侵犯基督徒尊严、侵犯教会主权的一场政治运动。这场运动不会很快结束,反而会以各种形式不断发生。”

那么到底出路在哪里呢?王律师点出,“政府要以法治与文明夸胜,教会要以坚守信仰、见证信仰夸胜”

之后,王律师进一步深入的解释说,如果说仅仅只是因为十字架置顶具有危害性,那么是有理由的,虽然“基督徒可以辩解十字架置顶没有危害性,但是一千多座十字架被移位,已经表明了政府的立场:政府认为十字架置顶是不好的,是有危害性的。教堂十字架置顶,没有什么危害性,除非不牢固可能掉下来;因此,没有人相信政府针对的是有形的十字架。”

恰恰是因为十字架本身是基督教一个显著的标志,所以拆除十字架,可以看到背后的思路是认为基督教有危害性,有敌视基督教的思维,但是“为什么会敌视基督教呢?”

对此,王律师提到这与历史原因有关系,“对基督教的敌视,也来源于那个充满仇视的年代。对基督教的认识,也还停留在帝国主义工具、精神鸦片、封建迷信等落后的观念当中。”虽然现在这些观念已经被学界否定,被现代文明所抛弃,社会也在进步,但是“一些执政者还抱持一些落后的理念,跟不上依法治国和政教分离的现代文明的步伐。”

王律师继续说道,“仅仅是敌视基督教,不足以产生如此大规模的强拆十字架。毕竟,十字架受到了各项法律的层层保护。之所以发生强拆,正是由于部分执法者法律意识淡薄、排斥依法治国理念。”本来在政教分离的观念下,是神大还是法大这不会成为问题,因此政教分离是根本的出路,“在宗教自治的领域内,政府不能插手,也不必插手,政府只在涉及到人身、财产、公共利益等具体社会事务的时候才予以干涉。教会不享有绝对自治,但是在本质上属于教会内部事务上,教会享有主权或者说自治权,如教义、礼仪、装饰等;政府只可以在有限的领域,以法律为依据进行干涉。”

虽然这是根本处理,但鉴于现实情况,目前这样的“运动不会嘎然而止”,因为其背后有历史惯性等原因,而且“拆除十字架只是一种敌视基督教的形式,其他形式将不断出现,或者已经出现。”

那么,到底如何判断谁负谁胜出?王洪杰认为,对于政府和教会来说标准是不同的,“对于这场运动,因为立场不同,只能用不同的胜负标准判定。”

“对于教会来说,守护十字架应当以守护尊严、守护教会主权、守护信仰为目标;对于政府来说,应当以实现法治、尊重政治伦理为目标。十字架是否最终移位,不应该是任何一方的目标,也不是胜负的标准。”

而对于教会而言,王律师认为,在守护尊严、教会主权和守护信仰上不应该把保留十字架“置顶”为胜利的标志。他回顾了早期不使用十字架作为教会的标志,甚至有的认为所谓“十字架”根本不是“十字形”的,有说法是到了公元五六世纪之后,教堂才开始树立十字架,一些古老的教堂的确也没有十字架(耶路撒冷的诞生大殿),教堂和十字架没有必然联系。“教堂是敬拜上帝的神圣处所,十字架只是这一神圣建筑物的外在表达。因此对教堂来说,十字架是可有可无的。因此,基督徒对于十字架的态度,毋宁说是‘高举十字架’,不如说是‘背起十字架’并‘钉在十字架上’。”

因此,王律师说,“那么,教会得胜的标准,就不是十字架的保留‘置顶’,而是‘背起十架’以至于‘同钉十架’。所以,用通俗的语言说,教会所夸胜的是,在守护十字架的过程中表现出来的基督徒的品格。对于要拆除十架的人员,要为他们祷告和祝福,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对于他们的非法暴行,要宽恕原谅他们……如果满怀愤恨,教会就失败了。远离基督的教导,才是失败的标记。在患难中活出基督,在信、望、爱中守护十架,即使十架被强拆,也是真正的胜利。因此,在守护十架中见证基督徒的品格,才是教会最大的胜利。”

而对于政府来说,“政府应当以法治和现代政治伦理为执政目标。如果单单把某个十字架的移位作为工作目标,就变成了赤裸裸的丛林法则;政府的这种胜利,仿佛是丛林里的嚎叫:看!我多野蛮!总之,政府拆了上千十字架,貌似赢了;但是弃法律于不顾,置依法治国、现代政治伦理于不顾,已经输了。不仅输了民心,而且必将记入历史。而教会虽然上千十字架被拆除,但是表现出了基督徒的品格,捍卫了教会主权和尊严,已经赢了。”

最后,王律师说:“我希望,政府能够回到依法治国的框架下,回到现代政治文明和现代政治伦理中,力拦狂澜,挽回败局,挽回民心;也希望教会能在信仰中继续更好地见证基督,在喜乐、盼望、爱心、祝福中打赢十架守护战。”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