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牧师邬小鹤谈遭遇大陆公安恐吓经过

对华援助协会记者卡罗琳                  2015年7月8日



7月1日,在香港牧养教会25年的邬小鹤牧师,因在香港网站上招募来自大陆的家庭教会负责人,并在香港进行培训而被深圳市福田区宗教局传唤,并收到责令改正通知书,责令停止上述活动。这一天,恰好中国大陆的《国安法》出台。邬小鹤律师的遭遇好像给同日出台的《国安法》做了一个生动的注释。

对华援助协会记者卡罗琳在美国当地时间下午七点,通过长途电话采访到了邬牧师。了解到邬牧师是香港公民,之所以接受福田区的传唤是因为有同工在那里工作,担心她受到伤害,才决定前往解决问题。

在福田区宗教局,邬牧师收到一份《责令改正通知书》。如不改正,将会被处理。福田办公室的人员因是中国国籍,会被依法处理。另外,邬牧师再次入境也有被捕的危险。

邬牧师认为收到《责令改正通知书》和《国安法》出台是同一天,可能是巧合。但这也是从4月份以来,配合新法出台,各级政府将宗教管理收紧的结果。

邬牧师解释说,《国安法》关于宗教的规定虽然只有两条,但这两条结合在一起就影响很大。而且对香港的影响会日趋严重。根据这条法律,向来自中国大陆的留学生传教也是违法。那75%的香港牧师都已经犯了法,他们还不知情。香港公民在香港从事宗教活动都违反了《国安法》,这是对香港居民宗教自由的践踏。

邬牧师的担心是如果不站出来抗争,说不定有一天宗教局会搬到香港来。希望以自己的抗争,引起香港宗教界的思考。目前,邬牧师已经接受了7家媒体的专访,今天有3家已经约访。他以自己的遭遇提醒香港宗教界时时关注并保护自己的宗教自由。



采访实录,供参考:

记者:请问您是香港公民吗?

回答:是的。

记者:福田区宗教局是以什么方式找到您的?

回答:通过电话,他们先找到我们在福田区的办公室。了解到我在香港,又打电话到香港找到我。

记者:这是什么时间?

回答:6月22日。

记者:他们说找你做什么?

回答:说有事谈一谈,让我尽快到福田派出所,就在我们的办公室隔壁。我说有事,改时间,改到26号。我让一个助理打电话,说我病了。我真的病了,嗓子疼,说不出话。他们不相信,很生气,说下礼拜一不来就处理。我自己打打电话给他,他听出来我病了,就说你好了就过来吧,直接到宗教局。我说不知道地址,他就发了个地址过来,说在区委。

记者:你是香港公民,可以不理睬他们的挑衅。

回答:如果我自己,当然可以。可是我有同工在他们那个区,是个姊妹,我怕她受到伤害。我必须去解决问题。所以,7月1号,我就过去了。以前我也和他们接触过,但是很客气,这次不一样,一点儿不客气。

记者:大概几点?您自己过去的吗?

回答:星期三下午3:40,我和龚牧师一起过去的,龚牧师是个女牧师,从上海来。经历多了,处乱不惊。就和我一起去了。

记者:去了以后的情形如何?

回答:开始很客气,后来就不客气。说可以处理,也可以不处理。先给我一个警告。如果再犯,就处理。

记者:你是香港公民,怎么处理你?

回答:他们奈何不了我,会从我们福田办公室的姊妹下手。她叫杨多加,信主刚两年,我不能让她一个人受伤害。

记者:从责令改正通知书看,他们依据的是《境内外国人宗教活动管理规定》和《广东省宗教事务条例》,作为香港公民,您觉得自己是外国人吗?

回答:适用条例中,港澳台等同外国人。

记者:条例是外国人在境内从事宗教活动,你是在福田从事宗教活动吗?

回答:这正是问题所在,我是香港公民,在香港从事宗教活动,网站也是在香港注册的,应该不违法这个法。我的培训都是香港进行的。

记者:您在接受香港《明报》记者采访时,曾说“即使你在香港,他们也可以搞你”,这个“搞”是指什么呢?

回答:入境时被捕。

记者:那篇专访还说您曾三次被拘,都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

回答:一次是2014年夏天,不是被拘,是他们来到我们深圳办事处,一个武警,一个公安,一个国保。另外几次是在安庆。他们到住处“问候”我们,第一次很凶,后来好了。

记者:你在采访中还说您是新《国安法》出台后的“人板”,“人板”一词是什么意思?

回答:就是拿我开刀。具体日期,是有些巧合。但是这也是最近,也就是从4月以来,配合新法出台,宗教活动管理收紧的结果。

记者:新《国安法》出台,对您牧养大陆的教会会有什么影响吗?

回答:对我自己没有什么影响。我和他们每天都联系,通过微信,或者电话,每次都打到我的电话发烫。我的团队在大陆培养了90多个家庭教会领袖,他们下面带领的弟兄姊妹有10万人。

记者:您收到责令改正通知书,会改正吗?

回答:我会改进方法,不一定通过网络。选择其他方法。

记者:您觉得新《国安法》出台,对香港宗教界有什么影响?

回答:影响在后面。《国安法》关于宗教的条例有两条,结合起来,危害就大了。比如:给来自大陆的留学生传教都是违法这个法的,这样一来,75%的香港牧师,都违反了这个法。将来被拘,他们都不明白自己犯了什么错。如果我们不抗争,下一步说不定宗教局就搬到香港来了。香港政府不会抗争,他们最多就是拖。三分之一的教会会反抗一下,三分之一的教会认为我错了,三分之一的教会没有态度。

记者; 您目前接受了几家媒体采访?

回答:七家。我自己约的就是《明报》和自由亚洲电台,还有《苹果日报》,苹果失约了。

今天有3家约了采访,包括苹果。开始我也想低调,但是后来改变了注意。一是这个问题一定要提出来,二是说出来,我自己反而安全。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