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前夕鲍彤被强制旅游 多地异议人士被公安控制

自由亚洲电台 特约记者: 乔龙




“六四”26周年日前夕,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上周六(5月30日)在北京的家中被公安带走,强制旅游。他的妻子蒋宗曹星期二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国保突然登门,叫鲍彤收拾随身用品后,将他带离北京。患病中的蒋女士估计,这次不会在北京周边,因此无法探望。另外,星期二,西安异见人士马晓明家也被公安登门上岗。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上周六(5月30日)在北京寓所被国保带离,去向不明。他的妻子蒋宗曹星期二接受本台采访时称,鲍彤于5月30日被公安带走,鲍彤的孙女随行:“他是30日走的,我也不知道(去哪里),也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就走了。他一下子说要走,也就走了。我们倒是估计可能会走,我们自己稍微准备了一下,他不会事先通知你的,真的让你有准备。



记者:是南方,还是在北京郊区?

回答:我想不会在郊区,如果是郊区,我都可以去看他,应该不是在郊区。

记者:您没有跟他一起走?

回答:我没有跟他一起走,现在我的孙女陪他。家里一定要有人去,晚上万一他有什么事,白天也要有家人,要为了他的安全。

今年82岁的鲍彤去年“六四”前夕,也在同一天被公安强制带往浙江海宁老家旅游,至6月11日回到北京。当时蒋宗曹刚动过手术,无法随行。蒋宗曹非常担心丈夫的健康。她说:“老先生已经八十多了,药物等东西都准备了。万一有什么事情,家里人在那里就会好办一些,假如有什么事情,我的孙女会跟我联系的”。

记者:鲍彤带着药物了吗?

回答:带着药了,我们家里想得还是比较周全的,家里有人随时可以跟我联系。家里人在那里,他们(国保)不可以叫家里人不跟我联系。他们是不会跟我联系的。

“六四”事件后,鲍彤曾被北京法院以“泄露国家秘密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七年,刑满释放后,每一年的“六四”周年日前夕,他均遭到公安警告,除了不可发表相关言论、接受记者采访,还要求他离开北京,由公安强制旅游。

另外,前陕西电视台记者马晓明星期二也被西安公安控制。他当天上午在家中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公安刚刚进门:“我现在不便说这些事,因为人家(公安)现在就在这里”。

记者:他们什么时候来的?

回答:刚到。

记者:有没有说要到几号结束?

回答:现在还没有。起码我不能接受采访,不能发信息。其他的我不便多说。

去年“六四”前夕,马晓明被公安强制旅游。他说,西安其他活跃人士也被带走:“西安已经有人被打招呼了,我听他们说,有一个叫马玉中,叫他出去旅游,他说他的妻子半身不遂,他出不去,就这么一个情况。这(六四)真的成为一个纪念日了,成了政府的纪念日了,我不便多说了”。

据维权称,“六四”前夕,中国当局严控民间对“六四”26周年的任何追思悼念活动,多地维权、民主人士遭到控制。5月29日上午,西安著名人权活动家杨海被强制旅游。湖南邵阳有二十多名活跃人士被监视居住或者被失踪。31日,湖南绥宁异议人士欧阳经华因呼吁湖南人权捍卫者在“六四”周年日当天相约长沙,而被当地国保带走。6月1日,湖南民运人士李赞民倡议在长沙纪念被谋杀的“六四”英雄李旺阳,也被国保抓走。

去年6月3日,被广西桂林公安强制旅游的、在八九民运期间任高校对话代表团北师大代表团成员的王德邦也被带走旅游,他星期二告诉记者,今年暂时还没有被带走:“因为我现在住地距离中心城市很远,是桂林下面的一个县、一个乡下。本来我在北京对他们也没有什么威胁。他神经过敏,是恐惧综合症。今年倒是他到现在,还没有来跟我打一声招呼。我看北京那边天安门母亲都被监控起来了”。

另据湖北民生观察工作室称,珠海维权人士甄江华周一被当地公安“吃晚饭”。甄江华说,警方要确认对他进行“旅游”还是软禁,作出选择。东莞维权人士胡海波也称,公安要他每天报告行踪,并保证在敏感期“不搞事”。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