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教会与真抗命

 王志勇 牧师



真教会,必有真顺服,也必有真抗命

真教会有上帝,真教会有真理,真理与谬误必然相争

上帝、教会与真理乃是一切偶像崇拜和专制暴政的天敌

  没有上帝为我们绝对的立法者,世界就没有绝对性的善法可言;没有教会传讲上帝的真理,世界就会沉浸在谎言、黑暗、残暴与死亡的泥潭之中不能自拔。


  教会丧失了对人间罪恶的抗争、抗议、抗命,就是盐却丧失了“盐味”!不管一时如何得到掌权者的容忍、保护、甚至偏爱,最终都会被人践踏在脚下(太5:13)。

  1、教会与抗命

  真教会必然真抗命!面对中国几千年来偶像崇拜和专制暴政横行不止的悲惨命运,真教会必然勇敢地抗击这种命运,靠着上帝的恩典,扭转这种以恶胜恶、以暴易暴的恶性循环!因为上帝的应许就是:“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8:32)。

  真教会必然有真抗命!面对那些暴君酷吏所发出的藐视上帝、践踏人权的恶法恶规,真教会必然勇敢地抗议这类命令,靠着上帝的恩典,宁肯自己受苦受罚受辱受死,也绝不放弃上帝赐给自己的尊严和使命!正如当初使徒们面对犹太官府、长老和文士这些既得利益者拦阻传福音的禁令,掷地有声地说:“听从你们,不听从上帝,这在上帝面前合理不合理,你们自己酌量吧!我们所看见所听见的,不能不说!”(徒4:19)。

  当然,“抗命不尊!”对于中国传统专制社会中的暴君酷吏而言,这是置对方于死地的最好的借口!然而,一个没有抗议声音的社会,风声鹤唳,万马齐喑,不仅是阴沉恐怖的,并且没有任何盼望!这就是闻一多在《死水》一诗中所描述的:“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这样的一沟死水能不腐败到发臭的地步吗?!所谓的“反贪”、“反腐”也不过是随意搅动死水臭气而已,并不能够给人带来任何新鲜和盼望!

  在这有限且有罪的世界中,任何良知未泯、渴求进步的人,都会随时对罪恶发出抗议之声!何时社会没有了抗议之声,就没有了言论自由,就丧失了良心的声音,这个社会已经为自己实施了“安乐死”!基督徒既是天国的公民,当然也是世界的公民。要忠于上帝的国度和主权,要真正造福我们所在的社会,就必须发出狂野的呼声:“你这睡着的人,当醒过来,从死里复活,基督就要光照你了”(弗5:14)。

  真教会必然是与偶像崇拜和专制暴政不断抗争的教会。真抗争也必然来自敬畏上帝、信靠基督、持受真道的真教会。可以说,没有这种以上帝之名发出的对于人间各类暴君及其鹰犬的抗命,就没有基督教,当然也没有今日西方社会的自由和法治!基督教对人间种种罪恶、不义、专制、暴政的抗争,为这个世界带来了真正的盼望和出路!真正的基督教在中国必然继续保持这种为真理和良心而抗争的精神,这也是基督教在今日中国的特别价值。正如刘晓波所言:“在民间争取自由的事业中,民间基督教无疑是一种伟大的力量。因为,基督徒抵抗暴政的历史证明,争取自由事业就是上帝之爱驯服恺撒之剑的过程。殉难式的非暴力反抗所凭借的,不是面包,也不是刀剑,而是人的属灵本性,是人的向善之心和虔诚之心,是承担苦难的勇气。”基督徒这种理性的、有序的、爱心的抗争,乃是避免大规模的社会动荡和暴力革命的良药!

  当然,从另外一个角度而言,中国大陆的无神论政权也在“抗命”,不过他们所抵抗的乃是上帝的“天命”、中国宪法和国际人权公约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中国1998年10月5日在联合国总部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八条规定:“一、人人有思想、信念及宗教之自由。此种权利包括保有或采奉自择之宗教或信仰之自由,及单独或集体、公开或私自以礼拜、戒律、躬行及讲授表示其宗教或信仰之自由。二、任何人所享保有或采奉自择之宗教或信仰之自由,不得以胁迫侵害之。三、人人表示其宗教或信仰之自由,非依法律,不受限制,此项限制以保障公共安全、秩序、生或风化或他人之基本权利自由所必要者为限。四、本公约缔约国承允尊重父母或法定监护人确保子女接受符合其本人信仰之宗教及道德教育之自由。”因此,任何践踏此类信仰与良心自由的举措,都是伤天害理、违法乱纪、害人害己之事!都在某种程度上触犯了践踏人性的反人类罪!无神论政权及其附庸的这种“抗命”必然受到上帝的审判,也当受到中国法庭和世界人权法庭的审判。

  2、三自教会与家庭教会的纠结

  “三自教会”是指中国共产党假借“自治、自养、自传”的口号而控制的教会。表面上控制这些教会的是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以及中国基督教协会(通常合称“基督教全国两会”),实际上这两大组织又直接接受国家宗教事务局的监管,而国家宗教事务局则直接接受共产党的领导,特别是共产党内部统战部的指挥。

  “家庭教会”则是指中国民间保持信仰和良心独立的教会,是中国公民本着圣经启示的真理和信仰自由的原则所建立的宗教组织。这些教会不仅明确不加入官方操纵的“三自教会”,并且反对、抵制共产党政府对基督教会和其他宗教信仰的逼迫、打压和干预。

  当初王明道先生仅仅从信仰的角度来反对“三自”,强调之所以不加入“三自”的根本原因“是为了信仰”!北京守望教会的孙毅长老,身为哲学博士和大学教授,在本书收录“我们为何不加入‘三自’爱国会?”一文中,则从历史、政治、法理、神学等各个角度考察了“三自”组织的荒谬性,旗帜鲜明地阐明不仅家庭教会不能参加“三自”,中国政府也当深刻反省自己的宗教政策和法规,彻底改变、甚至废除这种连所谓的丁光训“主教”也认为是“像教会又不像教会,像政府又不是政府的教会领导管理部门”!

  对中国大陆政治稍有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设立“三自”组织和教会就是为了控制、打压基督教,他们所关心的绝不是公民的信仰自由和基督教的正传。在本书收录的“我们为什么是家庭教会”一文中,成都秋雨之福教会王怡牧师,从圣经真理和基督教会的角度直接指明:“坚决反对三自的‘自传’原则、‘定片、定点、定人’的诡计和所谓‘宗教自主’的方针。持续半个多世纪的‘三自爱国运动’之所以是一场敌基督的运动正是因为它否定大公信仰,否定高于国家的基督国度,而企图建立一个依附于政权的‘民族主义教会’。这是撒但的阴谋,为要在中国拆毁主基督的教会。”

  严格说来,“三自教会”与“家庭教会”的关系问题,不是不同的教会之间的关系问题,甚至也不是神学或教义问题,而是政教关系问题。更切实、更深刻地说,“三自教会”所代表的乃是中国共产党这一无神论政党对基督教会的渗透、辖制和利用,“家庭教会”所代表的乃是中国公民对于信仰自由这一基本人权的坚持和行使。正如杨凤岗教授所分析的那样,随着中国大陆城市中新兴家庭教会的涌现,特别是守望教会与政府有关部门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四日以来的僵持性的对峙,“政教关系难题已经破题”!原来政府利用三自组织打压基督教的模式已经完全失败、落伍。长期的打压证明,守望教会不会自行解散,其他家庭教会也不会自行解散。随着教会在神学和建制方面的发展和健全,家庭教会必然走堂会制和宗派制的路子。堂会制就是每个教会都有自己的信仰告白和治理章程,并且根据信仰告白和治理章程吸收会员,由会员选举牧长和执事,这已经成为中国城乡家庭教会发展的共同趋势。这些家庭教会根据自己的信仰良心,当然不会加入到政府控制和操纵的“三自”体系里面去。

  目前政府可能的选项只有两种,一是继续采取打压、分化的方式,迫使家庭教会接受招安,加入三自教会,这是要注定失败的做法;二是彻底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有关国际人权公约的规定,放弃对基督教会的非法干预、对基本人权的粗暴践踏,这是目前中国政府唯一的出路。

  3、家庭教会与中国未来

  二十一世纪中国政治与文化地图的最大景观就是基督教会的崛起。

  我在中国大陆教会常常讲:“全世界在看美国,因为上帝的膀臂仍然在美国身上,美国在基督教和国力方面仍然是世界上独树一帜的超级大国。但是,美国在看中国,因为拥有十四亿人口的中国的兴亡,直接关乎到美国和世界的局势和未来。中国的未来不在中南海执政者,中国的未来在民间,民间的未来在教会,教会的未来在归正!”

  没有上帝的教会在真理和爱心上树立旌旗,承先启后,力挽狂澜,中国就没有盼望!这确实是上帝的旨意,正如保罗所强调的那样:“这家就是永生上帝的教会,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后2:15)。我们不崇拜至高无上的上帝,就会在各式各样的皇帝的面前顶礼膜拜!我们不传讲上帝所启示的真理,就会降伏在各种各样的罪人的意识形态的灌输和统治之下!没有上帝所设立的圣而公的教会,我们就会受制于各种各样的秘密会社、黑社会、政党、集团的辖制之下!

  家庭教会的发展代表中国社会的未来。随着中国家庭教会的不断复兴和成长,面对李鸿章所说的中国“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我们终于看到了希望!这种“大变局”绝不在是改朝换代的重复,而是整个的中华文明的更新,就是中国要由偶像崇拜与皇权专制相互勾结的酱缸粪坑、厚黑吃人、无法无天的文化,转向“敬畏上帝,信靠基督;爱主爱人,守约守法”的基督教文明!正如王怡牧师在2015年2月4日教牧信函最后所强调的那样:“若没有一个高于中国的梦,中国就终究只是一个梦。”这个梦不是欧风西雨的“美国梦”的翻版,更不是“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专制大一统的“中国梦”,而是“天国梦”!耶稣基督传道之初所发出的呼吁就是:“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太4:17)。基督徒最大的追求就是愿上帝的国度降临,愿上帝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太6:10)。

  “天国”就是上帝的国度,是指上帝的主权和统治。既然天地万有都是上帝创造的,既然人人都有上帝的形象,既然人人都有上帝的律法刻在心中,那么我们就当降服在上帝的主权和统治之下,遵守上帝的诫命,把上帝当得的荣耀归给上帝,把他人当得的尊重归给他人。如果我们不接受上帝的主权,不顺服上帝的诫命,人与人之间就没有最高的权威,也没有人人都遵守的标准,在权威与标准的问题上,只能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胜者王侯败者贼”、“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中国几千年来的历史就是如此争权夺利的历史!唯独上帝所启示的真理能够为中国文化的转型提供焕然一新、长治久安的文明范式,唯独上帝所祝福的教会能够彻底更新中国社会这“一沟绝望的死水”!

  4、家庭教会与中国社会的转型

  当然,中国家庭教会不能一直处于悲情之中,一直以受害人自居,一直盯着政府的迫害不放,而是应当仰望上帝,高瞻远瞩,为中国社会以和平、有序、渐进、多元、共赢的方式转向自由、法治、民主、宪政、共和的祈祷上帝,献计献策,培养人才。当然,真正开明、爱国爱民的执政者也当竭力为基督徒提供更多的和平对话、参政议政的空间。

  自从鸦片战争以来,中国社会一直处于艰苦卓绝的转型过程中。可惜,对于中国大陆而言,这二百多年的转型总体上来讲是失败的。看一看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中国政府的专横到底野蛮、闭塞、荒谬到什么程度:流行全世界的《圣经》竟然不能在中国公共书店里出售!蔡卓华弟兄竟然因为印发圣经而被捕入狱!但蔡卓华弟兄在北京法院接受法庭审判的时候,在众多律师的声援下,他的母亲仍然不能得到一张旁听证!这可能比大清帝国的法庭还要专横!长期的革命和暴力,竟然使得中国的法官丧失了基本的人性和亲情!

  值得深思的是,在中国社会转型的过程中,中国教会本身也在面对转型的压力和挑战。教会的转型当为为中国社会的转型提供最好的模式和动力。教会是成为注重公开信和整全性的圣而公之教会,还是秘密结社,成为像洪秀全所带领的太平天国那样的组织和运动?教会成为真正的教会,国家才会成为真正的国家,正如刘同苏牧师所言:“被政治国家主宰的教会已经不是教会,而是一个政治机关;主宰教会的政治国家也不再是政治国家,而是宗教裁判所。”中国政府如果利令智昏,对主张公开化的正统教会一味打压,就会使得教会转入地下,就会使得各种异端邪说暗中弥漫,成为随时引发社会动荡的危险因素。

  感谢上帝,根据笔者的研究和考察,目前中国大陆政府和研究机构内有相当一批真正爱国爱民的开明人士,他们主张研究基督教,尽快落实宗教自由,确保中国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长期在中国社科院和人民大学担任教职的何光沪教授就是其中杰出的代表!他在守望教会遭受逼迫的时候甚至挺身而出,发出了“停止逼迫,挽救良心,减少冲突,构建和谐!——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的呼吁书”!本书作者之一张守东长老也是中国政法大学的教授,他也运用自己对传统文化和法律政策的精通写下“洛桑会议与政府宗教政策分析”一文,深刻地剖析说:“一个非民选的政府把自己的政治利益置于公民的宪法权利之上,限制甚至禁止公民不受国界、种族限制的文化交流,肯定不符合中华民族的精神利益,也与它所赞赏的孔子思想形成的历史经验不符。因此,阻止中国基督徒代表赴南非参加基督教文化交流不仅是国内外基督徒的损失,也是面临复兴挑战、需要在与其他文明的交流互动中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中国当代文明的损失。这就是政府目前的宗教政策所带来的后果。政府剥夺基督徒的信仰自由,不仅损害了自己的“国际形象”,也不利于中国文明的复兴。”

  教会的转型主要是指在教义体系和治理模式方面的转型。在这个方面,最需要转型的是“三自教会”!“三自教会”体系内的神职人员和平信徒都当深刻地认罪悔改,省察自己是否参与过对教会的迫害,明确承认耶稣基督对教会的主权,宣讲圣经无谬和因信称义等基本教义,摆脱无神论正当对教会的所谓的“领导”!当然,许多家庭教会也当深刻地认罪悔改,不要以为挂上“家庭教会”的牌子就是正统教会,只要是和共产党领导的政府对抗就具有合法性!家庭教会内部也曾经出现并且一直存在很多异端邪说,在教会建制上也多是家长制的模式,管理不透明,不公开,甚至有的教会带领人把教会视为自己的“据点”和产业,直接传递给自己的儿女,这当然是圣经中所批判的“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提前6:5)。值得我们欣慰的是,这种转型已经找中国大陆展开。过去河南、安徽等地很多大型家庭教会没有地方教会的概念,整个“团队”都是一个人集中指挥,容易在敬虔和两性关系上出现很多问题。目前有些传统农村家庭教会的团队开始转向地方牧会,走堂会制的路子,建立同工和会众之间的牧养关系。很多城市家庭教会不仅明确地建立自己的堂会,还开办神学院,培训其他传道同工开始教会的转型。

  总之,教会必须有自己的公开的信仰告白和治理章程,否则就会流变为洪秀全式的秘密会社,就会有个别的卡里斯玛式的人物控制教会,暗中肆行不法之事,给教会带来耻辱,也为政府的介入和打击提供口实。教会的主要同工一定要根据圣经启示和教会章程进行选举,教会的主要活动和事项都当照章办事,“凡事都要规规距地按着次序行”(林前14:40),这是圣经中明确的教训。

  因此,法治、宪政、民主和共和都当从教会做起。北京守望教会制定章程、信约,并且依之选举长老。北京政府有关部门在观察了守望教会的选举之后表示:“你们确实可以称为教会了!”很多所谓的“教会”要信条没有信条,要规章没有规章,要选举没有选举,只是少数带领人任意带领,暗箱操作,胡作非为,伤天害理!这样的“教会”对内给人带来很多误导和伤害,对外也很难得到政府或外邦人的敬佩和尊重!对于教会带领人而言,“必须在教外有好名声”(提前3:7),这也是圣经所明确教导的。

  5、家庭教会与改革宗神学的传播

  当然,从历史到今天,基督教在中国的传播遭遇空前强大的阻力。中华文明在历史上曾经发展到相当高的程度,儒道释各家都有自己庞大的经典和传承体系,甚至影响到周边的国家。从文化传播的角度而言,要与中国文化这一空前发达的文明体系争战,需要更加强大的文明体系和力量。

  以清教徒为代表的改革宗神学体系为中国教会填补了这一空白,提供了更强大的能够挑战、改进、更新、成全中国文化的文明体系。笔者深信,在中国面对“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时代,唯独以清教徒为代表的基督教改革宗正统神学才能够提供真正的答案和出路。正如余杰弟兄在其多年研究和写作中所得出的结论那样:“中国最大的悲剧便在于,或一心学习法俄,或拼命效法德日,偏偏就是与英语国家伟大的清教徒传统和新教伦理擦肩而过。而正是清教徒的信仰与文化,缔结出了五百年来真正的、稳定的个人自由与大国崛起。”(余杰:《谁为神州理旧疆?》,台北,基文社,2010年,11页)

  《家庭教会与公民抗命》一书中的很多作者和其中提及的人物都不约而同地走向改革宗信仰。金天明牧师和孙毅长老所在的教会在路线上就明确地把自己界定为“倾向于改革宗的福音派”,金天明牧师形容教会是“摸着改革宗的墙,走福音派的路”。孙毅长老曾经访学加尔文神学院,在《基督教要义》译注的“中译本导言”中,他指出:“在加尔文身上,我们得到这样的现象:神的圣言不只是在教会中更新着人的生命,指导着人的生活,也在人类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中产生有生命力的影响。”另外,守望教会的游冠辉长老、张晓峰牧师、李小白牧师、袁灵传道对于改革宗神学也是一往情深,潜心学习和实践。成都秋雨之福教会的王怡牧师、王华生牧师更是明确地认信、推广改革宗神学和长老制体制。本书作者之一加拿大温哥华信友堂主任牧师洪予健牧师是坚定不移的改革宗牧师,正是因为改革宗信仰对社会公义的关注使得他多年来一直致力于要求中国政府为六四镇压学生而认罪悔改,长期不懈地为守望教会公祷呼吁。本书另外一位作者陈佐人教授也是改革宗信仰持守者,是在学界和教界久负盛名的专家与教授。本书中多次提及的范亚峰博士也是改革宗神学的积极倡导者。

  为什么中国家庭教会,特别是新兴的城市家庭教会,都不约而同地转向改革宗信仰呢?简言之,这是因为城市家庭教会中很多带领人都接受过高等教育,很多人甚至是大学教师、律师、作家等高等知识分子,那种“不管真不真,只管灵不灵”的民间宗教化的基督教信仰根本不能满足他们心灵中对真理的渴慕,更不能为他们提供安身立命、修齐治平的完整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唯独改革宗信仰本于圣经、扎根历史、面对现实、直指人心,为基督徒个人和社会生活提供了全方位的蓝图。清教徒神学对圣约、律法和良心自由的强调,更是吸引了一大批基督徒维权律师和法学研究者的关注和研究。

  6、奥古斯丁论三种逼迫与基督徒的自省

  抗争、抗命、抗议都是针对社会上的各种不公现象展开的,教会的抗命也往往是因为受到各种形式的不公平的迫害。但是,此处我们不能把迫害仅仅局限在来自国家和政府的迫害上。

  奥古斯丁在讲解《诗篇》第十篇的时候,谈及教会面对的三种迫害。第一种迫害就是暴力的迫害,就是通过折磨、酷刑、杀害来迫害基督徒。当初罗马帝国就是如此迫害基督徒的,他们通过这些暴力手段来逼迫基督徒向偶像献祭,臣服在罗马帝国的君主专制的淫威之下。这种迫害通常都是教会外部政权对教会的迫害。

  第二种迫害则是异端的迫害,就是异端分子和各种假弟兄通过各种诡计来迫害教会。这种迫害通常都是在教会内部发生的,这种迫害比第一种迫害更加危险,因为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这种迫害直接危及教会本身信仰的纯正和持续的发展。

  第三种迫害则是来自敌基督的迫害,这种迫害是最危险的,因为这种迫害“既是暴力的,也是诡诈的。敌基督所使用的就是帝国的暴力,而他的诡计就是各种神迹奇事。”

  到目前为止,中国教会比较注重抗议第一种暴力性的迫害,这种抗议也容易得到海内外舆论的认同和声援。其实,来自异端和假弟兄的迫害也是非常凶猛,大陆家庭教会的许多牧者多在不同程度上受到此类迫害。一位苏格兰神学家曾经说过:“政府逼迫杀死千千,异端邪说杀死万万!”中国教会应当更加自觉地对付这种迫害。当然,要对付此类迫害,就必须加强教会在神学、建制和牧养方面的建造。

  另外,相当长一段时期内,“三自教会”对家庭教会的打压就是敌基督利用国家暴力来迫害教会,而许多极端和异端所高举的“神迹奇事”也都是敌基督网罗无知之人的牢笼。他们不注重传讲上帝公义的律法和恩惠的福音,只是用“神迹奇事”来满足人的身体与物质的需要,想方设法勾引人入教!这也正是耶稣基督所谴责的:“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求看神迹”(太12:19)。

  我们当然不否定神迹奇事的存在,我们坚信上帝“行大事不可测度,行奇事不可胜数”(约5:9)。但是,如果我们总是试图通过神迹奇事的方式来吸引人信主,这就是走火入魔了,因为上帝并不通过外在的神迹奇事来改变人心,当初耶稣基督在众人面前行了那么多、那么大的神迹奇事,还是有人不信他,甚至要把他钉死在十字架上。上帝是通过外在的真理的传讲和内在的圣灵的工作来改变人心的,这是我们必须澄清和强调的。

  7、我们的祈祷、呼吁和信心

  面对逼迫,面对囚牢,面对死亡,倪柝生继续持受基督教信仰,斩钉截铁地表态:“我不放弃!”今日中国家庭教会仍然靠着主的恩典勇敢地与全世界最庞大的无神论专制政权抗争!这就是上帝的恩典,这就是圣灵的大能!

  当然,中国政府也在逐步走向开放和开明,忽略这一事实也是否定上帝的恩典和作为。当初王明道因为拒绝参加“三自”,就被抓进大牢几十年。倪柝声被禁闭劳改至死。我们这一代人似乎很少有人再次遭受坐牢和丧命的危险,但我们也要深深记住专制政权这一怪兽会随时露出吃人的獠牙来:北京守望教会金天明牧师自2011年4月以来一直被软禁在家!刘晓波博士虽然获得世界级的诺贝尔和平奖,但仍然身陷囹圄,他太太刘霞女士也被长期软禁!范亚峰博士仍然长期被软禁在家中!许志永博士“在这索多玛的城邦里劝人当新公民,已经搅动天下”的理想主义者也在2014年被判刑四年!温州教堂的十字架被大规模地拆毁,温州黄益梓牧师也在今年3月24日被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刑一年!……

  教会需要继续抗议、抗命、抗争!最大的暴政就是对良知的暴政,对良知的最大的暴政就是对信仰的暴政!中国政府长期粗暴地践踏良知和信仰自由,我们要发出抗议,不断地发出抗议!陈佐人牧师谈及香港与海外华人教会之“恐惧文化”(culture of fear)使得很多牧者和同工不敢为中国家庭教会发声。但是,对于基督教而言,“信仰之最大价值为其抗拒性”!假如宗教信仰堕落为统治者的工具、鹰犬和鸦片,这样的宗教还有什么价值!中国家庭教会敢于为公义和自由发声,甚至不惜以身抗命,以身殉道,说明他们所信奉的基督教不是马克思所说麻醉人民精神的鸦片,而是真正的值得为之生、也值得为之死的永恒真理!

  最后,笔者以马丁.路德的诗歌代表作就是“上主是我坚固保障”作结(A Mighty Fortress Is Our God)。这首诗歌大约是1529年作的。但是路德面对教会内外的各种逼迫发出心灵的呐喊、信心的宣告!惟愿中国家庭教会在黑云密布、雾霾重重的日子里始终仰望上帝,深知深信上帝是我们的力量和保障。

  上主是我坚固保障,是我山寨和避难所;

若海汪洋主为救星,四无生门我仍有望。
虽有凶恶仇敌,攻击不留余力,对我仇恨刺骨,
常用狡猾引诱,但我救主将我保护。
我若单靠己力行走,每过战争必要退后;
须有能者随时帮助,即神设立救赎恩主。
若问所设为谁?乃主耶稣基督,又称万有主宰,
到永远不更改,祂已得胜做我元帅。
纵全世界充满鬼魔,恐吓要将我毁灭;
我们不怕因有神旨,靠主真理必告捷;
幽暗之君虽猛,我们也不心惊,狂暴我们能忍,
因他永刑已定,主言一出即倒倾。
主言权能无边无量,远胜世上众君王,
我们领受圣灵恩典,因主时常在我旁;
亲戚货财可舍,渺小浮生可丧,身体纵被杀害,
真理依然兴旺,上主国度永久长。

  王志勇 牧师

  美国改革宗长老会主恩基督教会主任牧师

  美国雅和博传道会会长/中国香港雅和博圣约书院院长

  二〇一五年四月二十二日于雅和博心斋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