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浙江省“三自”主席潘兴旺的一封公开信

无名传道人



尊敬的潘主席,你好!

此刻提笔给你写这封信,是我踌躇许多时间之后的决定。日前有幸拜读了你的大作《从神学上看基督徒的权利和义务》,你老从神学的高度,以神的创造与救赎这两个神所启示的中心题旨,来解读基督徒入世的课题,试图通过理论上的论述来阐明蒙召圣徒与所处社会之间的关系,可谓是立意高、用意深、达意足。

粗粗看来,就你文章前半大段的论述,在一些重要的论点上我完全同意你的观点,譬如基督徒既是天国的子民又是国家的公民,遵纪守法是基督徒的义务;基督徒有传讲福音与作光作盐的双重责任等等,在此不再一一赘述。

你这篇文章的转折点出现在“然而”二字,原来,你前面所引用的圣经金句和正统神学观念,都是为了给后面低俗的目的作伏笔的,最终不是建立人的信心,而是为你自己的私见提供依据,好让自己所做的心安理得。

实际上你这种手法在历史上是屡见不鲜的。希特勒时代,即有一些所谓的基督教中人士为希特勒纳粹寻找教义上的支持,你的手法也如出一辙,而这种偷换概念性的东西总是显得的牵强。

从字面上来看,你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试图叫浙江二百多万基督徒顺服并支持政府“三改一拆”的工作(实际上浙江教会二百万信徒从没有反对过政府“三改一拆”政策,以及针对违法建筑所展开的行动),而从本质上讲,就你所发文章的背景与时间点来看,实际是在为政府强拆十字架寻找教义上的支持,试图掩盖地方政府自强拆十字架以来的各种有悖法律的行为,妄想开脱地方政府以非法手段给教会和信徒所带来的重大伤害的责任。从这一点上讲,你所犯的错误是极其重大的!

我现在有一个问题不太明白。作为浙江省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主席,相信您深谙各种政治游戏的规则。假如在政治性的舞台上发言,想必你会因后果而深思熟虑。为什么你在发表这么重要的文章和公开在电视台露面之前,不来十字架被强拆的重灾区温州看看,与弟兄姐妹们实际接触,了解具体的情况,掌握第一手资料后再慎重发表个人意见呢?

当温州三江教堂被夷为平地时,我们不见你的影子;当平阳水头救恩堂十多位信徒被打受伤之际,我们不见你的踪迹;当将近二百个十字架被强拆之后,我们没有你的音信。而就在教堂顶上的十字架纷纷落地,行将尾声时,你们却一个个粉墨登场,大谈特谈政府“三改一拆”的好处,为政府的各种不法行为开脱圆场,实在令人费解。

你这种不顾事实、颠倒是非,不分皂白、匆忙草率地发表极不负责任的言论,轻易否定弟兄姐妹因爱主、爱教会所受的压力和伤害,对地方政府的过错非但只字不提,还歌公颂德,除了你蔑视神的教会、轻视弟兄姐妹的情感,急着要达到某种个人的目的以外,我找不到第二个理由来解释你的行为。

在文章和电视上,你公开表态说:“基督徒也是公民,不是法外之人,不能超越法律。(此话我同意)所以广大信徒应该支持政府的“三改一拆”工作,(此话我也理解)少数人对此有误解,这是概念上的混淆。(此话是完全混淆视听了)”

你的话着实让我产生了混淆!

到底是借“三改一拆”之名强拆十字架对?还是维护法律尊严、守护十字架对?到底是和平守护对?(信徒在教堂里难道也有错?)还是暴力执法、打人伤人对?

就此议题,可以参照《浙江省“三改一拆”涉及宗教违法建筑处置工作实施方案》文件。文件中提到政府工作的目的是要纠正一些地方宗教发展过快、场所过多、活动过热现象。针对基督教,即通过整改十字架等宗教标志物超高、亮灯的问题,重点拆除高速公路、国道、省道线两侧宗教活动场所的十字架。为此,文件中所提供的解决方案首先以违章之名,实施拆除十字架,最后达到对基督教所谓的“健康、有序、规范、合理发展”的目的。

即使这样,一些地方政府也没有照章办事,连那些手续齐全、年数久长、无违章之实的教堂十字架也统统被拆除。

问题严重之处在于,浙江省文件明文规定,整治过程必须恪守维护社会稳定的底线,确保不出现人员伤亡情况、不出现大规模群体性事件、不出现大规模越级上访事件、不出现重大网络舆情。然而,地方政府在执行过程中,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完全无视文件中的规定。以上各项,除了基督徒恪守忍耐宽容原则,没有组织大规模上访以外,流血受伤事件、大规模群体事件、大规模网络舆情都出现过,这些,难道你一点都没有感知么?

请问潘主席:

1、你支持政府的“三改一拆”,我们也支持!但十字架到底违了哪个章、犯了哪条法,需要一一被强拆呢?

2、政府执法,出具法律文书,被执行者有异议,法律规定可以走正常的司法程序,对簿公堂,辩明是非,让人心服口服,为什么不照法律程序来呢?既是执法,就应该堂堂正正、光明正大,为何强拆十字架都要夜黑风高时出动呢?

3、凡是不赞同政府拆十字架的信徒,人身安全受威胁,有被殴打致伤的,也有多人以各种罪名被拘留。有合法工作单位的、办厂的、开店的、经商的、甚至连个体经营户都在相关部门的选择性执法范围之内,这又是哪条法律规定的?

4、信徒们出于对教堂的爱护,不赞同政府的强拆作法,用血肉之躯去守护教堂,被不明身份的所谓执法人员用铁棒打倒打伤多人,甚至有被打成重伤送上海救治,这种暴力执法又是哪条法律允许的?(此事至今没有得到妥善处理)

5、宪法赋予公民信仰自由,而此次强拆十字架运动,数以千计的信徒被限制人身自由。地方政府动用各种不正当手段,恐吓威胁、明令禁止、断水停电,百般拦阻信徒参加合法的宗教活动,这又是什么行为?(明显是违反宪法的行为)

6、在强拆十字架这段时间,公安机关约谈数以百计的信徒,明令禁止不准在网络上传播各类有关教堂及十字架被拆的消息,(水头救恩堂打人事件最早发微信的二位被行政拘留)这又是根据哪条法律?(宪法赋予公民言论自由的权利在哪里?)

7、圣徒相通,肢体相联。华人教会以及海外众教会的肢体看到浙江教会处境的艰难,纷纷发声给予关爱和支持,这在你口里却成了告洋状。什么是告洋状?谁在告洋状?你有什么依据这样污蔑神的教会?羞辱神的百姓?扣无须有的罪名?

8、肢体们受苦受难,在暴力面前以爱相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受伤流泪,那么多美好的见证,在你口中成了非理性诉求;对于地方政府雇凶打人,致我众多肢体受伤,你却只字不提。不提也就罢了,没想到你今天反而站出来指责合法守护的信徒是抗拒政府、不配合“三改一拆”的不法分子,这又是为哪般?

基督徒固然要顺服执政掌权的,但前提是执政掌权者必须是赏善罚恶、秉行公义、持守公正,值得人民的信赖和顺服。这几天听到一位牧师讲道,内容跟潘主席你的观点很相似,都认为世上的权柄是出于神的,即使是邪恶的,(这位牧师比你潘主席有洞见,他点到了某些政权的阴暗面,你压根没提)也比没有要好,所以,无论怎样的政权,基督徒都要顺服。
我相信,世上一切权柄皆出自于神,但既然出自于神,掌权者就必须对神负责。圣经明确教导我们,神的宝座是以公义、公平为根基的,神喜悦公义的国度,审判邪恶的政权,基督徒不可以在罪上有份。圣经教导我们,基督徒必须站立在神的立场上,与神一同来抵挡罪恶的潮流,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神同行,这才是你我的本份。

而你,却以可恶的实用主义、僵硬的教条主义来堆砌一堆为自己服务的所谓“神学”,假上帝创造、救赎之名,为政府强拆十字架寻找道义上的借口,不遗余力地呐喊助威。你这种恶劣的行径,实际上就是对教义的背叛、对邪恶的屈服,对真理的反动,是赤裸裸的奴性表现。
保罗说自己是耶稣基督的奴仆,因此我们是可以做奴仆的。但我们只能做耶稣的奴仆。旧约明文记载,奴仆如果甘愿服侍主人一辈子,主人就会带他到门口,用锥子穿过他的耳朵,以此为记,永属主人。因此当诗人说:“你已经开通我的耳朵”时(诗40:6),表明他这一生只听主人的声音,决不背叛主人。而今天从你的言行来看,我看不到你的耳朵上有归属基督的记号。

我可以非常明确地告诉你,当一个人引用圣经来为自己主观上的神学立场佐证时,此人就与异端不远了;而当一位主席引用神学来为自己的政治立场站位时,此人就与犹大很近了。
在此,我想到了另一位姓“潘”的——德国纳粹时期的潘霍华,由于他全力反对纳粹邪恶政权,三十多岁即被当局绞杀。他在《作门徒的代价》一书中说到:“当耶稣呼召你时,他是叫你为他去死!”历史真的如同一面镜子,照得如此清楚,那个姓“潘”的所说的话,今天我在你这个姓潘的身上看到了极大的反差,潘主席,难道你不觉得这是历史的讽刺吗?

时至今日,强拆十字架之风已经狂吹了好几个月,这段时间以来,各地教会的同工们承受着各种的压力,弟兄姊妹们出于爱主爱教会的心,日夜守护在教堂,纵然筋疲力尽,也割舍不下对十字架浓浓的情感。

耶路撒冷城墙被毁、圣殿被拆、母亲衣裳被人撕裂,多少人痛彻心扉、多少人痛哭流泪、多少人伤痕累累、多少人忍辱负重;有人为此被抓被关、有人为此被打被伤、有人为此遭受恐吓威胁、有人为此几乎倾家荡产,等等等等,而在这样紧要关头,你非但不站出来为教会讲一句公道话,安慰受伤受苦的弟兄姊妹、不去跟政府据理力争,反而在这里引经据典、大谈特谈政权的权威、公民责任,作为浙江省知名牧者、教会的领袖,你对教会的认同感在哪里?你对肢体的同理心在哪里?你对基督的使命感又在哪里?

“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摩5:24)

潘主席,你口中所讲上帝的创造,那个国度有义居在其中;你口中所说上帝的救赎,是为你我称义而设立的。上帝的创造和救赎岂是你这般信手拈来,想怎么解释就怎么解释,想怎么运用就怎么运用吗?请你慎而又慎,因为假如你降低上帝的档次,上帝就必将你降在阴间!
最后,我想为我所敬仰的路德与加尔文对潘主席说一句话,就路德的勇敢与加尔文的坚定而言,你是望尘莫及的。希望以后潘主席在引用他们二位时须三思而后行,免得象此次一样,给人如此大的反差,弄巧成拙、自讨没趣,本想沾光,反抹了自己一身黑。

还有,我想提醒潘主席的是,犹大卖主固然是照神所预定的,但是假若他不作出卖主的举动,我们不会知道神所预定是谁;同理,今天在教会面临紧要关头之际,照你的抉择也能看出你的结局来。天国里没有主席,但有许多的牧师,这是驳不倒的理!

潘主席,耶稣基督至珍至宝,跟随他有无以伦比的荣耀,望你自重,且行且珍惜!





一位无名传道人
2014、8、20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