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与民主

刘同苏



近来,常听朋友谈到一句格言式的话:“中国离上帝多远,就离民主有多远”。显然,这话的含义是:中国若要民主就必须信奉上帝;如果中国人不信奉上帝,中国便与民主无缘。细想下来,虽然此话作为策略性的宣传口号颇具号召力,但作为严肃的思想命题却大有问题。


这一命题最主要是混淆了两件根本不同的事情之区别,将两个并无必然联系的东西设定为密不可分的。民主是一种尘世性的文明形态。无论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形态存在还是作为一种经济制度运转,他的存在与运转只与尘世的事务有关。信仰则是基督徒的灵性生命,他解决的是灵魂的问题。尽管灵魂最终要支配我们的肉身存在和尘世生活,但灵魂毕竟是灵魂,有它独特的存在。信仰因其属灵的性质,显然有别于属世的民主。两者虽然因交叉而有相遇之处(后面会谈到这点),却无必然的联系。我们与民主的距离并不等于我们与上帝的距离。反之,我们距上帝有多远,并不必然的意味着我们与民主有多远。信奉上帝不一定经由民主,达到民主也未必依靠信仰。达则可鉴古代的例证:犹太人不知民主为何物,但并未动摇他们对上帝的信仰;希腊人不知上帝为谁,也未影响他们建立了世界最早的政治民主制度。近则可见现代的示例:日本只有不到百分之二的基督徒,依然享有民主制度;中国农村数以百计的基督徒并无意于民主之类的东西,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获得灵性的生命。


实际上,天国之所以作为天国存在,就在于它对尘世的超越。基督徒之所以成为基督徒,不在於他们生活在民主之中,而在於因为他们生活在信仰之中,而超越了仅仅生活在民主之中或任何其它尘世文明中的一般人。民主最主要的原则是多数人统治,而基督教的根本是普爱对所有人的爱,美国是极好的例证。在这个国家里,热衷民主政治的人往往着眼于多数人(中产阶级)的利益;真正具有基督精神的人更关心那些为民主所不能顾及的少数贫困阶层(在美国,总统是民主制度的产物。他既产生於多数的同意,理应服务于多数。而施舍粥棚(soupkitchen),不是民主的产物,它产生于基督精神,故服务于那些身处贫困与痛苦的少数人)。真是在这种关怀之中,基督教显示了自身与民主的区别,显示了基督精神对民主原则的超越。对上帝的追随并不一定必然的同等与对民主的追求;在不少时刻,追随基督精神正表现了对民主原则的背叛。


“离上帝多远,就离民主多远”这一命题恰恰混淆了上述的区别和忽略了上述的超越。这种混淆与忽略,将上帝降低到民主的高度。如果上帝与民主是不可分离的,上帝似乎必然地附属于民主这一尘世的东西。这样,上帝不可避免的具有了民主所有的局限性。另一方面,这种混淆与忽略把民主提升到上帝的高度。民主因其与上帝的必然联系而具有了神的光辉。民主由此可以冒充上帝,成为至上之物,具有神圣不可侵犯性。“中国离上帝多远,就离民主多远”极易演变为“中国离民主多远,就离上帝多远”。近来的某些论证对基督教文明(实质即是西方文明)如此推崇以致让人分不出何为基督教,何为基督教文明。对这些论证来说,基督教寓于基督教文明之中;有了基督教文明,即有了基督教。从而基督教文明即是基督教(如果基督教精神完全的运行于基督教文明之中,为什么还要另外信仰一个基督教呢?我们就崇拜基督教文明好了)。这种用尘世文明冒充神的论证与我们正质疑的命题显然犯着同样的错误。


“离上帝多远,就离民主多远”这一命题的另一个可怕的结论是“上帝低于民主”。前面已经说过,这句话的含义是:“你要民主吗?请信上帝。”于是,信奉上帝不再是为了信奉上帝,而是为了获得民主,上帝不再是自在之物,不再是自身的目的,反而变成了达到民主的手段。民主则变成竟能用上帝为手段的目的。民主成为上帝,而上帝成为婢女。当尘世可以驱使天国时,天国也就低于尘世了。


有人可能会说:民主毕竟是上帝创制的;就民主与其创造者的关系而论,“离上帝多远,就离民主多远”这一命题并不为错。不错上帝是民主的创造着,但这为非是说:应为上帝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作为万物的一部分,民主也是为上帝所创造的。但是,当我们以如此方法而诉及民主与上帝的一般关系时,就已经完全忽略了信仰这个要素。如果民主与万物一样,仅仅和上帝具有受造物与造物主之间的一般关系,那么,为什么我们还要通过信仰这一特殊关系去达到民主呢?所以,对受造物与造物主之间的一般关系的诉诸,已经背离了该命题劝人信奉上帝的本意。大多数的日本国民不是基督徒,但并不表明他们所享有得民主非上帝所创,也不意味他们享有上帝创造的民主就直接解决了他们灵性生命的问题。与上帝的一般关系(受造物与造物主)并不等于与上帝的特殊关系(信仰)。笔者无意反对基督徒参加争取民主的斗争。笔者要说的是:追随上帝并不归结为追求民主;追求民主也不就是追随上帝。虽然,追求民主与追随上帝并不抵触,但追求民主并不等于已经具有了灵性生命。


愿我的口成为真理(神的话语)的出口,但我知道我的口太小。因此,务请对此问题感兴趣的读者直接到神的话语中去寻找答案。我建议对此问题感兴趣的读者能从头到尾(而不是寻章摘句)地阅读圣经的士师记、撒母耳记、列王纪、历代志。在这些书中,神与王制的关系将为我们提供理解上帝与民主之关系的钥匙。


载于《使者》,1995年7/8期,转自作者个人网页。
http://www.liutongsu.net/?page_id=41#bkjt4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