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信称义”是对抗专制的倚天剑和屠龙刀

阿 信




薛野兄:你好!



2012年10月,我们在北京促膝谈心时,关于人性,也就是人这种动物的特质到底是什么的时候,我们谈起了电影《魔戒》。在魔戒的故事中,有两个战场,其中一个战场是人类的英雄带着千军万马反对暴政、捍卫自由的故事。这个战场讴歌的是人类中伟大人物的信念和担当、艰苦卓绝、牺牲精神等英雄本色。



可是还有一个战场,很寂寞,就是几个小哈比人,带着魔戒,战胜人类所难以抵抗的诱惑——对骄傲、权力、超越常人的力量的崇拜和占有欲,将魔戒扔进火湖的历程。



第一个战场我们都很熟悉,看的热血沸腾。但第二个战场对我们来说,很有点陌生。但是让我们很惊奇的是,魔戒这个故事的主角却是第二个战场。





第一个战场不管如何热闹,如何心潮澎湃,第二个战场如果不能取得胜利,代表骄傲、权力、超人的魔戒如果不被毁掉,人类追求自由的另一场壮烈的战争不管如何壮丽和激动人心,追求自由的英雄们即使取得胜利,可是随之而来的却是他们自己被魔戒,也就是邪恶的力量所控制。



其结果,捍卫自由英雄或许会成功,但自由却必然遭到彻底的失败。所有的努力、所有的流血牺牲不过又是一次城头变幻大王旗!



这也是今天所有热爱自由的朋友们亲身感受到的20世纪中国革命成功的惨痛结果。



我们不仅要问,这究竟是为什么?除了火热的理想,除了不怕流血牺牲,自由还需要什么东西作为基础呢?



中国人有崇拜英雄的传统,崇拜汤武革命、崇拜秦皇汉武、唐宗宋祖,讲起明英烈来热血沸腾,从心底认为他们是救民与水火之中的大英雄。但在基督教的经典《圣经》中,从一开始对这些人就没有好脸色。



圣经中讲到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英雄出现在创世纪第10章8-9节:宁录是世上第一位英雄。他在耶和华面前是个英勇的猎人;因此有句俗语说:“就像宁录一样,在耶和华面前是个英勇的猎人”。





但是这个猎人主要的工作不是打猎,而是杀人。圣经说“他开始建国”,像秦皇汉武那样攻城略地,吞并六合。有解经家说他就是巴别塔的建造者。他的帝国最后以毁灭而告终。圣经对这个人心中的英雄充满了嘲讽,因为圣经中“英雄”这个词汇直译出来乃是“暴君”。也就是说,人心中的“英雄”其实就是暴君。





英雄=暴君



圣经把宁录的家谱上溯,认为宁录就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杀人犯该隐的后裔。该隐是人类始祖亚当和夏娃生的第一个儿子,可是他长大后杀害了自己的弟弟亚伯。他是一个极度自私、嫉妒、冷酷、好勇斗狠的人。



该隐之后,圣经把宁录的谱系还上溯到人类上古英武有名的人物。圣经创世纪第6章4节说:神的儿子和人的女子结合,就生了上古英武有名的人物。





对“神的儿子”这个词,解经家有很多说法。有一种解释是说“神的儿子”指的乃是该隐的后代。但是我认为这个词根本就是上帝对人类的讽刺。“神的儿子”不是神心中的英雄,乃是人心中的英雄。人认为这些英雄只能是“神的儿女”。



在圣经中,神经常这样说话。既是讽刺人的邪恶,也是为了照顾人的理解能力。



圣经中,上帝也透过先知告诉人要小心提防人们心目中那些所谓的英雄,明确告诉他们这些英雄会带给他们什么。在以色列士师时代末期,也就是公元前大约1100年左右,以色列人目睹自己民族衰弱,看到周边民族有君王领导,因此很强壮,经常欺负他们。国破家亡,被人欺凌,怎么办?



我们要英雄!我们要君王领导我们!圣经撒母耳记8章6节,以色列对先知撒母耳说:求你为我们立一个国王治理我们,好像列国一样。





上帝透过撒母耳明确告诉以色列众民:那要统治你们的王将这样治理你们:他必征用你们的儿子,派他们作他的战车兵、骑兵、在车前奔走的前锋,又派他们做千夫长、五十夫长,替他耕田、收他的庄稼、替他制作作战的武器和战车上的装饰。



他必征用你们的女儿做配香膏的、烧饭的和烤饼的。他必夺取你们最好的田地、葡萄园和橄榄园,赐给自己的臣仆。



你们撒种所得的和葡萄园所出的,他都征收十分之一,赐给他的太监和臣仆。他又必征收你们的仆婢、最精壮的青年和驴,替他工作。你们的羊群,他要征收十分之一;连你们自己也做他的奴仆。



到时,你们必因你们自己为拣选的王而哀求,那时耶和华却不应允你们。(撒母耳记8章11-18节)不错。王,也就是你们渴望的英雄能率领你们揭竿而起、驱除鞑虏、保家卫国。可是这些之后,他们会百倍地欺凌你们,奴役你们。你们可要想好啊!



以色列人这样回答:不,我们要一个王治理我们,让我们也像列国一样,有自己的王治理我们,率领我们出征,为我们作战。



于是,以色列人心目中的王出现了。首先是扫罗,然后是大卫。大卫是以色列历史上最伟大的国王,圣经中也称他是合神心意的人。但是加尔文说,其实大卫就是一个暴君。



他好勇斗狠、夺人妻子、欺诈杀戮、因自己的情欲导致家庭分裂,把国家引向战争。而这,就是人所拥戴的最好的王的真实嘴脸。





所以,在圣经中,对人类所谓的“替天行道”的英雄,对那些把全家人都牺牲掉、不惜抛头颅、洒热血,一天到晚把为人民谋福利挂在嘴上的英雄充满了讽刺和警醒。



也是由于这个原因,和人类所有其他的宗教、文化、思想不同,“因信称义”成为基督教信仰的核心教义。“因信称义”从本质上对人类本性的良善、对人可以依靠“致良知”、依靠自己的好的行为为他人做榜样说不。“因信称义”是对人性最为深刻的认识和对人心灵深处邪恶的高度警醒。



在我们祖国文化中,缺乏这种警醒。我们的先贤认为人的心灵就是一个圆,致良知。良知越多,邪恶就会越少;或者是一片土地,杂草除的越干净,庄稼就会越多。新竹恨不高千尺,恶竹应须斩万根。



可是,圣经和魔戒的故事都告诉我们这样一个道理,我们的传统对人的认识有偏差。真实情况是:一个人良知越多,善举越多,他心中邪恶的力量其实也在更快、更猛地成长。



在圣经加拉太书、罗马书中,保罗讲的最主要的就是这个问题。保罗说:“我知道我心中没有良善。”有很多年,成为基督徒之后很多年,我都不认同这句话。因为当我体察我的内心,我发现我的内心有良知、有良善。保罗这句话不对!完全不合乎我心的实际!



今年读加尔文《基督教要义》,读马丁·路德《加拉太书注释》和《罗马书注释》,特别是读《加拉太书注释》时,让我异常震惊的是,马丁·路德几乎在书的一开始,在我认为完全八竿子打不着的地方,就迫不及待地阐述和宣扬“因信称义”的教义。我想,这人怎么啦?



为什么要这样?难道是脑袋有毛病?



这教义完全违反人的理性和人的实际感受,可是他却要死死地坚守这个真理。而且不单是他,加尔文、奥古斯丁,一直到保罗,直至耶稣自己都坚守这一教义。这究竟是为什么?



为什么?



我苦苦思考,终于恍然大悟。因为我们每一个人内心深处有良善,有良知,这固然不错。但是,不管我们如何致良知,我们内心的邪恶都不会消退。而且邪恶会随着我们的良知,随着我们内心的骄傲加倍地成长!



到最后,邪恶一定会压倒良知。





良知——邪恶,负数!



保罗说得对,“我心中没有良善。”薛野兄,兄弟以为,这就是基督教信仰的核心教义,也是基督教信仰和世界上所有其他宗教、文化、思想不同的地方。



我们的传统讲内圣外王,讲致良知,讲知行合一,希冀通过个人修养和教育来建立一个美好的世界。我们的祖祖辈辈都教育孩子说:要好好读书,学好人,学有文化的人,长大了要有出息,学那些荣宗耀祖的人。



千万不要学阿信、学薛野、学土家野夫,书都读到肚子里去啦!佛教讲智慧、讲公德、讲修行……这有什么不对吗?



按人的理性来说,这难道不是一目了然的常识吗?你不让孩子学好人,学有学问的人,学做好事的人;难道让孩子从小学逃课,学小偷、学流氓,学不务正业,学游手好闲?



几千年来,不知有多少正直的人,质疑“因信称义”的教义,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不鼓励人向善,就会有更多人从恶。难道不是吗?



在《加拉太注释》一书中,马丁·路德反驳说,这是对“因信称义”教义的误解和诋毁。但他也承认:教导使人称义的是不需善行的信心,却又仍然要求人们行善,这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1]





这教义即不容易做到,传讲它又会遇到巨大麻烦,那为什么不学孔子、阳明,直接传“学而时习之”,传“致良知”,传“知行合一”的教义呢?



这样,岂不是皆大欢喜?



原因只有一个:“因信称义”是为了对付人类最根本的缺陷。不管是“学而时习之”,还是“致良知”,还是崇尚智慧,都无法与人类心灵中一个最邪恶的缺陷——骄傲,为敌!



马丁·路德在《罗马书注释》中说,确实有一些人,比方苏格拉底,比方亚里士多德,比方柏拉图。我想也包括中国的先贤。他们教导人过有道德的生活,教导人行善,而且他们绝不是只说不做。



他们是很诚实的人,身体力行、知行合一。从人的观点看,他们的道德、行为的确有资格做人们学习的榜样。但是,他们无法克服一件事,就是对自己思想和行为的满意。而这满意会产生一个最大的罪恶:骄傲。



马丁·路德说:“骄傲乃万恶之源”。薛野兄,以我的经验,他们自己或许有人能做到不骄傲,比方孔子说:“早闻道,夕死可以”。但是即使孔子不骄傲,他的学问无法让他的学生和后世别有用心的人,那些所谓“成功”了的英雄不把他推上神坛,成为万世师表,受人膜拜。



王阳明离开这个世界时,学生周积侍立在船舱,哭着问他:“老师,有何遗言?”阳明微微一笑:“此心光明,亦复何言?”阳明传人很多以傲、以狂自夸,如此看来,一点也不让人奇怪。立德、立言的学问滋生骄傲、滋生个人崇拜。立功的学问更产生骄傲和个人崇拜。



吞并六合后,秦始皇下制(圣旨)说:“今名号不更,无以称成功”。司马迁在史记中说他:“始皇自以为功过五帝,地广三王,而羞与之侔。”



2100多年后毛大帅“亦将胜勇追穷寇”,视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如草芥。“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这两位英雄,一个焚书坑儒,一个干脆掘了孔子的坟。



在秋风老师去孔子墓下拜之后大约一个多月,我专门去曲阜向孔子致敬。导游是孔家的媳妇。她告诉我,孔家在历史上有两次差点灭门,一次是秦始皇时期,一次是文化大革命。



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立德、立言、立功确实好,确实符合人的心理和常识,确实有助于人向善。但是这个模式有一个致命的弱点:根本无力和人的邪恶为敌!无力与专制为敌!





薛野兄,如果我们真热爱自由,真希望获得自由,除了尊重我们的传统,我们还必须继续寻找足以与专制为敌的武器!在我看来,这武器就是“因信称义”的教义。



傅国涌及今天很多公共知识分子,都推崇民国时期的教育。但不容讳言的是,那个时代的主流知识分子普遍缺乏对基督教“因信称义”教义的基本常识,因此也对人性中的邪恶缺乏必须的警觉。由于他们学问的缺陷,导致中国知识界、学生的思想不断左倾,为共产主义在中国的胜利铺平了道路。这个教训不可谓不深刻。



耶稣对人类自由极其尊重。作为他的学生,按照信仰自由的原则,我不诱劝你信仰基督。但是,我盼望因着这封信,促使老兄认真思考“因信称义”教义的核心。我衷心盼望,在我们这一代,为祖国、为我们的子孙后代奠定自由的基础。



易经说:“君子学以聚之,问以辩之。”

欢迎批评指正。顺颂冬安!



阿信,2012年12月20日





特别鸣谢:



2008年5·12大地震之后不久,四川大凉山少年英雄范啸虎来到灾区,参与抗震救灾。机缘巧合,他加入了一基督徒救灾团队。

很快,他发现这帮人所信和所行是两码事,言行不一。年轻人爱提意见,可是他提的发自肺腑的意见很快给他带来了麻烦。他被“礼送”或者是驱逐出了这个团队。



一片爱心落得如此结果,啸虎兄又气又怒,回到大凉山家中静思,越来越觉得如果任由这些基督徒这样闹下去,中国危矣!

他追根究源,发觉这些人之所以这样伪善,是因为中了基督教“因信称义”的毒害。就是因为因信称义,才使得这些人信行不一、言行不一。



经过认真准备,啸虎兄以“没有远方”为笔名,单枪匹马,在网络上杀进基督徒的千军万马之中,要在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

这首级就是“因信称义”。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