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曹县教案两被告受审,数百基督徒声援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5年4月22日

曹县教案四位代理律师


山东省菏泽市曹县基督徒赵伟良和成洪蓬,被控“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一案,星期三在曹县法院开庭审理,数百名信徒到场要求旁听,被法院阻止。每一位被告只准两位家属旁听。赵伟良委托的辩护人之一陈建刚在傍晚休庭后表示,其当事人遭到警方殴打及辱骂,控方提供的笔录证据内容,被证人否认其真实性。


去年6月,被菏泽市曹县公安局以“全范围”邪教组织为名抓走的基督徒赵伟良和成洪蓬,被控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该案星期三在县法院审理,众多基督徒到场声援,并要求进入法庭,遭到法警阻止。



庭审由上午九点开始,至当晚七点多结束。赵伟良的妻子刘翠平当晚告诉记者,两名被告人仅四位家属获准旁听。在法庭上,其丈夫曾就指控作了自我辩护:“有自我辩护,他们出示他(赵伟良)的口供,里面有很多都不符合实际情况,都是假的,然后他就辩护。进法庭的家属就我们两个被告人,成洪蓬的父亲和他们村支书两个人(旁听)。明天九点还要开庭”。

记者:外面有没有人声援?

回答:有啊,好多人,不下百十个人。来这里他们(公安)看守特别严厉。很多便衣人员,对面的房间里有人架起摄像机。


去年6月25日,曹县政府出动约五十名特警,在该县庄寨镇三五七木业板厂,拘捕正在练习“唱诗”的22名基督徒,包括一名孕妇,同时带走三名儿童,两个不满一周岁。警方以他们是“全范围”邪教组织成员为由,刑事拘留其中12人,而当事人及家属均否认是邪教。闻讯的近二十名律师接受被捕者家属的委托,准备应诉之际,7月23日,公安突然以“取保候审”为由,释放十个人,而赵伟良和成洪蓬不在释放名单。一周后,两人被曹县检察院批捕。


赵伟良的辩护人之一陈建刚律师周三晚间对记者表示,在庭审中,法官并无特别限制律师发言,控辩激烈:“针对控方的证据,有特别让人生气之处,其余庭审过程还算比较平和。控方针对一些明显没有任何犯罪的行为,他们还仍然当作有罪指控,这是极其卑劣的,比如有一个当事人叫苏全刚,当时警察审问他时,他抱着两岁半的孩子,警察利用他的孩子威胁他,叫他签字。两岁半的孩子跟着父亲被关两天两夜。他十个月大的女儿被关24个小时以上。我的当事人赵伟良,被他们强迫跪在地上,警察还用脚踢他的头部,打耳光”。


陈建刚曾在辩护意见书中称,赵伟良所信奉的是基督教,基督教徒相互之间依据圣经称为“互为肢体”或者互为“弟兄姊妹”,但并没有任何组织,不存在任何决策、执行、监督、纪委等组织机构。。。。。赵伟良等人无知无权,如何破坏法律实施?他们破坏了哪一部法律或者行政法规的实施?


陈律师说,控方委托出版局对基督徒使用的宗教刊物进行鉴定:“ 出版局出了一个鉴定意见,是一份鉴定书。出庭的证人所拿到的笔录,完全不是人家所言,提问之后,对方回答‘我没有这样说过,对方也没有这样问过’,他们(官方人员)就是强迫签字,你如不肯签字,就一直关着你(苏全刚)。再有就是,当事人自己的供述本身没有承认过有任何犯罪,这些事实根本没有非法性可言,比如大家基督徒在一起聚会、祷告、敬拜、赞美,这些哪里有犯罪啊”。


陈建刚还说,当天旁听的除四位家属,其余均是政府方人员。湖北律师张科科原打算旁听,但被法院阻止。他说:“在法院门口,大概有两三百人要求旁听,法警不让进去,守着审判庭。周围也有一些警察在巡逻和监督,有路段被封锁,交警在法院门口的道路两侧,长达一百米到两百米处,有红色路障”。


张科科说,他曾就就此到检察院控告法院:“然后我去检察院提控告此事,我其中一位当事人,他今天是以证人出庭的,他之前被刑事拘留过,后被取保候审,他今天上午九点出庭后就被带走,不知道被带到哪里去”。



当晚七点多,法官宣布休庭,星期四继续审理。


法院外布满便衣人员,基督徒被阻止在封锁线外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报道。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