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对吊照律师捐款的感想 —— 治疗唐吉田律师的脊梁,挺起中国律师的脊梁!



陈建刚律师



吊照律师唐吉田大家都是知道的,他是今日中国人权律师的代表,是人权律师的一个象征。



唐律师多年来几乎居无定所,背一个包到处奔波,没有固定工作,更谈不上稳定的收入,总是风尘仆仆,总出现在第一线。他是多年被打压的对象,工作没了,亲人误解,家庭离散,长期被监控,不能离境……更困难的是他身体还有病,特别是去年从建三江受匪帮酷刑后回来,身体一直不好。之前我多次告诉他如果治疗需要费用,千万要告诉我们,身边的律师同仁给他凑一点医疗费还凑不出来吗?但他一再推脱。加之某医院受到都知道的压力和指令,拒绝医治逼他出院,以后一直没能彻底治疗。直到现在除一些辅助保守方法外,还是没能彻底治愈。



2015年3月28日得到他治病需要费用的消息,经他许可我在晚上8点多发出消息,希望大家能力所能及提供一些帮助,一时之间我收到的信息如井喷一般,2个小时以后收到认捐超过17万元,3个小时后超过20万元。整个晚上直至29日,听闻消息的朋友们绵绵不绝发信息给我,29日早晨8点,捐款超过24万,这是医院手术费的2倍,此时离我发出消息尚不足12个小时。至作者作此文之时之30日5:53,所有捐款近30万元。



捐款的朋友之中除律师之外有案件的当事人,也有某些体制之内的朋友,尊重他们的意思我没有公布姓名,应该说多数人与唐吉田无一面之缘,与我无一面之缘。在统计信息的同时我悲欣交集,数次泪下,公道自在人心,天不负唐,人心不负唐。



汉有将军李广,司马迁论李广时提到一句谚语,“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还说李广殁后“天下知与不知,皆为尽哀”,两千多年以后对应唐吉田生病,天下知与不知,皆愿襄助,仰望高天,悠悠夜空,虽时隔千载,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人心一也。



苏轼论及韩愈之命途多舛,说:“以谓人无所不至,惟天不容伪,力可以得天下,不可以得匹夫匹妇之心”,唐吉田一样是命途多舛,生于这历史转型的时代,他不容于体制,不容于司法局、不容于律协,不容于各地的公检法、国保、国安,这个某帮操控的体制可谓“无所不至”,无所不在又无所不用其极,体制视唐吉田如大敌,视他如首犯,打压他、限制他、污蔑他、酷刑他、孤立他……让他陷于穷且病的困境,但“力可以得天下,不可以得匹夫匹妇之心”,你们真的没有得到人心,你们也没能限制住人心,你们真的做不到。从这源源不断的人名、信息来看,人心足以安慰悲观失望的人。



有人心就有希望。



想起了柏林墙,这有几层楼高的柏林墙啊,这是“力可以得天下,不可以得匹夫匹妇之心”的明证,暴力分割了天空,囚禁了向往自由的人们,但无论多久,这墙还是被推倒了,如同列宁、斯大林、希特勒、卡扎菲、萨达姆的雕像一样,都被拆毁了。有人心就有希望,就一定会有自由,不是今天就是明天,不是明天就是后天,有人心,万丈高的牢狱都可以被拆毁。这一点,我们知道,你们更知道。



用李金星律师的话结束这一点感想:治疗唐吉田律师的脊梁,挺起中国律师的脊梁!!



陈建刚

2015年3月30日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