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锡安主义与以巴问题  

作者:临风


加沙地带2014年的以巴战争,终于在8月26日结束。50天下来,巴勒斯坦有2143人死亡,超过70%为平民。以色列国防军有66位阵亡,另有5位平民死亡。这次战争在国际上引起很大的风暴,它的结束也让人人庆幸。
止不住的动乱



可是,以色列从加沙地带撤军,令国内保守派极度不满。总理内塔尼亚胡( Benjamin Netanyahu )为了维护政治利益,罔顾国际反对,9月宣布,将在伯利恆附近圈地1000英亩,划为新的犹太人定居点 ( Jewish Settlement ,或译“徙置区”、“殖民地”) ,赶逐现有的巴勒斯坦居民,为犹太移民兴建2600间房屋。10月再宣布,将在耶路撒冷开闢定居点,兴建1000间房屋,并修筑公路,联络各犹太人定居点。这意味更多巴勒斯坦人的房屋将被拆除,土地将被没收。这些措施又触动巴勒斯坦人的神经,使得约旦河西岸的占领区再度爆发动乱。


“犹太定居点”的作法,在国际上一向被视为抢夺行为,亦为巴勒斯坦人所深恶痛绝,是以巴走向和平最大的障碍。美国政府虽然坚决支持以色列,但历来都反对这作法。不过美国的福音派中却有一股很大的势力,无条件支持以色列政府的圈地政策。


例如,1998年,当拉宾总理冻结约旦河西岸艾瑞尔( Ariel )地区定居点的经费时,美国数百间主张“基督教锡安主义”的教会却捐款,支持当地犹太人继续扩建。 1 又如,以色列强人总理沙龙( Ariel Sharon )2006年中风昏迷,美国视博恩机构( CBN )的领导人罗伯逊( Pat Robertson )宣称:这是上帝的惩罚,因为他废除了加沙地带的犹太定居点。


什么是“锡安主义”?


“锡安主义”( Zionism ,“主义”或译“运动”)又称“犹太复国主义” ,起源于19世纪末。倡导者赫茨尔( Theodor Herzl )为犹太裔记者,他成立了“世界锡安组织”,于1897年在瑞士巴塞尔召开第一次“锡安议会”。赫茨尔“锡安主义”的理念,是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世俗法治国家,以犹太人为主,而对各民族、宗教和性别皆平等待遇,保障人权和自由权。当时,犹太教领袖对这运动普遍持反对态度,认为它会影响巴勒斯坦当地犹太人的福祉。


之后,时为西方霸主的英国,其内阁于1917年发表《贝尔福宣言》,支持锡安主义者在巴勒斯坦建立犹太人的“民族之家”,条件是:不伤害当地已有民族的权利。在美国,早期最重要的角色是犹太裔大法官布兰戴斯( Louis D. Brandeis, 1916-1939 在任),他成立一个秘密社团( Parushim ),推动犹太人复国。


1948年以色列建国战争时期,犹太人多次屠杀巴勒斯坦居民,并驱逐70万巴勒斯坦人离开家园。儘管如此,以色列并没有抛弃自由、平等的理念,赋予境内剩下来的阿拉伯人公民身份。


1951年召开的第23届“世界锡安议会”,修改早先的“巴塞尔计划”,通过“耶路撒冷计划”,作为锡安运动发展的纲领和意识形态。犹太教和希伯来文化的地位正式受到肯定。


“基督教锡安主义”的兴起与普及


什么是 “ 基督教锡安主义 ”( Christian Zionism )? 简单说 , 就是支持犹太人复国理念的基督徒所倡导的思想。


早期一些教父(如游斯丁、爱任纽、亚历山大的革利免)曾预言,犹太人将回归圣地。后来天主教并不支持这看法。可是改教以后,不少新教徒认为,这是上帝的应许; 如19世纪之前的欧文( John Owen )、马瑟( Increase Mather )以及他的儿子( Cotton Mather )等着名的清教徒领袖。


对 “基督教锡安主义”贡献最大的,可说 是普利茅斯弟兄会创办人达秘( John Nelson Darby )。他1830年代开始建立“时代论”( Dispensationalism ),其末世观后来在基督教界影响至巨。 2 达秘相信,以色列在末日要复国,回到上帝所应许的圣地。耶路撒冷圣殿山将第三次建造圣殿,犹太人恢复献祭。之后,教会与信徒将被提到空中与基督相遇,地上开始七年大灾难。七年之末,将发生哈米吉多顿大战,基督再度降到地上,剩馀的犹太人将完全归顺基督。基督在地作王一千年,之后最后审判来到;新天新地则从新耶路撒冷开始。


达秘的末世论被一些教派所推崇。 3 以色列 1948年复国,似乎应验了“时代论”的预言。1967年的“六日战争”之后,以色列占领了耶路撒冷和约旦河西岸,时代论者更肯定这是圣经预言的逐步实现。


1970年代, 林赛( Hal Lindsey )写了一系 列有关末世论的畅销书,又拍成电影,把时事与时代论的末世解读连接起来。90年代中以后,黎曦庭( Tim LaHaye )的丛书《末日迷踪》( Left Behind )更被拍成几部影集。末世论的语境对西方普罗文化产生深刻的影响。


与政治接轨


“基督教锡安主义”在福音派裡势力颇大,对美国的外交政策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里根和小布什任上都积极支持;几届众议院议长(如 Dick Armey , 1995-2003; Tom Delay , 2003-2005)也持同样主张。 4


有组织的行动开始于1980年代。1980年9月,“耶路撒冷国际基督徒大使馆”( ICEJ )成立,目的是在圣地宣扬“基督教锡安主义”的理念,并汇集全世界基督徒的支持。他们要求在巴勒斯坦居住千年以上的基督徒家庭离开,因为这块土地属于犹太人。 ICEJ 网站上称,上帝立了两个永约:亚伯拉罕之约和基督救赎之约。换言之,他们认为上帝心中有两种选民,教会并没有替代以色列人的地位。


美国的“宗教右派”领袖和电视名牧大多持“ 时代论”,并支持“基督教锡安主义”。 5 根据 2004年的一项估计,“基督徒锡安运动”有八万个基要派牧师参与,上千个基督教广播电台相挺,上百个电视台推动,支持者超过一亿。


以色列总理贝京( Menachem Begin ,1977-1983在任)与带领“道德大众”( Moral Majority )的法威尔牧师( Jerry Falwell )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为了感谢他对以色列的贡献,以色列政府1979年送给他一架喷射客机。以色列1981年轰炸伊拉克核子厂以后,贝京在通知里根总统之前,先打电话给法威尔,要他向美国的基督徒解释,为什么这次轰炸是必要的。是年,法威尔宣告说:“反对以色列国就是反对上帝。”1985年3月,在迈阿密举行的“拉比大会”上,法威尔牧师又誓言,要动员七千万基督徒支持以色列国。


1998年内塔尼亚胡总理来美访问,他不是先与克林顿总统会面,而是先与法威尔牧师,以及1000位基要派基督徒会面。群众欣称他为“以色列的里根”。法威尔当场保证,要请20万牧师联名,敦促克林顿不要压逼色列恪守“奥斯陆协定”──这是以色列和巴解组织分别在1993年和1995年签署的协定,让巴勒斯坦人在西岸和加沙地带得以自治。


“基督徒团结支持以色列”组织


支 持以色列最有规模和影响力的 , 莫过于 2006 年成立的 “ 基督徒团结支持以色列 ”( Christians United for Israel, CUFI ) 。创办人哈吉牧师( John Hagee )是德州圣安东尼奥市( San Antonio )“房角石”( Cornerstone )超大型教会的主任牧师,犹太裔前参议员利伯曼( Joe Lieberman )称他为“现代摩西”。


CUFI 创办时,由400多位代表各宗派的新教领袖组成。2012年3月,会员人数已达100万;2014年7月在华府召开年度高峰会议时,会员人数超过160万!它在美国120个校园裡有分支,气势如日中天。


CUFI 认为,以色列在巴勒斯坦的全面统治,是“基督再临”前的必要步骤。因此它反对巴勒斯坦立国,支持以色列在西岸开闢定居点。哈吉2008年说:“企图分裂以色列占领地的人,将会遭受上帝的审判。” CUFI 经常批评美国政府所推动的以巴和平会谈,认为政府对以色列支持度不够。为保护以色列, CUFI 主张对伊朗动武。


CUFI 的核心节目,是系列的“表扬以色列晚会”,以及在华府举行的年度峰会。出版物《火炬》提供会员敦促各级政府的行动计划。每年峰会演讲阵容坚强,有参议员、议长、中情局长等,可见他们在政治上呼风唤雨之能。 6


内塔尼亚胡总理称 CUFI 是“以色列国防安全重要的一环”。他经常参加 CUFI 的年度峰会和“表扬以色列晚会”活动,有时亲自出席演说,有时透过卫星连接现场。看来 CUFI 的声势,甚至超过美国“犹太游说团”中最强大的“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 AIPAC )。着名的保守专栏作 家高他莫( Charles Kauthammer )说:“我不知 道这世界有任何组织对以色列比 CUFI 更重要。”


以色列的巴勒斯坦政策


以色列人口虽只有八百万(六百多万为犹太人),但却是世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它的高科技工业世界一流,武器输出为全球第五位。以色列每年的军事预算超过四邻的总和,也是中东唯一拥有核子武器的国家。虽然伊朗不时叫嚣,但今天已经没有阿拉伯国家要把以色列从地图上抹去。只要同意让巴勒斯坦人立国,并善待巴勒斯坦人,以色列很可能换来长久的和平。


国际上普遍认为,以色列今天不再有生存危机,“犹太大屠杀”的历史不会重演。很多犹太人也认同这看法,例如以色列前情报局长达根( Meir Dagan ),及大多数年青一代的犹太裔美国人。


1967年以后,战胜的以色列开始管辖数百万阿拉伯裔人民。今天在约旦河西岸大约有230万阿拉伯裔巴勒斯坦人,在加沙地区大约160万。他们不是以色列公民。根据以色列政府的调查,这些人遭到各种歧视,公共设施不足,学校经费缺乏。例如,每个阿拉伯人的用水量只达犹太人的五分之一。占领区阿拉伯人的生命财产,在法律上毫无保障。


因为土地被以色列定居点和联络公路切割得支离破碎(或者被封锁),巴勒斯坦人衣食住行都非常不便,每天经过以色列的检查关口都大排长龙。有时孕妇因为卡在检查站无法通过,婴儿竟就地生产,甚或死亡。这种事时有所闻。


以希伯崙为例,市中心原来住有16万巴勒斯坦人,后来开发一个容纳800名犹太新移民的定居点。为了保护犹太人,以色列政府大量设立警卫站、检查站,封锁道路。结果,1800个阿拉伯人的店铺被迫关门,数千人被赶出家园,市中心被征用,经济凋敝。


定居点以及其保护措施不但夺取了巴勒斯坦人的土地和农地,拆除了他们的房屋,根据以色列的人权组织( B'Tselem )报导,当地居民遭新移民攻击的事也经常发生。当然,巴勒斯坦人攻击犹太人的事也时有所闻,只是两者受到法律保护的差距有天渊之别,以致一份以色列报纸( Haaretz )评论说:“法律不是法律,唯有新移民才至高无上。”由于很多媒体的新闻都遭过滤,外地所能听到的暴力事件,其因果、是非与真相很难判定。


犹、阿间的差异,让以色列境内的阿拉伯公民心生不平。除了拉宾当政的那几年力图改善以外,阿拉伯人深深感受到种族歧视与仇视。在以色列国境之内, 犹太人大多数并不平等对待阿拉伯公民。纵使真正欺负人的佔少数,但不平等、不自由的氛围瀰漫。


2009年以色列国会选举中,斩获最多的是利伯曼( Avigador Lieberman ,现任外交部长),他的支持者竟高喊:“消灭阿拉伯人!”,令人毛骨悚然。以色列国会议员开始有人发话:容让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共存是不合适的。有人开始酝酿“废除阿拉伯语为官方语言之一”。“人口迁移”的呼声也出现──要把阿拉伯公民赶出以色列。2010年一次民调发现,53%以色列犹太人赞成驱逐阿拉伯公民!


当地的阿拉伯基督徒,虽然祖先在这圣地居住了将近两千年,近年却纷纷离开。他们说,并非因为受到穆斯林的迫害,乃是逃避占领者的肆虐。而以色列拒绝与巴勒斯坦人谈判,他们看不到希望。


这就是“基督教锡安运动”所无条件支持的以色列的现状。当然,一般游客不见得看得到,更感受不到巴勒斯坦人的悲哀。


美籍犹太裔的新趋势


《野兽农庄》与《一九八四》的作者奥维尔( George Orwell )说过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谁能控制过去就能控制现在,谁能控制现在就能控制过去。”许多人生活在有权力之人所建构的过去和现实裡而不自知。我们所阅读到的新闻或是历史,往往是有心人刻意编织、裁剪的。这个事实应用到以色列相关问题上非常贴切。因此,想知道真相不是很容易。


在“六日战争”之前,美籍犹太人领袖相当支持黑人的民权运动,认为以色列建国的自由理念,与黑人争取民权有很多相似之处。然而这种趋势在1967年以后开始转变。犹太人的“受害心态”开始高涨,代替了“犹太教”的教理,犹太游说团开始特别注意伸张“犹太权力”,而不是犹太教的道德价值,权力诉求代替了道德诉求。


任何运动或机制,在没有约束的权利诉求之下, 权力的滥用几乎是必然的结果。权力不仅是为求生存,更是用来毁灭。他们把犹太人在历史上所承受的灾害,不加思考地投射在今天以色列国的现实环境裡。


犹太游说团在美国的力量是人所共知的,无论是在国会或是地方政府,他们凭着雄厚的资金,让需要政治献金的政客们趋之若鹜。这些游说团(如 AIPAC )背后有犹太富豪的支助;这批富豪大半已年逾60,他们成长于1967年前后犹太权力高涨的氛围裡,危机意识高,带着受害心态,活在“犹太大屠杀”的阴影之下。他们只看重权力和利益,对以色列政府无条件支持,不将道德原则放在考虑之内。他们是以色列强硬政策死忠的拥护者,他们的金钱也大大影响了美国的政坛。


可是美国犹太人年青的一代却不同,他们生长在自由社会裡,所看到的是强势的以色列,对“大屠杀”并没有类似的情结。他们对以色列政府的做法大不以为然,认为父兄的受害心态不合现实,是“部落思维”,缺乏原则。以色列政府愈趋强硬,与美国年青一代的犹太人距离就愈远。


检视对美籍犹太人的民意调查,1983年,83%对以色列政府的措施感到不安。1989年,超过一半不同意以色列政府对巴勒斯坦人的强硬政策。90年代末,几乎三分之二支持巴勒斯坦立国;大多数反对以色列继续开闢新定居点。2005年,四分之三支持美国政府向以色列与巴勒斯坦施压,完成“两国论”的和平谈判。


基督徒的转变


美国基督教,特别是福音派,本来一面倒向以色列政府。 CUFI 号称有五千万到一亿位福音派信徒支持。可是最近情势开始转变。根据2010年在洛桑会议上所作的一次调查,参加会议的基督徒中,主张支持以色列的佔少数(34%,美国基督徒当中则只有30%);对巴勒斯坦和以色列持同等同情度的,为49%。


同年,《今日基督教》杂志一篇文章《被告席上的基督教锡安主义》,介绍了两部纪录片:《等待哈米吉多顿》和《上帝站在我们一边》,两部影片分别挑战“上帝要藉着今天的以色列完成祂的末日计划”的理念。


第一部影片从“基督教锡安运动”内部叙事,透过访问,展现出福音派与以色列政府间强有力的联盟;製片者不是基督徒,有时会说些外行话,不过却生动捕捉到当事人的感受。第二部影片站在巴勒斯坦人的角度叙事,从历史情境、神学角度和亲身遭遇,来突显现状。导演非常努力呈现一般巴勒斯坦人(包括基督徒)的生活,如何受到以色列政策的影响。这两部纪录片对“基督教锡安运动”支持以色列政府的做法,提出了有力的质疑。


2010年底又有一部基督徒製作的影片《小伯利恆》问世,讲述伯利恆三位人士──一位基督徒、一位穆斯林、一位犹太人──坚持以非暴力争取平等。在一个被惧怕、仇恨和分裂所瘫痪的土地上,他们化敌为友,共同奋斗,争取人权。


2013年,巴勒斯坦的基督徒也製作了一部影片,《石头的呼叫》,叙述自1948年以来的60多年,他们所受到的待遇。现身说法的感染力更是非常强烈。


巴勒斯坦的福音派基督徒也组织起来了。2010年他们以“伯利恆圣经学院”为基地,成立了《耶稣在检查站》( CATC )的组织。2014年3月第三次大会,有700人参加。他们的宗旨是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土地上反对暴力,推动“使人和睦”的使命。大会提出:“在这场争执中上帝站在哪裡?基督怎样看待检查站的双方?教会要把希望带给巴勒斯坦和基督徒。我们所关心的是和解,以及上帝的和平。”


这样的呼声显然不符合以色列政府的意愿。《 今日基督教》2014年3月报导,这个组织遭受到以色列外交部严厉的批评,认为 CATC 假宗教之名表达政治诉求。


2014年春天, CUFI 的执行长布洛格( David Brog )在《中东季刊》上发表了一篇文章:《福音派终止支持以色列了吗?》。文中提到美国“千禧世代”对以色列的态度开始转向。福音派几个主要校园(如 Wheaton College 、 Oral Roberts University 、明州的 Bethel University )都不再一面倒,而开始同情巴勒斯坦人的遭遇。他认为这是个“地震性的转变”,值得忧虑。


一批批福音派的领袖亲身到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访问,了解各种不同族群的故事。原来坚决支持以色列政府的人,开始同情巴勒斯坦人的权利诉求。 7 这批人开始传达不同的信息,不但影响个人,更影响了不少基督教机构的立场。 8 布洛格警告说,不能容让这种“道德上的相对思想”(不把以色列政府的利益绝对化)泛滥,以致中和或稀释对以色列的支持。


前瞻


任何一个国家、政党都会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在国际事务上能坚持公平、正义、合理等原则的政府,寥寥无几。内塔尼亚胡是以色列保守派利库德集团( Likud )的党魁,他的党与美国福音派基督徒结盟,并非因认同福音派,乃是因为对党有利。有时候借用些宗教语境,也不过是为政治利益而拉近距离罢了。利库德反对不按照他们的曲子起舞的福音派,道理相同。


对于以巴问题,有一种选择是以政治挂帅,即彻底拥护以色列政府,或相反──凡是对巴勒斯坦有利的都支持。持这态度的人,或许是过分天真,不知道自己被政治利用;也可能是有意利用宗教做幌子,要从运动中取得政治或社会资本,达到私人目的。但这种选择完全有违信仰原则。


另一种选择,是按照神学直觉(指“时代论”的“末世论”)来指导行动和立场。作出这种选择只有两种可能:其一,将神学立场绝对化,成为偶像,以致阻碍了分辨是非曲直的能力。(笔者要问,神学直觉难道会鼓励人忽略公义,助长掠夺吗?)其二,将政治绝对化,成为膜拜的对象,而神学只是个藉口。这两种可能或许才是问题的关键。


姑不论“时代论”是否为对圣经“末世论”唯一的解读方式(笔者倾向于不认同),近60多年来中东事态的发展,也不见得能与“时代论”的蓝图和时间表一一对照吧?况且,上帝的奥秘有很多不是人能够测透的,基督再来就是其中之一。(要求在这点上谦卑,不算过分吧?)


以赛亚书说:“祸哉!那些称恶为善、称善为恶,以暗为光、以光为暗,以苦为甜、以甜为苦的人!”(5:20)先知的意思是,我们对是非对错、真理虚假,要慎思明辨,不要因着任何特殊利益(集团)而扭曲,因为上帝只能站在真理、公义、恩典、怜悯的一边。


如果手段失去公义,无论用什么神学为名,不管当事者认为自己的信仰多么正统,都与上帝的属性相反的。假基督教之名,要上帝替自己的政治立场背书,正是藐视上帝,不尊重祂的主权,不认识祂的属性;这是何等大的错误。(笔者为CUFI的负责诸君害怕。而如果有人假基督之名,唯独考虑巴勒斯坦人的利益,我也为他们同样害怕。)


一般来说,年青人没有政治利益的包袱,没有传统神学派系的牵挂,他们的直觉因此更客观、公平、合理。他们关心中东和平,并对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的福祉同样关怀,这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他们或许更能直接体会耶稣基督的心肠,更接近真理和真理的诠释者:上帝。他们的心声和神学直觉,很可能强过他们的父兄辈。这个趋势不容忽视。


作者现已退休,投身文字事奉


注: 1. 见《基督教箴言报》1998年4月25日。 2. 倪柝声的“小群”就是结合达秘的弟兄会和奥秘派两者的产物,对华人教会影响至巨。 3. 达拉斯神学院为其中的代表。John Walvoord 1957年的《被提问题》,以及J. Dwight Pentecost 1958年的《圣经末世学研究》,是其中最着者。 4. 他们多出身德州,而那裡犹太人口不到1%,显然不是主导考量的力量。Dick Armey 2002年甚至公开表示,巴勒斯坦是犹太人的家园,美 国应当帮助以色列清除约旦河西所有的阿拉伯人 。 5. 例如:Moral Majority的Jerry Falwell、CBN的Pat Roberson、TBN的众领袖、作家Tim Lahaye、Christian League的Ralph Reed、葛培理佈道团的Frank Graham(葛培理牧师长子)、Focus on Family创办人James Dobson等,都是其中代表。 6. 例如,参议员John S. McCain、前参议员Richard J. Santorum、前众议院议长Newton L. Gingrich、前参议员Joe Lieberman、参议员 Lindsey Graham、参议员Ted Cruz、前中情局长R. J. Woolsey Jr、《旗帜周刊(The Weekly Standard)》总编William Kristol等,都曾受邀发表演说。 7. 着名人物如,芝加哥柳溪教会主任牧师Bill Hybels的夫人Lynne, Charisma杂志负责人Steven Strang(他是CUFI的地方负责人)的儿子Cameron Strang。 8. Cameron Strang的《相关》(Relevant)杂志与网站即是一例,他号称每月可以接触到230万“千禧世代”基督徒。


主要参考资料


1. “时代论”与以色列复国的圣经解读坊间甚多,因不是本文重心,故此略过。


2. Peter Beinart, The Crisis of Zionism.


3. Nicholas D. Kristof, “The Two Israels,” New York Times, 2008-6-22.


4. David Brog, “The End of Evangelical Support for Israel?” Middle East Quarterly, Spring 2014.


5. Stephen Sizer, “Christian Zionism: The New Heresy That Sways America,” Information Clearing House, 2004-8-24.


6. Pat Robertson, “Why Evangelicals Support Israel,” his personal website.


7.Wiki's “Christian Zionism” and “Zionism” web pages.


8. Christian United for Israel website.


9. Tim Avery, “Christian Zionism in the Dock,” Christianity Today, 2010-8-3.


10. Timothy C. Morgan, “Evangelicals Defend ‘Christ at the Checkpoint' from Israeli Critics,” Christianity Today, 2014-3-12.


11. Rev. Alex Awad, 《圣经与基督教锡安主义》,时代论坛, 2012-6-17 .


12. Alison Weir, “Findings from the New Book ‘Against Our Better Judgment',” National Summit to Reassess the U.S. – Israel “Special Relationship”, Washington D.C., 2014-3-7.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ly75-R5TN8 .


13. Christ at the Checkpoint website.


14. Waiting for Armaggedon (documentary film), First Run Features, 2010.


15. With God on Our Side (documentary film), Rooftop Productions, 2010.


16.Little Town of Bethlehem (documentary film), EGM Films, 2010.


17.The Stones Cry Out (documentary film), a film by Yosmine Perni, 2013
转自恩福杂志2015年第一期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