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与真相

讲员:王怡牧师



录音整理:顾晓焰弟兄、李冰姊妹


基督内亲爱的弟兄姊妹,平安。


在今年五一的华西大学生营会上,我以“梦与真相”为题,有三篇讲道。这是第三篇,整理出来,在落叶的十月,分享给大家。


同学们,晚上好。信仰如果不是你的全部,信仰就什么都不是。信仰一定要用来对付我们的罪。昨天晚上我们讲到审判、定罪、地狱的烈火,还讲到为我们承受了这一切咒诅的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如果你相信这一位主的话,就像我们的主题:“主宰人生”。我们的人生便完全被祂主宰,否则你就不能说,祂是你的主,除非你的信仰关乎到你所有的事,否则你就不能说那是你的信仰。


换言之,信仰是一场全面战争,而不是局部战争。是全波段收音机,不只是短波或调频(很抱歉,你们现在已没有人用收音机了,我又用了一个脱离时代的比喻)。就如今天下午的游戏,是对人生结局的真实模拟。我们每个人都有永恒的结局,不是在天堂永远与神同在,就是永远沉沦在死亡当中。罪是我们每个人生命中太尖锐的事实,但唯有十字架上的爱使我们彼此更坚强,唯独恩典使我们生命变得真实,走出那个“楚门的世界”。如果一位老师是一个基督徒,信仰却没有改变他教育的过程,没有改变他的课堂。那他就不是一个真基督徒;如果一位作家是一个基督徒,他的信仰却没有改变他写作的态度、文字,过程和结论,那他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无论你将来从事什么工作,如果你的信仰没有改变你的工作,改变你的婚姻,你的家庭,以及改变你跟整个世界的关系,那么请让我说,无论你宣称什么(是的,甚至包括你宣称自己信耶稣),那都不是你的信仰,而是你的精神鸦片。


我为你们放一首香港歌手郑秀文的福音歌曲,《罪与罚》:


“我最崇拜的,祢会原谅我吗?会救赎我的灵魂吗? 当时很骄傲,每一天逆方向奔跑,失丧的自我,很容易对着祢咆哮。现在我祷告,虽然我不太配祷告,求祢向我指引一条生命大道。手里握着不是希望,而是拳头。电影里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可以相信,但先要看到结果。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做,在意成就,忘了拯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听过,什么时候我也变得堕落,重生的盼望输给欲望的黑洞。我犯的罪,连我都不想赦免,你却为了我的罪流下你的宝血。值得吗?不怕我忘记吗?那些我可能一次两次再犯的错啊,不要闹啦,不值得你这样做啦,犯错的人就应该由自己受罚。纯白无瑕,却用生命代价。我是谁?为什么你要成为箭靶。


我最崇拜的,祢会原谅我吗?犯罪的一面我也觉得可怕,我最崇拜的,祢会宽恕我吗?迷失了以后想回家。所有的罪被钉死了,所有的泪被记得了,祢是神却变成人,救我的灵魂,放弃祢的身份,使我变成见证。我不会停在过去打转,新的未来要为你打算。路的尽头会有天使或撒旦,我不怕,因为祢对我说话。这水喝了永远不渴,这爱给了永不褪色,只要心里相信口里承认,所有不可能都能变成可能。别人会用什么异样的眼光看我,只能说他们做的,他们不懂。祷告的双手,紧握的拳头,故事到了最后才知道谁是英雄。


父亲啊,祢的爱为何那么大?我本来什么都不是,诅咒里挣扎。哦天啊,人犯罪该受罚,祢却背负了所有罪在十架。我最崇拜的,祢会原谅我吗?犯罪的一面我也觉得可怕,我最崇拜的,祢会宽恕我吗?迷失了以后想回家。祢要我知道,世界很多轰炸,孱弱的心灵奉祢之名强大。祢要我知道,天地很多变化,活在祢之内我不怕”。


在《罗马书》8章32节中,有句很震动人心的话:“神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他一同白白赐给我们吗?”这首歌的力量,就是从这节经文来的。


耶稣基督赐给我们,并不只是在精神的层面来赎我们的罪。在这个世界的其他层面,在生活的其他内容上,神爱祂的儿子,神舍得把独生儿子给我们,却舍不得把其他的东西给我们吗?万物本是神所造的,万物本是为耶稣基督所造,因祂而造,也靠祂而造。当他在十字架上被赐给罪人的时候,万物连他一同给了我们。这意味着,信耶稣关乎全部,关乎你的全部人生,也关乎整个社会,整个宇宙。


“万物都在劳苦叹息当中”。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迄今为止,你人生所经历的、最大的否定是什么?什么事情,在你人生中构成对你最大的否定?有的时候,可能是一个眼光,对乔布斯来讲,可能是当他拿到癌症晚期诊断报告的时候,是对他在地上所建立的帝国、人生、成就的最大否定。对汪峰来讲,离婚是不是一个最大的否定?对于薄熙来而言,无期徒刑是对他最大的否定吗,从太子党沦为监下囚。不可谓天翻地覆的人生变局。假如我们去监狱,给薄熙来传福音,我们会怎么告诉他呢?其实,我们必须这样说,其实你人生中的最大的否定还没有来到,你人生中最大的痛苦和忧伤还没有来到。因为人生中最大的否定,一定是来自福音。


同学们,那一位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稣,才是对你人生的最大、最彻底的否定。为什么这么说呢?耶稣道成肉身,来到我们当中,成为一个卑微的人,这就是对我们第一个最大的否定。上帝成为一个人,说明我们不是人。上帝成为一个人,说明我们不配做人,我们做人做得很失败。如果你本来是公司的一个处长,上面派一个人来做处长,你就被降为副处长了,这就是对你做处长的否定,说明你不配做处长。同样的,上帝成为人,我们就被降为“副人”,拟人,或亚人。亚当的后裔陷在罪恶中,他们没有办法重新做人。当基督来到我们中间,当上帝成为人,当耶稣混同在约旦河边去受洗的人群中,去接受施洗约翰的洗礼时,当耶稣被列在两个强盗中间和他们一起被钉十字架时,我们人生的失败就再也隐藏不住了。你就再也无法安慰自己说,自己还不错,还像个人,还有鼻子有眼。人类就再也没有办法,用自己的任何成就来掩盖自己了。


就像钟马田,这位很著名的牧师,说到《创世纪》第3章人类的堕落,上帝对亚当的咒诅,及堕落所带来的结果。亚当和夏娃感到了羞耻,他们用无花果叶子做衣服来掩盖身体,彼此隐藏,躲起来,与神之间也开始隐藏。钟马田这样说:“这一节经文,就是对人类全部的文明的预言和总结”。


换句话说,千百年来,我们都干了些什么?我们在人类历史和文明中都干了什么?人类一切文明的本质,就是遮盖。是用无花果树的叶子做各种衣裳,来掩盖自己的罪恶,掩盖我们的羞耻,然后还说,这包装看起来不错。


然而,当耶稣降生在马槽的时候,却是对这一切彻底的否定。我们不配做人,我们做不了一个有爱的人,做不了圣洁和公义的人。


但是,基督道成肉身,在另一方面,也是对我们最大的接纳和最大的肯定。同学们,不要自欺,在《圣经》中,定罪和赦免是一起的,审判和恩典也是一起的。耶稣道成肉身,死在十字架上,是对我们第二次的、最大的和最后的彻底否定(这是一种审判,你信耶稣吗,你就必须被十字架审判)。但同时,这也是最大的、出人意外的肯定。任何人表扬你,任何人肯定你,都不及神的儿子的死,给你带来的肯定那么大,那么夺目,那么荣耀。因为祂的代死,带给你重生的生命。


今天,很多人都说自己是基督徒,但只有很少的人,他们真心接纳福音对他们自己完全的否定,然后战兢的(也是喜悦的),活在福音对他们的肯定当中。他们不再透过自己的肉身,去建立自己的身份,而在耶稣基督的恩典中去建立这个身份,一个全世界联合起来也夺不走的身份。


这个身份就是“基督徒”。如果你认为自己是基督徒,让我来问你,你的意思是说,你拥有一个全世界联合起来也夺不走的身份吗?


有对年轻夫妻,妻子说,她很难在婚姻中顺服她的丈夫,为什么呢?因为她在学校里从小到大都考第二名,所以养成了习惯,她只服第一名。而她丈夫的成绩一直都比她差,所以要顺服第三名是很难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的身份,我们的人生,是建立在我们所做的事情之上的。我们要区分一个概念,很多听到福音的人,他们来相信耶稣基督、成为基督徒,只不过是在宗教的意义上来麻痹自己。他们像拜观音一样来拜耶稣基督,把钉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基督当成阿拉丁神灯一样,来满足自己的三个愿望。福音,从来就没有改变过他全部的人生目的。他把这位神明,当作实现自己的人生目的的赞助商,活在一种虚假的信仰当中。若是在一种正确的方向上,神对我们的爱,你无论怎么去夸大,都不会过分夸大。但是,许多人却在一种错误的方向上,去夸大神的爱。他们说,神爱我们,爱到一个地步,好像祂是仆人,而我们却成了主人。神爱我们,爱到一个地步,好像耶稣基督是为我而存在,而不是我为祂存在。


这就是宗教的心态。同学们,请让我告诉你们,耶稣基督,不是你的人生的赞助商。如果你信主后的人生目的,和信主前的人生目的,没有180度的转弯,那么,你就应该怀疑自己,到底是把自己当作耶稣基督的经纪人,还是把耶稣基督当作自己的供货商?


宗教的心态,就是靠着我们自己的善行、优秀,靠自己的努力和才华,来赢得救赎,来高过他人,这就叫宗教。除了基督教,佛教、儒家、道教、印度教,这世上的所有宗教都告诉我们一个法门,那就是去吧,去努力成为人上人,包括在灵性上的、道德上的人上人。宗教心态,是一个虚假的承诺,说如果你做到一个地步,你就可以超脱,你就成了属灵意义上的,宗教意义上的人上人。这是虚假的宗教。所以佛教的大师,叫”上人“。而我们牧师呢,如果对应起来,应该叫”下人”。


然而,什么是耶稣基督的福音呢?福音是说,唯独上帝的恩典,唯独耶稣基督所做成的一切,决定了你是你,完全与你的任何功劳、任何善行无关。让我举一个例子,来描绘这两者之间的差别。我们常常把前一种叫法利赛人、道德主义者、世俗的宗教(更好听一点的是理性主义者)。我知道在你们当中,在今天中国的大学校园中,不但是你们,也包括你们的老师们,理想主义者是何等的稀少,华人中的理想主义者,简直比华人中的诺贝尔获奖者还要少。但是,福音的目的,却不是让你们成为理想主义者。我尊重理想主义者,但我要说,福音的目的,比任何理想主义都更高,高到一个地步,高不可攀,所以,唯独恩典。唯独十字架。


而那些伟大的理想主义者和道德主义者,他们做得很好。就像保罗所说的,他们焚烧自己,他们散尽家财,他们忧国忧民,来做一切的善事。但保罗却接着说,如果没有爱,这一切都不算什么。你可能不服气,说,那些为他人和社会奉献自己的人,怎么会没有爱呢?他们的行为中,岂不是流露和包含着他们的爱吗?


保罗的意思不是说,伴随着人的行为的,没有“人的爱”。而是说如果没有“神的爱”。神的爱就是福音。如果你里面没有上帝的爱,一切都算不得什么。圣经说,都是穿在身上,污秽的衣裳。而上帝的爱,就是基督在十字架上绝对的恩典。


换言之,我们该如何来看自己的身份呢?只有两种办法:一是透过自己的努力,追求爱情,追求金钱,追求做伟大的事业。总之,透过自己的努力证明自己的身份,在文化、经济、政治、道德或灵性上,具有高贵的价值。而福音是另一种方法,与宗教、哲学、科学、慈会、公益都不同的方法,不是通过你的努力来确认你的身份,而是透过信心,相信那一位道成肉身,死而复活的耶稣基督。信耶稣的意思就是,同学们,让耶稣来确定你是谁吧。


一位叫史蒂文森的英国作家,写了一部小说叫《化身博士》。这是很精彩的,福音性很强的小说,但好莱坞把它变成了恐怖片。


小说的主角叫杰克博士,他是一位很受尊敬的科学家,一个贵族,也是一个大善人。杰克博士发现自己的人性中,就像很多人所说,一面是天使,一面是魔鬼,他发现自己是一个善与恶的综合体。一些善良的本性,被一些邪恶的本性掩盖了,于是他想把邪恶的本性压下去,或是把它消灭掉,让善良的部分长大,邪恶的部分缩小。杰克博士是位化学家,他发明了一种药剂,能把自己身上的两种本性分开,希望白天的善良本性,能脱离夜晚时邪恶本性的发作。他的药方成功了。但有一天晚上,他服的药剂量大了,没有控制好效果,结果邪恶的一面开始占据了他的人格。晚上出去花天酒地,非常暴力,做了很多坏事,白天醒来时,他说:“不!不!不!那个不是我,不是我干的。”


于是,他给那个晚上出现的自己,取名为“海德先生”。白天,他以杰克博士的身份出现,晚上,又以海德先生的身份出现。哪知白天越来越短,夜晚越来越长。史蒂文森用了一段话,非常类似上帝创造人的反讽语气,来描述了海德先生的诞生:


“在这个新生命呼吸第一口气时,我就知道自己变得更加喜乐,十倍的喜乐,是已卖给那原来的喜乐做奴隶了。在那个时刻,就像酒一样环绕我,让我喜悦,海德先生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思想,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


杰克博士也很痛苦,决定不要再喝那药剂,于是他又想到一个方法。就是白天作为杰克先生,全心投入到慈善事业中,以此来遮盖或弥补海德先生在夜晚所犯下的罪恶。我不知道,是不是做公益的人士的背后都有一位海德先生。这位慈善家的动机,是为另一个邪恶的自我赎罪,他想用无私的行为来克服、克制、压制生命当中自私的本性。史蒂文森的意思是说,所有的宗教和道德都是在做这种类似的、杰出的努力,都像杰克一样。结果,你可以想象,杰克博士在社会上的地位、道德声望都越来越高。


但有一天,杰克坐在公园的椅子上,想起这段时间以来,所行的种种善行,所帮助过的所有人,所投入的大量金钱,几乎耗尽所有家产。于是,尽管夜晚有海德先生所做的恶事,但在数算自己所做的善事时,他还是觉得,自己已经比大多数人都好很多。


“当我决定用未来,用做好事来弥补过去的恶行,我的解决办法有相当的成果。在过去的几个月,我多么的努力帮助社会上受苦的人,我为这个社会做了多少的好事。当我回首时,当我把自己跟别人来相比时,以我勤奋的善行来对照那些社会上冷漠的人时,就在我的虚荣心涌起的那一刻,一阵疑惑漫过我,我感到极度的恶心,我感到恐惧战抖。我往下一看,我又变成了海德先生。”


这是小说最精彩的转变,因为这是杰克博士第一次在没有喝药的情况下,而且是在大白天,主动而公然地变成了海德先生,杰克博士在他最好的时候,就是在他一生最接近崇高的时候,变成了最邪恶的人。


这部小说抓住了福音的实质,也抓住了一切宗教的、道德主义的绝望。他知道自己是罪人,所以努力用各种善行来遮盖自己的罪恶。他的善行达到一个地步,几乎超过世上所有的人。但这并没有成就救赎,仅仅成就了他的骄傲和自以为义。就在那一瞬间,他变成了自己最恨恶的人,变成了他一直想摆脱的那个人。同学们,你们的人生刚刚开始,你们知道将来人生最失败、最可怜的光景是什么吗,不是失业,不是考研失败,也不是失恋,更不是买不起苹果手机。而是有一天,我们终于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个人。


比如有人发誓说,我一定不要像我爸那样。结果,三十年后,他的妻子在一次争吵中对他说,你就跟你爸一个德行。


结果呢。从此,吸血鬼不只在夜晚出没,在大白天也开始出没了。白天的杰克博士不在了,海德先生从此招摇撞市。故事的最后,是杰克博士杀死了海德先生。不,不,我说错了。是海德先生杀死了杰克博士。


这就是福音所带给我们的尖锐挑战。真正的梦是从那里开始的呢?在《出埃及记》第3章,那是基督徒真正的“梦开始的地方”。那也是罪人的梦开始破灭的地方。摩西被带到那燃烧的荆棘面前,他看到上帝的使者在荆棘当中,但是荆棘又没有被烧毁。神在那一刻对他说:“你要引领我的百姓出埃及。”


我们的人生都希望燃烧起来,但没有人希望被烧毁。“焚而不毁”才是福音带给我们的人生异象。梦开始的地方是什么呢?基督徒是罪人,不是栋梁。基督徒是不配拿来燃烧的,不配拿来做材料的。但圣灵使他们燃烧起来,神的呼召,基督的生命,临到罪人的灵魂和身体中。他们的人生开始为主燃烧,却焚而不毁,直到永远。这就是真正的梦想,有信、有望、有爱。


基督徒的梦,就是“主是我异象”。耶稣最终戴上了荆棘的冠冕,耶稣把咒诅戴在自己的头上,耶稣把我们的罪戴在祂的头上,也把真正的梦想戴在他的头上。神的救赎,神的福音,就是从荆棘到冠冕。让我们在耶稣基督的福音当中重新成为那火中燃烧的荆棘,让我们的一生焚而不毁。我们看起来跟别人没有什么不一样,但不同的,是主在我们身上燃烧,是神的福音在我们的身上燃烧。


福音摧毁我们的全部骄傲,知道吗,我们败坏到一个地步,以至于上帝的儿子不得不为我们而死。如果耶稣不流血,我们就没有出路,我们就不能被救赎。


福音同时摧毁我们的全部惧怕,因为“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他就为我们舍命”,“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抵挡我们呢?”这就意味着,从此没有任何敌人可以战胜我们,没有任何失败可以夺走我们已得到的爱,没有任何一个人能伤害你,能羞辱你,瞧不起你。无论失去什么,我们能靠福音胜过所失去的东西,我们的身份完全被重新建立,不被世界威胁,甚至不被我们自己的软弱和跌倒所威胁。福音是祂受苦(不是我受苦),福音是祂复活(我也要复活)。祂受苦承担我们的罪,祂复活使我们得到盼望。


有些人,也会被基督的受难所感动,如印度的甘地,甘地被基督的爱所感动,但他并不相信耶稣基督真的从死里复活了。他仅仅把耶稣基督当成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力量和象征。他说:“耶稣基督的登山宝训激励我去进行非暴力的运动。”甘地成为世界上最受敬仰的人物之一。然而很遗憾,在我们今天的这个游戏中,他仍然会被带去地狱。因为他说:




“耶稣的受难深深地感动我。但是要我说,耶稣的故事里有很多的神迹,任何的奥秘的东西,有一个死里复活的超理性的东西,我并不相信。”


我必须提醒你们,有许多人,只把耶稣当成爱的象征、受难的、一个令人感动和敬仰的榜样,但那并不是信仰,只是一种道德主义。而在道德主义里,我会说,其实,最终你并不是被耶稣感动,而是被自己感动。如果我不会过于冒犯你的话,我也会这样说,甘地并不是真的被耶稣感动了,甘地只是被他自己感动了。如果你又被甘地感动,那么你也是被你自己感动了。看到了吗,道德主义的实质,类似一种传销。我们从那些被我们感动的人那里,不断地分得道德的红利。


如果得救是上帝绝对的恩典,那我们就不必努力了吗?不是这样。C.S.路易斯做了一个比喻:


“信基督到底是难呢,还是容易呢?我们一般人都有一种心态,我们天然的拥有各种欲望,我们天然是自私的,我们也知道道德的存在,我们也应该做些好事。确实有时我们做了些好事,但我们会把剩下的那一部分留给自己,继续过自己想要过的生活。”


很多基督徒都是这种纳税人的心态,主日去了教会,十一奉献也给了,然后道德上的要求、诫命上的责任我一般而论也做到了,于是我们盼望把剩下的归给自己。但这不是基督教信仰。基督的恩典所要求的,是把全部都给祂。上帝不是要钱的,是要命的!神要的是我们全部的欲望,全部的理想,全部的情感,全部的人生。因为耶稣要给我们的,是一个全新的自己。信耶稣的意思,就是神要我们的全部,然后也给我们全部。


恩典是绝对的,恩典是白白的。祂为我们付了无穷的代价,也要赐给我们无穷的祝福和平安喜乐。因此我们需要完全地在祂里面被否定,被拆毁在人前的任何自得,任何自义。必须百分之百的跟随祂,不能只跟随祂百分之九十。只有百分之百的跟随主,才显出你是被百分之百的恩典所拯救的人。恩典要求你绝对的跟随这位主,因为恩典本身就是绝对的。这就是福音的核心。


最后,我再讲一个故事来结束今晚的布道。卓别林的电影《城市之光》,他演一个流浪汉。汪峰也写了一首歌,叫《城市之光》,其中描写了我们不在福音里的一种生活状态,一种挣扎。


“城市之光啊,你总是如此耀眼,我们却在其间精神褴褛、默默蹒跚。城市之光啊,你总是如此灿烂,我们却在其间茫然若失、失落成行。城市之光,人们从不掩饰不安的渴望,购买着生命中璀璨的荒凉。虚空的霓虹和超载的欲望,填满了圣徒般卑微的胸膛。总有一天我们失落到疯狂,黄色的脸刻着红色的悲伤。当救赎的钟声从墙外传来,这无奈与泪水将何处安放。”


卓别林的《城市之光》,同样带有福音化的信息。他是一个纽约的流浪汉,遇上了盲人卖花女,他们都是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他喜欢上这位卖花女。但觉得自己太卑微了,而卖花女并不知道他是谁。流浪汉努力工作,默默帮助她,他为了帮助卖花女凑钱作眼科手术,被陷害,进了监狱。当他出来后,卖花女得到那笔钱,做了手术,已经复明了,并成为了花店女老板。她一直希望遇见她的恩人。她在心里想象他,可能是上流社会,又有钱,又英俊,又有才华和善良的年轻绅士。于是,她天天留意进花店的客人中,有没有曾帮助过她的人。每一次门铃响起,她都会翘首仰望,又一次次的失望。


而这位流浪汉,也常常在花店门外流连观望。女店主对他也有几分同情,但却从未有一秒钟想过,会不会是他?有一天,客人的一枚硬币滚到门外,流浪汉用手去捡这枚硬币,同时她也跑出来,伸手去捡,正好她的手摸到了流浪汉的手。她心里一惊,颤抖地问:“是你吗?”


这是一个历经苦难,有爱有情的美丽故事,但却不是白马王子的故事。卖花女所等待的恩人和丈夫,并不是一个百万富翁,而是一位衣衫褴褛的流浪汉。他用自己的卑微和苦难,搭救了卖花女。然而卖花女所等待的,却是一位她想象中的白马王子。


以色列人也一样,他们一直在盼望一位像白马王子一样的弥赛亚。而当上帝成为一个人,衣衫褴褛地走上十字架上时,他们却拒绝了这一位替罪羊。同学们,这个被人类一再拒绝的恩典,就是福音。在这个世上,唯有基督教把我们的信仰不单单建立在对一位至高的上帝的信靠上,而且建立在一位至卑的上帝的受辱之上。我会说,你真的相信吗,你愿意走上这条衣衫褴褛的、信耶稣的道路吗。


从此,为爱去受苦,在这个城市中,不是往上爬,而是往下走。从神那里得到爱的人,把上帝的爱传给身边的人。无论上帝给了我们富足,还是贫穷的人生,信仰的实质不是关于生活的贫穷或富足;无论上帝给了我们怎样的才华,名声或其它一切。有的基督徒或多或少,有的基督徒信主后,这些会越来越多,也有的基督徒信主之后,这些会越来越少。但基督教信仰也不是关乎这些东西的或多或少;基督教信仰是关乎在这个城市之中,相信耶稣的人往下走,而不是往上爬。把爱给出去,因为你已经被爱。你可以为着信仰的缘故,为着爱的缘故去受苦,预备为一个人受苦,预备为你的家庭受苦,预备为你的教会受苦,预备为这个国家受苦,因为已经有一位受苦的主在十字架上得胜、复活了。圣灵在这样的人心里,赐下千金难买的光阴,赐下千金不换的平安,赐下至高的灵魂的喜悦。


也让我最后说,你可能认为你整个的人生很失败、很糟糕,或者对毕业后的道路,无所适从。你把这个叫“人在囧途”。整本旧约,是不是也在表达以色列的“人在囧途”?但是到了新约,到了福音书的伟大的启示,你才忽然发现,原来福音的故事,救赎的故事的实质,是“神在囧途”。是那位独一的上帝,独一的救主,为你的缘故、为我们的缘故,而走上流浪的道路。主耶稣走向囧途,为了把那些身在囧途的、背离的罪人带回去,带回天家,带回父神的跟前,带回羔羊在天上永远的筵席,也带回我们从现在就开始的永生,从现在就开始的心灵的自由和平安,不再被罪和羞耻所控制的人生。




讲员为成都秋雨之福归正教会牧师。牧师。作家。笔名王书亚。新浪微博:@主仆王怡 本文转自讲员微博。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