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如何走出官民皆贪的死路




理想死了,只剩下对金钱的追逐。我们不想这样,但被潮流裹胁,无法自救。

中国改革走到今天,彻底被“金钱至上”这个恶魔给控制了。老百姓整天骂,说现在无官不贪,其实呢,每个老百姓也都是贪婪得要命,天天盼望暴富,不择手段。如果明天突然任命1000个老百姓为高官,至少有990人会迅速成为贪官。如果制度不变,谁做官都是贪官。这不是故意自污以显示个性,而是必然的。

现在谁过得舒心呢?没人舒心。老百姓固然痛苦,官员们呢,捞了巨额财产,不敢消费,得转移到国外去。金钱至上,导致官民仇恨,导致人人绝望,对自己的未来绝望,对国家绝望。


看到一段话,希拉里在哈佛大学演讲时这样评论中国:“大多数中国人从来就没有学到过什么是体面和尊严的生活意义!对民众而言:唯有获取权力或金钱就是生活的一切,就是成功!全民腐败、堕落、茫然的现象,在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该言上传到腾迅微博后,反响异常强烈!!这段话是否真的如希拉里所说,无所谓。重要的是:大家都很痛心地认为:这段话精确描绘了当今中国现状。

其实此前还流传过印度总理对中国的评价:他们没有信仰,没有思想,没有选票,没有自由,除了GDP,他们什么都没有!

这个国家是如何落到这步田地的?我们能够走出目前这个人人绝望的境地吗?

办法是有的。

先说我们如何落到这步田地。

1976年,毛去世后,中国迎来了机会。我们以领导人为届,来看路线走势。

(1)华国锋时代,洋跃进。
现在的人们,基本上是从教科书中了解华国锋的,以为他是坚持毛左路线的。其实不然。当时无论谁当政,都要做两件事:政治上打毛的旗帜,经济上搞改革。华也如此,他在经济改革上还是做了很多事情的,只是后来他下台了,他的经济政策被定论为“洋跃进”。恰恰是这个试图贬华的词汇,反映出华的改革意图。

在政治上,华缺乏权威,因此只能宽容,这实际上是中国的一个大好机会。假设华当政20年,中国可能要比今天好得多。当然这种假设没太大意义,不多说了。

(2)邓、胡、赵时代,调动私欲,经济至上。
邓小平是很伟大的,他把华国锋零碎的经济改革变成了全面的经济改革。他本身没有具体改革设计,他是从领导人的高度发表意见的。“黑猫白猫”,“不问姓社姓资”,“摸着石头过河”,其结果,确如官方用语那样,极大地解放了生产力。

同时,邓很清醒地意识到:仅仅依靠经济刺激,很危险,所以他提出:“如果我们的改革出现了亿万富翁,出现了两极分化,就说明:改革失败了”。遗憾的是,邓无法活到200岁,他无法把他启动的“经济至上”在必要的时候转变为对公平、公正的关注。

胡、赵,是邓的左膀右臂。因某种原因先后折断,是他们个人的悲剧,也是国家悲剧。

那时候,已经出现了民众的不满。1989年学潮,起因是反官倒、反通货膨胀。当时,邓和赵的家人是有嫌疑的。

小平“经济至上”的改革实际上就是充分调动起人们的“私欲”,鼓励对金钱的追逐。这在当时是必须的,但他并没有说要长期这样,可惜,后来有人一直摸石头,不肯过河。

(3)江泽民朱镕基时代。三个代表,以德治国,官富民穷。
这个时候,“经济至上”的改革已经显示出堕落。所以,江泽民提出“以德治国”。从政治理论上看,以德治国显然是有问题的,因为,明显要依法治国嘛。但我们从江泽民对“德”的重视上,可以想象他当时看出了问题,遗憾的是,他的参谋军师没有想出更好的口号。“以德治国”终究没有遏止住全民道德败坏。

江泽民的三个代表思想,也是具有进步意义的,因为抛弃了无产阶级先锋队的陈旧基调,扩大了共产党的基础概念。

朱镕基以总理身份开创的教育产业化、医疗产业化、住宅商品化,尤其是他的分税制改革,影响太深远了,导致官富民穷,把中国的地方政府和百姓彻底推向了对金钱的无限追逐。

(4)胡温时代,和谐社会,高房价。
与前任江一样,胡锦涛也看出了问题的严重,所以他提出和谐社会,其实,与“以德治国”一样,都是想化解一些社会矛盾,可惜,矛盾已经太严重!和谐社会执行到下面的地方政府,就异化为维稳,并将中央政府绑架到维稳的战车上。

这是货币滥发、房价暴涨的10年。温家宝年年讲控制房价,但房价年年涨。高房价葬送了前10多年积累下的改革红利,老百姓怨恨不已,恐惧不已,却又无可奈何,只好更加贪婪地追逐金钱,试图避免沦为赤贫。

(5)习李时代,以反腐为开局。
就像1976年谁上台都要搞经济改革一样,今天,谁上台都要反腐,因为中国的腐败导致的两极分化已经让全世界瞠目结舌,神人共愤。至于经济政策,某些人试图把“城镇化”作为本届政府的经济基调,这还是延续“经济至上”思维,非常要命。

至此,我们可以看出问题的脉络:每一届政府都允诺让百姓享受改革成果,都试图用经济增长来替代政治合法性。于是经济狂奔,无人愿意踩刹车,都想把问题击鼓传花。于是全民追逐金钱,各种丧心病狂的手段层出不穷,全民堕落,人人互害。

这个脉络分为政府自肥、官员贪腐、民众贪婪三个层次。先是政府自肥,中央政府利用高税收,地方政府利用高房价,然后又利用滥发货币、通货膨胀进一步养肥各级政府,接下来就是官员贪污,最后是民众贪婪。

怎么办?出路何在?简单提几条“五要搞”,大家商榷:

首先,政治制度有动作。甩掉“用经济增长弥补合法性”这种赝品思维。把经济增长降下来,把政治变革加快速度。

其次,用公平正义取代两极分化。取缔公务员特权,取缔国有企业,取缔医疗双轨制,取缔住房公积金双轨制,取缔养老金双轨制。

第三,权力制衡,让官员不敢贪。真正全面反腐败,公布官员财产,杀一批,关一批,查封一批,让官员处于民众监督之下。官德主宰民德,官员的堕落必然导致全民堕落,反之亦然。

第四,政府担责,让百姓不用贪。现在,你要是对百姓说:别那么看重金钱,生活中还有更多美好的追求。百姓肯定骂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上学看病住房养老,哪个不要钱?”。过去20多年,用改革的名义,把政府原本该负担的教育、医疗等职责都抛给老百姓去自己负担了,现在,政府必须尽快承担起职责,承诺居者有其屋,病有所医,学有所教,老有所养。这么多年积累下的高税收以及巨额国有资产,完全可以承担得起。一旦百姓没有这几座大山压着,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自然会调动起来,自然不再单一追逐金钱。

第五,用自由营造多元化。思想多元化,言论多元化,生活方式多元化,生活情趣多元化。人民自然会明白:人生的意义是追求自由,而不是金钱。

这五条中,最重要的,是第一条。没有政治改革,就没有民生,就没有未来。

今天中国的全民堕落,前无古人,希望能后无来者。我们必须改变。过去我们要解放生产力,今天,我们要解放自己,不再做金钱的奴隶。

中国现在虽然有钱了,但没有信念、也没有道德,会遭受怎样的报应?让人不寒而栗啊!!!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