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都不怕,何惧坐牢”——首次会见隋双胜记

隋牧青律师



11.14上午,我第二次飞赴青岛,赶到青岛市北区公安局预审科,质问他们拒绝辩护律师会见隋双胜的法律根据何在。预审人员显然有所准备,并不解释,只是掏出一本红色的《刑诉法》小册子念,仍坚持宣称隋双胜涉嫌恐怖活动犯罪(律师会见该罪嫌疑人,依法须经警方批准),而凭什么认定隋双胜涉嫌恐怖犯罪,接待警察并不解释,反而质疑我是否在悄悄录音。见交涉无效,我不再废话,办理了会见申请登记(从当事人利益出发,申请批准会见虽然违心,我不愿堵死任何可能有助于尽快会见的途径)。下午我赶到市、区两级检察院,对市北区警方自我扩权、滥权枉法非法拒绝律师的会见的行为进行了口头刑事控告。

第二天(周五)下午3点多,接到市北区警方电话,告知我领取批准会见的手续,有些意外。我马上退掉预订的机票,更改行程,决定周六上午前往看守所会见隋双胜。毕竟,隋双胜已被关押近60日,他太需要尽快见到律师了!

11.16上午10点,我驱车赶到位于即墨区的青岛市第一看守所,因为是休息日,经过与办案单位、看守所的交涉、沟通、等待,下午1.20到4.20,进行了三个小时的会见。

这第一次的会见是在警方讯问室而非律师会见室进行,摄像头齐备,估计录音设施也很完善(律师会见,警方录音录像非法),一位看守所警察竟然坐在隋双胜旁边要非法监视监听,经过抗议、交涉,监视警察撤除(既有录音录像,还要有监视警察威慑,太过分了!)。

隋双胜身材高大、偏胖,但比之前见到的照片形象明显消瘦,但精神状态看起来还不错。
隋双胜见到我非常高兴,因为他被捕前就对我有所知,与我有过短暂的电话交流。

他一口浓重的山东腔向我讲述了他被抓捕的经过:9月24日早上,他正要出去为在市政府门前示威抗议的某村200余维权村民拍照,刚出门便被大批警察蜂拥扑倒,锁上手铐、脚镣(事后得知,数十名警察前一晚已将其住宅包围,埋伏等候了一夜)。一名刑警以肘、拳多次猛击其肋部,剧烈的疼痛感月余方消。因脚镣型号太小,脚镣钢铁深嵌肉中。因其体型偏高偏胖,戴着脚镣无法钻进矮小的面包车,刑警愣以蛮力将其生生塞进面包车,致其脚镣深插肉中,血流如注,大腿迅即肿胀如同水桶。

在初审的三四天中,隋双胜只有过两个多小时的睡眠,曾连续30多小时不眠不休被警察轮番讯问,讯问的目的只有一个:迫其承认犯有爆炸罪行。虽然隋双胜告知警察他患有严重心脏病、高血压(140——190),得不到适当休息易有生命危险,警察对其酷刑逼供仍无丝毫收敛,致其两次心脏病发。在其仅有的两小时睡眠中,小便失禁而浑然不觉。一位警察得意地告诉他:哪怕只让你睡一分钟,也算让你睡觉了(不算疲劳审讯)。尽管警方酷刑逼供,隋双胜坚决不屈,坚不承认自己根本就不曾有过的罪行。于是在警方抄家搜得一串鞭炮、一只仿真玩具气手枪、一小截钢管后将隋双胜的罪名由“爆炸罪”变更为“制造、储存爆炸物罪”报请批捕(马上获批)。讯问期间,还不时有警察向其追问博讯网站刊登的有关青岛市政府秘密为八位副市长修建豪华别墅的爆料文章是何人所写。

至于看守所中的生活,隋双胜说,经过他不断争取,目前其所内生活尚可,已经自己单独有一张床,还可以看病。他估计自己入所以来,体重下降达20公斤。

隋双胜告诉我,他由一个家境殷实的成功商人走入今天经济陷入绝境、人陷囚笼、妻离子散的境地,完全是由于市北区警方滥权枉法所致,所以他极度痛恨公权腐败,所以才敢于做出别人眼中风险巨大的事情——实名曝光政府官员贪腐内幕。至于今天做阶下囚的境况,他说他毫不后悔,甚至追求这个局面————他希望国内外有越来越多的人关注青岛官员的巨大贪腐问题,而不惧人身危险。

“我死都不怕,还怕挨打、坐牢?!”隋双胜如是说。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隋双胜的话让我立刻想起这句家喻户晓的古语。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