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陈建刚:国保骚扰车胎被扎、受监控丢工作




10月23日,博讯记者获知维权律师陈建刚生产不久还在坐月子的妻子被警察一天找上门骚扰两次。记者昨天晚上联系到了陈律师夫人,并在昨晚深夜11点多采访了陈建刚律师,以下是博讯记者根据录音整理的采访内容:

记者:今天,有警察去你家两次,我给你夫人打电话的时候,她说警察去你家敲门理由是扰民,但我估计警察是去找你的,是因为代理了敏感案子还是因为受到现在大陆整体高压事态的波及呢?

陈建刚:“警察,他们应该说是要对各个片区这种不稳定的或者说异议人士要整体上进行把控,因为今天这个事情呢也是比较奇怪,上午来的警察我打电话问过我们片区的派出所,他们说不是他们派出所派的人派的车。那么到下午的时候,来的警察就明说了,他是本地派出所的,我也问过,他们确实是本地派出所的。”

“问我有没有进行登记,当然他所说的扰民这百分百是谎言,因为我们家是比较安静的,我不在家我两个孩子都非常安静,大儿子只要我不在家没人陪他玩,他就在看动画片、看手机、看iPad,非常安静,而小儿子刚十九天,很少哭,我们家孩子都很少哭,就是饿了喝一点奶然后就睡觉或者瞪着眼睛玩一会,基本上我们孩子都是不哭的。”

“前段时间,就是中秋节那两天,有人连续扎了我两条车胎。这个事情也很奇怪,因为我深入简出和小区里任何邻居没有任何一点点的摩擦,任何一点纠纷,楼下的车位也是随便停,从来就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就是连续两天扎了我两条车胎。”

“这一次呢,我朋友们估计可能因为,第一,我这一段时间确实比较招他们恨。我接受大家的建议,连续十几天不发微博也不发微信,保持低调,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呢,因为我家刚生了二儿子,我准备请律师朋友们吃饭,可能会来好多人,有可能是当局对这个事情很敏感不乐意,所以来阻挠我。”

“再有一种可能,就是前几天抓了北京的公民翟言民,他之前向我要字,写了两幅字。一个是“邪恶必亡 正义永存”,还有一个是“唤醒良知”然后是“ 坚守正义”吧,就是这样两幅字被警察搜走了,警察对这个相当敏感,问这是谁写的,因为我落款都是用中华民国纪年的。他们这两年以来是非常恨我的,加之在微博微信我的发言比较激进吧,有可能把握我在什么地方,对我进行威胁。”

记者:我采访您夫人的时候,她有说过您的电话被监听了,是不是能非常明显的感受到受监控呢?

“两年了。我们这几个人被监听应该是毫无疑问的,有一点就是我最近和几个朋友要设立一家新的事务所。因为我现在的工作单位呀和我解除合同,算是解约了不让我在单位待了,因为也是办这种维权案件人权案件。就是已经有几件事情可以印证这个事情(受监控),前段时间我去美国一趟,我的邮箱、我的电话、我的微信、微博全部都是被监控的。就是我没有对任何人当面讲过在邮箱当中的东西,他们全部都知道,国安亲自找过我,现在呢是我们设立事务所的事情,国安亲自出面来搅黄了。”

“我们这几个人,包括好多律师朋友们,办理人权案件,敏感的律师,对我们应该是监控得非常严密,我的电话(被监控)这应该是毫无疑问的。”

“我们生活在一个奴隶庄园中,如果这种体制不倒台的话,任何一个人都不安全。包括监视我们的人,这些刽子手们,刀把子们,他们的组织说要抛弃他们就很简单,太简单了。用你们的时候你们要舍得下口,要敢咬人,抛弃你们的时候,你们也要舍得命并且还不能喊冤,所以他们爱听(从)就听吧。”



转自博讯网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