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五四:文艺不要成为权力的奴隶

王五四      



今天发现不少"别有用心"的朋友在转我的旧作<以文艺的名义骗炮>和<四大妈在纽约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值此习近平总书记在京召开文艺工作者座谈会之际,你们这是要弄啥咧!不知道文艺座谈会的严肃性吗?延安文艺座谈会后王实味的下场你们不知道吗?请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和解放军指战员各县市城管不要误会,我的两篇文章目的纯良绝无颜射,各位亲生朋友们也不要再转旧作了,这么高级别这么严肃的文艺座谈会,需要一篇新文章。

提到此次文艺座谈会必须提到新晋爱宠周小平,有些有洁癖的人很反感周小平甚至不愿提周小平,认为他很恶心,我觉得这是偏见,真正热爱这个国家、关心这个病态社会的人都要研究周小平,医院的医生为病人体检化验诊断病因时,就不会说你拉的屎恶心,这么说你们会不会好受一点?

正式体检小平前让我们先插入王晶,帝都文艺座谈会刚召开完毕,香港导演王晶就在微博表态:“黄秋生先生,杜汶泽先生,何韵诗小姐。我们曾经有过很愉快的合作。我也尊重你们可以有个人政治主张。但绝不认同。为免尴尬,你们的联络方式将会在我手机及电脑删除。”这样的表态可看作是对文艺座谈会的呼应,只可惜王晶这样的烂片之王,未来也不太会有机会拍摄主旋律电影。对于王晶的表态,很多网友觉得欠妥,其实他不欠妥,我讲个真事你就知道他欠什么了:三四年前有次跟同事吃饭,席间谈到各自名字,有个同事说她五行缺水,所以名字里有淼,有个同事五行缺木所以叫森,我望了眼那个叫晶晶的女同事,于是她脸上就日落西山红霞飞了。所以王晶欠什么你该明白了吧。

如果没有李雪健、阎肃、铁凝等老一辈无产阶级艺术家出现在座谈会上,光看周小平、花千芳我还以为这是优秀农村养殖专业户见面大会,他俩一个号称能人工养殖带鱼,一个是养鸡专业户,不知道周小平是如何解决了带鱼无法人工养殖这一世界难题,带鱼是深海鱼需要高压才能存活,别的海域不行或许中南海里可以养殖?亦或是因为中国社会现在是高压状态所以带鱼能存活?反正周小平总有他的理由,以错讹和臆造起家的他,完全不缺想象力。习近平说文艺不要做市场的奴隶,周小平确实没有做,因为他那本据新华社说卖得很好的书在豆瓣上评分只有2.2分,这说明市场还是有审美水平的,当文艺做了权力的奴隶,那么就注定要被市场抛弃,哪怕这个市场也在严密的管控之下,市场里的人们或许没见过真正的好作品,但你端上一盘屎来,他们还是能认识的。

周小平被他大大接见后,令许多人齿冷,我也很看不起他,一个男人拍照居然也用美颜,他的不少同行也默默地把自己的底线调低,争取不让自己输在底线上,另一部分同行对他也很嗤之以鼻,用郭德纲老师的话说就是:只有同行间才是赤裸裸的仇恨。小平的同行们,你们也别惊呼什么黄钟毁弃、瓦釜雷鸣了,无非就是一腔当上了奴才的得意和没当上奴才的哀怨,我理解你们的内心想法,本意要学好文武艺,货与帝王家,谁知十年寒窗苦读,竟不如一个低级的小混混是吧?你们啊,心态还是不够成熟,跟五岳散人老师学学吧,"@五岳散人:有些事就别问我怎么看了。打个比方:洒家一介草民、淘宝店主,对于圣上翻了谁的牌子、以什么姿势临幸太监宫女完全没兴趣。至于圣上口味如何,那是早就注定的。",散人老师这番话非常超脱,完全忘了自己在康师傅被抓后说"老大加油"的那股骚劲儿。

那些还在渴望面圣的宣传战线的潜行者们,散人老师已经给你们指了明路:要琢磨圣上的口味。现在的口味就是周小平这一款的:不学无术、以讹传讹。他的文章被称为“现代傻逼学研究材料”,他的造谣水平也不高明,他的逻辑也非常简单,但过人之处就在于接地气,就像文艺座谈会所说的那样:文艺作品要接近群众、接近生活。不要再啃你们那些高端的马列论著了,放下身段转型吧,欲练神功,必先自宫。只不过伴君如伴虎,圣上的口味多变,说不定若不自宫也可成功,为奴有风险,自宫需谨慎。

今天帝都文艺座谈会上有一段话其实挺好,很指引人的择偶观,"文艺工作者要想有成就,就必须对人民爱得真挚、爱得彻底、爱得持久,要深入群众、深入生活,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说得多好啊,当前社会有股不正之风,很多文艺工作者,特别是女性,都嫁给了领导干部及其亲属,脱离了群众脱离了生活,这样的习气要改。

我知道微信公号的关注者里也有几个文艺工作者,你们或许很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也只能参考历史跟你们谈谈,延安文艺座谈会前夕,王震和贺龙曾大骂文艺工作者"前方的同志为党为全国人民流血牺牲,你们在后方吃饱饭骂党!”,这个要注意,骂人时一定不要吃饱。或许你也像王实味一样坚持认为政治家的任务是改造社会制度,而艺术家的任务是改造一个人的灵魂,别再坚持了,王实味因为对延安的批评和指责当时就被建议取消做人资格,虽然我不知道什么叫取消做人的资格,但听起来还是很恐怖的。1947年3月,王实味因所谓的“神经不健康,身体也不好”成了行军途中的包袱,为了节约子弹,他被砍死后丢入枯井。好吧,就写到这吧,希望不会被取消做人的资格。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