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兄姊妹相爱撼山河

文/新明




我到户外的次数相对来说不算很多,最终也没被拘留,我自己也没受什么苦,让我来分享,压力还是挺大的。不过,新雨执事找到我的时候,我答应的挺痛快的。虽然没有啥受苦的经历,但经历的神的恩典,以及弟兄姊妹诸般的爱却让自己有种不能闭口不言的感觉。


7月27日的这个主日我自己觉得被拘的可能性不太大,也没有任何特别的感觉。佑伟还在我包里放了本书,我想运气好的话可以看上一会儿。在车站见到张阿姨,彼此都很开心,细节不提。那天早晨,因为我有点磨蹭,和瑞玲接近平台时已经略超过8点半了。虽然略有一点点迟,但李阿姨、老唐和伯良还是坐在那里等着我们。有人等着一起上平台的感觉真好!进了朝阳警车以后,Z国保问我说:“你是谁,好像没见过。”别的国保我见得不多,Z国保却真是多次打过照面的。不过,不管他是真认不出还是假认不出,神的美意本是如此。他确认我是陈佑伟的妻子,并时常带孩子到平台以后,就非常生气地让我下车,说:“你们夫妻这是轮着来啊,你去平台吧,我不拦着你,你看这样是对你孩子好吗?”然后又赶伯良下车,老唐也要下车陪着我们,被Z国保拦住了。我心里很感动,我想弟兄姊妹彼此相爱的心就在此显明了。


我和伯良、云成三个人被从公交车上带到了中关村派出所。大概11点左右,跟我们一起来的海淀分局国保找我谈话,也顺便做了笔录。这国保采用压力式的谈话方式,态度强悍,反复强调政府没有干扰守望教会租房,还说一些似是而非的事,让我去跟牧者求证,同时含沙射影地中伤牧者。在我被国保谈话期间,伯良和云成听到声音很大,就为我祷告。感谢主,这国保提到的事情我都知道比较确切的事实。即使有我不清楚的,即使教会建堂乃至户外细节上有瑕疵,有人的软弱,那也不能说明什么。记得小白牧师分享过,假如我们教会建堂的过程中没有任何瑕疵,全都做得很好,以至于觉得神就该着把堂给我们,那麻烦就大了。再说,人做事哪可能没有瑕疵?我们是因信称义,不是因行为称义(大意如此)。到下午,这国保再找我聊天的时候,他换成了柔性策略。在祷告中神提醒我这位“道行”很深的国保至少目前不是福音对象,继续谈下去只会把自己放在试探里。我求神使谈话尽快结束,神也垂听祷告,在我主动的要求下,谈话结束了。临了这国保警告我不听劝阻的结果就是被拘留。我说我准备好了。不知为啥,听了他这话我有一种直觉,这次可能不会被拘。


中午收到了弟兄姊妹送进来的食物和水。虽然知道派出所外肯定会有我们陪伴的弟兄姊妹,但见到送进来的实际物品还是有种不一样的感觉。谢饭的时候,伯良弟兄祷告要拘就拘他,不要拘我。听得我直想哭。主啊,弟兄姊妹的爱是何等的深!云成弟兄坚持禁食祷告,跟云成简单聊了几句,知道他这次出来请了假,但领导答应的不是很痛快。上次他被拘之后被遣返、被软禁、被迫一个月不能上班,单位仍愿意让他回去工作,可想这位弟兄平时在单位的见证有多好。越是这样,工作与平台之间的选择其实越发艰难。


我家里有孩子离不开妈妈,在派出所里安静的时候,Z国保的话又回响在耳边:“你这样是对孩子好吗?”其实这样的说法我也曾听到过。哪一个妈妈不愿意陪在自己的孩子身边呢?可是我确实地看到平台是持守教会从神领受的异象所在,我又如何回避这一呼召呢?再说了,哪一位上平台的弟兄姊妹容易呢?很多年轻的未婚弟兄姊妹,要面对父母的压力、遣返的压力,还可能有工作的压力,现在这些我几乎都不用担心。像李阿姨、胡阿姨她们,那么大的岁数了,这么热的天,还在坚持上平台。像兴梅姊妹和虎兰姊妹这身体软弱的,也坚持上平台。我爱他们,自己又不老也不小,身体也不错,怎忍他们上平台而不陪同他们上去?记得佑伟、小方、代代他们突然被拘留后的下一个主日,是5月11日,天还下着大雨,谁也不知这周将会发生什么事。我当时心里也忧心忡忡,这周能有几个人上平台呢?然而面对未知的危险,那个主日成功到达平台的就有45人!我想我可能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主日牧者和弟兄姊妹带给我的感动!此后的每一个主日,平台上从来就没有断过人,用建华弟兄的说法,弟兄姊妹们前仆后继,这是“置自己颈项于不顾”的爱,基督的爱就在此显明了!我虽软弱,但愿意仿效他们!


可我这样做是不是真的太亏欠孩子呢?我想了很多。户外以来,神的恩典历历在目。2011年那年户外开始后,佑伟平时工作比较忙,为了主日出去,周末时常东躲西藏,有时要早起,家里能帮的忙比较少。我工作、带着约拿兼有孕在身,也很忙。然而,神的恩典足够用的,那将近一年的时间里约拿连一次感冒都没得过,唯一去过一次医院是发现约拿脸上有点小白斑,但医生也告诉我们没啥事,开了点润肤霜一类的东西,后来自愈了。直到2012年初公公婆婆来帮忙,公婆来了之后,约拿生病的节奏才恢复正常。是的,孩子的身体在神的手中,孩子的性格、未来乃至孩子的生命岂不都在神的手中吗?小摩西的出生也是神的恩典,他是一个另外一种意义上的户外宝宝,不仅仅是在户外期间出生,如果没有户外,恐怕我们就不会有他。赐生命的是神,套用圣经上的话,我们做父母的不过是浇灌的人,使生命生长的是神,不是我们。即使我被拘,神是信实的,有神保守看顾孩子,我又有什么不放心的呢?正如(林前10:13)所说:“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忍受得住。”


到了那天晚上8点半的时候,给我们采过血的协警背着个小书包来了,保安让我们领取自己的东西。我心知这是要送拘留所了。我们从地下室拐了好几道弯终于来到室外地面上,就听到有声音,似乎在叫我们名字。一看是冰霞师母、关键姊妹还有另外一个我不认识的姊妹。因为根本没有奢望能见到外边的弟兄姊妹,却见上了,心里那个激动那个热乎啊!冰霞师母嘱咐我们一定要多多祷告,关键姊妹把李彬的话捎给伯良。警察催促我们快点走,云成弟兄坚持要把我们吃不完的面包交到弟兄姊妹手里。其实弟兄哪里是在乎面包,分明是找一个理由,想和弟兄姊妹多呆上几秒种。还有好多陪伴的弟兄姊妹在别的门口(其中还有另外一位80多岁的丰阿姨)虽然没有见上面,但相信在灵里面如同见了面一样,他们的爱同样的坚固了我们里面的人,在神和人面前做了美好的见证。


在去拘留所的路上,伯良把瑞玲的话转告我,让我不要担心孩子。神实在知道我的心思意念,借着这善解人意的姊妹来安慰我。在拘留所里等待办手续期间,我给佑伟打了电话,跟约拿和小摩西分别通了话,嘱咐约拿给妈妈写张明信片,告诉小摩西听爸爸的话,妈妈过几天就回家。小摩西用稚嫩的童声说:妈妈一会儿就回来。我忍不住流出眼泪。伯良陆续把大家的消息告诉我,说大家都很关心我,祷告我不被拘。我好像早就想象到这样的情景,或者说是灵里面早已感受到了弟兄姊妹们的爱。等我出来之后,知道当天杨阿姨已经到了我家里帮我带摩西,家慧、瑞玲等姊妹们都准备过来帮忙,李阿姨、阿迟他们张罗着准备找人排班来我家,主日学老师们非常有爱心愿意伸出援手,还有一个平时不太熟悉的姊妹让把孩子送到她们家里,辉师母已经订好了下周二去旅游的机票,赶着给航空公司打电话试图增加一个座位,想带着约拿一起去旅行……还有很多事我不一一细说了,弟兄姊妹们的爱真是数说不尽,有亲爱的弟兄姊妹们做后盾,我又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到了拘留所,或者说是海淀分局的预审科,伯良和云成就被叫去体检。我也想尽快办完各种手续,就几次提醒警察尽快给我体检,警察就让我等着。体检有一项是尿检,警察们直接把没有问题的检验结果拿来让云成和伯良签字,还要写一句话,大意是尿样确实是我自己封存的。我自己觉得警察挺信任咱们弟兄姊妹的,还有点高兴的感觉,没有意识到这里面有问题。两位弟兄却都很警醒,说我们并没有封存自己的尿样,不能签字,否则有撒谎的嫌疑,心里不平安。警察们不能理解,觉得就是走个形式而已嘛,检验结果又没问题,你们还干嘛不签?经过耐心解释基督徒的做事原则,后来警察同意两位弟兄把尿样交给他们。两位弟兄谨慎持守的心相信必蒙神悦纳,也相信会对警察有所触动,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提醒。


在预审科,我们三个人分别又到办事窗口重新被问了一些问题,笔录又重新增加了“已通知过家属”有关的内容,需要重新打印签字。耗费的时间非常长,我们三人就跟送我们来的一位警察聊了很多,这位警察对福音内容还比较感兴趣,也问了不少问题。他还似开玩笑地说了一句,也许不被拘留呢?我们三人商量着要准备好零钱买鞋的时候,那协警让我们把钱收起来,说不用存钱,我还以为我们仨都不会被拘留了。后来阿峣来了,伯良和云成的拘留手续也办完了,我才知道只有我一个人是警告处分,他们仨都被拘留了。伯良开心地笑了,还在张罗着联系我如何回家的事情,他让警察送我,警察婉拒。伯良直到确认好了接我的人,又叮嘱我开机之后啥时给谁打电话……云成弟兄也很喜乐。当我把我没被拘的消息告诉阿峣的时候,她也是那么开心。可是他们自己马上就踏入拘留所了。这是怎样的爱呢?我虽然没被拘留,却略略品尝到了属灵战友们之间的深厚情感。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伯良和阿峣已经从拘留所里出来了,伯良因为为室友禁食,加上睡不好觉,暴瘦一圈;阿峣虽然更美了,可也瘦了;云成弟兄又一次被家人带回老家,不知何时能再回到我们中间。亲爱的们,你们是为主受苦,也是替我受了苦,在我心里,永远都欠着你们一份美好的债!


当我回到中关村所的时候,已经3点多了,本来说是刘康来接我,没想到杨洋也一起来了,她这段时间本来已经很劳累了,可是却说见不着我睡不着觉。小白牧师本来说要到我们家门口那边等着见一下我,刘康、杨洋他们心疼牧师,说把我拉到他们家楼下转一圈,免得他再跑了。牧师当面问候之后,为我还有拘留所里的所有弟兄姊妹做了祷告又上楼了。那时已经凌晨4点了,没有等到阿峣最后的消息,他还不能睡。我想到自己走出拘留所之前还跟阿峣告别了一下,为什么就没有问她一下拘留几天呢?理所当然地以为她肯定是10天,理所当然地以为别人肯定已经跟她确认过了,这理所当然的背后说明自己是多么缺乏对弟兄姊妹热切的关心和爱啊!然而,就我这样的人,却得到了弟兄姊妹多少的爱呢!后来听说刘康那晚只睡了一个小时,第二天还要上班,早上起床后想吐,根本吃不下早餐。80多岁的李阿姨,那天一定要和瑞玲、唐华他们禁食祷告,直等到凌晨2点多,确认我不会被拘留之后才去睡觉。那一天,我们小组的人几乎没有睡得早的。还有山越等很多弟兄姊妹都在为我们祷告,像家慧姊妹,无论在灵里还是生活中,一直都给我很大的支持……我所知道的,相对于弟兄姊妹做的也很有限,我也很难详细说尽。


好多次想起弟兄姊妹的爱,我都感动得流泪。这里说的只是一天的经历,在佑伟被拘期间,我和我们一家所收到的从牧者和弟兄姊妹们而来的特别关爱更是说不完。虽然我本身是一个胆小谨慎的人,然而在面对警察和强悍的国保时,心里却非常的安稳,毫无惧怕。对孩子虽有牵挂,却完全没有忧虑。因为我知道神不会不管,弟兄姊妹们也绝不会袖手旁观。我虽软弱不堪,然而,我却不是一个人,每一个上平台的弟兄姊妹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后面陪伴的、祷告的、献出各样爱心的弟兄姊妹都是一大拨一大拨的人,在后面站着的是我们公义、怜悯的伟大奇妙神。传道书4:12说,“有人攻胜孤身一人,若有二人便能抵挡他,三股合成的绳子不容易折断”。何况我后面是“全身都靠他联络得合式,百节各按各职,照着各体的功用彼此相助”的永生神的教会呢?感谢神,带领我来到他的守望教会,赐给我们这么好的牧者和弟兄姊妹!感谢神,使渺小的我能有幸参与到户外属灵争战中,虽然我也没受什么苦,然而神却如此恩带我,弟兄姊妹如此爱我,神的爱使我们的生命如此紧密相连,成为一体,这是何等美好!最后让我套用和引用海鹰姊妹和黄一琨弟兄的话作为结束语:“弟兄姊妹相爱撼山河,弟兄姊妹相爱撼动警察的心!”


(本文是新明姊妹在8月5日教会祷告会的分享内容)


转自北京守望教会网站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