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律师引领民间抗争

黎学文 评论员




全国70馀位律师在贵阳举行“小河案两周年暨冤案申诉研讨会”,研讨会受到警方骚扰和冲击。

最近,大陆发生两起野蛮打压维权律师的案例。一是贵阳小河案两周年研讨会遭警方粗暴冲击。在贵阳小河案“结案”两周年之际,全国70馀位律师8月30号在贵阳举行“小河案两周年暨冤案申诉研讨会”,研讨会受到贵阳警方的骚扰和冲击,数名律师遭殴打、被拘捕;二是北京维权律师程海被当局惩罚停执业权一年,各地数百名律师发表联署声明严正抗议,昌平区司法局9月5日上午闭门举行听证会,近百名律师和公民赶往现场声援,警方出动了数百名警察维稳,甚至还动用了直升机侦查,二三十位律师和公民先后被强行带到派出所盘问,声援公民刘四新和马强还被拘留,至今未释。

维权律师被当局打压、惩戒和迫害已成为当下中国家常便饭的事,社交媒体上隔三差五就会爆出各地维权律师遭到整肃的事件,目前被拘捕的常伯阳和浦志强便是最鲜明的恶例,许多维权律师面临吊销执照、人身威胁、被法庭驱逐、殴打的境遇。随着当局近年破坏法制的行径不断升级,维权律师已成为被重点打压的对象。

维权律师群体的崛起伴随着大陆维权运动的兴起。2003年被称为大陆维权元年,至此中国迈入持续的维权时代。随着维权运动的高涨,维权律师以群体的形象和英勇的身姿开始登上历史的舞台。2005年,《亚洲周刊》将该年度的“亚洲风云人物”授予了大陆14位维权律师,其中包括高智晟、郭飞雄、许志永等维权界的旗帜性人物,尽管这批人随后遭到了残酷的打压甚至非人的折磨,但他们开启的维权与维稳的漫长的拉锯战却激励了后起的同道们,并持续地影响着今天的中国。

2012年7月31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刊登官方学者文章,抨击美国试图利用各色人等颠覆中国,文章称美国“以‘网路自由’为旗号,改变‘自上而下’推进民主自由的传统模式,以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路领袖、弱势群体为核心,以期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渗透中国基层,为中国的‘改变’创造条件”,此文将维权律师作为“新黑五类”群体的首犯,可见当局对维权律师的警惕和防范程度。

从社会阶层上看,维权律师应属于中产阶级或知识分子阶层,然而他们独特的社会身份却使他们获得了超越于其他社会阶层的灵活性和行动力,他们与社会的粘合度超出任何群体,在媒体被阉割得悄无声息、大学被犬儒得一塌糊涂、中产阶级日益苟且和知识分子们普遍鸡贼化的时代氛围中,维权律师群体十年来的崛起和壮大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如评论家莫之许所言:“在维权运动中,维权律师居于相当核心的位置。维权律师既是维权事件的直接参与者,同时又是维权事件的传播者和意义阐释者,在具体案件和社会环境中起到桥梁枢纽的作用。只有通过维权律师这一节点,单个的维权事件才能获得更为广泛的法律和政治意义,进入到维权运动的序列中来。”维权律师确实具有其他社会角色不能比拟的优势,他们能够在逼仄的司法环境中获得有限的空间,并在这有限的空间中以自己的专业技能和勇气智慧担当起揭露司法腐败、社会黑幕和冤假错案的使命,承载起维护公平正义,净化法治环境、促进社会变革的时代课题,如果说目前大陆法治的天空还没有完全崩塌的话,维权律师们应该是撑起这片残缺天空的最强大的柱石。

今天,我们可以看到:中生代的维权律师如唐吉田、江天勇、李方平、刘晓原等仍然活跃在抗争一线,而继起的一大批新生代如斯伟江、张雪忠、王成、隋牧青、伍雷、张凯、周泽、王宇、刘卫国、朱孝顶等愈战愈勇,他们分布在全国各地,同声相求,同气相应,如滕彪博士所评价,他们“人数剧增,在行动规模、行动次数、互动联合、组织水平、政治诉求等方面,都大大进步了”,尽管当局对他们的打压一直在持续,但他们在强大的压力面前并没有屈服,他们已在实践中构建起自己的谱系,自发形成了梯队,建构起一支老中青相结合的具有行动力和动员力的团队,成为当下中国引领民间抗争的脊梁和标杆。

有观察家已经做出了这样的预判:大陆的维权律师将如台湾的美丽岛律师一代引领台湾民主转型那样,会同样引领大陆未来的社会变革,未来的民主领袖一定是产生于今天的维权律师群体而不是其他群体中。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维权律师们将会用他们的勇敢、坚韧和智慧证明这样的预判不是虚言。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