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环,是抗争苦路第一站

作者:罗秉祥


最近香港教会某些宗派(先后有宣道会、信义会、循道卫理会、播道会、中华基督教会)都发出牧函或祷文,对城中热烈话题有所指引。笔者非常欣赏这些教会领袖,他们表达了对教会及对香港的承担,传达了他们的牧养情怀。其中有些论述,更有助回答一些最近的争议,现申述如下。


民主无真假,「袋住先」?

  有些人从政治现实出发,指出既然人大常委会已经「落闸」,二○一七香港特首普选一定先经过中央筛选,还要公民抗命,有何建设性?与其抗议发泄情绪,不如想办法做点实事,接受中央指引,在其限制中发挥最大民主力量,迈步走上漫漫民主路的第一步。他们认为,民主只有程度之分,没有真假之别。这个世界没有一个国家的民主政制可以拿一百分,最好的大概能拿九十分;但这世界有不少国家的民主只能拿五十分,你不能说他们的民主是假民主。同样道理,今年八月底中央政府为香港安排的特首普选,民主程度也许只能拿二十分,但我们不应一口咬定这是假民主,要否决它。

  笔者同意民主政制若只简单划分为真与假两种并不足够,正如学生考试成绩也不应只简单划分为及格与不及格两种;无论在及格范围与不及格范围内还可以细分不同程度的成绩。然而,我们仍需画一条及格线,以分辨学习成果的足够与不足够。同样地,民主化儘管是一个过程,但必需有一定程度的实质民主元素,才算踏上了民主路。普选特首是民主路上第一步,以后还有普选立法会,废除立法会分组点票等民主里程碑要达到。所以这个第一步的民主元素若杂质太多,既不能彰显普选精神(全港选民享有实质选择权),还会阻碍以后的民主进程,离开及格线太远,接近零分。循道卫理联合教会牧师部于本年八月十五日的〈就香港目前政改形势致全体会友牧函〉第五点中指出:「我们与大众市民有同一愿望,就是中央政府贯彻《基本法》落实二○一七年普选特首的承诺。我们所关心不单是一人票选举权利,我们同样注选民的择权。我们要求提名委员会及程序必须体现『广泛代表性』和『按民主程序提名』的准则,提名过程不会出现不合理的筛选,以致被选出来的特首,其威信、合法性和认受不容置疑,从而有效管治香港。」然而,人大常委会于八月底宣佈的特首选举方式,外表是选民一人一票,实质是中央政府操控。成为候选人的门槛比以前小圈子特首选举高四倍,候选人的数目从宽鬆变为严控,选民的实质选择权近乎零。因此,我们需要坚持这是一个假民主。再者,人大常委会从没承认他们给香港二○一七年的普选只是一个民主程度很低的过渡方桉;相反地,他们坚持这个安排就是真普选。他们说:提名委员会的规定「愈看愈可爱」,提委会制度是块「美玉」,特首普选设计是要把这块美玉凋琢成器。这分明是推销假货,我们怎可以把它当真?


局面不能改变,为何还坚持抗命?

  为何还要参加抗命行动?因为我们要高调抗议这种以假乱真的欺骗,揭穿社会中附和权贵的指鹿为马歪风。中华基督教会香港区会神学牧职部于本年九月八日发佈「守望香港祈祷文」,哀鸣香港目前强权出歪理的乱局:「在这次香港政改的争议过程间,我们看见高压强权的肆虐、又听尽歪曲言辞的蛮横。『有商有量』变作『一锤定音』,争取没有筛选的普选看为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结交异族朋友就被扣上勾结外国势力的大帽子;相反,『提委会』却被带上可以促进所谓的『共识民主』和是『最伟大政治发明』的政治光环,『功能组别』的小圈子选举则被硬说成直接选举的一种,中央也被冠以『最大的民主派』云云。」这个祷文最后的祷告是:「香港的教会,香港的基督徒,我们既属祢存留世上的见证,主上帝,在此香港面对严峻的艰巨时刻,凭藉圣灵的大能大力,厚赐我们道德勇气,坚固我们有不畏强权的刚强壮胆,好使我们敢于在此时此地,能秉持真理并择善固之,作应作的事和说应说的话,让香港社会更能彰显天国的价值。」


  今天的公民抗命,除了要拒绝伪普选,还要改变社会被谎言洗脑的歪风,抗拒威吓打压。这种局面不但可以改变,还必须改变!这种大摇大摆的霸道歪理,是恶性癌细胞,荼毒香港社会,我们必须奋起对抗!


  美国着名旧约学者Walter Brueggemann 去年出版了《真相对权力发声》一书,透过摩西、所罗门、以利沙、及约西亚四个长篇叙事,阐明掌握权力的人往往透过颠覆真相以巩固一己控制他人的权力,而圣经中有很多人物却对这些官方真相进行反颠覆,透过揭露真相来颠覆欺骗谎言。他勉励今天基督徒在面对掌权者,还需时时刻刻对真相实情作争辩,致力还原受篡改的真相。


中央政府不会改变决定,你们还要犯法多少次?

  佔领中环行动,属间接式公民抗命;印度甘地,美国马丁路德金所带领的,是直接式公民抗命。直接式公民抗命行动是直接不服从那个不合理、不公义的法律或政策(食盐专营法、种族歧视法),不服从行为一直坚持到其撤销为止。然而,由于有些不公义的政府政策无法直接去违反,为了引起社会对这事情的关注及凝聚反对力量,所以只能採取间接式公民抗命,选择去从事一个对公众影响甚微的轻微违法行动,来唤起大家对这个不公义政策的关注。这个不服从行为本身不可能直接导致政府改变政策,但却能唤醒更多人表达对这个政策的不满,揭发支持这个政策的歪理,唤醒市民的良知。因此,这种不惜犯法以引人注意的抗争手法,通常只从事一次,而且愿意接受法律惩罚,以表示对法律的尊重。在这次不服从行动之后,还需要用合法的方式持续抗争下去。


  这种间接式的公民抗命是一条悠悠漫长苦路,轻微违法行为只是第一站而已。我们不妨适可而止,酌量保留实力;当日参与程度多深,每一个人自己要评估代价,不能凭一股热血一窝蜂去为抗命而抗命。佔中,不是一次激昂的豪赌,事后重回以往「正常」忙碌生活;佔中,是一个集体决志,以后要坚持过一个抵抗霸权,抗御专制,揭穿谎言的自由正直人生。向政治现实低头,随波逐流,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世故的明智选择。但无论哪个时代,一个对社会有理想,有承担的人,不可能安于社会现状,反而要为社会进步发出逆耳忠言。中国文化尊崇的知识份子,愿意先天下之忧而忧,而不是对统治者歌功颂德。


教会的牧养情怀

  除了上述循道卫理联合教会的牧函,还有七月廿九日基督教信义会〈面对有「和平佔中」时的指引〉,七月廿五日〈宣道会区联会对「佔中」与「反佔中」事宜的提醒〉,九月八日播道会〈总会对「佔中」事宜的劝谕〉共四篇牧函。它们彼此需有差别,但前三篇都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清楚承诺对那些因参加和平佔中行动而被捕的弟兄姐妹,会尽力提供各样所需的协助、牧养、与支援。教会不会因为他们蓄意犯法而与他们划清界线,甚至驱逐他们;相反地,事先承诺会关顾他们到底。这种牧养情怀,笔者非常感动。若香港每一个教会都愿意搁置政治立场的分歧,于崇拜中当众宣布对将会参与和平佔中的教友作出牧养关顾承担,教会就真能彰显基督了。


http://www.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4.09.22)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