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中国宗教与法治之我见 ——从永嘉三江基督教堂被政府强拆事件说起

林清泉



一、缘由与背景


据当地信徒反映,2003年三江教会一些弟兄姊妹已经开始为新教堂的建造开始筹划,在《关于要求拆建和迁建基督教堂的报告》中指出信众人数将近2000,而建于1985年的老堂建筑老化,只能容纳200多人,而且礼拜日聚会常由于人流量过大而影响周边居民(2014年,老教堂被鉴定为危房)。教会于是设立了建堂负责小组,不断地与政府相关部门协商新教堂的选址与建设事宜,2009年终于教会与永嘉三江片开发建设指挥部签订《迁建协议》,达成老堂在新城建设时的相关规划,老堂的《房屋所有权证》和《集体土地使用权证》由指挥部收回,指挥部同意现在的地块(瓯江北岸江畔一座小山山脚边)为新建教堂用地。三江新城素来以“温州未来的陆家嘴”自称,在建堂设计初期,指挥部表示今后三江片只会有一处堂点以便于管理。因此,与指挥部协商与同意后,三江教会冒着超预算的危险,把原有比现今规模小很多的图纸改成现今规模,并开始建造。三江教会奔波10年,正式的审批程序却迟迟没有下来。现今允许的1881平方米,也只是宗教局的批示。


据我们了解,在新堂主堂外围建造将近完工的时候,省委书记夏宝龙于2013年10月来温州视察“美丽乡村建设”。从瓯江对岸看到显眼的三江教堂十字架,就问旁边的下属,此堂是否已有规划。由于三江教堂手续未齐,县里要求放下十字架暂避风头,因当地会众和所属牧区教会的坚持,11月13日开始三江教会拒绝并静坐以表达立场。现场被610办公室拍下照片并上报,势态开始变得严峻起来,2014年初省委书记亲自签字,要求彻查三江教会账目和违章。


接着政府以违章为由,通过三江街道建设指挥部向教会施加压力。指挥部几位官员一直以来对教堂的建造颇为支持,因此他们恳请教会退一步,以平息这件事情,也保住他们的职位。但由于触及的是十字架这个底线,所以大部分信徒不做任何退让。这个时候,教会日常聚会从老堂搬到仍未竣工的新堂;着手附属楼以“养老院”名义的审批工作,以失败告终。政府开始走法律程序,下达违法停建通知书,并以“监管不力”拘留三江街道隶属的瓯北镇规划部三位官员。教会执事(也是教堂登记的法人)避走他乡。同时政府向整个教会负责层和拥有企业的信徒施压——如果教会不主动拿下十字架,政府也不会动手拿,但会炸平附属楼,后再决定炸平主堂;任何奉献5万以上的信徒,拥有企业者,税务部门将介入彻查其企业账目。所以教会信徒从3月初每天在教会聚会、祷告,期望事情能有转机。教会负责人面对重重压力,基于一部分信徒认为十字架只是象征而非信仰本质的观点,在征求牧区,县、市两会牧师意见后,于2014年3月31日召开信徒大会,决定暂时吊下十字架以接受整改。但一部分信徒仍然拒绝自己拿下教堂十字架,使当地教会与政府的关系非常紧张。


由于信徒坚持,看十字架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并且坚称宁愿主堂被拆平亦不拆十字架,于是教会负责人最后决定,放弃先前计划,不主动拿下十字架。 接下来两天,温州市区包括瑞安、乐清、鹿城、瓯海、平阳等地,以及邻近各教会不分宗派,不分“家庭”与“三自”,各地教会信徒涌到三江以抗议政府以违章为由对十字架进行强拆(一些教会同工从政府内部了解到只拆十字架的通报)。此次自发性的活动,最高人数达5000人次。4月3日,政府派出事先已部署好的爆破队、特警、公安、交警等系统预备对三江教堂进行强拆,但在傍晚离三江教堂5分钟车程处接到指令,行动取消。如果指令再迟5分钟,当天的后果不堪设想。4月4日,教堂内外又挤满了人,约有3000多人,外国媒体Daily Telegraph来当地采访,进行了报道。(4月5日,三江教会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拒绝了BBC的采访要求。)当天,地方政府放出消息,三江教堂十字架与主堂不拆,附属楼只拆两层。于是,信徒们知道了这个信息后主动撤离三江教堂,温州教会保护十字架与教堂的行动暂告一个段落。


在4月21日前,当地政府与教会多次协商教堂的违章处理事宜,由于政府坚持要把十字架从教堂顶上拿下来放在建筑的立面上,最终协商以失败告终,于是有了第二阶段的4月21日到26日又有一周时间,第二次在三江教堂中的保护十字架与教堂的聚会,最多人数约有三千五百人。期间,当地政府使用株连的方法把信徒从教堂吓走,直至4月26日晚上各地信徒赶到三江教堂现场的还有约六七百人,当他们了解当天现场所发生的实情--当地教会的主要负责人与本牧区教会负责同工因面对有关部门直接的压力,把各地信徒劝走与赶走,他们也在27日凌晨三、四点钟开始纷纷的离开。凌晨六七点只剩下五六十人在教堂门口守护着,九点左右,教堂开始了当地人数较少的主日礼拜。


一位积极参与这次捍卫十字架行动的市区教会领袖,听到所在街道的负责特地来他们教会说:现在政府不拆十字架了,十字架是你们基督徒的底线,明天你们不要再去永嘉三江教堂了。可是令大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4月28日凌晨五点,政府出动上了约千名武警、特警包围教堂附近方圆约一二公里的地方,驱离较少的人群,遮罩电讯信号,进行强拆。六点多开始,他们出动了数台重型机车拆毁三江教堂主体建筑。在4月28日晚上8时35分,历经十年、耗资2000万元的永嘉三江基督教堂被全部拆毁。当天有许多信徒到附近山上,想亲手用自己的照相机记录这一历史性的事件,多位信徒当场被捕,有的12小时左右放出来,有的被行政拘留了七天。因为该事件被刑拘的有八九位,现在有八位已取保候审,还有一人仍然在拘留中。


不久,政府有关部门因担心三江教堂废墟再次成为敬拜活动的地方,因此把废墟填满土,种上许多树,使其成为一个公园,周边建起了篱笆,还立了三四个告示的牌子--拆违现场威胁,不得入内。但今天此处成为了温州乃至浙江信徒的朝圣之地。


二、主要问题


1、教会信徒法律意识的淡薄


造成教堂全部被拆除的原因与当地信徒对法律意识的缺乏不无关系,中国官媒对永嘉三江教堂强拆事件采用统一口径在温州日报、钱江晚报还有香港凤凰新闻等媒体进行报道。文中说:“本报温州4月28日电:今天,永嘉县政府依法拆除三江违法宗教建筑。记者了解到,这一违法建筑原属宗教建筑异地迁建项目,经民宗部门核准:此“建筑面积应控制在1881平方米”,必须“严格按照土地、规划、建设等相关法律法规办理审批手续”。但在2012年,当事方在未获得用地审批、规划审批、项目备案和施工许可手续的情况下,擅自动工建设。……永嘉县政府今天对该违法建筑依法启动强制拆除”。


该通稿的报道却对于去年上一任温州市委书记在位时,这个教堂在永嘉官方网站上被评价为温州市样板工程只字不提(现在文章被撤下)。对于该教堂超面积的具体原因,以及政府对基督教建筑审批手续的严格控制,令当地建堂小组奔走十来年也没有结果等因素没有任何交代。虽然如此,是次对当地与浙江教会很大的教训是在法律的框架中行事才能使自己不落在失败的境地。目前许多教堂上的十字架被强拆与教会自身的活动场所存在违章是有一定的关联性。但温州市各地教堂存在一定的违章问题是复杂的,是多方面造成的,其中主导因素就是政府长期处于对基督教发展的控制与防范状态。


2、政府强拆十字架与教堂的违法行为


如果单方面的听到政府对三江教堂被强拆事件的报道与解释,也许会给人一种强拆有理的印象。但把该事件放在整个浙江省强拆十字架及教堂的事件当中去解读,我们就会获得全面的,比较客观的认识。因为后来的事实——浙江政府拆除了230多个教堂上的十字架,已经明确告诉我们,政府并不是在拆违,而是在拆教堂上的十字架,目的是打压基督教在浙江发展过快,聚会场所过多,教会活动过热。其中“三改一拆”涉及违章宗教建筑的实施方案只是借口而已,在网上可以找到“三改一拆”最早的官方文件是浙江省人民政府于2013年2月21日颁布《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在全省开展“三改一拆”三年行动的通知》,其中提到“要坚持重点突破、有序推进,将违法违规占用农耕地、影响公共安全和重大建设、严重影响城乡规划、交通干线两侧的违法建筑作为重点率先拆除”。将近十个月后,我们在2013年12月13日中共(浙江台州玉环县)沙门镇委员会与沙门镇人民政府关于印发《沙门镇宗教和民间信仰活动场所违法建筑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中看到,“为贯彻落实上级部署要求,进一步深化“三改一拆”行动,现决定在全镇开展宗教和民间信仰活动场所违法建筑专项整治工作,制定一个比较具体的实施方案。据有关报道,台州市一些地方拆除了许多小奄小庙,但未见有大的庙宇与道观被拆除。根据纽约时报报道表明浙江省台州市玉环县沙门镇的政府文件不是孤立的,而是根据一个更高一级的政府文件制定的,也就是去年下半年浙江省委办形成了“三改一拆”涉及违法宗教建筑工作的实施方案,根据最近在浙江省所发生的一系列拆十字架及教堂事件,我们可以肯定是此计划的具体部署形成浙江省各地拆十字架与教堂的行动,震惊了海内外。


从该文件实施方案与其实际的行动当中,我们惊奇的发现相关部门把法律的约束力完全视而不见,北京研究宗教与法律方面的学者杨凯乐在《拆除十字架运动中的法律问题》一文中指出:“拆除十字架运动向我们发出了一个危险的讯号。尽管其动机在行政文件中表述为‘推进新型城市化、改善城乡面貌、优化人居环境、建设美丽浙江’,但由于违背法治原则,在现实层面几乎是文化大革命时期宗教消灭政策的重演,完全背离了三十年前《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政策》表现出的全面改革精神”。


最近,鉴于政府相关部门无法无天,把许多审批手续齐全的教堂十字架也拆下,温州龙湾区三自爱国会主席陈弟兄联系了上海基督徒律师尚弟兄,写成了《至浙江省长的一封信---教堂十字架受中国法律保护》一文,并亲自将其递交给浙江省民宗委。之后,我们看到了浙江日报头版发表评论员文章:《‘三改一拆’妨碍宗教信仰自由 ?》,文中自说自话,完全没有回应浙江各地有关部门只拆教堂十字架的违法违宪的事实。另外,在网络上署名为翁开心的作者在《表达自由、平等对待与政治中立——浙江拆十字架引发法治还是人治拷问》一文中总结指出:“如果信仰群体的待遇取决于某一时期对某一宗教的宽严松紧政策,或者,取决于政府官员的宗教偏好和个人情绪,那么,就说明是形式上的‘法制’而不是实质性的‘法治’在运作,因为法律性规定和行政的运作是由人的意志而不是法的精神决定的。因此,拆十字架事件将执政者再次推到了选择的十字路口:是人治还是法治?阻滞还是推进法治进程?”


三、解决方案


1、政府要积极引导好信教群众,宗教立法是唯一出路


马克思也曾经指出宗教的特点具有长期性、复杂性与不可毁灭性,二千年教会历史已经不断的证明,殉道者的血是教会的种子,这也就是说教会迅猛发展的秘诀与政府的逼迫会成正比,哪里有逼迫,哪里的教会就会复兴,文革中的温州教会是铁的事实。本次浙江政府领导罔顾历史,抛开法律进行蛮干,把五千万左右的信徒推到政府的对立面,对于一个执政党有百害而无一利。对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诚如刘澎老师所说:“浙江拆三江教堂与拆各地教堂上的十字架,政府层面是严重践踏联合国确认的宗教自由原则、严重伤害宗教信徒的宗教感情、严重违犯党的宗教政策”。我们呼吁浙江政府立即停止强拆十字架与教堂,给已经造成人身与财产损失的教会给予适当的赔偿。同时回到法治的轨道上才能解决好政府与宗教的和谐相处,两者都不会视对方是自己的敌人。期盼十八大四中全会的主题:依法治国,不是喊喊口号,而是把实际利益落实到人民群众中间。在处理政府与宗教徒的关系上,宗教立法是关键,这有利于中国社会长期的稳定与团结。


2、针对永嘉三江教会与浙江被强拆十字架的各地教会


强拆后不久,永嘉三江的当地政府不断的与教会协商,要合法批下六亩地给教会重新建堂,教堂地址可能会选在比较偏一点的地方,经济方面可能将会通过企业捐款给教会。甚至有话传出来,要使三江教堂未来成为一个样板教堂(十字架很可能会贴在建筑的立面上)。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期盼当地政府全面考虑,把赔偿落实到实处,对当地信众聚会场所有一个妥善的安排。


浙江教堂上的十字架并不存在违章问题,考虑到十字架是基督教神圣的外在标志,教堂顶部的十字架是其最主要的身分标识。政府方面突然勒令教会拆除、整改十字架是对信徒信仰实践的粗暴干涉,严重伤害广大信徒的宗教情感。浙江政府需要公开向基督徒道歉,同时把十字架装回去,无条件释放因拆十字架运动中被关押的信徒。另外,若部分教堂的某些楼层存在违建,有其较复杂的历史、区域性的人情关系等形成因素。“我们敦请教会谦卑自察,诚恳地接受政府和舆论的监督,补办相关手续,并恳请政府酌情处理。惟愿双方秉承公义,友好协商,共谋福祉”,就如温州千名教牧与同工对政府停拆十字架的呼吁书中所言。

(本文为普世网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