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关注狱中王炳章博士与质疑案件罪名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      2014,08,30




*王炳武:家人最近收到王炳章狱中来信,语无伦次*

现在中国广东韶关监狱服刑的美国永久居民、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医学哲学博士王炳章先生,于12年的2002年6月在越南边境被绑架到一艘开往中国的船上,后在中国被逮捕。2003年被以“为台湾从事间谍活动和组织领导恐怖组织”罪名,判处无期徒刑,一直单独关押。前些天家人收到他狱中来信,感觉他语无伦次。与此同时家人收到监狱发出的《会面通知书》,居住在加拿大多伦多的他的弟弟、与王炳章在同一所大学获得哲学博士学位的王炳武先生要前往探视,向当地中国领事馆申请签证却被拒签。

王炳武博士就此事接受我的采访,说明情况。

王炳武:“我们收到我哥哥炳章的来信,他是7月份写的。这次来信还是蛮快的,差不多走了一个月的时间吧。”

主持人:“平常走多长时间?”

王炳武:“有的时候两个多月,甚至三个多月的时候都有。”

主持人:“您从邮戳上来看是路途中耽误的,还是在境内的时候发出来就已经耽搁了?”

王炳武:“一般都在境内耽搁很长时间,他的信一定是被检查过才可以出来。他写好后自己准备信封,然后这个信就交给监狱里边的管理人员,就是警官。一定是经过审查,而且可能是好几级的审查。这段时间有时一个月,有时两个月,甚至将近三个月的时候都有过。审查过以后,他们再把信封封上,然后从国内寄出来。

所以,从他写信信瓤(信纸)里边的日期然后到我们收的日期,一般都是两到三个月。”

主持人:“这封信和前一封信有什么很大的区别吗?”

王炳武:“很大的差别就是,我们一读起来就觉得很不对劲儿,他的语言和表达方式很不合理,可以说是语无伦次。以前的那几封信,从年初,特别是从他去年12月换了监狱以后,一直到这封信来之前,好像讲的话还是蛮有逻辑思维的,就最后这封信让我们很担心。我觉得非常反常,因为他表达的语言、用的词句是非常不合情理、不合逻辑的。所以我们觉得非常不安,因为不太清楚他具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王炳武:收到监狱《会面通知书》,我申请签证却被拒签*

主持人:“恰好是在同时,韶关监狱这次给你们发出来允许探视的这个……是叫通知书吗?”

王炳武:“对。它具体名字就叫《会面通知书》,基本上每个月我们都会收到一个。但是也有……我现在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是4月份的不见了,不知道为什么。(这回)这个跟平常的没有什么区别,上边有我的名字,还有我妹妹的名字,她的孩子开学了,她没有时间,那就说,我去吧。前两个礼拜我就拿到多伦多的签证办事处申请了签证,把所有的文件都给他。他审查了一下,看了所有的文件说‘没有问题,我可以受理’。当时我用的是‘加急’。

如果我没记错,是星期三。他说‘你过两天,星期五应该就可以拿了,如果没有其它问题’。当时我还觉得应该没有太大问题,因为过去的十几年,我都经常去中国,看我哥哥,然后讲学啊,很多次了。

这次我送上以后,第二天他就打电话给我,说 ‘你的情况是比较特殊,领馆那边需要一个解释、需要一个说明’,就说为什么要去看我哥哥。收到这个通知以后,我马上当天就写了一个说明书,或者甚至是保证书。我就说‘我这次是去看我哥哥,我不会做违法的事情,都是按照中国的法律,我看完哥哥就回来’。是他让我写的嘛,写了以后我还签了字,送给签证处办事人员。

直到上个礼拜一,他说‘你的这个签证基本上被拒绝了’。我说‘是什么原因?’他说了一个理由我觉得很滑稽。他说‘监狱里边没有通知他这个领事馆,说你要去看你哥哥’。我说‘这个不成道理、不合逻辑。因为以往那么多年,从来没有说,那个监狱要通知中国驻加拿大或者驻美国的领事馆、大使馆也好,说我们要去看人,从来没有这样一道手续’。

所以我说‘你这种解释是不合理的,以前没有过的。你再让多伦多领事馆重新审查一下,因为如果你不给我签证的话,我就为这件事情马上会在新闻上曝光,而且加拿大政府会向中国政府提出照会、提出抗议的。你拒绝加拿大的公民回国探视,而且这个都是符合程序的。然后他说‘奥,你少安毋躁,,我会再请示。’

第三天,他说‘确实还是不批’,完全拒绝了,这次是第一次正式被拒绝。

实际上我4月份也申请过一次回国讲学,那次他也没说拒绝,也没说不拒绝,就是不了了之。”

*王炳武:很惊讶、很失望。我在国内母校讲学、设私人奖学金多年*

主持人:“您觉得是和什么有关?”

王炳武:“不清楚。所以我们这次觉得很惊讶,也很失望。应该是没有道理拒绝我的,因为我……说真的,过去十三、四年我都回国,不知道多少次。在我以前的母校——重庆交通大学还有我自己设立的私人奖学金,我都回去讲学,然后发我的奖学金,都没有问题。”

主持人:“在此之前他们知道您是王炳章的弟弟吗?”

王炳武:“知道。实际上我刚刚设立奖学金的时候是2000年,那时候我哥哥还没有入狱呢。然后2001年,2002年每年几乎都回去的。就是我哥哥入狱以后,我还是继续一如既往的回去讲学、发我的奖学金。”

*王炳武:王炳章半年未获探视,我写信给关注王炳章的加拿大外交部长求助*

王炳武:“我上个礼拜三就发了一封邮件,给加拿大外交部长约翰.贝尔德。因为他前几个月还给我们家写信,表示加拿大政府的立场,说‘要求中方释放王炳章,而且加拿大不止一次在很多场合下要求中国政府释放王炳章’。所以,我第二天又准备了一个书面书信,寄给加拿大外交部长约翰.贝尔德先生。我相信加拿大会采取外交行动。

如果中国拒绝给我签证,那也许我们其他家人还可以进嘛。但是最重要的、我们最关心的是王炳章的近况,因为半年多没有人去看他,我们担心他的精神状况。”

*王玉华:联合国规定单独关押10天就是酷刑,王炳章被单独关押至今12年*

王炳章先生的妹妹,现在住在加拿大温哥华的王玉华女士谈到王炳章先生一直被单独关押。

王玉华:“他至今还在被单独关押,我曾经跟监狱交涉,跟他们吵过一次。我说‘你知道联合国人权宪章规定,单独关押属于酷刑。你们为什么要对王炳章单独关押?违背了联合国人权宪章。’

他说‘因为我们这儿没有其他政治犯。’

我说‘那你也承认王炳章是政治犯了?’他因为一看说漏嘴,不言声了。

我觉得最不能让我们容忍就是王炳章至今被单独关押。

他现在条件被改善,他去年11月底从北江监狱转到现在的韶关监狱,仍然是被单独关押。

我觉得这个单独关押是最最不人道的。国际特赦组织渥太华的主任讲,单独关押超过……(王炳武插话:‘10天’)就是酷刑了,他已经被关了12年。这个问题始终是我们跟中国政府一直在交涉的问题。

他已经出现了狂躁症,还有臆想症,有时候来信就写些莫名其妙的话。会见的时候他有时眼睛发直,好像没有在听我们讲的东西。”

*王炳武:王炳章“花粉过敏”会导致哮喘窒息甚至丧命,要求离开花粉厉害的韶关*

王炳武:“我们以前曾经要求过让他换监狱,离开韶关到广州市附近的监狱,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韶关属于乡下,一年四季……最重的到秋天时,花粉非常厉害。王炳章有致命的一个病叫‘花粉过敏’,会导致他哮喘病发生。如果哮喘病发生的话,他可能会在几分钟之内窒息,如果没有人看到的话,他会丧命的。

所以我们很多年就一直要求(把)他转到广州市附近的监狱,避开造成花粉病的地方,也就是韶关这个地方。

那么他换了监狱,还是在韶关市同一个地区,没有解决他这个花粉病的问题。其实这不光是我们家人要求,还有其他一些政府、组织都提出过这个要求。”

*王炳武:去年8月妹王梅探视归来说炳章可能活不了太长时间。父母遗言救他出狱*

王炳武:“去年8月的时候,我妹妹王梅去看过一次,那会儿他在北江监狱。我妹妹回来就哭着跟我们说‘真的,炳章可能活不了时间太长了’,因为她那次见他的时候,他扶着墙,一步一步走到会见的桌前,说话也没有力气。他的头发那会儿就完完全全白了,而且瘦的不得了。

所以,我妹妹回来以后就说‘我们一定要尽全力把哥哥救出来’。这是我父母临终时给我们的遗言,就是说‘不要让王炳章死在监狱里,让他出来,到我们的坟头上给我们上个香,给我们磕个头。这就是我们的心愿了’(哽咽)。”

*王炳武:王家人“接力签证”,如都被拒,极不人道。律师刘正清四次要求会见被拒*

主持人:“现在其他的家人有没有可能还有机会去看他?”

王炳武:“是啊,我们也不太清楚,所以现在又开始……我们叫‘接力签证’了,我大姐姐、二姐姐、我妹妹,还有王炳章的儿子,现在都在申请签证,如果说他们全被拒绝了,那么这是一个非常非常(令人)震惊的新闻,这个是极其不人道的。

大概下个礼拜我们就会知道,是不是他把所有王家的人都拒绝在海外了。”

主持人:“那国内有没有可以去看的人?”

王炳武:“不可以,因为一定要直系亲属,就是父母、妻子儿女还有兄弟姐妹。”

主持人:“现在都在海外?”

王炳武:“是。都在海外。还有,他的律师是应该可以去的,但是最近一次……我们家请的是刘正清律师,我们家授权。而且最后一次,我2月份(探视)时候,我哥哥亲笔授权给刘正清律师,让刘正清律师去。刘正清最后一次办手续是6月十几号,又刁难他。去了四次都没有看成。所以他说‘我相信再浪费时间也不一定成功’,我们家人就说‘那我们请其他律师,我们家里通过刘正清律师已经找了另外的律师,另外的律师正在履行这些手续。”

*王炳武:希望各国、团体、个人关注声援,让大众知实情,中国政府这样不明智*

王炳武:“现在最重要的是希望所有关注王炳章案子的政府、团体、个人……我希望所有人都关注这件事情。

我们需要所有爱好民主、人权、法治的国家、团体、党派、个人声援我们,希望王炳章能够早点得到释放。

我想再强调一点,虽然我加入了加拿大的国籍,但是我一直对祖国还是有很多的希望、有很多的寄托,包括我哥哥进监狱以后,我还是一直在回国讲学、帮助那边的学生、给贫穷学生们奖学金。

我自己是个作学问、搞技术的人,这次真的是让我非常失望、非常惊讶他不让我回国。

我们应该让外边的大众知道真实的情形,中国政府这样做是不明智的。”

*汪岷:王炳章在中国民主运动里,拥有好几个“第一”*

曾任《中国之春》杂志主编、社长的汪岷先生与王炳章先生相识三十多年,现在美国任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代理主席。

汪岷先生接受我的采访,谈他所认识的王炳章先生。

汪岷:“我特别想说的是,王炳章在中国的民主运动中里边,拥有好几个‘第一’。

他是1949年之后中国大陆的第一个获得博士学位的公费留学生。

他又是1949年之后中国大陆获得博士学位的公费留学生中第一个宣布反抗中共暴政的。

王炳章是第一个创建了中国大陆留学生民主运动的政论杂志《中国之春》,这本杂志影响了中国民主运动整整二十年。

王炳章创建了第一个中国大陆在海外的民运组织叫作“中国民主团结联盟”(简称‘中国民联’)。

王炳章是第一个从海外闯关回中国大陆参与组织反对党的民运领袖。

王炳章还是第一个在海外被中大陆政府绑架回去的民运领袖。

最后一个,王炳章是第一个被中国政府判无期徒刑的海外民运领袖。”


*辛灏年:王炳章确实具有许多中国知识分子至今还不具有的品格*

现在在美国的《黄花岗》杂志主编、作家、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谈王炳章先生的品格。

辛灏年:“我觉得王炳章确确实实具有许多中国知识分子至今还不具有的那样一种品格。就是他没有像当代许多知识分子那样,看重名利、自己的身价、认为自己是精英,以为他代表了人民……王炳章从来不是这样的。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知识分子,一个留学生,要在海外把中国的民主运动开创和发展下去。

他自己也不曾说过自己是领袖,而是大家说他是领袖,那是历史的事实。

我所见到的王炳章是一个坚持了中国知识分子理应具有的人格坚守的那样一种知识分子。

我个人和他是在1997年认识的,接触也不多。但是我们每接触一次,都互相能够增加一些了解。

王炳章的命运就是一个在海外真正推动民主运动的领袖的命运。”



*辛灏年:与王炳章的相识和曾经有的两种感觉 *

辛灏年:“他在1989年之前,1982年他开始开创了中国海外民主运动,在长达七、八年的时间里面,他把海外民主运动做得有声有色。我那个时候并不在海外,我不知道。

可是,我到了海外以后,曾经有两种感觉。

一个感觉就是我看完了由他创办的全部《中国之春》杂志,我看到在1989年前《中国之春》杂志办得非常活跃,非常生龙活虎,也说明当时的中国海外民主运动是有相当的起色、力量和规模的,并且得到了很大的支持。

我的另外一个感觉,那是我没有想到的,我跟他1997年认识,当有人告诉我王炳章要来见我的时候,我当时是很犹豫的,他还没来却先来了很多人,每一个人都在我面前说够了王炳章的坏话。

我是带着一种还不能够对他完全相信,可是又不能不相信他的那种感觉和他见的面,是在我家里。

见完面以后他走了,我就跟我太太说了一句话,我说‘我来海外这么长时间’,当时大概有三、四年了,‘我见过很多很多的人、事,我还没有看见过一个像他这样真正具有那种领袖风采的人物’。这就是我当时对他的第一个评价。

我看得出来他有修养,他很坚定,他不太忌讳别人说他什么,或者说是完全不忌讳别人说他什么。他有自己的主张、自己的想法,对愿意和他同道者,他相当的开心和高兴;对于像我这样表示暂时不愿意参加任何组织的人、也不愿意参加他当时所组建的‘中国民主正义党’的这样一个文人朋友,他也没有表示不高兴。

所以我当时对他的感觉相当好。这是使我对他的认识产生一些想法,或对别人对他的缺点甚至是污蔑产生一些怀疑的开头。”



*辛灏年:王炳章的两个突出品格——爱国与爱民,质疑“间谍”和“暴力”罪名*

辛灏年:“1997年以后,直到2003年他在越南北部被中共绑架,这些年里他和我交往并不多,但每见一次,我们互相都很有收获。使我感觉到他不像别人一再的诋毁他(说)的那个样子。

他是一个非常执着的人,他身上有两个很突出的品格。一个是他爱国,第二个,他爱民。

在民主运动的立场上,他坚持要做中国的民主运动。他坚定地作民主运动的战士,公开的表态和讲话,坚决不作‘线人’,只作一个爱中国的民主运动人士。

共产党给他的罪名是‘台湾间谍’,找不出这个事实来。如果说,王炳章先生在蒋经国时代得到过台湾的支持,他曾经明确的跟蒋经国说过‘你们支持我们,我们感谢。但是你们是你们,我们是我们,我们要保留批评国民党的权利’这是在海内外凡是知道王炳章历史的人,大家都知道的这段故事。

这样的人,说了这种话的人,并且就是这样做的人,甚至于遭到李登辉国民党和共产党联手一再对他进行打击的王炳章博士,还能够被称得上是‘间谍’吗?

我说他的爱民呢,他也不是官,我怎么可以说他爱民呢?他自己就是民,民爱民嘛。

王炳章表现在爱民的思想,他主要是认为在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人民太苦了,需要有一些人能够首先站出来为他们呐喊呼叫,反对专制的极权统治。

他在这个方面是非常坚定的。他具有一种真正的民权思想,希望民权解放,并且为此他写过一本书,叫作《中国民主革命之路》这本书写得相当好。我真的是爱不释手。

后来我们就在《黄花岗》杂志选载了这本书,最近我们还想把它从头到尾的进行连载一遍。

如果说他讲‘革命’的话,主要是属于言论自由的范围。我们也讲民主革命啊,近两年来开始讲民主革命的觉醒的民主朋友、民运朋友也越来越多了,所以这不是罪名嘛。

而恰恰是直到今天为止,共产党从来没有停止过暴力镇压人民啊,特别是暴力镇压人民的和平抗争。共产党有什么脸面来说王炳章先生是‘搞暴力’的呢?并且给了他一个‘暴力的’罪名。

所以,我觉得王炳章先生不仅是无辜的,而且他是正义的和正确的。可以看一看他的这本书(《中国革命之路》),你就知道了,他讲得是多么的真切,毫无血腥味!”



*郭平:王炳章博士弃医从运,希望中国不再重复历史错误,他是有民主素养的人*

曾经多年担任“王炳章救援工作委员会”负责人的美国加州大学化学博士郭平先生谈他所认识的王炳章先生和王炳章案。

郭平:“我是从台湾来的华侨,我在美国已经住了四十多年了。我认识王博士三十年以上,很多人都知道王博士他本身的专业是治病救人。但是他经过‘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文革’时代,他自己深受其害。所以他对中国的前途是极其关心的。

他是一个很有修养的人,很肯自我奉献、自我牺牲的人。因为他自己有受过‘文革’暴力的迫害,所以他就晓得要有一个法治的、民主的社会,(对) 一个国家是很重要的。也是他弃医从运最大的目的。他希望中国不要再重复历史上的错误,他是有民主素养的人。”

主持人:“您是住在西部,王炳章先生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东部,那您和他的沟通……”

郭平:“对。他也常常到西部来,我也常常到东部去。”

主持人“面对面的接触还是很多的,是吗?”

郭平:“真的是很多。我们讲这些话都不是泛泛讲的。”


*郭平:王炳章案是冤假错案中大案“领导恐怖组织”和“台湾间谍”皆无稽之谈*

主持人:“您曾经是‘王炳章救援工作委员会’的负责人……”

郭平:“一共有六年的时间,从2002年到2008年。现在是他的儿子跟女儿他们在负责这个救援委员会。”

主持人:“那个时候您为什么会担任这个职务?”

郭平:“当时我们认为王博士的这个案子是一个冤假错案中的大案。他被判无期(徒刑)的两个罪名,一个是‘领导恐怖组织’,一个是‘台湾间谍’。对我们来讲,都是不能成立的,也可以算是无稽之谈,或是天方夜谭吧。”

主持人:“为什么这么说?”

郭平:“譬如说‘领导恐怖组织’,因为民运存在已经有三十多年了,你们有没有任何人知道有任何一次所谓的‘恐怖活动’?对于作这样的控诉(指控),甚至控诉中有一些引用的泰国警方的资料,泰国警方也是公开的否认哪!

所以呢,‘领导恐怖组织’显然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说法。事实就已经否认了他这个控罪。

第二个,说他是‘台湾间谍’,在台湾立法院的质询里面,台湾的国安部门公开证明,王博士不是台湾的间谍。所以这个‘台湾间谍’的罪名也不能成立。”



*郭平:王炳章案跟金大中案有一点相像,越界绑架政治犯受法治国家和社会谴责*

主持人:“王炳章先生是在中国大陆以外被绑架,然后送到大陆内去审判,这点国际公法是不是允许,有没有明文规定?”

郭平:“你问的问题很好。我们就举个例子,韩国有一个总统叫金大中,金大中当年流亡日本的时候,也是被韩国的国安的部门从日本绑架回韩国。金大中这个案子受到全世界的谴责,所以越界绑架政治犯是受到世界讲法治的国家跟社会谴责的。

王博士的案子跟金大中的案子是有一点相像,他这样子被判刑的这个事情,我想包括习近平主席为首的中共当局,最近以来一直在提倡‘以法治国’并且处理了前任负责政法工作的负责人,想要解决滥权问题、腐败的行为,的确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但是,要能够纠正像王炳章博士这样的一个属于冤假错案里面的大案,我想也是会让这个当局能够迈向崇尚法治、保障民权,有‘软实力’大国的一个变化。如果能够纠正这个冤假错案里面的大案,有它的必要性的,肯定能够使海内外中国人耳目一新。”



*傅希秋:王炳章先生是我们特别关注的中国18个严重受到迫害的良心犯之一*

目前在欧美国际社会推动着一个“自由中国18名良心犯行动”。在广东韶关监狱服刑的王炳章博士,是这18名良心犯之一。

“自由中国18名良心犯行动”的发起和推动者之一、美国的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接受采访,谈关注狱中王炳章先生。

傅希秋:“王炳章先生,也是王炳章弟兄,他也是我们一个基督徒弟兄,是我们特别关注的中国18个严重受到迫害的良心犯之一。我们一直在关注他长期的、在过去十几年已经在中国监狱里服刑,甚至是很明显受到虐待的情况。”



*傅希秋:王炳章、彭明都是被判无期徒刑、在海外被绑架,联合国视作被任意羁押*

傅希秋:“王炳章先生跟彭明先生是在这‘自由18’当中被判处无期徒刑、两位是非常特别的。因为他们两位都是在海外……王炳章先生已经是加拿大和美国的双重永久居民,无论是永久居民,还是像彭明是美国的难民,但都是在中国之外被中共的特工绑架,并且他们都被联合国视作是被中国任意拘押。

在国际法意义上来讲,实际上如果一旦他们的罪名被推翻,中国应该将他们释放回他们曾被绑架的所在地。也就是说,王炳章先生在国际法意义上是被释放回越南,由越南政府把他返回到美国或加拿大。我知道的是美加两国政府都非常乐意配合,并且是积极的愿意去斡旋,重新接受王炳章先生回到这两个国家。

像彭明先生是在缅甸被绑架,中国政府也应该按照国际难民法将彭明先生返回缅甸,我也相信美国政府这边肯定是非常乐意配合,接待彭明先生回到美国。”



*傅希秋:对王炳章先生的指控未提出任何证据,以“国家安全“名义秘密审理*

傅希秋:“其实在中国政府的所谓的对他(王炳章先生)的指控,证据里边也没有提出相应的……就是说王炳章先生一共所谓‘策划实施了’多少起‘恐怖犯罪’事件,并且很明显是没有任何提供出的证据。因为他这个案例本身是官方以所谓的‘国家安全’名义,并没有公开审理,都是秘密进行的。”



*傅希秋:用武力绑架、身体虐待方式,更违犯国际法,也违犯中国的法律*

傅希秋:“从现在王炳章先生的友人和中共所提供的这些线索来看,并没有任何实质性证据来支持中共的这个指控。包括对彭明的指控,都是一些把罪名先加上……并没有以特别所谓的个例……包括你说他是‘恐怖分子’、‘策划恐怖活动’,那应该说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在哪个地方实施了这个‘恐怖活动’?不能够单纯的用一些道听途说的、甚至是臆测性的就去做推定,就对他们用这种武力绑架、身体虐待的方式,那就更是违犯国际法,并且当然也违犯中国自己本身的法律。



所以,就我目前所听到的,本人没有看到至少有任何的线索,或者说有力的证据,中共自己也没有公布过有力的任何证据,来支持他们对王炳章和彭明的指控。”



*傅希秋:台湾国安局书面证明王炳章从未作过台湾安全局间谍,递交中国的部门*

傅希秋:“从去年12月份,我们特别组织了王炳章先生的女儿王天安,包括彭明的女儿彭佳音到台湾去,在台湾立法院特别也举行了听证会。

当时其中一个,因为王炳章先生被中共判处无期徒刑的两个罪名最严重的一个罪名就是说他‘为台湾作间谍’。这个事情当时(去年12月)开听证会的时,包括陆委会、海基会,还有台湾国安局的人都在场。

当场立法委员田秋堇议员就责成台湾陆委会和台湾国安局向立法院作出一个简报,希望他们作出澄清——如果王炳章真的是台湾的间谍,那台湾政府也有义务出来营救;如果他不是,那就更应该还给王炳章先生一个清白。

这个事情在后期,台湾国安局非常破天荒的,应该是没有什么前例的做出一个书面的证明,向台湾的立法院田秋堇议员办公室,以及向行政院作出了一个澄清,明确的表达王炳章先生从来没有作过台湾安全局的间谍,也没有为台湾安全局作过任何的事情。

所以这个事情本身从法律意义上来讲,我们应该看到对王炳章先生的指控及审判和判刑的最重要的一个指控,是完全不能成立的。

并且台湾陆委会主委也明确表达并且确认了向中国官方、中国的行政相关部门、主管台湾海峡两岸关系的这些部门的首脑,都把这个台湾国安局的证明递交给中国的部门,并且得到中国这些部门的承诺,说会向中国法律的有关执法部门、法院等部门转达这个文件。”



*傅希秋:王炳章的弟弟探访签证却被拒,我们会继续采取行动,直到王炳章获得自由*

傅希秋:“但是到目前为止,却遇到了王炳章先生的弟弟探访签证被拒绝这样的情形。这确实不仅仅使整个案情没有获得相应的法律处理,而且连最基本的、人道的探视权也受到刁难和阻拦。我们当然非常关注,我们在美国这方面下一步会采取继续行动,应该是在美国国会复会之后,我们会继续推动‘自由18’行动,包括为王炳章先生的人身的自由和在监狱里待遇的改善,最终为王炳章先生获释,在国际上作继续的努力。

我所知道的是,王炳章先生的案例一直在欧盟跟中国人权对话名单上。我也知道,包括英国政府在内的其它国家的政府,在跟中国进行高层外交和对话当中,王炳章先生的自由和在监狱里边的待遇也一直被提及。

所以我们会继续在这方面做出努力,直到王炳章先生获得自由。”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