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凤岗教授就強拆十字架答香港記者問



楊教授您好!

以下是我們想問您的問題:


1. 從這次大規模拆除十字架的事件來看,能否顯示中央對宗教的政策是否已有調
整?為甚麼這次事件中,連一些所謂合法的三自教會/辦妥證件的教會也遭到牽連?


浙江強拆教堂和十字架的這場政治運動已經持續了將近四個月。一方面,我現在的研判
是,這依然有可能是浙江省官員的政治賭博,猜測中央對於基督教的態度趨向打擊壓
制,因此採取了這樣的強硬措施,借此博取上位晉升。另一方面,這場運動已經持續這麼
久,引起國內外的強烈關注,因此,中央不可能不知道,中央的態度至少是對此默
許的,更可能是暗中鼓勵的。無論是默許還是鼓勵,都顯示中共中央對於宗教政策做出了
調整,放棄了現代國家法律政策上的平等原則,更加明目張膽地扶持佛教和儒
家,打擊壓制基督教。在這次政治運動中甚至連政府批准的三自愛國委員會屬下的教會都
受到牽連,即使教堂的一切都得到合法批准,也遭到強拆十字架,這更加說明這場
運動的打擊對象是整個基督教,所謂拆除和整改違法建築,顯然不過是個掩耳盜鈴、自欺
欺人的煙幕,鬼才相信那套說辭。


2. 十字架牽涉信徒的宗教感情,這是過往政府知道、文件也提及過要小心處理
的,但為何這次的姿態如此強硬,甚至不惜惹來信徒和非信徒的反對?



在改革開放政策剛剛開始的時候,在1982年中共中央19號文件中,宗教信徒是被作為被團
結的對象,因為那時中共的大政方針是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進行經濟建
設。當時提出宗教有五種特性,其中包括“群眾性”,把信眾作為“群眾”,宗教事務中的問題
和衝突是中共的所謂“人民內部矛盾”而不再是“敵我矛盾”。為了顧及
“群眾性”,在宗教事物的處理上比較謹慎,盡量避免與信眾產生對立。但是,強拆教堂和十
字架的這場政治運動,把基督徒當作鬥爭的對象,對於守護十字架的一些信徒
大打出手,對於有些基督徒領袖進行傳喚和拘留,對於經商的基督徒及其家屬進行威脅恐
嚇,對於作為公務員的基督徒及其家屬進行審查調查,這些舉措顯示,這是放棄了
把基督徒當作群眾的底線,已經退回到“文革”的“敵我矛盾”的鬥爭路線。需要指出的兩
點,第一,在宗教事務上,並不是全面倒退到文革路線,而是選擇性地倒退到文
革路線,在漢族地區,只是針對所有基督徒,與此同時,對於漢族地區的佛教則是大力扶持
並且進行政治收買和商業利用的。第二,針對基督教的打擊運動,目前還僅限於
個別省份,在其他很多地方尚未展開,是否會擴展到全國範圍內,尚待觀察。



3. 除了浙江省外,還有沒有知道其他省份的教會也出現緊張的情況?依您預計,
這次十字架事件對內地教會會帶來什麼或多大影響?



對於基督教的打壓,在浙江省是強拆教堂和十字架,在有些其他省份則是以其他方式迫害
基督徒,比如在河南南樂三自教會的張少傑,因為替信徒維權和維護教堂的權
益,被重判12年刑期,在河南、山東、貴州等地,有些正統的基督徒群體被作為邪教團體進
行打擊。


這次的打擊迫害有什麼影響,目前還看不出來。不過,以往的歷史顯示,這樣的打擊常常適
得其反,基督徒可能因此得到歷練,變得更加堅韌,基督教因此得到復興。比
如,在文革期間,所有教堂都關閉了,但是,基督徒人數卻從文革前的一百萬發展到文革後
的三百萬。在改革開放後的三十多年,也有一波一波的打壓運動,但是,基督徒
的增長一直保持旺盛的勢頭。我認為,基督徒人數的繼續高速增長已經是大勢所趨,不可
避免,除非中國全面放棄對外開放和市場經濟,就像朝鮮那樣。對於這個大勢所
趨,無論是基督徒還是非基督徒,目前都缺少足夠的認識和心理準備,因此才有種種不適當
的行動。


4. 習近平上台後,內地整體宗教情況是否明顯有變?就目前情況而言,外國/海外
教會介入對事件有幫助嗎?在香港的團體又可怎樣幫忙?



現在是全球化時代和信息時代,國內國外的聯繫每時每刻都在通過多種方式密集地進行
著,除非中國完全自我封閉起來,包括割斷互聯網、停止飛航,但那是難以實現的。
在這樣的信息時代和全球化時代,國外對於國內教會和基督徒的關心和介入,就是不可避
免的,即使有些境外的人不介入,其他境外的人仍然會介入,即使境內的有些基督
徒拒絕境外介入,其他境內的人仍然會歡迎境外的人介入。這就像天要下雨,撐起雨傘並
不能保證不被淋濕一樣。總之,這是不可避免的。對於境外特別是香港關注中國大
陸基督徒狀況的團體和個人來說,特別是基督教界的領袖和公眾人士,總會提供道義的支
持,公開的呼籲,經濟的援助,甚至人們會以個體或組團的形式到強拆十字架的教
堂現場,去表達聲援和支持,與當地的弟兄姐妹共同守護十字架,一同受苦,共同挑旺復興
的火種。對於任何守法居民的迫害都不是被迫害的人個人的事情,其他有良知的
人必然會有同情,必然會有人去表達支持和關懷,更不用說基督之內互為肢體的弟兄姐妹
了。其實,被拘留關押幾天,這是社會運動中參與者常常要付出的代價,就像美國
的民權運動一樣,直到關押的場所人滿為患。



5. 您在五月份的時候,曾與一群關心內地宗教自由的學者、牧者一起發起關注內
地宗教情況的聯署,那個聯署共有多少人簽名?會不會公開名單或把聯署送到什麼
地 方?還有沒有其他相關的跟進行動?


《宗教自由普度共識》及其簽名已經公佈,請
見:http://www.purdue.edu/crcs/itemMeetings/chineseVersion/purdueSymposiumC/p
urdueSymposium2014C/consensusC.html
我們普度大学中国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會繼續用多種方式推動宗教自由觀念的討論和廣
泛傳播,包括講座、會議、出版、培訓。希望與各界有識之士共同推動,直到宗教自
由在中國社會得到真正的實現和獲得法律制度的切實保障。


楊鳳崗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