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需要「中国化」吗?

作者:龚天民新文集

近年来,教会中有些人士竭力鼓吹所谓「基督教中国化」(或本色化)。他们撰文立说,图以一己之见影响中国基督徒的基本信仰。这些人的论调不外几点:(一)基督教原是西洋产物,不应该连根带叶,全盘搬到中国来。(二)中国基督教应有自己的一套中国基督教神学思想,以及其它自己的东西。(三)中国古代的上帝(或中国人所信的上帝)就是基督教的上帝,两位一体,并无分别。



于是,这些鼓吹本色化的人,便引经据典,煞有介事地大作其文章,甚至还批评那些正在热心传道的同工,说甚么「他们不懂中国宗教文化,心胸太窄,老是排斥别教」。有些基督徒就上了他们的当,还以为他们才是宽宏大量呢。


首先,我们要看看这些人为何要如此热心提倡基督教中国化?原因或可分析如下:(一)他们的信仰也许已经起了变化,发生动摇,不再以基督教的上帝为上帝(见十诫第一条:除了我以外,不可有别的神),而在别的宗教中去找出路了。(二)这些人也许觉得在我国传道不易,不如用点小聪明骗骗那些对儒佛道等教义根本无知的人,说声「你的上帝(或佛,或其它神明)就是我的上帝」,试图把对方引进教会。结果,只是多产生一些信仰胡涂不纯的基督徒,给教会带来更多的困扰罢了。至于那些真正明白相信自己宗教的他教教徒,绝对不会接受甚么基督教上帝就是他的上帝(或佛)的这种说法的。(三)这些主张「本色化」的人,也许最初信教时,对主耶稣就根本认识不清,虽然作了信徒,但原信的异教思想复活,遂使他变成了一个四不像的混合教信徒。有的基儒相混,高喊儒教所信的上帝便是基督教的上帝。有的是基佛相混,主张「佛陀」、「菩萨」、「真如」便是基督教的上帝或圣灵。有的是基道相混,提倡玉皇大帝便是基督教的上帝。某次,我读了一位对道教颇有研究的某基督教弟兄来信后,简直使我怀疑他似乎已把主耶稣当成「大神仙」了。


那些主张中国人的上帝,便是基督教上帝的基督徒(含传道人),以为上帝既是无所不在,爱及全球人民,当然绝不会只是以色列人的上帝,也应是中国人的上帝。他们还广引经文,以证明中国人的上帝也是公义、独一、爱人、赏善、罚恶……与圣经中的上帝一模一样,所以两者原为一体,并无分别。但以上这些说法在圣经中根本没有确实记载,并非像这些人所说的一般。既然没有圣经根据,所以可以打个「?」号,不必把它当作圣经权威解释。我们以为这些人实在已把主耶稣拋诸脑后了。人信上帝虽极重要(儒家人确也信中国古书中所载的上帝),但人还得信一位介乎上帝与人之间的中保––主耶稣基督不可。如再说得清楚点,基督教特别强调人必须信主耶稣,靠祂赦罪得救,借着主耶稣,人才能去到上帝面前。主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上帝)那里去。你们若认识我,也就认识我的父。」(约十四 7)主耶稣所讲的上帝,祂的特性与一切作为,都详载新旧约圣经之内。基督徒向人传教时,如忘记或不提主耶稣,而只在「上帝」身上兜圈子,对个人的得救与信仰,恐怕只是有害无益。一位真正的儒教徒也许可能会接受基督教的上帝,但他绝不会相信主耶稣是他的救主的(香港《人生杂志》主编王道先生在刊物上便曾如此表明过他的信仰)。既然如此,「本色化」对真信仰的儒教徒便起不了甚么作用了!


如真像有些人所说,中国人所信的上帝便是基督教圣经中所讲的上帝,那么便会产生以下两种有趣滑稽的结果:(一)我们那些不信主耶稣的中国同胞,成了比上帝的选民以色列人还更早有了好信仰,信了上帝,岂非成了选民中的「选民」?而我国的黄帝、颛顼、帝喾、尧、舜、禹、汤等信上帝祭上帝的诸古代帝王,成为比挪亚与亚伯拉罕还伟大的人物了。因为挪亚与亚伯拉罕还得先要从上帝获得启示,才开始行动,或造方舟,或赴迦南。但我们中国人,上自帝王,下至平民百姓,不必有劳上帝如此一一清楚吩咐启示,岂非早在实行上帝的旨意?至于武王、周公、孔子、曾子、子思、孟子等儒家大人物,成为比保罗、彼得、约翰等使徒更伟大更了不起。因为孔子等人,已在使徒以前四、五百年,便在犹太国境界以外的中国,作了基督教的最早宣教师,宣扬了基督教上帝的信仰了。如果中国人的上帝便是基督教的上帝,那么在中国原有的儒教徒,应更比基督徒为上帝所爱的了,因为他们早就信了上帝,而基督徒只是信那从西洋绕了一个大圈子后才再传入中国的上帝罢了。但中国人岂非早就信了,何必再多此一举呢?基督教还要它干嘛?如果「中国的上帝便是基督教的上帝」的这个道理是对的,那么基督徒要受上帝斥责了,因为他们不单信得太迟(因儒教徒早就信了),还要另信主耶稣,这在中国古籍中并未记载,岂非有违上帝旨意?


(二)按照主张「本色化」的人说法,上帝是无所不在,所以也在中国作工,因此,中国上帝亦即基督教上帝。如果这种推论对,那么上帝当然不会偏爱中国,也应在世界各国作工了。这样一来,日本神道教的天照大神(太阳女神),印度教的三大神––梵天神、毗瑟笯神、湿婆神;佛教的释迦牟尼佛、阿弥陀佛、大日如来佛,拜火教的马兹达神(Ahura MaZda),回教的安拉神(Allan),以及其它许多宗教的最高神(次级神尚未算在内),应该也都就是基督教的上帝才对啊!因为上帝总不能只是中国人的上帝,也应是世界各国的上帝才对啊!其次,我国道教的玉皇大帝、文昌帝君……以及民间信仰的妈祖、五帝、灶神、土地神、山川神,还有许多数以千万计的神明,也应该都是基督教的上帝才对啊!因为没有理由能说基督教的上帝不是这些神祇啊。


我们倒很喜欢听听主张基督教中国化的人对以上两问题,如何予以圆满解释如答案是「是的」,各宗教最高神(佛)亦即基督教上帝。那么,基督教从此便应停止传教,因为中国人、日本人、印度人……那些异教徒早信了上帝了。如答案是「不是的」,那么我们要请问,为何只有中国人的上帝才是基督教的上帝,而其它宗教的神(佛)即不是基督教的上帝?理由何在?那些异教的神明,岂非也在讲什么公义、正直、博爱……?难道「本色化」只能适用于儒家上帝,


话再说回来。根据圣经,人若不借着主耶稣,便不能到上帝那裹去。换言之,人必须信主耶稣,信祂为救主,才能得救,才能得永生。因此,我们能说,凡不以主耶稣为中保、与主耶稣无关的任何其它「上帝」或者神佛,都不是我们该信该传的对象了。我国人原信的上帝,不管他如何与圣经中所讲的上帝相接近、相类似,甚至有人把他与耶和华上帝看为一体,但毕竟不是借着主耶稣启示才认识(约十四 7)。因此,身为基督徒的我们,便不能随便同声附和了;否则,我们就是在打破基督教信仰,越过了主耶稣所讲的,在自找出路,另外发明新上帝了。我这样讲,相信儒教徒、佛教徒、道教徒……也会赞成的,因为上述诸教的「虔诚」教徒,绝对不会同意接受基督教「本色化」这种谬论的。试想钱穆先生、唐君毅先生与王道先生等会同意他所信的儒家上帝便是基督教的上帝吗?佛教的印顺法师、道安法师会同意他所信的「佛」或甚么菩萨便是耶和华上帝吗?当然绝对不会!


我觉得一个宗教能够发展成功,除了外在的环境等因素外,主要的是内在因素:(一)必须发挥其独特的教义,讲别宗教未讲过的。(二)传教者必须努力热心宣教。初期基督教,外在环境虽极恶劣不利,但使徒们却高度发挥了上述两点,而替基督教奠下了不灭的根基。彼得、约翰、雅各,从未想到「基督教犹太化」,宁愿坐牢下监,也不改「耶稣」一个字,不把主耶稣与犹太教古时的任何先知人物相混。新约「希伯来书」便是一部基督教最早的宗教比较学(基督教与犹太教比较),保罗对希腊、罗马等宗教及文物深有研究,但他从不主张基督教希腊化或罗马化或甚么化,他只一味努力地向外那人传讲他们从未听过的主耶稣救人福音,他不谈别的,只讲主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林前二 2)。我们只要一看保罗在以弗所城所遭遇的惊险经过,便知他对「本色化」毫无兴趣。如他主张亚底米丢神便是基督教的上帝或主耶稣,恐怕会大受当地人欢迎呢。那么,基督教恐怕也就此完结了。


佛教来自印度,在某些仪礼、规范、修行方法上,为了适应我国地理、气候、国情后而作了若干变动修正外,其佛教根本信仰却丝毫末变。大家仍信释迦、阿弥陀佛、观音、地藏,以及诸佛菩萨,及保持着两千年前从印度传入时的遗风,一点未与中国文物相混。甚至到了今天,佛教在念某些经或唱赞歌时仍用印度梵文,他们以此为傲,且从未想到要把佛教梵文音乐变成中国音乐,以讨好国人。佛教徒也从未想要把释迦变成中国的上帝,以骗取儒教徒的信仰。他们抱定我有我的一套,别人没有,要信就信,绝不妥协。说也奇怪,许多中国人却变成了佛教徒呢。


相反地,如想与别教妥协,便会遭遇悲惨结果。唐朝时的基督教一派「景教」,便是一个好例子。景教似乎最早采取了基督教本色化、中国化,建立了最早的「中国基督教神学」,他们把上帝改写为天尊、佛。把受洗改为「受戒」,使用了大批儒、释、道三教用语,满怀希望,想把中国人拉过来改信基督教,那知效果适得其反,中国人反而大声讥笑这个四不像的宗教,最后终于在我国完全灭亡。照我看来,景教失败的最大原因,便是没把自己的独特教义发挥出来,却与中国其它宗教相混,建立了一套怪诞不经的中国景教神学,叫人看了啼笑皆非,还能再谈信仰?(详情请阅拙著《唐朝基督教》之研究。)


中国基督教必须本色化吗?我们以为倒也不必这样做。基督教在中国早已定了型,大家都已经知道她所讲的是甚么,信的是甚么,加上台湾、香港及海外各地,信教也极自由,大可不必在这风平浪静的太平时日,把先人好不容易才筑成的一点基督教根基,来个大翻身、大改革,把基督徒的信仰弄得迷糊,引入歧途。因为这是一种大手术,如动得稍有不准或有些偏差,只是对现有的基督教增加无穷的困扰与害处罢了,或至少会给全教会带来某种程度的损伤。例如在香港某基督教刊物上(姑隐其名),曾有基督徒撰文主张真如、佛性、上帝原为一体,立遭台湾佛教僧人圣严法师予以痛击,说基督徒想拉拢佛教徒,而把整个基督教大骂一顿(见《佛教人生与宗教》一六六页)。我想,现在基督教在中国急需要做的,不是由少数人在理论上玩把戏,而是如何发动全教会传道人及信徒,脚踏实地的去向周围的同胞传福音。


中国基督教会由于差会背景的不同,因此有些地方,如仪礼、规范、生活习惯等,也许还有值得改进之处。这点,我想没有人会起来反对的。但是,我们的基本信仰,以及最根本的神学用语,如上帝、耶稣,以及圣经对异教的态度等等,绝对不能更改,也不能与异教相混合。我们绝不容许人随便写几篇文章,向异教徒出卖基督教,还美其名曰「基督教中国化」(或本色化)。照我看,这不过是同异教低头妥协的一副可怜相罢了。我们绝不愿让景教的悲惨命运在中国再次上演,我们不愿看到中国基督教变成了四不像,变成似儒似佛似道,混而不明。我们要效法使徒保罗在异教重重包围的恶劣环境中求发展,努力传扬别人没有、我们才有的主耶稣死在十字架,又再复活,要救万民的福音。圣经说:「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提后四 2),又说:「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的争辩」。愿以此经句与我圣教诸同工师友共勉。


(写于一九七三年)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