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狮子的中国梦醒了? ----评习近平先生在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的讲话


作者:Abraham Bamboo

3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先生出访欧洲,开展其主政中国以来提出的“中国梦”之国家前景目标在国际社会的推广。除了相比江泽民、胡温时代类似外交宣传活动更有雄心和自信外。“中国梦”也突显出一种打造在全世界有竞争力的文化形象和软实力的战略企图,尤其值得注意的是3月27日,习近平先生访问位于法国巴黎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并发表有关人类文明交流互鉴的演讲。[注一]这篇演讲最使人印象深刻的不是其关于文明交流互鉴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普世常识套话。而是其浓笔重彩的谈到“有中国特色的佛教”并对”佛教中国化的教科书式的精确叙述”。他谈到看到唐代法门寺文物,所引起的价值和意义思考几乎流露出“梦回唐朝”般的赞许。以致在众多佛教网站上一片欢呼“中国国家领导人前所未有地全面论述了佛教中国化的历程与意义”。也使观察者看到“有中国特色的佛教”与“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之间潜在的逻辑联系。然而,不幸而讽刺的是:几乎与此同时,在中国基督教最为兴盛的有“中国耶路撒冷”之称的温州乃至浙江全省,中国政府正在开展一场疾风暴雨运动式的“拆十字架、拆教堂’的运动,亦今为止,不论三自教会还是家庭教会有数十家教堂已经收到地方当局勒令限期拆掉教会标志性的十字架或教堂建筑的通知。而且,有许多家教会教堂十字架已被强行拆掉,甚至浙江有多个教堂被强行拆毁,

起因,据说是作为虔诚佛教徒的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似乎与共产党书记的身份有些尴尬)视察时,看到温州各地高大的教堂上十字架不爽,所以下令拆除。当然,笔者不相信,作为一项事关宗教政策和社会和谐的政府行动,只仅仅出于某个官员的个人宗教信仰偏好或某种政治性投机心理。从习近平先生这篇讲话,观察者不得不判断:在习近平先生的“中国梦”里,“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在国家文化战略上和意识形态政策上,选择了倾向性扶持“有中国特色佛教”的政策。

之所以有这样的倾向性策略,是因为:

一、佛教传入中国近二千年来,历来维护统治者,充当统治者的保健医生、养生顾问和在政治权斗和腐败中心力憔悴的官员们的心灵导师是“高僧们”趋之如骛的事业。扶持习惯依从献媚统治者的佛教是当下为各种统治危机困扰得焦头烂额的执政者的本能选择。

二、“中国特色主义”的政治理论需要其意识形态和文化土壤的基础,并培植这样的社会心理。除了一贯地宣传上打民族主义爱国爱党的牌外。因自身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破产并癌症一样扩散在执政党中的贪污腐败造成的民心丧失,使中共在国家文化和宗教战略上选择扶持已经中国化千年,被普遍接受为中国本土宗教且本质上同属无神论人本思想的佛教,是其意识形态“中国特色主义”战略思维的考量。如凤凰网上《习近平巴黎论佛教 中国文化复兴佛教当担大任》一文提到“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习主席多次提到佛教也有着深厚的现实背景。近代以来,以儒释道为代表的中国传统文化受到严重冲击。今天,儒家文化的制度性传承仍然没有建立,道教作为中国本土宗教,其现状与人们的期待也有很大的差距。在儒释道三教当中,佛教的发展相对较好,逐渐成为中国文化复兴的最重要载体。”(注一)

三、是中共统战策略的手段,中共夺取和巩固政权有三大法宝“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党的建设”,其中统一战线是其政治策略,按一位深有感触的教会老前辈的话说:统战统战,就是统而战之,先统(欺骗、胁迫)你过来,再围你战你。中共统治承继苏联,是极为强调意识形态控制的“伪宗教”的政教合一的极权主义体制,并将中国传统的专制统治推到了极致。中共的统战手法一贯是拉几方打一方,对自发独立生长的家庭教会为代表的中国基督教在近30年的迅速增长和作为真正意义上的自组织的公民结社壮大,中共深怀戒心,视为敌对势力。为遏制基督教为主体的公民社会在中国的发展势头和深入影响主流文化,扶持在宗教信仰领域与基督信仰有竞争的佛教是其统战手法,虽然表面的宗教政策和法规说是宗教自由和平等,实际在执行中,常常是拉佛教压基督教。比如,由中国政府支持主办的世界佛教论坛已经举办过三次,而家庭教会则不允许跨地区会议,更不用说全国性的会议。有观察员从网上公开资料分析在习近平2002年调任浙江任省委书记时,夏宝龙隔年就调任至浙江做其副手,两人一同工作4年时间。夏宝龙曾经于2004年1月2007年6月兼任中共浙江省委政法委书记,期间,2006年杭州萧山党山发生震惊中外的动用几千武警强行拆毁党山聚会所教堂,对保护教堂的上千基督徒殴打驱赶,重伤多人,抓捕50多名基督徒的血腥逼迫事件。中共十八大后夏宝龙升任浙江省委书记,被认为是地方上“习家军”势力。今年以来其发动的“拆十字架拆教堂”运动实质为中共高层在极左极权思维下为巩固其政权选择了倾向性的国家文化战略和秘而不宣的歧视性宗教政策,压制视为对其具有威胁的基督教而采取的全国性逼迫行动试点。

所以,“中国特色主义”只是维护极权统治的中共意识形态的宣传烟雾,用以迷惑国人和世界。掩盖中共要维护其政教合一的极权统治的遮羞布。

基督教信仰从一开始就是面向万族万民的普世信仰,基督耶稣的救恩是为全人类预备的,基督教信仰从罗马帝国一个边远行省被征服的犹太民族的独一真神信仰成为传遍整个罗马帝国范围被各族接受的信仰不过3百年时间。在耶稣基督被钉十字架后,他的门徒们纷纷慷慨殉道、教父们以殉道为最高的荣耀,罗马的斗兽场和刀剑杀戮中基督信仰以殉道者的血为种子,见证了福音的真理和坚不可摧的信心。 历经罗马帝国十次大逼迫后,罗马君士坦丁皇帝皈依基督信仰,宣布基督教为国教,基督信仰使罗马帝国脱离奴隶角斗表演等野蛮习俗。最终,当罗马帝国在蛮族入侵中崩溃时,基督的教会维持了社会不至崩溃,保存了文明。历史证明,基督教信仰在各民族、文化、文明中都能传播并更新、光照其原有文化。基督信仰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影响构成了今天全人类普世价值观的基础,基督教信仰是人权、自由、平等等普世价值的真正来源和支撑者。

反观佛教,佛教文明基本上是犬儒主义的变种,在真理标准上采取的是“悬搁法”。你再有慧根悟性,成佛不过归寂灭,还说什么?所以佛教本质上没有给这个世界与文明带来任何本质上的贡献。资源倒的确浪费了不少。习近平先生想以扶持“有中国特色的佛教”来担当其复兴中华文化的大国战略“中国梦”,不过是病急乱投医。

当今天,中共大一统极权统治因无力解决的自身系统性腐败、无法适应信息革命后的现代开放社会的制度困境、无心放弃其通过权贵资本主义攫取的巨大既得经济利益、无视人类良心自由的基本人权。出于维护自己的政权稳固,将基督信仰在中国的迅速传播视为对其威胁的敌对势力。是中共党内,意识形态极左强硬派在国家战略层面得势的表现。

这一将党的私利置于国家民族根本前途利益之上的自私、短视、愚蠢的考量,必将在历史中成为笑柄。基督教信仰其实正是中国当今道德沦丧、信仰迷失、经济泡沫、环境危机、社会溃败、民怨沸腾、民族分裂等危机总爆发下的解救出路。唯有基督耶稣牺牲的爱、公义、和平才能化解今天中国社会的根本问题。与基督为敌,就是在堵住中国制度和社会和平转型的大门。中共如要避免苏联式的彻底崩溃瓦解,让“中国梦”真正成为对国人有吸引力、对世界各国有可信性的国家图景,真正成为对人类文明有贡献的伟大国家。唯有将基督信仰作为国家长治久安的价值观来源才有可能,迈向施行保证真正宗教信仰自由的宪政治理,唯此中华民族才能完成近代辛亥革命以来无数仁人志士追求的现代宪政自由文明国家的转型。脱离两千年来皇权专制及朝代暴力循环更替的怪圈。以基督信仰为根基的普世文明价值观更新融汇古老的中华传统文化,释放出中国人的创造力、创新力。才能真正实现“中国梦”,成为世界各国人民尊敬的伟大国家。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