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加尔文主义者的自白书

作者:网文


读过个硕士的我就自认为是一个小知识分子了

小知识分子的偶像不是钱——不是我不爱,而是因为我意识到自己所拥有的知识变现能力居然那么差


小知识分子的偶像不是权——这还真的是不爱,因为我自命清高,不愿意走上仕途,沾染污秽

小知识分子的偶像是知识——生长在大学的校园,从小认识各种博士、院士、教授,我希望成为他们那样的人——博学且清高,自由而无用

基督信仰改变了我对钱财的看法,上帝使我不贫穷也不富足,为此向祂感恩,让我知道金钱不能成为我的身份象征,让我知道我的呼吸存活唯独依靠祂的恩典。

基督信仰改变了我对权力的看法,我不再站在道德的高地审判贪官污吏,因为我知道我自己一样全然堕落,若是某日位高权重,犯起罪来一定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是,知识长期以来是我的偶像!只是在一个强调操练敬虔的教会,长期以来没有表现的机会罢了。

直到我触了改革宗神学,我深感这多年来好像白信了一般,甚至有再次重生之感:

第一次发现信仰是可以被那么清晰的诠释;

第一次发现经文是可以被深度的解读剖析;

第一次感到那么多年在学校,企业中被训练思考能力可以用在永恒之事上了!

我好像登上了一艘大船,船上有500年宗教改革积累下的神学饕餮!

我贪婪的阅读巴刻、派博、爱德华兹、薛华、卡森、马丁路德当然不能少了加尔文和奥古斯丁。

我喜欢读《认识神》,因为这不就是基督徒一生应该去做的事情么?

我喜欢读《基督教要义》,因为加尔为几乎在每个问题上例举了所有错误的观点,并且根据圣经提出自己的主张;

我喜欢读马丁路德的《加拉太书注释》,因为字里行间充满了对天主教会的愤青感;

我喜欢读释经书,因为它们帮助我知道“这段经文到底在说什么”;

我喜欢前设护教学,因为他训练我这个属灵的人看透万事。



我不喜欢读见证,一方面是因为信主以来的前10年,听了太多的见证,泪点高不可及;一方面我觉得这与我何干?

我不喜欢《荒漠甘泉》,我觉得书中根本不解释圣经,就是每天一碗心灵鸡汤;

我不喜欢主题式讲道,因为我觉得用圣经支持自己的观点是骄傲且危险的;

我不喜欢《游子吟》和《前车可鉴》,我觉得证据不解决人心的问题;

我不喜欢灵恩派的弟兄姐妹,因为在我眼中他们矫揉造作,尤其是不认真读圣经!



突然,我发现自己成了一个骄傲、冷漠、缺乏怜悯的人,在我身上看不到神的恩典。在我眼中只有郁金香五点——谁自称4.5点,我都要和他急(为此我和太太没少吵)。而我居然还自称是一个相信唯独恩典的加尔文主义者!我活着的样子,证明自己连五点的第一点(全然败坏)都不相信——我成了一名加尔文主义十字军战士!(如果你没有发现,那么说明上帝任凭了我的假冒伪善,避免我绊倒多人)


我登上了改革宗神学的船,本是盼望它载我进入那真理的彼岸,结果我恋上了这条船!多么荒谬!

当我仔细思考此事的时候,我发现我内心最底层的源代码是这样的:必须有正确的教义,这样会生出正确的情感,最后就会产生正确的行为了。这是一个线性的建模:行为由情感决定,情感由教义决定。以至于我长期以来忽视了情感和行为,唯独专注于教义(知识)。原本期待正确的教义带来情感的改变和行为的归正,事实上收效甚微。

当我把感情和行动放在的信仰生活的第二、第三顺位时,情况变得荒谬:

正确的教义让我在头脑中知道耶稣基督为我死,我任凭自己知道这个事情,却压制自己的情感,对此无动于衷。正确的教义让我有一个清晰的认知:要读经、祷告、传福音、关心有需要者,我却任凭这些知识停留在脑子里,而没有活化在日常的生活中。以至于主日听完一篇讲道,我会嘀咕一句:“哎,乱解经!”;看到弟兄姐妹流泪祷告时,我会说:“哇,继续,继续!”然后自己该干嘛干嘛去了。正确的教义被锁在我的脑子里,没有触及我的心,更没有改变我的行为。

雅各书2章19节:你信神只有一位,你信的不错;鬼魔也信,却是战惊。

魔鬼也有正确的教义!他能把三位一体讲得清清楚楚,他相信道成肉身、身体复活、因信称义这一切的正确的教义,但是他没有正确行为和情感——他选择悖逆、他选择战惊。

我清楚的知道正确的教义可以影响情感和行为,但是我的线性模型忽略了行为、情感和教义之间的互动!

如果我是一个不传福音的基督徒,有人问我:“基督徒为什么要传福音呀?”我会回答:“因为这是耶稣给我们大使命!”——回答的没错,但是机械且干涩——我用行为证明我不相信这个使命;我对失丧灵魂缺乏负担,证明我根本不明白大使命背后耶稣基督所付上的代价。

如果我能带着恩典的情感,拥有许多传福音的经历时,回答这个问题就不会机械而无趣了——我会诉说我传福音的经历,见证灵魂悔改时的感动,确认大使命中“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的真实。我想,这就是行为、情感和教义之间如何互相作用的方式了。

套用John Frame常用的三重视角——耶稣的三个身份:先知、祭司、君王(可能我有些滥用)

先知——传讲上帝的话——正确的教义

祭司——让人知罪悔改——正确的情感

君王——行动治理这地——正确的行为

没有先后之分,而是相互作用,齐头并进。

如果教义可以解决一切,那么上帝的救赎在祂颁布律法的时候就能实现了!

显然不够!我们需要道成肉身,与人同吃同住,会流泪的耶稣!

正确的教义、正确的情感、正确的行为是相互依赖的,不是线性的模型,而是相互连接才能稳固的三角形——我们不能在三者之间定出优先次序来。

“人生的甲板总是在摇晃不停,平衡只不过是短暂的同步配合。”我们可能永远无法达到三者之间的长期平衡,所以我们需要无时不刻的查验,我们偏向了哪里,所以我们需要老生常谈的说:

“不断归正!”


感谢IIIM神学教育资源中心“建立你的神学”课程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