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钧律师就南乐教案给河南省委书记的公开信

郭庚茂书记:

我是广东省普罗米修律师事务所律师夏钧,不是共产党员,本来不应该给你写信。但我知道你是河南省委书记,是河南省的最高领导,全省的法律事物都归你领导,重大违法事件都归你负责处理。所以还是给你写了这封信。

南乐县发生了宗教迫害事件,据说引起省委重视,招县市负责官员到省委回报工作。我担心县市官员谎报案情,也担心省委官员先入为主,所以给你连夜写这封信。

你管辖的濮阳市南乐县,正在发生一起严重的,迫害基督教信徒的事件!有20多位基督徒被拘押,其中5位被逮捕。被拘押逮捕的大多数人家属,没收到公安局的的通知书。几个人被拘押逮捕的人,其家属多日后才收到通知书。

张少杰被从教堂抓走10天整,其家属一直没有收到公安局的通知书。而且还4次搜查了2个住处,3次都没通知家属到现场,更没有出示搜查证。更为严重的是,张少杰家属不知道张少杰被逮捕的原因?也不知道关押在何处?刚刚听说是被逮捕了,并且被刑讯逼供。

张少杰的父母、妻子、子女十分焦急,特别是他的父母,都已经近80高龄,父亲受惊吓住院,母亲整日惶恐不安,通宵向上帝祷告!幸好她有上帝可求,不然性命难保。妻子是残疾人,每天一瘸一拐到处打听张少杰的下落。最令他们恐怖的是,不知道亲人为什么被抓?关在哪里?是死还是活?

张少杰妻子王凤瑞先是请我当代理人。我于11月19日上午到达后,和张少杰的女婿孙著磊立即到县公安局,要求见办案警察了解张少杰下落。大门口警卫要求我们给里边打电话,出来人接才能进入。

孙著磊先打电话给局长霍培静,他回答说:正在开会。就挂断电话。接着打电话给国保大队长焦文祥,他说:我是焦文祥,可是当听到张少杰名字时,马上改口说:我不是焦文祥,打错了。就挂断了电话。

我又查阅门卫的电话号码本,找到指导员李鹏霞,以为她是女的好说话,就打电话给她,她接电话说:这事不是我管,也不知道谁管。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她答应给我联系办案警察,可是一直没有回电话。当我第二次给她打电话时,她说:不知道。就挂了电话。我见不可能进去,就离开了公安局。

11月20日上午,我陪同北京杨兴权律师到看守所见闫贝贝,看守所警察以需要办案警察批准为由,拒绝安排见面。在杨律师和我再三说明法律规定:不需要办案警察批准,并且坚决不离开的情况下,警察才请示上级,收下《介绍信》和《委托书》。以出现事故没房间为由,让我们明天再来见当事人。

11月21日上午,我和杨兴权及后来的广州赵永林律师、深圳范标文律师同去看守所,答复是停电,大铁门打不开,外面人进不去,里面人出不来,所以不能见当事人。我问看守警察,如果停电时,看守所里面失火怎么办?他说:叫消防队。我问:消防车和人进不去,里面人出不来怎么办?他回答:里面有菜地,可以跑到那里躲。我又问,如果里面发生暴动,外面警察无法增援,里面警察跑不出来怎么办?他无语了,但仍然不让进。

由此我们推测,看守所警察是故意刁难我们,而且是受县公安局某人指使的。我们知道,按照法律可以复议、诉讼和控告。但那样很慢。我担心张少杰受刑讯逼供,急于见警察领导解决问题,于是,我做了一个大灯笼,买了一根粗铁链。将铁链缠在双手腕子上,打着灯笼到公安局大门口,想引起警察领导的注意。

另外三位律师继续要求进公安局解决问题,我打灯笼一会而向警察们说明情况,一会儿向行人请求帮助找张少杰老师。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被警察带进信访办,稍后又带进询问室询问笔录。请见附后的《夏钧律师回忆被警察询问的笔录》。大约经过6个多小时结束,又与徐副政委、刘副局长谈了近1个小时。结果是,徐副政委承诺,凡是法律允许的,我都可以做,11月25日有可能见张少杰。我的承诺是,保证依法,并且按照正常方式行使律师职权。

11月24日上午,教会牧师郭忠强因20多名信徒被抓,信众情绪愤怒!担心发生过激行为,请我讲普法教育课程,想以此将信众愤怒情绪引向理性依法维权的轨道上来。令人没想到的是,副县长侯圣贤、宗教局长邱妍丽、统战部长田建引、司法部长曹拥军、市宗教局副局长王斌法,带领近百名便衣警察保安来到教会阻止我讲课。我要求他们出示法律禁止我讲课的文件,他们拿不出来,仍然不准我讲课。

当李静林律师经过讲坛时,他们用力推搡,发生肢体冲突。信徒们走上台,场面发生混乱。我担心流血伤人,就想离开教会。没想到市宗教局副局长不肯我离开,一个警察头目人物抓我不准走,似乎他们想把事情闹大。我挣脱警察抓我的手,离开现场返回宾馆。稍后打电话询问,得知人都散了,我才放下心。

11月25日上午,我如约来到公安局,徐副政委如约接见我。说我打灯笼影响了交通,要研究我是否可以继续当辩护人?他收走了《授权委托书》和单位《介绍信》,说第二天给答复。

下午,我和新来的北京律师李静林到看守所见闫贝贝,到达的时候有电,可是准备办手续的时候,看守警察又说没电了。李律师向濮阳市政法系统几率检查工作委员会打电话投诉,很久都没人接。我陪他到县公安局信访办反映,等了几个小时,一位副局长接待,要他等明天答复。

南乐县公安局不依法行政,阻碍律师依法行使职权。不但给当事人家属带来痛苦,给律师工作带来重重困难,而且亵渎了法律的尊严,造成极为严重的国际坏影响。十八大三中全会刚开过,改革正在进行中,南乐县公安局的严重违法行为给习李新政摸黑!给这个丢脸!

特别是这些违法行为涉嫌违反《宪法》第三十六条,《刑法》第二百五十一条,如果不严肃处理,势必给人百姓不能违法,警察可以违法的印象。“执法必严,违法必究。”成了一句政治笑话!

需要指出的是,我发现这些官员中也有开明的。如县公安局的徐副政委,他主动说起阻止我讲普法教育课程的事件。他认为不应该阻止。还有县司法局的 局长,他当众说普法教育是好事,是司法局的工作职责,我在免费为司法局工作。

河南省委插手解决南乐县的问题,这使我联想到广东省委插手解决乌坎村的问题。乌坎村村官违法卖地,村民奋起维权,造成当地社会严重混乱!广东省委本着公开、公正,依法解决的原则,撤换了村官,让一些依法维权的村民进入村委会,当上村官,以很小的成本恢复了当地社会秩序。我希望河南省委也能妥善处理这起事件。

我很想将这封信亲自送到你的手上,但知道困难重重。所以,我在网上公开发表。我猜想这方法不仅不会给你工作带来麻烦,反而会带来动力。这样会有很多人关注你领导的省委一班人,就像看著名球队比赛一样。广东省委得分了,我希望你们也能。

此致

顺利!




夏钧

2013年11月26日

电话:18511335580

爱德华夏 新浪博客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