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张敏: 中国人权再恶化 国际信用濒破产 ——中国人权听证会后札记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3,05,04)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m1204-ckp.jpg*陈光福先生受访谈被攻击袭扰事态发展*
在前面的“心灵之旅”节目中报道了4月9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山举行的“陈光诚和高智晟:中国的人权”听证会,以及陈光诚先生和傅希秋牧师出席美国律师协会年会并讲话,还报道了4月18日至26日发生在陈光诚家乡他大哥陈光福家被攻击和袭扰事件。此后,事件仍在延续。

今天先请听陈光福先生继续讲述事态发展。

北京时间429日晚陈光福先生受访——

陈光福:“我去看克贵的时候是4月25日,4月26日凌晨两点半,家里又遭到乱石袭击。”

4月26日,陈光诚的大嫂任宗举和陈光诚的三哥陈光军被以涉嫌“窝藏罪”进入审查起诉一事有了新变化。

陈光福先生说:“他们第一次传唤以后告诉我们说可以请律师,我们就和北京的律师联系。

李方平和章建勤律师就过来了,26日到的,想代理任宗举和陈光军被审查起诉的案子。当律师赶到检察院,先交了律师函和委托代理书以后,想阅卷的时候被告知有一个‘不起诉决定书’,检察院人又宣读这个决定书,律师在场。我们不知道有这个‘不起诉决定书’,如果知道的话就不会让律师过去了。

28日凌晨1点22分,院里落了石块和啤酒瓶。29日又发现新的两种新版本的小字报,内容是骂光诚和我还有陈光新。(与以前的)纸张大小一样,但是内容不一样,是两次印刷的。骂光诚是‘汉奸’、‘卖国贼’;骂我是‘卖国贼’、‘流氓’、‘汉奸’。

妈妈种的菜也被连根拔掉,是去年秋天种下的,像生菜、菠菜、大蒜都被拔掉……还有刚种的豆角,本来盖的地膜,他们把地膜也扯掉了。还有我栽的树又有一些被他们连根拔出,从中间折断然后扔到河里。”


北京时间4月30日早晨6点25分,陈光福先生讲述凌晨发生的事情——

陈光福:“开始我发现一辆车开过来,开着车灯,停在我院子外边,车灯未熄。就听到‘砰砰砰’连续的声音,是扔在院子里石头和啤酒瓶爆炸的声音。我打110,对方说是市局110,说跨县了,让我打沂南县的110。我打了两次只响铃没人接。然后我又告诉了朋友,朋友让我(这边)换个号码打,结果有人接了。我(对沂南县110)讲了发生的事情,对方说‘知道了’,但一直没有出警。早晨5点47分打了双堠镇派出所电话,他们接到了,过来了。”

主持人:“现在来的人是……”

陈光福:“我问过他们‘是接到110的电话过来的,还是我打了派出所的电话过来的?’他明确说,是接到我打派出所这个电话过来的。6点20分到的我家。”

主持人:“来了几个人?”

陈光福:“四个。”

主持人:“我要是跟他们说几句话,看看他们是什么态度……?”

陈光福:“我问一下吧。(问来人)他们说不方便接听外面的电话。”

主持人:“现在警察……”

陈光福:“已经看了现场,正在记材料。”

主持人:“到底扔进院子里几个啤酒瓶?”

陈光福:“一个啤酒瓶,4块较大的石头,还有两块小点的,共发现6块石头。”

主持人:“石头扔到什么地方了?”

陈光福:“扔到院子里靠近房子的地方,应是打到房子墙又(反弹)回去一点的样子。”

主持人:“石头大约多大?”

陈光福:“大的恐怕有1公斤,体积最长的一个有20公分吧。2点10分扔的。他们扔完就没有声音了。”

主持人:“您怎么看现在发生的这个事情?”

陈光福:“今天的事情有点反常。第一,前几次扔的时候他们都是偷偷摸摸,这次他们公然开着车子,还亮着灯。更奇怪的是我打110,110不接,我换了(自己的)号码打通后,过了一个小时警察没到场,我再打,这两个号码他们都不接。从18日到现在,虽然我打(通)了9次110,但迫害还在继续,没有停止。”

主持人:“关于陈克贵的保外就医被拒绝是什么时候告诉您的,详细情况是怎么样?”

陈光福:“昨天(29日)我和(克贵的太太)刘芳到临沂监狱,写了个书面保外就医申请。但是不被批准。”

主持人:“陈克贵目前病情怎样?”

陈光福:“他是患阑尾炎,现在化脓,有脓肿的块。”

主持人:“他这个厉害就是不能穿孔,一穿孔就出很大的危险。”

陈光福:“是。他们也知道。我还是不放心,我要亲自听到克贵对我讲他现在怎么样。狱方说‘这个好办,可以让克贵给家人打个电话’,到现在还没来电话。”

北京时间30日晚上,陈光福先生再次受访——

陈光福:“(凌晨)我打110报警,没有出警,当时特别着急,拨打了山东省公安厅的电话投诉,把经过告诉他,公安厅答应核实一下情况再说。下午接到临沂市公安局电话,问我报警和投诉情况。我又如实对他们讲了。他们说要打电话给沂南县公安局核实,然后再反馈给我。到现在还没得到反馈。”

5月1日我通过越洋电话再次向陈光福先生询问情况。

陈光福:“30日夜里到5月1日早晨,是从4月18日以来少有的一夜的宁静。”

陈光福说,上午他的母亲给他带来外面的消息。

陈光福:“我妈妈到我这边来告诉我大街上又贴了小字报,有人都在那儿唸,当妈妈走过去,他们就不唸了。我知道妈妈意思是希望我到现场去看一下。我就到贴大字报的地方看 到有两张贴在一起的小字报。我看了一下内容,又到村里转了一下。看到其它地方也有类似小字报,还有的贴在电线杆上。”

主持人:“大概有多少张?”

陈光福:“我看到的有五、六张。这次目标非常集中,都是骂光诚的,内容集中在他要到台湾去,说去台湾就是当汉奸。

下午听到朋友说,其它村也有贴的类似小字报。在后崖子村、在蒙阴县垛庄镇全桥村也出现了同样内容的小字报,方圆10几里范围。内容是一样的,都是用打字机打了以后复印的,普通的A4纸。

很明显,如果他们现在要干预陈光诚让他做什么、不让做什么,他们已经无能为力。但是对光诚家人他们还是能够做到的,这几天的骚扰说明了这一点。”

主持人:“村民们有什么反应?”

陈光福“村民当然非常紧张害怕,这期间他们(当局)也‘做了大量的工作’,就是让村民都不要和我们讲话,我感觉村民看到我们都非常害怕,想躲的意思。都怕和我们打照面。我也很理解,如果他们和我、和我们家人说话,或有什么动作的话,马上会被村里干部(找去)谈话,如果被盯上,就会家无宁日。

他们这个心态我非常理解。从光诚事件开始后,不管是我们村还是邻近村的,凡是同情、帮助我们的,都受到过不同程度的打击迫害。轻的受到谈话威胁,重的被抓到派出所拘留。

少的7天,10天,15天,还有几个月。这样的例子很多。我们村、邻近村不下十几个人,老百姓都知道。老百姓也不是他们说什么就都相信的。”

主持人:“小字报上对您和您的家人发出了威胁,您觉得目前这个威胁有多大?”

陈光福:“首先我声明一点,这些绝对不是个人问题、个人行为,这完全是政府行为。我们的担心是存在的。不光是我,我们整个家人,包括我们的亲戚朋友,都有同样的感受。从4月18日以来他们的一些行动也证明这一点。当然作为我们个人也只能被动接受,可以说是无可奈何。

我准备明天再到监狱去一次。因为他们曾经许诺让克贵打电话没打。明天是‘五一’假期后的第一天上班。”

北京时间52日晚,陈光福先生受访——

陈光福:“今天上午9点多赶到临沂监狱,先去了驻狱检察室,没有人。我又到了狱政科,见到了29日见过的刘科长。我说‘今天是专门来找你的’,他告诉我,领导让他上去‘可能就是因为你们家的事情’,让我等一下。我等到12点多,他带了一个监区区长来回答我的问题。我提交的保外就医申请他们接过去了,看了一下给我答复说‘不符合保外就医的条件,阑尾炎是个小毛病。’他说‘现在情况控制得比较好’。他说克贵现在属于住院,电话不是随便打的。说的是在监狱里边的医院。”

主持人:“1日的夜里到2日凌晨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陈光福:“没有。”

北京时间53日晚陈光福先生受访——

5月3日,我又向陈光福先生询问2日夜里3日凌晨的情况。

陈光福:“这是一个平静的夜。”

主持人:“村里还有小字报吗?”

陈光福:“不光我们村里有,今天我还得到消息说,我们整个双堠镇范围内,包括垛庄镇范围都有。方圆40公里。”

主持人:“陈克贵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

陈光福:“没有任何消息。非常担忧。我今天一直在想,从23日克贵就进入监狱医院,24日确定阑尾炎。他们采取措施给他及时治疗的话,他阑尾不会化脓变成脓肿恶化到这种程度。看来医院的治疗方案是有问题的。克贵的病情从发生到现在逐步恶化,监狱医院是有责任的,他们在草菅人命。”

*陈光诚:临沂监狱医院医疗设备简单,治疗只能做些简单处理*

现在囚禁陈克贵的临沂监狱,也是当年囚禁他的叔叔,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监狱。我向现在在美国的陈光诚先生询问监狱医院的情况。

陈光诚说:“监狱医院实际上就是在社会上犯了罪的医生或者是懂一点医的人在监狱里组成的一个监区,叫作‘医院监区’。还有一大部分人是从其它找来的比较年轻经过一段简单的在这个医院监区里的培训,就在那儿担任护士。有些简单的医疗设备,治疗也只是有些简单处理,比如说简单的伤口处理,消消毒,包扎一下,或者测血压、测血糖啊……,像克贵这种急性阑尾炎在这样的医院里,我知道的他们的处理方法就是打抗生素。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方法。”

*陈光诚:我觉得这次袭击是有组织有计划且是党委背后直接指使的行动*

谈到他的大哥陈光福家被袭击,以及村里和邻近地方发生的异常情况,陈光诚先生说:“我觉得这次袭击是大规模有组织有计划而且是党委背后直接指使的行动。在中国老百姓连自己喝一瓶啤酒都不舍得去买,怎么可能买来去当‘炸弹’用呢?所以我觉得这肯定是个统一行动,而且他们是开着车的行动,一般老百姓有几个有车呢?

还有就是,这种明目张胆公安不接警、不出警,这很显然是一种配合,谁能指挥公安做这样的配合呢?还有就是在多地同时进行,在东师古……我今天刚刚得到的消息,30日凌晨往我大哥家扔啤酒瓶的过程中,同时在凌晨1点多钟,四、五十公里外我四哥的家里也扔进了啤酒瓶。我四哥看到也是那种整装的啤酒瓶扔在他家平房顶上。

大家可以看到,这样的整体行动不是一般的黑社会所能做到的。他如果从这个地方做完,到那个地方,需要很大时间差。他们这样做,显然不是这个概念。而且我觉得公安的配合透露了其中的玄机。”

*陈光诚:2005年失败的旧招又拿出来用,想用这种手段控制我肯定不会得逞*

陈光诚先生又谈到那些小字报。他作了一些分析:“都是打印出来的,而且口气上跟

2005年专门组织人员给我编的所谓多少条‘罪状’口气都差不多,内容也基本上类似。我后来经过各种渠道已经证实,那次的做法就是政法委指使公安组织人编的,我觉得这次也不会有其他的来源。我相信现在的民众不会那么容易被他们忽悠。他们试图煽动别人仇恨我们,这已经是失败的旧招又拿出来用了,想通过这种手段控制我肯定是不会得逞的。

*陈光诚:煽动民族仇恨不会奏效,当权者煽动人们仇视要求当权者守法的人*

我觉得这种做法非常像两百多年前《美国独立宣言》里所说的,当权者在煽动民族仇恨,

这是完全一样的。有个不同的是中国社会这几十年的发展、网络发展,人们的意识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2005年他们那种煽动民族仇恨的方法不能奏效,现在更不可能奏效。

其实,族群仇恨也好,民主仇恨也罢,我觉得总而言之,他就是想让中华民族的儿女们其中某一部分人来仇视另一部分人。说明他们内心的阴暗。

他们的做法非常清楚,现在谁要求你中国当权者守法,他就把谁视为敌人。他就会煽动另一部分人来仇视要求他守法的人。不管是谁,即使是党内的人,他也会这样做,会毫不犹豫。”

*傅希秋:克里国务卿作证,已向中国最高层提出关注陈光诚及家人在中国所受迫害*

在美国的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说:“我们也注意到在‘陈光诚和高智晟:中国的人权’听证会之后,山东有关当局对陈光诚家人采取了一系列报复行动。

我们针对加剧的报复性行动,除了在国际上公共媒体进行呼吁,我们也有一些特别的外交性行动,包括在国会外交关系委员会随后举行的听证会上,刚刚访问北京和日本回来的国务卿克里专门作证,当中就是外委会非洲以及全球人权委员会的小组主席也是国际关系委员会的副主席史密斯议员,特别针对陈光诚先生在听证会里提出的请求美国国务院、美国白宫公布在关于他来美国的事情上,美国政府跟中国政府达成的相关协议和文本,以及陈克贵先生所面临的一系列遭遇,还有陈光诚先生在国内的其他亲人所有的日益恶化的状况。

当时我们也注意到克里国务卿在听证会上至少是第一次公开了证实了他在跟中国最高领导人会谈的时候,所提到陈光诚以及他家人所受的持续的压力和迫害的情况。这也是到目前为止美国行政当局第一次在公开场合下,并且是在国会听证会上证实他提出过并且当时说他‘向最高层’提出来……这是他用的词。

*傅希秋:在美国,在欧洲,一系列国际外交和救援行动*

现在陈光诚先生的侄子陈克贵在狱中得了阑尾炎,也没有得到有效及时的治疗。针对这个状况,我们又采取了一系列的国际外交和救援行动。包括跟美国的白宫、国务院以及欧洲议会、英国议会、英国政府都发出了紧急呼吁。

目前可以证实的就是骆家辉大使亲自向中国外交部提出了紧急关注,并且在上个礼拜五(4月26日)陈光诚先生在跟负责亚太事务的代理助理国务卿约瑟夫.云(Joseph Yun ) 先生电话会谈,在沃尔夫议员的办公室里有一个电话的简报。当天下午,美国副国务卿伯恩斯向中国驻美大使以及中国政府其他官员提出来强烈的关注。

现在国际媒体也有广泛报道。美国《华盛顿邮报》社论版也提出了一个非常有力的声援。英国外交部已经向中国正式透过外交渠道,提出面对陈光诚一家人遭受日益恶化的迫害状况,以及陈克贵患病医疗得不到保障的情况,英国著名的一直关心中国人权的上议院议员道尔顿勋爵,也在本周四(2日)正式向中国政府致函,书信是有关陈光诚他家里现在面临的威胁,向中国提出严重关注,这个也确认发出去了。”

*高智义:没有高智晟消息。要求政府允许高智晟打电话回家并看望患胃癌弟弟*

4月9日在美国华盛顿国会山举行了“陈光诚和高智晟:中国的人权听证会”,其中谈到关注目前在山东临沂监狱服刑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在新疆沙雅监狱服刑的维权律师高智晟和在浙江第四监狱服刑的异议人士朱虞夫。近日我通过越洋电话,向高智晟律师在家乡的大哥高智义先生询问高律师情况。

主持人:“有没有高律师的消息?他有没有从监狱打电话来?”

高智义:“没有,任何都没有。我现在就这么个要求,跟政府要求几次了,我们家老四胃癌,要求政府让高智晟回来见见。打了四、五次电话给榆林市公安局,他们说‘向上要求’‘向上要求’,但是至今也没有回音。”

主持人:“您有没有给沙雅监狱打电话呢?”

高智义:“给沙雅监狱打了几十次电话,他们不接。”

主持人:“高智晟律师在沙雅监狱这么长时间有没有给您打过电话?”

高智义:“根本没有。就是要求通个电话他们都不叫通,还没有。”

*耿和:不保障律师权利,何谈保障百姓权利,要求中共立即释放高智晟*

高智晟律师的太太现在在美国的耿和女士说:“新一届的政府已经上任,高智晟的这个案子具有指标性意义。如果作为一个律师都不能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就不能奢侈去谈老百姓的权益。所以我就觉得,像高智晟这个问题,7年来所遭受的种种迫害,国际媒体都在曝光报道,迫害仍然没有停止,我就觉得是中国对国际社会的一种挑衅。我希望中国新的领导人能立即释放高智晟。如果你们对在中国推行法制有诚意和决心,就必须立即释放高智晟。

尤其是现在高智晟的那个弟弟得了胃癌,高智晟跟他弟弟特别亲,自从父亲去世以后,高智晟就一直带着他弟弟,感情特别深厚。我就希望高智晟能回家看看他弟弟。高智晟的妈妈就是胃癌去世的,对这个家族来说,这个病是个危险的信号,所以希望高智晟能尽快回家看他弟弟,这也人道主义。

*耿和:争取最基本权利——每月一次探视权、通电话权、写信权*

再一个,我觉得我跟孩子到美国已经3年了,孩子特别想听到父亲的声音,我们也希望能收到高智晟的信件,能接到他的电话,或者我们能给他打电话。”

主持人:“自从高智晟律师到沙雅监狱,您写过几封信?”

耿和:“我写了有将近30封信左右。”

主持人:“有没有回信?”

耿和:“没有回信。”

主持人:“孩子们写过吗?”

耿和:“孩子没写过。也就是我家儿子有时候附着画一点小画,过年的时候写个小卡,夹在我的信里这么寄出去的。”

主持人:“家人还有什么近期要求?”

耿和:“起码就是每月一次探视权是应该有的。通电话的权利、写信的权利是有的。起码的这些我们一直在努力地争取着。希望国际媒体就这么报道、国际社会能督促这件事情能实行。”

*傅希秋:史密斯议员说“只要高智晟律师一天没获得自由,我们就不会休息”*

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说:“高智晟律师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关注,也在不停地为他的自由而呼吁。正如史密斯议员在听证会上所讲的‘只要高智晟律师一天没获得自由,我们就不会休息’。他也援引当时高智晟被绑架之后,说绑架期间对他实行酷刑的人说‘你就不要把自己当成人’,史密斯议员再次向高智晟的太太耿和以及向中国的迫害者……在国会里提出‘我们不会停止为高智晟的自由做出努力,高智晟先生的人权必须得到切实的保障’。后续的一些行动我们也在开展。包括欧洲议会,也正在计划邀请高律师的太太耿和女士去欧洲议会作证。”

*姜杭莉:老朱整张脸很肿,说“很不好”,下月可能见不到,我担心他出事*

异议人士朱虞夫先生的太太现在在杭州的姜杭莉4月14日去探望了在浙江第四监狱服刑的朱虞夫。第二天,姜杭莉接受了我的采访。

姜杭莉:“昨天我去了,他们的监狱好像对他更加变本加厉了,对他不好。我一看到他,整张脸都很肿。我看到老朱第一句话就说‘哎呀你怎么……这几天不好啊?怎么脸都肿了?老朱回答我说‘很不好。如果下个月你来的时候他们不让你进来的话,就说明我里面有点问题。让我作好思想准备。我看到真的很担心,怕他出事。因为他们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他刚出来时脚有点拐,他说昨天他脚拐了一下,因为脚没力气了。

他说‘上次讲的好不容易争取来的营养餐,就是一个星期一次,吃了4次以后又被取消了’,又不让他吃了。规定有个‘亲情电话’,每个月一次,但是上个月都没来电话。

我希望他能够保外就医,能出来就好。因为在里面我真的是很担心,就怕万一有个什么。我也做不了什么,都靠大家。我真的很感谢那么多人在帮助朱虞夫!”

*朱乔夫:联合国向中方询问朱虞夫保外就医事,狱方撒谎,我提交了相关证据*

朱虞夫的弟弟现在在美国的朱乔夫先生说:“4月14日我嫂子去探望时,我哥哥说了一些非常悲观的话,像说有可能下个月探视见不到等。我们都很着急。

对话援助协会的傅牧师马上促请国会、国务院一些官员、一些部门启动紧急行动机制。

联合国去问了中方朱虞夫保外就医的事,中方监狱方面说,朱虞夫从来没有提出过保外就医申请。这个完全是说谎。事实上在网络上已经有原文的我嫂子提出的保外就医,包括监狱方面退回的拒绝接受朱虞夫保外就医请求的这些资料都在。

联合国为了有相应的证据来说明,要求我专门写一个有关这几年先后向监狱方面提出保外就医申请的依据。对华援助协会再把它译成英文,已经交给联合国了。我很担心这个月会不会真的发生什么事情。”

*傅希秋:朱虞夫病情恶化需紧急治疗,国会议员“结对子”关注朱虞夫*

傅希秋牧师说:“朱虞夫先生在狱中有非常恶化的病情需紧急治疗。国会的兰托斯人权委员会的主席和共同主席共同向全体国会议员发出呼吁,希望有人根据去年年底兰托斯人权委员会和大赦国际推出的有针对性的‘结对子’的良心犯保护的项目。就是一位议员特别领头,今年一整年集中精力为某一个良心犯的自由而努力。目前我们已经获得回应,国会有一位已经表示,确认愿意与朱虞夫先生的案例结对子,他近日会做出公布。”

*傅希秋:陈光诚和家人、高智晟、朱虞夫都是中国优秀公民,本应受到表彰却遭迫害*

谈到陈克贵和他的家人,以及高智晟律师、朱虞夫先生目前的处境,傅希秋牧师说:“我们对中国有关当局罔顾自己本身所指定的法律,以及向国际社会所作出的关于人权保护的庄重的承诺,及签署的相关国际条约和文件,这种肆意践踏公民基本生命财产和人身安全,我们当然感到非常非常遗憾,也觉得这是标志着中国整个法制人权的急剧倒退的信号。无论是陈光诚先生的家人,还是朱虞夫先生、高智晟律师,他们都是中国优秀的公民。他们应该受到特别的表彰才对。

像陈克贵,他做出了中国法律所规定的正当防卫行动,结果却是39个月的徒刑,现在还在有严重疾病情况下得不到有效治疗,并且在国际社会这么严密关注下,有关当局仍然我行我素。”

*傅希秋:呼吁中国最高当局正视在国际信用破产边缘,对人权问题及时正面回应*

傅希秋牧师说:“我想,这是给国际社会敲响一个特别的警钟,也是中国目前习李新政带给人的一个巨大悲剧。要把中国带向何方?要把中国的13亿人口在国际上的地位带向何方?

如果这些问题没有紧急的得到中国最高当局的处理,根据中国自己相关的法律和国际法做出正面回应的话,下一步的很多行动、国际的反应……我相信,国际民意、国际社会,即使是中共所仰望的这些……甚至多年培养的一些海外说客、巨大实力的财团首领,还是一些以所谓‘非政府组织’出现的宣传家们,他们都救不了整个中共在国际上的形象。

我相信,当整个国际社会清醒过来的时候,大家还是会站在正义的一方。我们当然是作为一个基督徒的机构,呼吁一切有良心的人士,都能够清醒起来,行动起来,为中国现在日益恶化的人权自由状况特别的祷告,特别的干预。

我们也特别呼吁中国最高当局,能够正视现在在国际信用的破产边缘。要等到国际的良心法庭宣布‘你已经是道德破产’的时候,你的信誉破产了,我想这不是说一天两天能够挽回。我奉劝中国有关当局,尤其是最高当局,能够慎思明辨,慎重行事,及时作出正面回应。”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http://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xinlingzhilyu/dayangliangan/mind-05062013104429.html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