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拆毁教会祷告室 中华福音团契因洛桑会议遭逼迫

对华援助协会 (2010-08-31)

浙江台州当局于8月30日早晨出动二、三百名警察,把台州家庭教会的祷告室和学校强拆完毕,并把正在祷告室的十多个老人们强行驱赶出来。这是地方当局对公民宗教自由权利的严重 侵犯, 我们呼吁当局立即纠正错误作法并赔偿教会一切损失。

刚刚获悉, 大陆家庭教会中华福音团契,因为接到国际洛桑福音大会邀请,欲参加今年10月在南非开普敦举行的大会(http://www.lausanne.org)。 国保拿到大陆教会的200人赴会名单,威胁其中一部分不准参加,遭到该教会拒绝。8月5-6日,至少有三个在湖北三门峡武汉和湖南长沙大的家庭教会被强行关闭。7月份,方城教会丁姐妹乘客车探亲被国 保包围后,没收全家身份证和护照。河南方城教会姓侯的弟兄,因办圣经班又经营商业被追捕,儿子被抓走关押三天后释放,现面临高额罚款威胁。

对华援助协会呼吁中国当局识国际时事,促进中外民间的合作,树立美好的大国形象。正如圣经所言,用脚踢刺是难的。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齐志勇弟兄被阻止上教会敬拜

对华援助协会(2010-8-29)

北京消息 2010年8月29日周日上午,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弟兄向值班警察提出:下午14点去方舟教会敬拜聚会!中午过后警察通知说:上级领导严肃指示,老齐,只能在家里老老实实的呆着,那里也不准去。齐志勇弟兄来信说:我就只能在家里读圣经祷告,为教会弟兄姊妹祝福祷告!为中国民族儿女祷告!为那些在狱中的义士、家属们而祷告!我虽身无自由,我的心却与主同在而自由!

附 齐志勇弟兄来信叙述:

由于我和李金平有手机短信的交流内容“约定在8月23日去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队【申请游行】为赵紫阳国葬!为六四平反!废除劳教!”我在23日当天清晨就被国保警察带离家中。因我女儿26日返校上课,我于25日被带回京城家中。我居住的当地白纸坊派出所警察还是24小时对我家严密监控着。

8月28日是世界【武博会】召开之日,警察和国保警察更是加倍的为我“划地围牢”将我家前后门堵住,照片很说明问题。他们是三班倒24小时对我进行严密监控。街坊四邻都怨声载道说这武博会碍着人家齐志勇什么了呢?真是吃饱了撑的!拿着老百姓的纳税钱瞎造!

今天8月29日周日,是我们基督徒【方舟教会】敬拜聚会的日子,我上午就与值班的警察提出;我要下午14点去敬拜聚会!中午过后警察嬉笑地告诉我说:上级领导严肃指示,老齐,只能在家里老老实实的呆着,那里也不准去!

这样,我就只能在家里读圣经祷告,为教会弟兄姊妹祝福祷告!为中国民族儿女祷告!为那些在狱中的义士、家属们而祷告!我虽身无自由,我的心却与主同在而自由!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古丽和孩子们再次获准见到狱中阿里木江

对华援助2010-08-10

对华援助协会近日获悉,在6月份的古丽与丈夫阿里木江的例行会面遭到狱方刁难而中断后,古丽和两位孩子在7月13日(周二)再次获准见到狱中的阿里木江。会面只有20分钟,阿里木江说最近能够收到古丽更多的信件,也高兴古丽收到了至少一封他的信。阿里木江还说在狱中寄信困难。

维吾尔族基督徒阿里木江,因在维吾尔族当中从事福音工作,于2007年9月13日受到新疆喀什民族宗教事务局的“非法传播基督教”的书面认定处罚。2008年1月12日被喀什当局以“涉嫌煽动分裂国家”和“向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两项罪名陷害入狱。2009年8月6日以泄露国家绝密为借口被判刑15年。阿里木江目前正在新疆第三监狱服刑。详情参看www.freealim.com

对华援助协会的负责人傅希秋牧师,呼吁中国境内所有关心阿里木江一家的教会和基督徒们,请继续祷告古丽和孩子们能够每月顺利见到阿里木江,甚至每次见面的时间更长一些;不要让古丽每个月再受到什么刁难。此外,还要迫切祷告,希望新疆政府能够重新审理此案,早日无罪释放阿里木江。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广州王岛牧师呼吁继续祷告争战

对华援助协会 (2010年8月17日)

(图:王岛牧师全家乐)

广州消息 2010年8月13日,广州良人教会王岛牧师遭遇国安人员短暂拘押之后,致函对华援助协会傅希秋牧师指出:我们有时还是太天真单纯的认为我们可以安稳聚会一段时间了,但事实告诉我们不能对撒旦抱有一点幻想。我把我们这两天的遭遇发给你,请继续为我们祷告争战!严峻的事实使我们又一次面临没有地方聚会的困境!但我们仍坚信上帝的宝贵应许:“我 必 为我 民 以 色 列 选 定一 个 地 方 , 栽 培 他 们 , 使 他 们 住 自 己 的 地 方 , 不 再迁 移 。 凶 恶 之 子 也 不 像 从前 扰 害 他 们。(撒下七10)

王岛牧师的信函和代祷信

付牧师:

主内平安!

谢谢您多年来冒着很大的风险为国内受逼迫的肢体奔走呼吁,也包括对广州良人教会的关心与帮助!与您并肩同工的维权律师们就像天使一样,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我们教会衷心的谢谢你们!唯愿主坚立你们手上之工,记念你们的劳苦!

我们有时还是太天真单纯的认为我们可以安稳聚会一段时间了,但事实告诉我们不能对撒旦抱有一点幻想。我把我们这两天的遭遇发给你,以下是我们教会的代祷短讯。

请继续为我们祷告争战!以马内利!

末肢王岛
2010-8-13

代祷短讯:广州良人家庭教会再次受到广州市当局驱赶打压!

8月11日珠影花园宾馆因受到公安部门的强大压力被迫单方面中止了租赁合同,这是宾馆方7月16日主动与我们签订的一年期租赁协议,但仅执行一个月就夭折了!自2008年5月12日起,两年来我教会被迫搬家数十次了,因租不到房子,有两个主日我们被迫转到户外崇拜,我们的牧师因坚持决不停止家庭聚会,于2010年5月8日被刑事拘留36天,在海内外教会的代祷帮助以及国际舆论的关注下,6月13日改为取保候审。

这两天,王牧师刚租住城中村的家多次受到国保大队与洛浦派出所等政府部门的无理骚扰:

8月12日国保等一行5人在洛浦派出所杨警官带领下上门威胁:若不去到三自搞宗教活动就收回我们租来自住的城中村房子。

接着村委会出租屋管理处的人又两次上门登记身份,并说要求房东安装消防。

8月13日上午十点左右,杨与国保又上门传唤我们的牧师与师母,恰好师母不在家就没去,王牧师12点才放出来。在派出所里王牧师受到严厉警告不准继续从事宗教活动。

严峻的事实使我们又一次面临没有地方聚会的困境!但我们仍坚信上帝的宝贵应许:“我 必 为我 民 以 色 列 选 定 一 个 地 方 ,栽 培 他 们 , 使 他 们 住 自 己 的 地 方 , 不 再 迁 移 。 凶 恶之 子 也 不 像 从前 扰 害 他 们。(撒下七10)”

请您继续为我们代祷,恳请转发您认识的肢体。

广州良人家庭教会
2010-8-13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良人教会再次受到广州政府逼迫,紧急代祷请求

对华援助协会(2010-8-13)

对华援助协会获悉,广州良人家庭教会再次受到广州市政府当局的驱赶打压!北京时间8月11日,广州珠影宾馆因受到公安等政府部门的强大压力,被迫单方面中止了与王岛牧师7月16日签订的一年期租赁合约(两年来良人教会被迫搬家几十次了)!8月12日上午,王岛牧师刚租住的城中村的家,也受到市国保和南浦派出所5名公安人员无理骚扰!王岛牧师今年5月8日至6月13日,因坚持家庭聚会,曾被刑事拘留,现改为取保候审。

对华援助协会的负责人傅希秋牧师,再次谴责广州政府长期一贯对良人教会和王岛牧师的逼迫。并指出,最近,在中国的国内和国外,一系列强大而系统的舆论攻势正在展开:通过一些“学者或学术机构”的代言人,在西方教会进行高调宣传, 在中国通过媒体渲染宗教形势"大好",以及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发布的《宗教蓝皮书》,从而“创造性”地从大国民粹主义的情绪角度,来正面“肯定”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和快速发展,同时,却回避只字不提家庭教会的存在和西方宣教士的历史贡献;甚至,还将中国渲染成宗教大国和宗教自由的社会,齐声为“我国”和党的政策唱赞歌。而话音未落,良人家庭教会和王岛牧师就受到逼迫,从而有力地证明了,这充其量不过是又一次误导国内和国际社会视听的“中宣”而已。希望国际社会、有识之士和基督徒们擦亮眼睛,专注于事实和真相。

对华援助协会呼吁全中国的家庭教会和世界各地的教会,请为良人家庭教会早日拥有室内场所聚会代祷!并恳请各肢体转发代祷!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快讯:王岛牧师再次被国安带走,短暂扣押后释放

对华援助协会 (2010-8-13)

对华援助协会最新消息,前天8月11日,广州良人家庭教会再次受到广州政府的打压,昨天王岛牧师的家受到冲击,今天北京时间上午10:30左右,广州市国安的人将王岛牧师从家中带走(其妻子孙姊妹当时不在家)。10:45分,他们用洛浦派出所的固定电话打电话给孙姊妹说,你先生现在我们派出所,你也来一下。孙姊妹随即前往,还未到达,王岛牧师就被释放了,平安回到家中。王岛牧师夫妇感谢弟兄姊妹们的关注,同时请大家继续为良人教会代祷。

对华援助协会将继续密切关注良人教会的情况,并呼吁国内的众教会代祷。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发表声明,呼吁关注访民律师团成员受到打压

对华援助协会 (2010-8-10)

对华援助协会最新获悉,中国公民维权联盟等民间团体,就访民维权律师团成员杨慧文、胡石根先生等遭刑侦传唤,发表声明。

声明中指出,由于胡石根、白东平、赵常青、杨慧文、江天勇等访民维权律师团成员受到传唤、警告等类似的打压,公民维权联盟“对北京警方针对访民维权律师团的一系列打压行为深表遗憾”。成立中国访民维权律师团,是为了帮助那些上访的冤民,“以期化解官民冲突、缓和矛盾困局,以收共建和谐社会之效。”最后,强烈呼吁胡温政府理当“顺应中华天命召唤,体察世界进步潮流,与中国维权公民和法律人站到一起,约束警察权等公权力不被滥用,落实尊重与保障人权的宪法理念,共同推进中国民主法治建设的千秋伟业!”

对华援助协会对此表示声援,并对访民律师团的成员们致以敬意。愿上帝帮助苦难的访民们,愿公义早日在中国的大地上如江河滚滚。(08-10-2010)

下面是该声明全文:

顺应中华民主天命 推进千秋法治伟业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等关于访民维权律师团成员杨慧文、胡石根先生等遭刑侦传唤的声明

据悉,维权人士胡石根在2010年8月9日下午3点由于其参与访民维权律师团的事宜,受到北京市公安局刑侦警察的正式传唤。其后, 国保系统对其近期参与一系列维权活动进行了严厉的警告。此前,白东平、赵常青、杨慧文、江天勇等访民维权律师团成员也受到传唤、警告 等类似打压。我们对北京警方针对访民维权律师团的一系列打压行为深表遗憾。

众所周知,当下中国权利保障体系堵塞,众多访民上告无门,冤屈无处可诉,中华大地沉疴深重,戾气弥漫,暴力行为此起彼伏,值此时势艰难之际,十位法律人和维 权公民基于爱心之感动、大义之担当,慨然成立中国访民维权律师团,以期化解官民冲突、缓和矛盾困局,以收共建和谐社会之效。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以民为本之在上掌权者自应三反诸己,支持与肯定此义举,而非不顾天理人心加以打压。依法治国是政府的政治承诺,和谐社会是仁爱公义之价值的体现。近年来,政府一些部门罔顾中国的“国际形象”、对为民维权的法律人和律师时时打压,进行传唤、拘留、甚至启动刑侦程序乃至逮捕治罪。对法律人及公民依法维护公民的权利行为不予鼓励反而启动刑侦程序进行干扰,这只会让更多公民感施政者之冷酷无情,于胡温之历史定位和国际形象也十分不利。

所以,中国公民维权联盟等强烈呼吁:值此社会危机全面深化、民主化的新天命已昭然于天下、举国人心思变之际,胡温两位开明的政治家作为依法治国国策与和谐社会理念的倡导者与捍卫者,务请顺应中华天命召唤,体察世界进步潮流,与中国维权公民和法律人站到一起,约束警察权等公权力不被滥用,落实尊重与保障人权的宪法理念,共同推进中国民主法治建设的千秋伟业!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
中华维权律师协会筹委会
中国基督徒维权律师团
中国访民维权律师团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维权人士胡石根遭北京刑警传唤和国保警告


对华援助协会 (2010-08-09)

北京时间2010年8月9日下午3点多,维权人士胡石根由于访民维权律师团事宜,受到北京市公安局刑侦警察的正式传唤。其后,国保系统对其近期参与一系列维权活动,进行了严厉的警告。

对华援助协会认为,这种对法律人及公民依法维护访民权利的行动,不予鼓励反而启动刑侦程序,极为有害于依法治国与和谐社会形象。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袁师母梁惠珍追思会在八宝山东礼堂举行


对华援助协会

(2010年8月8日)

北京消息 2010年8月7日周六上午,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著名领袖袁相忱牧师的妻子梁惠珍师母的追思会在北京八宝山东礼堂举行,北京众教会的许多牧者和同工约500人参加了追思会。追思会从10时30分开始,历时1小时30分。苏约翰弟兄证道,林献羔牧师致追思悼词,一些姊妹做了见证和分享。

2010年8月2日凌晨一时,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著名领袖袁相忱牧师的妻子、梁惠珍师母安息主怀。一位牧师在博客中分享说,愿后来者能步前辈圣徒的脚踪,继续走十字架的道路。

梁师母,广东肇庆人,生于1919年,比袁相忱小五岁。少年时代在教会主办的伯特利学校和仰山中学读初中。1938年5月,袁相忱和梁惠珍在天津定婚,7月22日在北京结婚。梁惠珍曾对丈夫说:“我以后生活的第一要紧的事是信靠主。”

袁相忱牧师1914年生于安徽蚌埠,1932年信主重生,1936年7月曾前往厦门鼓浪屿,参加宋尚节举办的全国第二届基督徒查经会,灵性大为提高。 1934到1938在北京远东圣书学院进行神学装备,从此,他不 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地走上了奉献之路。1958年4月,袁相忱牧师为了信仰被捕入狱,在东北度过了长达二十一年零八个月的监禁生活。家中既有年迈的婆婆,又有年幼的子女,梁惠珍又是个没有工作 的家庭主妇,虽说对袁相忱的被捕早有心理准备,但事情发生后,她心里还是很难接受。梁惠珍战胜引诱,靠主大能养家事奉,她说:因为我们结婚的时候,已经在主面前立了约,许了愿∶“无论是福是苦,我都跟从他到底。”。

回顾过来的岁月,梁惠珍深深经历了主的同在,“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 害……。”许多像她一样遭遇的人,因为心中没有主,连惊带怕,加上冤屈艰难,有的成了疯子,还有自杀的。她说:至于我,“有 耶和华帮助我,我必不惧怕,人能把我怎么样呢?”(诗篇118∶6)“你不要惧怕他们,因为我与你同在,要拯救你,这是耶和华说的。”(耶利米书1∶9) “神在他圣所做孤儿的父,做寡妇的伸冤者,神叫孤独的有家,使被囚的出来享福”。(诗篇68∶5-6)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河南夏邑桑固乡家庭教会教案纪实录

对华援助协会 (08-06-2010)

河南夏邑桑固乡家庭教会教案纪实录
代理人:吴成莲

唐崇怀牧师讲,基督教有三个定义,即教会、教义和教产。最近今年,越来越多的中国教会面临教产方面的问题, 包括“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城市教会和农村教会。其根源有历史原因、宗教政策的原因等。2009年的夏邑桑固乡家庭 教会的教案是典型的因教产而引发的案例之一。

相对于中国农村教会两大中心之一的河南大部分教会来说,夏邑县的教会并不是很复兴。它具有农村教会普遍的特 点,即老人多、姊妹多。直到最近几年,陆续有一些年轻的弟兄姊妹兴起到北京或其他大城市读神学和圣乐,也有少数弟兄姊妹出国读神学。

一、夏邑桑固 乡家庭教会之简况

夏邑县位于河南省东北部,辖8个镇、16个乡。桑固乡教会是 夏邑教会的核心部分。此聚会点位于桑固乡桑东村,其信徒来自桑固乡各村。原本其属于“三自”教会系统,80年代初,教 会同工看到“三自”的腐败,以及福音事工的需要,就从“三自”出来,成立了家庭教会。刚开始,他们轮流在信徒家里聚会。87年,桑固乡桑东村村委会主动找 到教会,表示愿意将桑东村1亩多地皮转让给教会使用,教会同意,以一信徒的名义与村委会签订了协议,并缴纳了四千元的转让费(有协议)。从此桑固乡桑东村 聚会点就成立了。但由于当时教会人数不多,以及资金有限,教会在这1亩多地皮上只盖了三间很小的房子(三间都是独立的),每间不到十平米,大部分地皮都空 着。

最近几年,由于教会人数的增加,弟兄姊妹只好到院子里聚会。不管春夏秋冬、刮风下雨、晴天阴天,他们每周都 在院子里坐着石凳聚会。如果遇到烈日或刮风下雨天,他们就支搭准备好的帐篷聚会。我从小出生在温州一基督教家庭,虽然八十年代的温州不是很富,但在我的印 象中,温州教会八十年代的聚会环境比夏邑现在的聚会环境来说也要好(当我看到此聚会点时,甚是感动)。

九零年左右,村委会将教会房子西边、已转给教会的一块地皮又转让给一村民,并且那位村民在教会西边盖了房 子。弟兄姊妹眼睁睁看着教会的地皮被村委会非法转让,但又没办法,只好忍气吞声。现桑固乡桑东村家庭教会聚会点西边被那位村民盖了房子,但一直没人住;东 面是一村民住宅;北边是一个面积有4亩多大的坑;南边是教会自己的院子,面临马路。

二、夏邑桑固 乡家庭教会之逼迫

逼迫一:决定强制拆教堂。2008年,现桑固乡桑东村村委会主任、书记决定要在 教会北边冲路,将教会南边的马路和北边接通。刚开始桑东村村委会并没有和教会打招呼,而是花了十来万将教会北边的大坑填满,然后找弟兄姊妹说,我们村现在 搞建设,你们教会要配合村的建设,要把教会的房子拆掉。弟兄姊妹回答说,我们村能搞建设,大家都为之高兴,我们也会积极地配合你们的建设工作,但是村里应 该另给我们一块地皮和相应的赔偿。经过几次交涉之后,村委会答应给一块极偏僻的地皮,但不给予任何赔偿。弟兄姊妹不同意,因为首先村委会答应给的这块地皮 太偏僻了,现在教会老年人多,到那么偏僻的地方聚会根本不合适;其次聚会点现所在的地方是桑固乡比较好的地段,他们不给予赔偿完全是不讲道理的。09年 初,村委会又对弟兄姊妹说,如果你们不同意我们的条件,那么我们改天就强制拆你们教会的房子。这话让弟兄姊妹既害怕,又愤怒。同时据弟兄姊妹分析,村委会 之所以事先没对教会做思想工作、没有做安顿工作,其原因就是村委会认为教会的弟兄姊妹比较好对付。

因为此事,桑固乡教会的同工于09年四月份到北京,向圣山团队的弟兄姊妹介绍了基本情况,同时 我们给予了一些建议和法律知识的普及。

逼迫二:取缔教会。

2009年7月 26日,桑东村村委会主任王天良、大队队长刘领军拿着夏邑县民族宗教局于2009年6月27日作出的《关于取 消桑固乡桑东村基督教私设聚会点的通知》,对弟兄姊妹说:“县里面我们都买通了,你们不同意也得同意,不管你们告到哪里。”弟兄姊妹没有被他们吓到,仍然 坚持主日的聚会。

2009年8月 9日,夏邑县民族宗教局的工作人员和公安局的执法人员开着两辆警车来到聚会现场,向弟兄姊妹宣读了夏邑县民族宗教局于2009年8 月6日又一次作出的《关于取缔桑固乡桑东村基督教私设聚会点的通知》。由于当时他们没有出示任何的工作证明和执法证件,因此弟兄姊妹凭着其有 限的法律知识,纷纷要这些执法人员出示工作证件。由于夏邑县民宗局的工作人员和公安局的执法人员根本就没有带相关的证件,因此就尴尬地、匆匆地离开了。

逼迫三:拘留信徒、罚款。

2009年8月13日晚上二十点左右,夏邑县公安局桑固乡派出所、国保大队八、九位执法人员开着两辆车,到信徒李广仁家里以调查为由,将李广仁带 到夏邑县城关镇派出所进行讯问。半路,他们见信徒郑先才正在路上行走,在没有出示任何工作证件和执法证明情况下,也将其也带走讯问,一直讯问到14日。并且,夏邑县公安局以8月9日信徒要民宗局的工作人员和公 安局的执法人员出示执法证件,是围攻行为,然后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 十四条之规定,对郑先才和李广仁分别作出行政拘留十日、一千元罚款的处罚决定。

逼迫四:对同工进行监视,对信徒进行恐吓,到处散布谣言。

8月25日桑固乡政府对 同工李香兰姊妹开始实施二十四小时监控。四人轮班、行走不离、同吃同住,李姊妹病重在身,孙子又生病,就是在就诊时也时时不离。8月27日下午李姊妹同 孙子到十里外的医院就医时,两名工作人员仍然跟着,在就医时,姊妹对这种行为进行拍照。两名工作人员向乡政府打电话后,几名人员立即来到诊所,威风凛凛、 恼羞成怒、咬牙切齿。李姊妹生气地说:“病不治了,回家”。她们一到家,已有几位工作人员在她家站岗了。姊妹被圣灵充满,如同司提反与其辩驳说:“我们没 犯罪,你们这样监控我,剥夺我的人身自由,你们是犯法的,你们执法犯法,我非告你们不可”。争吵了很久,他们才决定解除监控。

同时对教会其他 同工司弟兄、郑弟兄、李弟兄、崔姊妹也实行监视,每天早晚都有几名工作人员到他们家中去看,一见弟兄姊妹不在家,就问他们到哪里去了,立即打电话叫他们回 来,就是在夜间也要打电话问在家没有?(目的一是怕我们上访,二是怕弟兄姊妹之间有联系)。

并且乡政府人员 与刘庄村委到刘庄各个信徒家中进行威吓说:“你们是非法聚会,是邪教,不要在去那里聚会了,到别地方去,如果再去,就抓你们”。同时夏邑政府工作人员与桑 东村委到几名信徒家中恐吓,将二十多名年轻弟兄姊妹的名单打印,到处喧扬捏造谎言,造遥毁谤。

8月30日礼拜天,桑固 全体信徒没有因24日到27日政府对同工的威吓而胆怯,大家照常参加主日聚会,并且聚会人员比以前还多,约有一百多人,整 个聚会大被圣灵充满。当聚会祷告结束时,一辆公安警察字样的车,没有牌照,停在教会的门口,桑东村委人员、几名穿公安制服的公安人员国保大队人员进入教 会。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人员张启云对教会首先拍照,然后信徒也拿起照机对他们拍照,就这样双方互相拍照,并没有任何争辩。后来有一姊妹说:“我们犯了什么法?就因我们信耶稣,你们就今天抓、明天逮?”只听到村委人员说:“真硬”!

三、夏邑桑固乡家庭教会之维权

2009年4月、9月,桑固乡教会的同工分别来北京向圣山所咨询宗教方面的法律问题。 2009年8月10日,本人帮助桑固教会撰写了起诉夏邑民族宗教局的行政复议书和行政起诉状,但复议机关和法院均以各样的理由,予以拒绝立案。9月1日, 本人再次帮助郑先才、李广仁弟兄撰写了起诉夏邑公安局的行政起诉状,刚开始夏邑法院立案庭说,你们材料先放这里,但由于你们这个案子比较特 殊,我们需要批准后才能立案。刚开始,我以为桑固教会的这个教案可能会和河南其他教案一案,法院到最后都以各样的理由拒绝立案或不了了之。

但是,感谢神, 弟兄姊妹并没有气馁,从法院接材料那天开始,几乎每天都有弟兄姊妹去法院询问立案的情况。并且在九月底,弟兄姊妹因为法院迟迟不给予立案,决定到北京上访。在商丘火车站,桑固乡长亲自向他们道歉说:“上次我们抓人,确实有些不妥,你们以后只管聚会就是了”。然后帮弟兄姊妹退票,差价补给弟兄 姊妹,把他们都送回家里。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法院终于在十月底决定立案。一法官开玩笑说,如果我们不给立案,你们还不把我们告到联合国去?

夏邑县法院一审审理

2009年12月14日,夏邑法院通知弟兄姊妹说,18日9点开庭 审理郑先才起诉夏邑县公安局的案子。17日早上我到商丘。那几天,夏邑教会的众同工正好在举行为期3天的培灵会。17日下午,我和同工们简单地分享了三个 小时的有关宗教与法律的讲座。这次是在一个姊妹家里举行的,我们三十多位挤在一间不到三十平米的房间里。后来我打听到,他们每天早上五点起床灵修、祷告,一直到晚上六点半左右结束,为了多点时间聚会,中间只花一个小时吃午饭和晚饭。由于一到傍晚就停电,所以大家刚开始就点蜡烛聚会,然后大家黑灯瞎火地啃几个馒头当晚饭就睡了。那里没有东北地区的炕,更没有城市的暖气或空调,尤其太阳一落山,就格外地寒冷,我和弟兄姊妹分享时,双脚冻的几乎失去知觉。由于晚 上去城里交通不方便,只好在姊妹家住。第二天我们一大早包车赶到了县城。

第一次开庭:12月18日,由于我担心开庭时,公安局的代理人不会说普通话,因 此我又安排了一位姊妹作为郑先才弟兄的代理人,以便向我翻译。我们提前到法院提交了委托手续、身份证明、证人名单等(法庭之前一直没有向弟 兄姊妹明确举证期限),可法官认为此案比较敏感,需要经过庭长批准后才能同意让我代理。从八点半左右到九点半,我和弟兄姊妹就坐在法庭里等待开庭。九点 半,审判长过来说,由于这个案子比较特殊,也比较敏感,因此我们还需要进一步核实下你们每个人的身份和之间的关系,你们跟我去趟办公室吧!刚开始,我辩解 到,根据法律规定,当事人完全可以委托公民作为代理人,我们的身份证明不是都已经交到你们法庭了吗?不过又想到万一法庭因此而不让我代理,那对弟兄姊妹来 说是个沉重的打击,最后我们还是配合审判长做了身份调查笔录。

十点半左右,法庭终于开庭审理。被告夏邑县公安局委托了两位代理人,同时另有六位工作人员前来旁听。为了证 明其处罚实体合法,夏邑县公安局出示了四份询问笔录、夏邑县宗教局的《取消通知》和《取缔通知》、以及夏邑县宗教局的一份证明材料。为了证明其处罚程序合 法,夏邑县公安局出示了《传唤证》、《处罚决定书》。但所有的证据都很牵强,完全不能证明夏邑县公安局的处罚决定有法律根据和事实依据,并且其程序方面还 存在大量的违法行为(详细理由见本案的代理词)。

由于弟兄姊妹第一次面临这样的场面,平时健谈的李姊妹和郑弟兄在庭审中显得有些沉默。但是感谢神,这次至少 让弟兄姊妹增长了见识。最后法庭宣布,定期宣判。

第二次开庭:12月14日,接到有关郑先才弟兄开庭的通知时,弟兄姊妹曾向法院 申请,要求合并审理郑先才和李广仁弟兄的案子,但法院没有同意。法院于12月23日通知信徒李广仁的案子于29日开庭。

28日,李弟兄和我到法院提交了所有的材料和证据,办齐了手续。29日,我们提前到法庭等待开庭。可九点五 分,审判长过来说,今天公安局不能来开庭,我们得另订日期再开庭。后来于2010年1月2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李广仁弟兄的案子。

2010年1月25日,夏邑县法院对郑先才、李广仁 的案子分别作出判决,依法维持夏邑县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2月1日,郑先才、李广 仁分别就夏邑县法院的一审判决向商丘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商丘市中级法院二审审理

2010年2月1日,商丘市中级法院收到信徒郑先才、李广仁的上诉状后,一 直到3月16日才决定予以受理。商丘市中级法院受理之后,决定于5月10日上午九点开庭 审理此案。

由于在递交上诉状时,我们已向商丘中院办理了相关手续,因此我们于八点半左右到达中院。可是我们一到法庭却发现,一法官在准备审理一民事案子。我们马上给负责此案的时见 业代理审判员通话,问我们的案子在哪个法庭审理?而时见业代理审判员的回答让我们大吃一惊,他说,中院忘了通知夏邑县公安局今天开庭的事,早上开不了庭 了,如果夏邑县公安局的人下午能否来的话,我们只能下午再开庭。听了这话我们感觉即可笑又气愤,但由于这个案子我已经四次来商丘了,想想还是答应下午开庭吧。

二审审理中,夏邑县公安局没有出示新的证据,整个过程主要还是围绕夏邑县公安局作行政处罚是否有法律依据和事实根据,以及程序是否合法审理。

二审开庭之后, 商丘市中院审理此案的法官就问弟兄姊妹说,是否愿意和解。弟兄姊妹说,只要他们以后不干涉我们聚会,我们愿意和解。之后,时代理审判员组织了和解工作,并 让弟兄姊妹5月20日前往法院拿和解裁定书。裁定书上共有四项裁定内容:一、撤销夏邑县法院作出的一审判决;二、撤销 夏邑县公安局作出的治安处罚决定;三、准许上诉人郑先才、李广仁撤回上诉;四、准许一审原告郑先才、李广仁撤回起诉。弟兄姊妹同意签字,可夏邑县公安局后 来却又反悔了。因此,中院作出了终审判决。2010年7月8日,信徒郑先才、李广仁 收到商丘市中级法院于2010年5月20日作出的(2010)商行终字第17、20号行政判决书。

为了这个案子, 我曾四次来商丘。在最后一次的时候,当地的负责姊妹拉着我的手说:“吴姊妹啊!我们桑固教会的弟兄姊妹真的不知怎么感谢你们。你们这么忙,可只要法院说开 庭,一给你电话,你就过来。还有你来回这么多次,都是你们出路费,我们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啊,这次我们原本都不好意思再打电话叫你过来了。”

四、夏邑县桑固乡教会之现状

感谢神,夏邑县的弟兄姊妹在依法维权的过程中,曾前往虞城,安慰虞城受逼迫的弟兄姊妹(虞城一教会的四位弟 兄姊妹因家庭聚会而被劳教)。也正是因此,夏邑县公安局原本同意和解,后来却反悔。并打电话恐吓夏邑县的弟兄姊妹以后不许和虞城的信徒有来往。

自7月8日商丘市中级法院下达判决书后。从7月18日开始,桑固乡桑东村村委会主任王天良在每个周日上午都组织一群人到夏邑县桑固乡桑东村聚会点捣乱,并且在聚会点边上按了三个喇叭(参看照片)。一到弟兄 姊妹聚会开始聚会时,王天良就放世俗音乐或者大骂弟兄姊妹,以致弟兄姊妹没法讲道和读经,聚会不能照常举行。但是弟兄姊妹却非常有忍耐,每周都坚持到聚会 点唱诗、祷告,一直到11点才散去离开,并且对王天亮等人没有任何的埋怨。而是打110,然后去派出所、乡镇政府找领导,让相关 政府部门予以处理。但是王天良等人并没有听派出所等政府人员的劝阻,每周持续捣乱。

感谢神,真是凡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以前桑东村的村民听信王天良的谣言,认为弟兄姊妹不配合村的 建设,而经过这几周王天良的捣乱行为之后,桑东村的村民都指责王天良太过分了。同时,桑固乡派 出所和乡政府的领导对王天良的行为也极其反感,并组织协调工作帮助解决。同时,据负责的姊妹介绍,虽然现还在逼迫中,但是弟兄姊妹却很复兴,之间却更加同 心了,祷告也更恒切。

目前,案子还在进一步的协调中。望弟兄姊妹为夏 邑县桑固乡的弟兄姊妹祷告,求主使他们为主作更美好的见证。惟愿主赐他们坚韧的心、刚强壮胆的心,赐他们智慧的灵。也为他们下个主日的聚会 祷告,求主打破恶人的计谋,使他们抱愧蒙羞;求主的灵与桑固乡的每一位弟兄姊妹同在!

附:

王天良,夏邑县桑固乡桑东村村委会主任,13803977293, 家里0370-6611062
刘领军,夏邑县桑固乡桑东村大队队长,13569383878。
张启云,夏邑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民警,15938644898
李广仁弟兄,教 会同工,15836826038,15837048973
李素霞姊妹,教 会同工,15836894749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基督徒维权律师杨慧文、赵长青被北京警方传唤

对华援助协会(2010-08-05)

最新消息,基督徒维权律师杨慧文弟兄,于北京时间8月5日被北京市公安局韩姓警察通知书面传唤,到双榆树派出所。传唤从17:30分开始,到19:00结束,没有做笔录和签字,内容与访民律师团有关。目前杨慧文已经安全回到家中,他感谢大家的关心。

此外,访民维权律师团成员基督徒赵常青弟兄也被传唤。今天下午2点北京市局、海淀国保一共10个人(其中3个制服),突然来到赵在北京西北旺的住处,在他房子里翻腾了半个小时。最后,他们把他带到北京上地派出所,问讯了五个小时,晚七点才把他放出来。

另外,访民律师团成员白东平被要求明天8月6日上午去派出所,并且如果离开北京,需要向警方报告。在此之前,白东平和胡石根等人就已经由于参与访民律师团的事务,受到警方的正式传唤或非正式问话。

对华援助协会对这一系列打压事件表示严重不安和遗憾,并呼吁各界关注事态的进一步发展。

杨慧文的电话:13681108292 欢迎采访。

注:访民律师团(Petitioners' Rights Defense Lawyers Association)成立于今年7月1日,旨在保护访民的权利和自由,为了爱与公义在中国的实现,为了推进中国的法治建设。这个新成立的维权律师团,目前有十名成员,他们是白东平、范亚峰、胡石根、江天勇、李海、李苏滨、 唐吉田、吴成莲、杨慧文及赵常青。点击这里察看详情。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河南商丘基督徒高建立等诉劳教委被驳回

对华援助协会 (2010年8月3日)

河南消息 2010年8月2日,河南省许昌市魏都区法院驳回基督徒高建立和刘云化诉商丘市劳教委的行政诉讼案,维持一审对两人各劳教一年的行政决定。

2010年3月中下旬期间,高建立等基督徒拒绝当地公安人员索贿,并且坚决表态 “耶稣是主”,结果于3月25日被拘留15天后,又被劳教一年。案发之后,对华援助协会及其他媒体报道河南当局丑闻,与此同时,这些被迫害的基督徒和家属开始凭公义维护信仰自由,向不法当局提出行政诉讼。

8月2日,上诉人不服河南省许昌市魏都区人民法院2010年7月21日做出的(2010)魏行初字第34号行政判决,提起上诉。请求依法撤销被非法拘留并劳教的决定,同时要求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商丘市劳教委员会指定高建立和刘云化组织家庭教会属于“全范围”教会,他们依据一份未公开的公安部秘密文件将其定为“邪教”,并且指控基督徒在祷告时痛哭,为未成年子女开办主日学,造成了社会危害。代理律师强调指出:1.被告认定原高、刘二人违法的主要法律依据未经公开,公民无法事先了解并遵守,不能以此认定二人的行为违法;2.对于邪教的认定属于良心和精神层面,法律和司法机关无法规定,祷告时痛哭不危害社会;4.对基督徒子女进行与父母一样的道德信仰教育,对家庭和睦和儿童健康成长是必要的。但法院仍然维持了对他们劳教一年的行政决定。

附高建立和刘云化行政上诉状


行政上诉状

上诉人:高建立,男1972年9月3日出生,汉族,住址:河南省商丘市虞城县田庙乡高庄村,联系电话:13681108292(代理律师)。现在关押在河南省第三劳动教养管理所。

被上诉人:商丘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负责人:许大刚,联系电话:0370—3277300

通讯地址:商丘市神火大道128号(商丘市公安局法制处)邮编476311

上诉人不服河南省许昌市魏都区人民法院2010年7月21日做出的(2010)魏行初字第34号行政判决,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

1. 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

2. 撤销被上诉人做出的商劳字[2010]第30号劳动教养决定;

3. 本案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事实和理由: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法律适用错误,为被上诉人的滥用职权行为进行合法性背书,严重损害司法公信力,也让被上诉人的不法行为得以延续。(一审法院没有安排上诉人亲自出庭,二审时要求亲自陈述本案事实)。

一、 商丘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对上诉人高建立作出的劳动教养行政决定,看似有近一百多页的证据,实质上却没有一份证据能证实上诉人高建立具有法律规定应受处罚的事实,上诉人的行为也没有造成社会危害结果。

二、 被上诉人依据的法律依据错误,被上诉人依据的《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四项根本就没有与本案事实相关的规定。

三、 被上诉人草率地把一个基督教家庭教会的家庭聚会点认定为邪教组织是十分不妥的,行政决定书中提到的“全范围教会”、“生命会”、“复兴会”、“主日学”等概念也都不是法律概念,也没有相关的法律规定。

四、 被上诉人提及的一个内部规定《公安部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因为没有公布,如何让公民来遵守,又怎能以此为依据作出处罚决定呢?

五、 邪教与正教之别本是宗教团体内部对信仰纯正与否的宗教标准,作为行政机关草率认定上诉人信仰的是邪教是十分不妥地,有违行政机关的职权法定性,也有损行政机关的行政权威。

六、 被上诉人做出行政决定的程序违法。被上诉人是在虞城县公安局已经基于同一事实作出行政拘留处罚决定后,又做出劳动教养的行政决定。尽管虞城县公安局在劳教决定做出后撤销了行政拘留处罚,但这依然改变不了两个行政决定的程序违法性。第一个行政决定在没有准确适用法律,草率做出决定是错误的,第二个行政决定,在明知前面已经做出处罚决定后再以同一事实重新做出另一个行政决定,也是错误的。

为了维护司法审判应有的独立性,和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维护公安机关在群众的守法护法形象,恳请二审法院公正审理,依法支持上诉人的诉请。

此致

河南省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高建立
2010年8月2日

行政上诉状

上诉人:刘云化,男1956年10月2日出生,汉族,住址:河南省商丘市虞城县田庙乡孟楼村,联系电话:13681108292(代理律师)。现在关押在河南省第三劳动教养管理所。

被上诉人:商丘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负责人:许大刚,联系电话:0370—3277300

通讯地址:商丘市神火大道128号(商丘市公安局法制处)邮编476311

上诉人不服河南省许昌市魏都区人民法院2010年7月21日做出的(2010)魏行初字第37号行政判决,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

1. 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

2. 撤销被上诉人做出的商劳字[2010]第30号劳动教养决定;

3. 本案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事实和理由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法律适用错误,为被上诉人的滥用职权行为进行合法性背书,严重损害司法公信力,也让被上诉人的不法行为得以延续。

一、 商丘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对上诉人高建立作出的劳动教养行政决定,看似有近一百多页的证据,实质上却没有一份证据能证实上诉人高建立具有法律规定应受处罚的事实,上诉人的行为也没有造成社会危害结果。

二、 被上诉人依据的法律依据错误,被上诉人依据的《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四项根本就没有与本案事实相关的规定。

三、 被上诉人草率地把一个基督教家庭教会的家庭聚会点认定为邪教组织是十分不妥的,行政决定书中提到的“全范围教会”、“生命会”、“复兴会”、“主日学”等概念也都不是法律概念,也没有相关的法律规定。

四、 被上诉人提及的一个内部规定《公安部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因为没有公布,如何让公民来遵守,又怎能以此为依据作出处罚决定呢?

五、 邪教与正教之别本是宗教团体内部对信仰纯正与否的宗教标准,作为行政机关草率认定上诉人信仰的是邪教是十分不妥地,有违行政机关的职权法定性,也有损行政机关的行政权威。

六、 被上诉人做出行政决定的程序违法。被上诉人是在虞城县公安局已经基于同一事实作出行政拘留处罚决定后,又做出劳动教养的行政决定。尽管虞城县公安局在劳教决定做出后撤销了行政拘留处罚,但这依然改变不了两个行政决定的程序违法性。第一个行政决定在没有准确适用法律,草率做出决定是错误的,第二个行政决定,在明知前面已经做出处罚决定后再以同一事实重新做出另一个行政决定,也是错误的。

为了维护司法审判应有的独立性,和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维护公安机关在群众的守法护法形象,恳请二审法院公正审理,依法支持上诉人的诉请。


此致

河南省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刘云化
2010年8月2日


相关信息链接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10/04/201004100102.shtml
http://chinaaid.net/newscenter/1608-2010-05-13-19-38-10.html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为刘贤斌祷告 掌权者不折腾

(图:刘贤斌和妻子)

德州美德兰(对华援助协会2010年8月2日)

华府消息 自2010年7月以来,国内外基督徒同心合一为再度坐监的刘贤斌弟兄祷告,其中禁食接力祷告已经进入第5周。对华援助协会陆续收到各地祷告邮件和电话,分享他们为中国执政掌权者祷告的感人话语。钟道弟兄撰文“记念刘贤斌君”感慨道:鲁迅先生的文章——纪念刘和珍君,记述的是“三一八惨案”后鲁迅先生的愤怒,那篇杂文如同一把匕首和投枪,刺向当时的北洋政府,其中“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成为激励后人的名句。近日读史始知:刘和珍等人死时,当时的政府首脑段祺瑞曾经赶到现场,跪下大哭,此后,终身茹素。

作者与许多基督徒一样,一次又一次的来到教会,来到上帝十字架的恩典面前,认自己的罪,悔改自己的恶行,靠着亲近那唯一良善的救主耶稣基督。常常为刘贤斌弟兄祷告,求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怜悯,保守刘贤斌弟兄常在神的爱中,在患难中能够经历主耶稣基督爱的同在,脱离这一切的患难和痛苦,再一次的经历圣灵的大能,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好叫我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走出历史的阴影,不被罪恶所胜,反要以善胜恶,成为自己家庭和儿女的祝福,也祝福到自己周围的人,进而祝福到中国社会。

作者指出:更加难能可贵的是贤斌妻子对他的理解和对未来生活的盼望:“你们做了你们该做的,贤斌也做了他该做的。日子总会慢慢好起来吧。”一句“日子总会慢慢好起来吧”,道出了多少身处苦难中的中国老百姓的心声,真的是不要“再折腾”老百姓了,公平和公义的日头必要照耀这片罪恶深重的土地,耶稣基督十字架救赎的恩典,是需要举国上下的悔改来回应的。

附钟道弟兄文章

记念刘贤斌君
作者:钟道
对华援助协会首发

我在上中学的时候,当时的语文课本里有一篇鲁迅先生的文章——纪念刘和珍君,记述的是“三一八惨案”后鲁迅先生的愤怒,那篇杂文如同一把匕首和投枪,刺向当时的北洋政府,其中“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成为激励后人的名句。

近日读史始知:刘和珍等人死时,当时的政府首脑段祺瑞曾经赶到现场,跪下大哭,此后,终身茹素——鲁迅文章里,只字未提,鲁迅只写仇恨,希望底层人民从麻木中醒来,用仇恨掀翻世界。鲁迅在临死时也说:一个都不饶恕。被誉为左翼作家中伟大旗手的鲁迅,如同共产主义革命所动员的那样——发动的是底层无产者对有产者的仇恨,煽动的是苦大仇深,走到后来,就是忆苦思甜的社会进化论。在一个以嫉妒、仇恨和痛苦为主义与根基建立起来的社会中,必然是靠剥夺、骗取和占有他人的财富,来实现自己的富裕,而不是靠创新与劳动致富,很难说这样的社会能有公平和正义。导致唐骏《我的成功可以复制》的错误,也正是在此。

《炎黄春秋》2009年第5期第73页,杜婉华的《另一个段祺瑞》一文这样记载:1926年3月18日,共产党人李大钊,国民党左派徐谦率领几千学生到执政府请愿,卫队开枪,死47人,伤150余人,是为三一八惨案。事发时段祺瑞未在铁狮子胡同执政府,而在吉兆胡同私宅与友人对弈,绝非预谋。他完全可以逃避责任,或惩戒下属保全面子。但他作为政府首脑,主动承担了责任:查清死难同胞的名字,厚加慰恤;亲自出席悼念三一八死难同胞大会,当众长跪不起,以示赎罪。执政府总辞职退出政坛后,他一直吃素,不听家人和医生的开斋劝说,直到终老。

由此我联想到我的兄弟刘贤斌在2010年6月5日下午5点47分被正式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又遭逮捕。刘贤斌1989年是中国人民大学的学生,因参与1989年的学生运动被关押了1年多。出狱后与遂宁中学教师陈明先女士结婚,生有一女圆圆。“六四”出监之后他继续在国内秉持自由理念,参与组建中国民主党,寻求建立宪政中国的可能性。1999年当局以“阴谋颠覆国家罪”逮捕了刘贤斌,后把他判处13年徒刑。

今天,出狱没多久的刘贤斌,又一次身系牢狱,想想北洋政府的段祺瑞,我不得不为当政者汗颜。在成为基督徒后,受到《圣经》中的教导是:逼迫你们的,要给他们祝福;只要祝福,不可咒诅。与喜乐的人要同乐;与哀哭的人要同哭。要彼此同心,不要志气高大,倒要俯就卑微的人(或作“事”)。不要自以为聪明。不要以恶报恶。众人以为美的事,要留心去作。若是能行,总要尽力与众人和睦。亲爱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或作“让人发怒”);因为经上记着:“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所以,“你的仇敌若饿了,就给他吃;若渴了,就给他喝;因为你这样行,就是把炭火堆在他头上。”你不可为恶所胜,反要以善胜恶。(罗12:14-21)

每当看到这些属天的话语的时候,我心中想:又有谁能够做得到呢?

感谢上帝的恩典,靠着自己,确实是无人能够做到,为此只能是凭着信心,一周又一周,一次又一次的来到教会,来到上帝十字架的恩典面前,认自己的罪,悔改自己的恶行,靠着亲近那唯一良善的救主耶稣基督,校准自己的世界观和人生价值观,把自己从一切的苦毒、嫉妒、伤害和恶念中释放出来,为执政掌权者祷告和代求,寻求宽恕与和解,盼望中国能够经历十字架的恩典,走出千年仇恨的捆绑,走向民族的复兴。近来也常常为刘贤斌弟兄祷告,求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怜悯,保守刘贤斌弟兄常在神的爱中,在患难中能够经历主耶稣基督爱的同在,脱离这一切的患难和痛苦,再一次的经历圣灵的大能,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好叫我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走出历史的阴影,不被罪恶所胜,反要以善胜恶,成为自己家庭和儿女的祝福,也祝福到自己周围的人,进而祝福到中国社会。

在写这篇文字的时候,我又翻出任不寐2005年写的《专访刘贤斌的妻子陈明先》一文,文章写的是刘贤斌在狱中,其母亲去世时的访谈,其中陈明先姊妹的一句话深深的感动着我:“等一下让圆圆跟你说话吧。我身体还好,你放心。这几天只是感冒了。其实你们也不容易,你们做了你们该做的,贤斌也做了他该做的。日子总会慢慢好起来吧。我现在工作都很正常,收入也稳定。你在流泪……真对不起。”

从这句话中,我看到了一颗温良柔顺的心,其中的柔和谦卑、温良柔顺深深的感动着每一个读到这段文字的人。过往,贤斌弟兄身系狱中时,曾经给他的爱妻写了多封书信,我在读这些发表出来的书信时,能够感受到贤斌弟兄对妻子的爱心,而更加难能可贵的是贤斌妻子对他的理解和对未来生活的盼望:“你们做了你们该做的,贤斌也做了他该做的。日子总会慢慢好起来吧。”

一句“日子总会慢慢好起来吧”,道出了多少身处苦难中的中国老百姓的心声,真的是不要“再折腾”老百姓了,公平和公义的日头必要照耀这片罪恶深重的土地,耶稣基督十字架救赎的恩典,是需要举国上下的悔改来回应的。在基督教信仰中,每个人都是按照神的形象和样式被造的,每个人都是以生俱来的罪人,每个人都需要得到父神在十字架上舍弃自己儿子所带来的救恩,每个人都必要见那自有永有者的面。今生自以为能够逃避的,永生却不会放过我们。神造人确实的奇妙,他把永生放在人的心中,人心拥有永生的信念正是反映了神的形象和样式,在今生拥有爱心不至于绝望的人实在是有福了,因为上帝的慈爱是永远长存的。

贤斌弟兄现今身系狱中,是因为做了他该做的。同作为80年代走过来的同一时代的人,我们也要做我们所该做的,我深信历史的主权在慈爱与公义上帝的手中掌管着。本文是对再次身系狱中之刘贤斌弟兄的纪念和关注,纪念贤斌弟兄为了中国的宪政民主和自由所经历的苦难,纪念贤斌的妻子女儿和家人为此而付出的一切代价,纪念所有为中国的宪政民主与自由而不懈前行的人们。最后,我愿以曹植的《七步诗》来结束本文:

煮豆燃豆箕,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