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李柏光博士(专辑三)



3/03/2018


中国人权律师李柏光博士
(图: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浦志强 (@puzhiqiang):柏光逝世,很意外,很难过。九十年代中期,有缘认识了他。几年后,笔会给吴思老师颁奖,才有了这张合影。后听说他和余杰、王怡、郭飞雄访美,前三人拜访了布什总统。2016年夏天,应维权网邀请,我和他一同去瑞士一周。印象中,他很执着也很善良,是位虔诚的基督徒。愿柏光走好,把一切放下,不见不烦。

刘晓原:在网上购买到《信仰的力量》一书,以此悼念李柏光律师,他是本书翻译者之一。 鲁道夫·沙泽曼说:我们不能自由地选择历史,但我们可以从历史中自由地选择学习的榜样,太多的人向威胁和利诱屈服了,太少的人有坚贞不屈的勇气,只有信仰才能给人以这样的勇气。 李柏光律师,就是这太少的人。

滕彪:突然得到著名人权律师李柏光猝死的噩耗,震惊,悲痛,无以言表。这位年仅49岁的律师、学者为人权民主战斗了20多年。英雄一路走好! 习特勒马上称帝,“黑五类”的种种死亡真相大概永远无法获知了!彭明、杨天水、刘晓波、彭明、李柏光、曹顺利、张六毛、李旺阳、薛锦波……
余杰:从旧电脑中找到了李柏光弟兄2005年7月31日在方舟教会洗礼的照片,不禁悲从中来。然而,我在悲痛中仍然相信,上帝歇了亲爱的弟兄地上劳苦的工作,让他到天父的怀抱中享受那永恒的平安和喜乐。他已跑完当跑的路,必有公义的冠冕为他存留。

周封锁:49岁的维权律师李柏光被肝病死,令人震惊,疑问甚多。我和他在有一面之缘,也一直关注他的动态,可惜那时候还没有这么好用的手机,照片都没有。他是敬虔的基督徒,对圣经非常熟悉,日常言谈之中经常引用,听着很受启发。北大法律博士毕业20年,放弃体制内利益,投身维权,挑战强权暴政,为弱者争取权益,为此被酷刑监禁,也矢志不渝。如此一生,荣耀了基督。在天国安息主怀。

Anti-Green&Red@fishbeliever沉痛悼念主内弟兄李柏光律师[流泪]。李是北京大学货真价实的法学博士,律师,基督徒,践行耶稣教导,长期东南西北奔走,帮助边缘丶弱势群体和个人,历尽艰辛困苦。李於2月26日凌晨在南京突然去世。

黄美珍:李柏光律师是我最早认识的中国维权律师,他是中国第一起民告官案件的代理人,也是一位非常虔诚的基督徒,为人谦和而低调。他走了,真难过…

lke Jin:沉痛悼念!这位人权斗士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我们需要讨个说法,不被淫威裹挟!

赵思乐
今天,我的一位受访者死了。
这是我第一个死去的受访者。
死得突然且离奇。

我采访他时是2016年5月,他健康,滔滔不绝。
他是一位709案的辩护律师,非常资深的人权律师,受到过美国总统的接见,他叫李柏光。
2016年底,他还联系我说,自己在给农民维权,希望我帮忙联络愿意报导的外媒记者。
之后陆陆续续还看见他发布的控诉不公案件的信息。

今天早上,他猝死于医院的消息突然传来,49岁,英年早逝。
有人说是肝脏破裂,有人说是肝癌晚期,有人说他入院是因为腿伤,有人说是因为胃口不好。

他不是死在长住的北京,而是南京某医院,因此有人猜测是急病入院。有人提及一个月前跟他打电话还爽朗精神。
他是中国的荒谬世界里突然死去的又一个人,而已。

所有人都知道无法有所谓「真相」,知道了原因也无法确信和验证,因此所有人都无法较真,无法追究,哪怕是一个著名人士的死亡,哪怕是一个可敬的生命。

王岛:我的恩人李柏光律师被肝病死!悲愤交加!此血仇一定要报!

华春辉:从昨天到今天,真是悲喜交加。悲的是老友李柏光今晨突逝,真谓英年早逝。去年前年他还专程到无锡看我,还参与无锡大抓捕的代理工作。痛矣!

张林:709律师案,尤其是江天勇案、吴凎案、谢阳案,让当局受到国内外广泛持久抨击、狼狈不堪,为了让镇压更具威胁性,当局残忍地选择了让维权律师李柏光博士肝衰竭!

李化平:李柏光博士突然离世。50岁的基督徒人权律师李柏光(1968年生,湖南郴州人,北大法学博士,曾任教于海南大学)春节前才访美归来,期间身体一直健康,今晨(26日3点)在南京解放军83医院“肝病”离世。李柏光自己的律所在北京,一家人定居南京机场附近,他给我说他多少次游走于死亡边缘…我以为他开玩笑。

盛雪:看到李柏光律师死难的消息……我的心情、精神、情绪、感觉、思维、智力、表情都定格成 ……够了……志士们的血流够了……既然帝制已恢复,那么革命成必然

王怡
骑士之死——写给李柏光和这个时代的骑士们
英雄的骨灰留在亚洲
他们的灵魂从南京升入天堂
省去过多的副词和形容词
只剩身后的祭坛和坟墓
和一个叫约书亚的男人
我们是在粉尘中敬仰
在孟浪的怀疑里前行
我们愧对爱上的女子
直到临死之前也没有
完成她所托付的任务
必须感谢去耶路撒冷的人
感谢那些被杀的,冲动的
把其他部分卷进朝圣的行囊中
为无主之地带来国王的人
感谢他们的虔诚和庞大
尽管他们的衬衣不够白
如果仔细,可以发现一丝血渍
权当骑士披上的红斗篷
不过他们伟大的棕色裤子
如将他们埋葬的大地一样庄严
仍然活着的人错在哪里呢
我想,是因为我们厌恶未来
才把生命活成了一门手艺
当圣徒发出夺目的光芒时
有人羞愧,有人变了颜色
哦,伟大的葛伦和他的主人亚瑟
伟大的罗宾汉和他效忠的查理
那个哼着绿袖子,寻遍每一座城堡的朋友在哪里呢?我必须承认
我被他的友情深深冒犯了
2018年03月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