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包龙军、王宇律师儿子包卓轩受株连 被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被拦截

(内蒙古-11月13日)中共当局肆意株连孩子,“709案”包龙军、王宇律师的儿子包卓轩(蒙蒙)今天被以“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被拦截出境。

包卓轩护照被作废剪角
(图:包龙军、王宇)
18岁的包卓轩原计划从天津滨海国际机场乘坐飞往日本东京的飞机出去旅游。包卓轩先是顺利换取登机牌,并办好行李托运,但在天津边检处被拦截,以出国后可能“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并声称护照作废。包卓轩说:“他们当着我的面,强制将护照剪角。我着急的说,有事好说,别剪我的护照啊,他们却理也不理。”

天津的边检警察称:“决定来自内蒙古国保局,与我们无关。我们奉命令行事,有问题找内蒙古国保局”,同时给出其电话:04716505180。之后,归还残缺的护照,准许离开。

这是包卓轩第三次出境遭遇。第一次和其父包龙军一起被抓(2015.07.09);第二次是2015年10月2日,16岁的包卓轩在维权人士唐志顺、幸清贤协助下,由内蒙古前往昆明,打算越境缅甸再赴往美国升学,但在10月6日被缅甸边境警方拘捕,其后三人被移交中方。一度被拘留,后被押送回内蒙古祖父母家,并被监视和限制出境。

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于当年10月17日播放长篇报导,其父母谴责境外力量协助包卓轩出逃。相熟律师则对其父母言论存疑。协助包卓轩偷渡的唐志顺、幸清贤等人在失踪逾七个月后,在2016年5月20日确认被关押天津第二看守所,被控“组织他人偷越中国边境罪”。

包龙军这次在儿子包卓轩第三次被阻出境后表示,“对此事,我们坚决诉讼!孩子怀着满满的期待和希望,从希望到失望,一次次的破碎,他犯了什么罪,竟屡屡遭到这个政府的迫害?刚才,孩子还搂着我问:我还能上学吗?我说:能!孩子说:那就好。”包卓轩已经考完雅思(IELTS)英语测验,正等着墨尔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王宇说:“我们怕你们了,躲你们远点还不行吗?一个孩子,怎么可能危害国家安全?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迫害一个孩子,还有人性吗?”但包卓轩安慰其母,“没事,会有办法的。”

王宇曾代理多宗敏感案件,包括被控「煽动分裂国家」的维族学者伊力哈木、五名被拘女权人士之一的李婷婷、由被强拆砍死拆迁人员的农民范木根等。在2015年的「709大抓捕」期间被捕,受到酷刑,被当局指为炒作维权事件、借机图利,控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其后更一度接受港媒「专访」「被认罪」。

王宇及包龙军现与儿子包卓轩居于内蒙古,全家受到当局的严密监控,24小时受到监视,无法自由行动,无法与亲友联络。王宇夫妇的睡房也被装上监视器。

株连指的是因一人被认为有罪而牵连他人。中国古代有“株连九族”的刑罚,就是一人犯死罪,家族成员与其共同承担刑事责任的刑罚制度,意味由一个人的死罪扩展为家族成员的共同死罪。古代九族应包括父族四、母族三、妻族二。

这一违背人性但又斩草除根、清除复仇力量以及古代统治者津津乐道的恤刑原则的暴虐刑制在中国古代长盛不衰的根源,实在是中国传统法律中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

中国法律虽没有“株连”刑制,但中共当局仍选择性承袭“株连”邢制,对维权律师、良心犯、党内人士等采取株连手段达到阻吓作用,同时借此阻止其近亲在自由世界发表不利于中共声誉的未被公开的言论,及发起相关的声援。典型的例子如中国著名良心人士刘晓波的遗孀刘霞女士因为刘晓波而被限制人身自由,几乎与世隔绝;株连也被普遍使用于中共内部的“反腐”清洗斗争。

株连有悖于现代文明和法治精神,但在当今中国仍为普遍存在现象,只是连累程度有所不同。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