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一句,走一个人——“709”家属王俏岭、李文足最高检察院控告二十次

李文足(左)王俏岭(右)
(图:王俏岭)
(北京-11月3日)“709案”律师家属王峭岭、李文足为狱中王全璋律师争取权益在最高检连续控告第二十次。李文足和王俏岭在最高检大门外,几位民警对他们进行全方位录像,在最高检接待大厅把控告书递给接收资料的三号检察官。这名检察官让她们等待了十分钟,就把控告书和身份证交还给她们。

王俏岭是人权律师李和平的妻子。李和平律师也曾被秘密失踪,受到公安的酷刑,现保释在家。李文足是人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王全璋于2015年8月5日在北京居所被公安搜查, 8月底被控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罪,又于2016年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羁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王全璋被关押超过二年,当局阻止他和辩护律师及家属接见。

11月1日,台湾公民团体发起声援“709”-“王全璋不见不散”全球行动,组织者呼吁公众以身边物品“盖头”拍照上传,对中共当局施压。

李文足 身后是跟踪警察
(图:王俏岭)
早一天11月2日,王俏岭和李文足一起陪同黑龙江王秋实律师去沈阳第一看守所,希望探望709案辩护律师李昱函。王和李向外界表示:李昱函是10月9号被送进看守所,当局拟以“寻衅滋事”罪名指控她。他们去看守所存钱供李律师使用,但接待公安以办案单位已存钱且剩余三百元为由,拒让他们存钱。

李文足与王俏岭等人在他们的律师丈夫被失踪期间,组成一个坚不可摧的家属互助团。她们备受刁难,仍不顾安危,四处为夫声援呐喊,这个独特的律师家属团体在维权界是绝无仅有的组合,二年来坚持互相关爱,彼此扶持,受到公众极为广泛的好评。

对华援助协会将继续为“709案”中失去自由的律师及人权人士寻求外交声援,并密切关注人权律师及家属的正当权益和人身安全。呼吁中国最高当局重新检讨“709案”,关押良心人士是懦弱终将以失败收场的不智行为。

以下是她们这次递交控告书的纪实,资料由王俏岭和李文足公开在网络发布。

三号检察官说“已经做了登记。”我们问:“然后呢?”

拒不告知姓名的三号检察官说:“你们可以走了!”然后离开自己的座位,到另一个窗口去了。

我们觉得好笑,就追过去问:“三号检察官,给个说法啊?下一步怎么办?”

三号检察官示意我们回到三号窗口。只见他利索的按下对话按钮,对着麦克风说:“你们可以走了!”我们越发觉得可笑了,问:“你登记了,下面该怎么办?”

三号检察官无比潇洒地一指门口:“向后转,齐步走。”

我跟文足憋不住,笑了起来。“这就是你们的处理控告的方式?”三号检察官扭头背对着我们挥挥手,向门口走去……

我们喊道:“别走啊……”

三号检察官头也不回地甩门走了。

我们漫步到另外一个窗口,冲着里面的女检察官道:“美女,帮着喊一下三号检察官吧。我们来了n次了,不能这样处理问题啊!”美女检察官头都不抬,起身走了。

我们又走到另一个检察官的窗口前喊:“拜托,喊一下三号检察官吧!”得,又一个起身走了。

这时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还淡定地坐着一个男子。我们又喊:“坐在沙发上的那位先生,帮着喊一下三号检察官吧。十九大的春风该吹到最高检了吧。我们这些困难群众要求处理我们控告的问题啊……”最后一个,坐在沙发上的男子起身,装作打电话,步伐悠闲地走出接待办公室。

这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你们胜利了,都走了!”我们顺着声音一看,是拿着摄像机一直录我们的年轻法警。

我跟文足欲离开,走到门口,一回头,看见三号检察官推门要进入接待办公室。我们立即喊:“检察官!”那位三号检察官闻声缩了回去,把门一带,又走了……

这是我们709家属今年连续控告的第二十次。

709李文足、王峭岭
2017年11月3日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