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怡 :我对时局和教会使命的三个意见

2017-09-12

第四届香港三化异象大会上宣读的声明

摘录

教会和神的仆人,必须为着这样的传讲,反复地、多次多方地承受代价,甘愿接受政府的逼迫和武力的控制。教会说服任何一个政权敬畏上帝的方式,就是以顺服和受苦,来胜过刀剑和强迫的力量。直到刀剑与强迫,在基督徒的信仰和良心面前,一次次显出它的无能,一次次走向最终的败亡。

第一,对时局和教会使命的神学意见。
任何一个时代的局势,都不取决于它在经济、政治或文化上的任何指标,而在根本上,取决于这个世代与主基督的福音的关系。任何一国之政府与散居在该国的基督教会的关系,都反映了一个国家的现状与将来的关系。并从根本上说,反映了上帝永恒的国度与一个短暂的地上政权的关系。如诗篇所言,“耶和华使列国的筹算归于无有,使众民的思念无有功效”,而“以耶和华为神的,那国是有福的”(诗33:10)。

一国之政府,对待神的教会和神所设立的仆人的举动,都是一个宇宙性的外交事件。政教关系,在本质上是超自然的外交关系。地上的政权必须意识到,任何政权都是短暂的,任何权力都是有限的,任何领袖都是要死的。这样,国家的法律和行为,才会有最起码的谦卑,在短暂之上,敬畏那更高的、永恒的统治;在有限之上,敬畏那完全和至高的、掌管一切灵魂的权柄;在必死的命运之上,敬畏和仰望那永远的、被救赎的生命。

教会在任何政权下,所传讲的福音,都应包括上帝的律法对该国政府及其一切权力的、充满怜悯的警告。教会必须对外宣讲,一切权力都属于上帝,也来自上帝,得到了上帝的许可,也接受上帝律法的限制。教会必须告诉在上的掌权者,废王、立王的权柄和时机,在于耶和华。教会尤其有责任,警告那些逼迫和限制上帝子民的信仰自由的政府,它们正在得罪一位至高而公义的上帝。它们的行为,正在为自己堆积地狱的烈火。教会必须有勇气向一个作恶的政府宣告,上帝已经按着祂的大怜悯,为那些愿意悔改的人,预备了一条不可思议的救赎之路。就是神为世人舍弃了祂的儿子,使教会的元首和君王耶稣,在人类史上最强盛的政权——罗马帝国手下,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第三天从死里复活,以自己全然无辜的血,洗净了一切信祂之人的罪。

教会必须反复地、多次多方地告诉中国政府,福音的传讲和对耶稣的敬拜,是对一切政府权力的、最基本和最重要的限制。政府有责任保证教会和基督徒,自由地、和平地宣讲这个福音,政府不能对此施加任何干预,而必须将信或不信的结果留给每一个公民的良心。政府也有责任保证教会和基督徒的集体敬拜和其他宗教活动。中国政府必须承认,地上短暂政权的权力,不能干预、限制和取消这一永恒的自由。否则,整个政权及每一个参与其中的恶人,都必将承受上帝真实而可怕的审判和诅咒。

教会和神的仆人,必须为着这样的传讲,反复地、多次多方地承受代价,甘愿接受政府的逼迫和武力的控制。教会说服任何一个政权敬畏上帝的方式,就是以顺服和受苦,来胜过刀剑和强迫的力量。直到刀剑与强迫,在基督徒的信仰和良心面前,一次次显出它的无能,一次次走向最终的败亡。

第二,对时局的具体意见。

据此,我必须宣称,中国政府对待主基督的教会的态度,是邪恶、野蛮而粗暴的。并且,最近几年来,这一邪恶、野蛮而粗暴的态度,正在加剧和变得越发刚硬。这一态度,必然导致中国社会和整个政权,陷入越来越大的危机之中。换言之,加紧对基督教会的逼迫、限制和打压,不但不能缓解政治的压力和危机,反而是诸多社会危机积重难返的根本的、和属灵的原因。

我必须指出,中国掌权者的下列举措,不但不可能得到一切向主忠心的教会和信徒的认同,并且无论一时之间如何看似有益,若不悔改,停止,敬畏那位曾被钉在十字架上的主耶稣,他们终将遭受到上帝对这个政权无情的和可怕的报复,上帝必按着教会所遭受的苦难、藐视和压力,加倍地击打在恶势力的身上,使这个时代的繁华和强盛,一夜之间如水冲去,化为烟云。

1、中国政府自从江泽民时代以来,不断强调和推行“宗教与社会主义相适应”的国策,强化意识形态上对基督教会的控制。这一做法的实质,是意图重新树立一种“国家宗教”,使整个政权处于与基督敌对的状态。作为基督教会的牧师,我必须指出,这代表着中国政府对基督教会的宣战,也意味着中国政府在对教会的态度上,倒退到了接近于文革的时代。

2、中国政府近年来努力推行和扶持的“基督教中国化”政策,以及对“政主教从”的中国传统的强调,以及因此而来的拆毁教堂十字架的运动、在教堂内外安装摄像头、“五进五化”等政策、以及对教会的儿童主日学和教会教育的打压等,都是与整个人类社会的价值观背道而驰的,不但全面违背了中国宪法、赤裸裸地取消和侵犯基督徒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而且是一系列直接向基督宣战的敌对行动。

3、中国政府近日颁布的《宗教事务条例》,强化了上述两个层面上对教会的敌对态度。一是意图以打压教会来重树“国家宗教”,二是意图以国家强力来扭曲基督教信仰。这部恶法的出台,在某种意义上,意味着近四十年的改革开放的失败。因为国家全面改革的失败,必然首先呈现为政教关系的失败。而政教关系的恶化,将决定这个民族和国家的未来。因此,这部控制宗教的“自我宗教化”的恶法的出台,是一个标志性事件。标志着这个政权若不悔改,改变它对待基督教会的态度,这个政权就已进入了或长或短的最后的历史阶段。

第三,对教会使命的具体意见。

在这样的时局下,教会的首要使命,是放胆无惧,无论得时不得时,积极传扬福音,建立教会。不是在这样的时局下后退,而是在这样的时局下向前。不是以前公开聚会的,现在转入秘密聚会。而是以前秘密聚会的,要赶紧转入公开聚会。公开聚会的,要加快建立新的教会,培训更多忠心的仆人。教会必须为逼迫和复兴的来到,预备承受代价,重新走上家庭教会的前辈们所走过的十字架道路。

其次,教会必须守住基督国度和大使的位分,以属灵的外交关系,来面对国家对教会的敌对态度。教会应明确拒绝接受《宗教事务条例》的管辖和权柄,勇敢宣称这是一部违反圣经和违反宪法的恶法。在这部恶法面前,如彼得和众使徒一样回答说,“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徒5:29)。

为此,我呼吁,一切以各种理由仍然留在三自系统中的神的仆人和上帝的百姓,不要自欺,因为神是轻慢不得的。勇敢地离开埃及法老的辖制,尽快地,迫切的,和坚决的离开三自系统吧。为此不惜付出舍弃教堂、舍弃工作的代价,因为这是主喜悦的,是好得无比的。我也必须向神在中国的百姓发出警告,当这个政权向着主的教会举起刀来的时候,以任何理由留在三自系统内、与这敌基督和出卖弟兄的罪有份的人,都难免上帝的遗弃和公义的审判。

最后,感谢主基督,因为正如约翰·加尔文所说,邪恶的统治者,是上帝对邪恶的人民和国家的惩罚。中国政府对上帝的无知和对教会的侵犯,并非单单出于政府工作人员本身的罪恶,而是整个中国文化传统和社会共同体的罪恶的必然反映。我们每一位中国的基督徒,也都在这一罪恶的结构和机体当中。因此,教会的使命,是为了这个国家公开而真诚的悔改,替我们的同胞和统治者向上帝祈求祂的怜悯,好叫祂的审判,因着祂的怜悯而被推迟,甚至因着中国的悔改和复兴,而后悔不降所宣告的灾祸,也未可知。

我更加赞美主,因祂将在基督里的先知、祭司和君王的职分,赏赐给今天的中国教会,好叫教会有机会与全社会一起承受时代的危机和来自强权的压制,而使基督复活的生命,因着教会在死的形状与基督联合,而在整个中国社会发动,以至于信靠耶稣的人,将因着今天一大批中国家庭教会甘心走上的十字架道路,而多得数不过来。

愿荣耀归给三一上帝。愿神的恩典临到黑暗悖谬的中国社会。

2017年9月12日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