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里的殉道者——从殉道者的视角看圣经

刘盐约 盐约之声

在两千年教会历史上涌现出的殉道士不可胜数,而圣经里也不断有殉道者的记载,这些圣经里的殉道者正是后来历世历代殉道者的先声和写照。可以从殉道者的角度整理查考一下新旧约圣经,或许能从其中挖掘到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帮助我们更深理解圣经,激发爱主之心。
亚伯应该算是第一个殉道者。虽然圣经对亚伯的记载不多,甚至没有记载他的言论,只提到了他的出生和活动。亚伯故事中最为揪心的一幕是遭到亲身哥哥的嫉妒和无情杀戮。新约对创世记亚伯和该隐这兄弟两的故事做了更深的解读,亚伯被列在了信心伟人之榜首(来11:4),该隐被称为是“属于那恶者的”(约一3:12)。希伯来书一处经文点出了亚伯短暂生命的光彩:“亚伯因着信,献祭与 神,比该隐所献的更美,因此便得了称义的见证,就是 神指他礼物作的见证。他虽然死了,却因这信,仍旧说话。”(来11:4)

为何说亚伯是殉道者?亚伯是信心之子,他对上帝表现出了真信仰真敬拜真敬虔,有如此美好生命品格的亚伯竟遭致那“恶者”该隐的嫉妒并且最终遭到杀害。从人的眼光看亚伯之死是一个极大的悲剧,但在上帝眼里他是为真信仰而死,虽然他死了,因着信,仍然在说话。究竟说什么话呢?圣经没有记载亚伯说过一句话,但亚伯仿佛在说话,看,持守真信仰真敬虔的人可能会遭到我这样的下场,因为这个世界有敌对上帝的邪恶势力,但不要害怕,上帝与你同在,他也必为你伸冤。亚伯被该隐杀害,岂不是预示了日后人类世界的属灵争战?亚伯之子要被该隐之子逼迫甚至杀害,但他们的信仰和所见证的道最终必然得胜!

在以色列第一任王扫罗的时代,有一次大卫躲避扫罗的追杀,到了挪伯祭司亚希米勒那里。当时大卫非常落魄,又是朝廷通缉犯,情急之下跑到会幕那里寻求食物。亚希米勒没有以圣物为由拒绝俗人大卫的请求,而是给予帮助,拿出按理只能由祭司吃的圣饼怜恤了大卫。“祭司就拿圣饼给他,因为在那里没有别样饼,只有更换新饼,从耶和华面前撤下来的陈设饼。”(撒上21:6)大卫这个特殊经历后来被耶稣用来反驳法利赛人的责难(太12:3-7),老祭司亚希米勒在此践行了一项信仰美德:“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太12:7)。可是事后被刻薄寡恩的扫罗知道了,亚希米勒一家老小几乎被扫罗杀戮净尽。亚希米勒是殉道而死,是为表达上帝怜恤落难之人的心意而遭到杀害。

在北国以色列亚哈王时代,也是先知以利亚主要侍奉的时代,那是个大背道的时代。身为异教徒的王后耶洗别不仅全面引进巴力宗教,还疯狂屠杀耶和华的先知。圣经透过敬畏神的亚哈王家宰俄巴底的口说道:“耶洗别杀耶和华众先知”(王上18:13)。这些耶和华的先知们没有留下他们的名字,但在上帝的生命册上有他们的名字,他们忠诚于上帝,信道守道并为此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蒙了上帝的纪念。因此耶和华神对有些灰心沮丧的以利亚如此说:“但我在以色列人中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与巴力亲嘴的。”(王上19:18)

在南国犹大约阿施王执政的时候,前期由于敬虔的祭司耶何耶大的辅佐,废除巴力,回归律法,重振国威。但在耶何耶大死后,约阿施王受人唆使,离弃耶和华神,去膜拜亚舍拉等偶像,引起上帝的震怒。耶何耶大的儿子撒迦利亚受神的灵感动,发出责备和呼唤:“神如此说:你们为何干犯耶和华的诫命,以致不得亨通呢?因为你们离弃耶和华,所以他也离弃你们。”(代下24:20)可是犹大人不仅不反省,反而一起谋害了撒迦利亚。撒迦利亚死之前毫无苦毒埋怨,反而仰望那位信实的上帝:“愿耶和华鉴察伸冤。”(代下24:22)撒迦利亚的临终祷告安静而有力,树立了榜样,后世有多少殉道者都是这样在仇敌恶狠狠的目光下把自己平静地交给上主而结束在地上的人生行程的!

在但以理被掳到巴比伦的时代,但以理的三个朋友有一次被控没有叩拜巴比伦帝国尼布甲尼撒大帝树立的金像,这大大激怒了不可一世的尼布甲尼撒。这位当时代近东地区最有权势的君王怒不可遏地威吓道:“你们再听见角、笛、琵琶、琴、瑟、笙和各样乐器的声音,若俯伏敬拜我所造的像,却还可以;若不敬拜,必立时扔在烈火的窑中,有何神能救你们脱离我手呢?”(但3:15)但三位勇士毫无畏惧,斩钉截铁地说道:“尼布甲尼撒啊,这件事我们不必回答你。即便如此,我们所侍奉的 神,能将我们从烈火的窑中救出来。王啊,他也必救我们脱离你的手;即或不然,王啊,你当知道我们决不侍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但3:16-18)好一个“即或不然”!三位勇士在危难之际并没有试探神,无论是生是死他们确信自己都在上帝的手里,因此在信仰上不能有丝毫妥协。耶稣曾说道:“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太10:28)敌人的最大权柄也就是可以杀害圣徒的身体,唯有上帝保守他的子民。

这是旧约圣经里明确记载的一些殉道者人物,但肯定不止这些。希伯来书有一段经文对旧约里殉道的圣徒的状况有如下概括:“又有人忍受严刑,不肯苟且得释放(“释放”原文作“赎”),为要得着更美的复活。又有人忍受戏弄、鞭打、捆锁、监禁各等的磨炼,被石头打死,被锯锯死,受试探,被刀杀,披着绵羊、山羊的皮各处奔跑,受穷乏、患难、苦害,在旷野、山岭、山洞、地穴飘流无定,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来11:35-38)接下来更有颂赞和展望:“这些人都是因信得了美好的证据,却仍未得着所应许的。因为 神给我们预备了更美的事,叫他们若不与我们同得,就不能完全。”(来11:39-40)

新约里第一个殉道者无疑是施洗约翰,这位弥赛亚的开路先锋。施洗约翰出来传道,指斥罪恶,呼唤悔改,影响巨大。他得罪了当时大有权势的希律王,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指出希律王的罪:“你娶这妇人是不合理的。”(太14:4)结果恼羞成怒的希律把施洗约翰逮捕并拿在监狱里。希律早已杀心,但又怕引起民变,可是最后还是找机会杀害了约翰。

司提反是教会历史上第一个殉道者,他死于犹太教保守势力的陷害。司提反虽然是被选出来管理教会后勤的七执事之一,但他传讲福音大有能力,为此却得罪了顽固保守的犹太教势力。犹太教污蔑司提反“谤渎摩西和 神的话”,又恼怒司提反传讲的信息,严重威胁到他们的利益:“我们听他说过:‘这拿撒勒人耶稣要毁坏这地方,改变摩西传给我们的规例。’”(徒6:14)司提反死于犹太教传统的石刑,死之前平静安详地为逼迫杀害他的人祷告。

雅各是十二使徒中第一个殉道者,死于邪恶的希律王的逼迫。使徒保罗在殉道之前留下了最后一封宝贵的书信,唱出了殉道者的颂歌:“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持的信仰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公义审判的主在那日要赏给我的;不但赏给我,也赏给所有爱慕他显现的人。”(提后4:6-7)这段话是对后世殉道者最好的注解。

殉道不独是基督教的“专利”,其它信仰体系也有自己的“殉道者”。伊斯兰教极端势力在刻意制造“殉道者”,这就是所谓的“人体炸弹”;日本军国主义也曾人为制造“殉道者”,这就是用于自杀性攻击的所谓“神风特攻队”。但这些所谓的殉道实在是拿人命不当人命,说白了不过是挂着殉道名义的炮灰而已。但圣经并没有鼓吹殉道,更没有刻意要制造殉道士,并把殉道当做一种功德。毋宁这样说,殉道是一种特别的恩典,用朋霍菲尔的话说,“有些人,上帝认为值得给予最高形式的痛苦,便赐给他们殉道的恩典,而有些人,上帝不允许给予超出他们能够忍受的试探。”

我们从圣经殉道者身上可以学到什么功课和教训呢?殉道是流血,圣经透过殉道者的故事提醒我们,有殉道士产生,是因为有敌对上帝的邪恶势力存在,不论是该隐、耶洗别、尼布甲尼撒还是希律,都是属于那恶者的。邪恶势力在基督再来之前仍然会存留,并且继续抵挡上帝的子民。殉道是恩典,透过殉道者的生命故事——上帝之道活生生的见证——我们从中看到上帝的作为和心意,激发爱主之心。但殉道并非功德,圣经从没有高举哪个殉道士,因此我们不需要树立典型来顶礼膜拜。可惜后来教会把一些殉道士加以封圣和信众膜拜殉道士遗物的做法偏离了圣经。殉道是展望,哪个殉道者不是心存活泼的盼望而死?殉道可以说是基督末世论在当下的预演,殉道奏起了胜利的凯歌,也是朝向永恒的一跃,更是对上帝公义覆盖全地的呼唤:
“他们大声喊叫,说:‘圣洁真实的主啊!你不审判住在地上的人,给我们伸流血的冤,要到几时呢?’”(启6:10)
“因为他的审判是真实公义的。他审判了那大淫妇,那以淫乱败坏了世界的;并且为他的仆人向淫妇伸了流血的冤。”(启19:2)
写于2017年7月18日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