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

公义团契刘牧师回应唱红歌的黄牧师

刘贻牧师

最近在微信上看到有弟兄在转发一段视频,是海外某间华人教堂在唱歌的视频,点开一看,实在令人笑掉大牙,居然是一个牧师在带领会众唱“歌唱祖国”,因为视频比较模糊,总感觉难以置信,刚开始还以为是有人恶搞之,但好奇心总叫人想去刨根问底,于是得知了这段视频的真实性,是位于加州洛杉矶的房角石华人长老教会于2017年7月4日在美国独立日礼拜上发生的事,甚至还能从该华人教会在facebook主页上看到更清晰的视频,和字幕。原来是一首经过篡改的红歌,起名叫“新歌唱祖国”,调子还是原来的调子,填词还是原来的格式,只是改动了一些字,加入些许诸如“上帝”“福音”等“属灵”的内容,于是就堂而皇之成了一首“赞美诗”,公然在基督教堂里演唱了。

回想多年前中国三自爱国教堂开展的唱红歌运动,又想起国内一些教会用流行歌曲改编赞美诗的恶俗,我实在难以接受这样的做法,于是在Facebook评论了一句话,“洛杉矶房角石华人长老教会就是这样糟蹋基督教神圣信仰的?”于是招致他们堂的信徒和传道人口诛笔伐,更可笑的是,该堂的牧师居然也按耐不住了,给我留言说,“我是黄牧师,改编了那首歌。你说说看在何处我把信仰给糟蹋了?别人说你在领着一帮人骂娘,果然如此。是耶稣让你骂的吗?这么论断和肤浅,也算是开了我的眼界了。求神怜悯你,说点儿牧者当说的话吧。就是有不同意见,也是可以沟通的吧?你坐在上帝的宝座上四处论断,不觉得自己已经僭越了吗?不过,那是你的全人的展现,与我无关。但涉及到别人时,是否也要有点儿尊重,显得你自己有点儿品味呢?”

既然黄牧师承认自己是牧师,又是美国长老会(PCUSA)的牧师,读过好多年不同的神学院,神学学位、专业水平、知识水准肯定比我高的多,但是这不妨碍我与他说道说道。

黄牧师说,这段歌曲是他改变的。当然在教会历史上用世俗歌曲改编成赞美诗的例子并非绝无仅有,但一般都非常慎重,不轻易为之。但是黄牧师居然用无神论中共的红歌《歌唱祖国》改编赞美诗(注:1951年9月12日,周恩来亲自签发了中央人民政府令,在全国广泛传唱《歌唱祖国》。这首歌已成为中共各种重大活动的礼仪曲、开场曲或结束曲。)故此,当人一听到这曲调的时候,就想起那恐怖的红色中国,当然黄牧师可能并非有这样的感觉,因为他的拳拳爱国心只认定共产中国。

黄牧师用红歌改编成赞美诗,在教堂里传唱,这不是亵渎上帝又是什么?黄牧师的教会坚称,他们的教会奉行《韦斯敏斯德信条》,在该信条二十章论基督徒的自由和良心的自由中指出,“惟独上帝是良心的主,在信仰或崇拜上凡与圣经相反,或在圣经以外属乎人的教训与命令,就是卖掉良心的真自由……”网上很多基督徒看到黄牧师教会演唱的红歌,感觉不适,甚至提出尖锐的批评,这都是基督徒良心的表现,绝大多数人都认为这样的做法不符合基督教信仰,难道这些人的良心都是有罪的,唯独黄牧师的良心是自由的?

黄牧师进一步控告我“带领一帮人骂娘”。我看了下Facebook下的留言,不过只有三位好友进行了四条评论,虽然表达了不满,但大家都有基督徒的克制,并没有脏话、粗话出口,哪里来的骂娘一说?再说,我也不是什么意见领袖,哪里有什么能力“带领”一帮人骂娘,如果说真有这一帮人的话,也不过是英雄所见略同而已。可见黄牧师内心之恐慌,把一些共同批评的人,哪怕只有三个人,也会看成是一帮人,他连一些尖锐的批评都无法接受,内心实在脆弱,毫无自信。

黄牧师质问我“是耶稣让你骂的吗?”按黄牧师的理解,是不是他认为只要耶稣同意骂人也是可以的。比如,耶稣曾形容希律是狐狸,不知道在黄牧师的眼中是不是骂人?不过,我记得在中国人的形容中,“老狐狸”确实也可以算是一句骂人的话吧。不过,即便如此,我也没有说过一句骂人的话,不知道黄牧师批评我骂人的说法从何而来?

我不过批评该教堂一句“糟蹋基督教神圣信仰”,甚至连牧师的名字都没有提到,这么就成了“骂人”,成了“论断和肤浅”了?甚至黄牧师还说我,“你坐在上帝的宝座上四处论断”,不知道黄牧师哪只眼睛看到我坐在上帝宝座上了?就算魔鬼也不过是妄图要坐上上帝的宝座上,不知道黄牧师如何就让我坐上去了?可见人的神学水准真不是多混几年神学院就可以长进的。

黄牧师认为我对他们的一句批评展现了我的“全人”。我无法理解他的全人是什么意思,或者是指整个人格?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是不难接受,因为我就是强烈反对、憎恶那些向中共谄媚,与中共苟合的所谓基督教牧师,这就是我的立场。

黄牧师认为我批评他们唱红歌改编的赞美诗属于我的“品位”有问题,关于这一点我想,弟兄姊妹可以判断,到底谁没有品位?

说心里话,我也不想再多说什么,好在上帝都看到了,弟兄姊妹也看到了,既然审判要从上帝的家开始,我们就各自面对上帝吧。求主怜悯。

2017年7月26日

Fr. Francis Jonathan Liu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