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ISIS杀害的中国宣教士该死吗?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郭宝胜

2017年5月24日,两名年轻的中国公民孟丽思和李欣恒,在巴基斯坦俾路支省奎达市一个名为“真纳镇”的小镇上遭遇恐怖组织ISIS绑架,随即被杀害。事后查证,两位遇害的中国公民是基督教宣教士,他们是韩国教会与中国家庭教会联手在巴基斯坦建设的宣教基地的宣教士。

最近10多年来,“将福音传回耶路撒冷”,“中国人将接福音回归的最后一棒”——这些口号成为中国家庭教会及韩国教会向中东宣教的动力所在。福音从耶路撒冷出来,再到欧洲、美洲,如今要绕地球一周回到耶路撒冷,这是某些基督教教派的宣教异象。韩国作为目前的世界第二宣教大国,其中不少教会也热衷于向中东宣教,他们设想打通大陆线,沿着丝绸之路直通耶路撒冷。因为中东人排斥欧美人,而对中国人较友善,所以中国基督徒确信将福音传回耶路撒冷的最后一站—中东地区的宣教中,中国人将要扮演重要角色,这种天命(上帝的呼召)意识,使家庭教会将中东宣教视为重要使命!也使中国家庭教会基督徒愿意与韩国宣教机构合作,共同进行异常艰难和危险的中东宣教。

两名宣教士被杀害,当然是一件令人悲痛的伤心事。但是中国当局的喉舌之一《环球时报》却发布报道,对被杀的宣教士冷嘲热讽。在这篇名为《真相!韩国人带中国人赴巴传教,酿绑架惨剧》的报道中指出:“按照当地人的理解,这其实形成了一种“宗教骚扰”,因为当地民众基本上都是伊斯兰教信徒。目前,这名韩国人是如何在中国招募这些年轻人到巴基斯坦传教的,尚不清楚。但此前,不断有报道称,韩国一些宗教团体和个人冒险到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地传教,屡次出现被绑架和被杀害的情况。因此有人转向鼓动中国年轻人到高危地区进行宗教活动。这些年轻人以90后为主,他们涉世不深,思想比较单纯,在受到蛊惑后,缺乏判断力。正因为他们的活动涉及到复杂的政治宗教因素,而且是在穆斯林聚居区传播基督教,所以很容易引起纷争,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中国年轻人应该对此保持清醒头脑,提高警惕”。

这篇报道非常阴险,它起到了一箭三雕的作用。第一,它替官方推卸了自己的责任。中国公民会追究政府没有保护好海外的公民的责任,这篇报道却把所有责任推给基督教宣教团体。第二,它把韩国也加进去,因为萨德让中共仇恨韩国,所以通过这个事情把矛头引向韩国。第三,他为持续打压基督教做借口,说惹出国际麻烦完全是基督教惹的祸。正像国内的一位基督徒所写到的:“一个政府不为自己的公民站台,反而诬陷和造谣,用国民仇韩情绪大兴污蔑之势,幸灾乐祸,比残杀他们的ISIS 更加恶毒,更加丑陋,势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他们不怕牺牲的宣教士半夜显现,讨还公道吗?!”

基督教宣教士进行宣教,这是符合普世价值、宗教自由的应有之举,中国也曾是宣教士传教的受益国家,宣教士带来了天文历法、教会大学等近现代西方文明,也展开天足运动使女性不再缠足,更对中国的戊戌变法、辛亥革命等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众多宣教士来华后受害殉道、流血牺牲,如今中国有了自己的宣教士,将福音的种子传播出去,并为福音撒热血,这实际上也是在回报当年殉道的那些西方宣教士。殉道者的血是教会的种子。多少欧美宣教士在中国流血牺牲,如今轮到中国宣教士流血,这是荣耀的见证。在世人眼里他们或被看为可悲或是愚昧,这两位为上帝殉道的中国年轻人在上帝眼里却被看为宝贵,上帝必为他们戴上荣耀的生命冠冕。总之,殉道的两位中国宣教士的行为不仅不应该被冷嘲热讽,而且应该受到赞誉和肯定。

中共当局表面上对恐怖主义强烈谴责,表示要营救中国公民,但实际上它营救公民工作做了多少谁也不清楚。上次樊京辉被ISIS绑架撕票后,众所周知中共所作的努力非常有限。西方国家遇到这种情况,会很重视人的生命,宁可花几百万美元,也会把这个人救出来。实际上樊京辉当时要价就是二百万美元,二百万跟那些盗国贼们动辄几亿、几十亿相比是九牛一毛。这两个宣教士也应该通过经济谈判营救出来。但中国政府最在乎的是政权的安危,根本不在乎公民个体的生命。

另一方面中共当局对中东恐怖主义实际上是一种纵容的态度,这不仅表现在他们在反文明(如拆十字架)、反普世价值上(彻底的专制主义)完全是同类,而且在于中东恐怖主义牵制了美国与欧洲的军力和物力,让中共得到喘息的机会。如911后,美国将本来对准中共的矛头对准了本拉登,让中共政权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因此中共当局对待中东恐怖主义的政策是非常复杂的,很多时候甚至鼓励恐怖主义势力继续牵制西方。

中国公民被杀害,中共政权应该反思自己对中东恐怖主义的态度、反思一带一路政策是否造成与当地民众的矛盾、反思自己营救本国公民的责任和应急机制,而不是把责任推给基督教会。教会也不会因当局的栽赃陷害而停止宣教的步伐,那些殉道和准备殉道的宣教士们,恰恰就是这个黑暗世界中的光,将继续引领其他中国家庭教会的信徒们将宣教的中国的异像进行到底!这正如圣经罗马书8:35-39:“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吗?是困苦吗?是逼迫吗?是饥饿吗?是赤身露体吗?是危险吗?是刀剑吗?但靠着爱我们的那一位,我们在这一切事上就得胜有余了。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有能力的,是高天的、是深渊的,或是任何别的被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 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耶稣基督里的。”(罗8:37-39新译本)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