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问两中国人被ISIS残杀背后的真相?

张远来

这几天关于两名中国同胞在巴基斯坦可能已经被ISIS残忍杀害一事,在某些媒体上突然有了诡异的舆论风向变化。从声讨ISIS的暴行,反思营救不力,突然转向对此二人是"被韩国人骗到巴基斯坦宣教"的鞭笞。一时间媒体热议,网友愤慨。而这背后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由令笔者想到十个关联性的疑问:

一、媒体消息来自何处?

 令人感到诡异的是,很多网媒一个口径地表达韩国人欺骗中国人到巴基斯坦宣教,并且把"ISIS、中国人质被杀、韩国、宣教"等等混为一谈, 意图给人制造其因果关系的逻辑关联。而其背后的消息来源及如此宣传的动机都极为令人怀疑。笔者搜索了一下网媒,消息形式与口径都极为相似,但没有一家可以证实消息来源,也无法证实此两位同胞就是宣教士。而即使果真如此,ISIS杀人、就一定与韩国、宣教士有着必然的因果及逻辑关系吗?答案不言自明。

二、宣教士被杀是不是就意味着活该?

 换句话说,即使这两位中国人真的是涉嫌"宣教"了,他们被杀是不是就是活该?其实这正是很多网评的论断。我们不要忘记了,宗教信仰是中国的基本国策,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每个中国公民的基本权力。如果你以为宣教就该杀,那就是赤裸裸地对国际准则、人性及中国宪法的践踏。这和ISIS的理论有何不同?

三、宣教是否就改变了此二人是中国公民的事实及其作为中国公民的基本权益?

  很多网评热议认为此两位中国人涉嫌传教而被杀,罪该应得,杀人者ISIS更是情有可原。但宣教是否就改变了此二人是中国公民的事实,及其作为中国公民的基本权益?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作为中国公民,无论他从事何种工作,他都应该受到国家的保护,保障他在任何国家和处境中都应该得到尊重,哪怕犯罪也应该享有公正的审判。否则便是自损国格。要知道ISIS残杀的不是概念上的宣教士,而是活生生的人——中国人!

四、ISIS是否是因为有人宣教才成为恐怖分子,或者没了宣教就会改变其恐怖的本质?

  媒体把两个中国人被ISIS残杀与宣教和韩国人逻辑关联,显然是不负责任的,也是懦弱的表现。ISIS是否是因为有人宣教才成为恐怖分子,或者没了宣教就会改变其恐怖的本质?要知道,ISIS原本就是恐怖分子,他们可不会看着你脸上的标签杀人。今天他们残杀了两位中国同胞,你以他们是宣教士为名而无动于衷,说不定哪天就会杀到你的头上,而同样会有一个这样那样的理由,表明你的自作自受。

五、基督徒该不该宣教?现代社会是否该允许各人表达自己信仰的权力?

  要知道,任何人有任何的信仰理念都会在有意无意中影响他人。即使此二人真是宣教士,难道基督徒就不该宣教?要知道,活出信仰是每个信仰者的该有素质。现代社会文明的标志之一就是保障公民信仰的权力。要知道,ISIS及某些宗教一直都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声举行宗教活动?网友咋看?为何他们表达信仰就可以?而传教士表达信仰就该被杀?如果你是真理,为何不可以光明正大地彼此辨析?

六、两位中国人的行为是否违背人伦道德、普世价值,或者国际法律?

  从媒体阐述的信息看,他们不过是学习语言、与当地社群有适当的交流。他们的行为并没有违背当地的法律,也没有违背基本的人伦道德,或者普世价值,或者国际关系法。但他们至少没有经过被审判就被执行了死刑。这无论如何都是现代文明和人性不可接受的罪恶,而无需质疑两位中国人的可能性身份。

七、宣教要不要讲方法?宣教会不会付代价?

  如果两位真是跟随韩国人去拟学习宣教的,那也不能把他们被ISIS毒杀与其计划中的可能目的因果关联。诚然,如果真是宣教,那也要讲求方法,比如保罗就说在什么人中做什么人,为要多得人。耶稣也教导我们要灵巧像蛇,驯良象鸽子。但我们绝不能因此质疑福音事工本身的合信仰性。大使命是教会不能回避的责任,正如劳拉牧师所言,除了宣教的教会,这个世界没有别的教会,除了宣教的使命,教会没有其他使命。

  要知道,宣教原本就是一项需要付代价的侍奉。教父查思丁就说过,殉道士的血是福音的种子。而耶稣更教导我们在世有苦难,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宣教的代价不应该是教会退缩的理由,而应该是自省与奋斗的动力。恐怖分子是心灵懦弱的恶魔,他们知道自己没有未来,也不希望他人有未来。他们与整个人类的文明格格不入,他们试图以恐怖和屠杀破坏人类文明和也已建立的秩序,注定是要失败的。在恐怖的文化里,早晚他们也会在自己的恐怖中灭亡。

八、ISIS是否只针对宣教士?

  某些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一听说ISIS屠杀的人可能是宣教士,便兴奋不已,甚至拍手叫好。他们以为ISIS只是针对无辜的宣教士,针对手无寸铁,心怀仁慈的福音勇士。但其实,恐怖主义是人类的公敌,是现代文明的毒瘤。不要忘记了他们刚刚还在在我们两会期间无理威胁要让中国血流成河。他们是有组织计划地恐怖集团,不让世界不安他们就会不安。他们绝非只对宣教士,而是对着整个人类社会,对民主文明发起的恐怖战争。我们也不要以为ISIS离我们还很遥远,不要忘记了他们就在中国的旁边的菲律宾发动了多么可怕的毁灭性战争,你还能说恐怖主义事不关己吗?

九、宣教到底是在干啥?反基督教的民族与国家一般又是怎样的民族国家?

  在某些网友的眼里宣教士就是包藏祸心的歹徒,到哪里就是搞殖民,宣传基要主义。但其实,传教是做什么?他们不过是想在一个缺乏爱的社会实践爱的教义。实际上,现代文明无论哪一条,你都很难否认其与传教士传播文明的关联。马克思韦伯甚至认为是基督新教的发展推动了近代文明、资本主义、科技发展与民主制度。根据媒体披露,这些所谓被网友评断的宣教士不过是做了三件事:慈善、学习语言、与地方民众交流。如果做这样的善事都被反对,那只能说明反对者的变态。你看看历史和现实,那些反基督教的民族或者国家都是怎样的国家?据2014年环球监察报告(Open Doors World Watch List),全球迫害基督徒最严重的10个国家依序为朝鲜、索马里、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沙乌地阿拉伯、马尔代夫、巴基斯坦、伊朗、叶门。各位稍有常识便会知道这些国家是怎样的货色!

十、面对恐怖主义思潮,是否需要有传播爱与促进民族交流的人?

  面对新恐怖主义,我们知道,仅靠武力是不能根本解决问题的。对于传播恐怖与仇恨的变态狂,总需要有传播爱与饶恕的福音使者。面对新恐怖主义,需要的是国际社会放下成见精诚合作的反恐,也需要包括那一切传播爱与饶恕的爱好和平者的共同参与。不管你是传教士还是普通民众,反恐而传播仁爱人人有责。如此才能让恐怖主义无处滋生,也才能从我们心里除掉那些面对恐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恐怖心理",从某种角度看,正是社会的冷漠滋生了恐怖主义的嚣张。

结语

  最后,两个中国人可能已经被恐怖分子杀害。这一事件的本质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宣教事件,正如中国外交部已经做出的回应,而是全人类面对不可忽视的恐怖事件,是我中国同胞被反人类的ISIS残杀,而国际社会、巴基斯坦和我泱泱大国都未能成功营救的事件!与传教与否无关,与工作的性质无关。而如果还要多想一点的话,那就是,消灭恐怖主义是整个国际社会的一件大事,甚至也真应该是包括每个有真正真善美之宗教信仰者一同见证美善而共同关切参与的大事!

2017年6月11日星期日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