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江天勇律师

文:倩倩

昨晚,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到江天勇律师、王宇律师都来了,还有唐天昊律师,在一个宾馆里畅所欲言、谈天说地,大家都很关心我的生活和学习情况,希望我好好努力。正聊的开心的时候,突然闯进来了一群警察,说要登记身份证,这些警察认识三位律师,但不认识我,我正在犹豫着,要不要报真实姓名,拿不定主意,就偷偷问江律师:“我兜里带着身份证,要是被警察搜到,我身份就暴露了,怎么办呢?”江律师说:“把身份证给我,我帮你藏起来。”身份证被藏好后,江律师又过来和我们一起面对警察……

醒来后很久,我还沉浸在梦到了江律师他们的喜悦中……与律师们一同走过的那些经历,一幕幕浮现出来:江律师作为长辈和长者,更似朋友,经常与我们一起讨论全国各类案件,分析社会发展形势。

可一想到江律师曾在“茉莉花革命事件”、“建三江事件”中被绑架,遭受毒打折磨、精神洗脑,如今又身陷囹圄,我不由得担心起来,江律师他们什么时候才能重获自由呢?

回想起来,与江律师相识,已有五、六年的时间了。

2011年末,我们一家为了因坚持信仰、在狱中被迫害致死的爸爸申冤的过程中,妈妈和妹妹遭中共当局报复性绑架,均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只剩下孤身一人的我,留在外面。每天,我除了要去黑龙江省高法找立案法官问询,还要去找绑架妈妈和妹妹的所谓办案警察交涉,以及劳教所的相关人员,争取能会见到妈妈和妹妹。由于爸爸的案件社会影响很大,黑龙江省高院即使立案后,也不处理,我还经常被人跟踪、监控。我和代理爸爸案件的两位律师面临的压力都很大,正是在那种最为艰难和险恶的情况下,江律师加入了此案。江律师说,他曾在微博上早就留意到了我爸爸的案件,也了解了一些情况。考虑到我们一家人的处境,江律师仅收了一半的律师费。

接触到江律师后,发觉他非常平易近人,从不高高在上,没有任何架子。每次只要案件需要,江律师都尽量抽时间赶过来配合,三位律师常与我们坐在一起,探讨案件的下一步如何运作,江律师还教我们如何做好微博,关注我们案件的网友也越来越多。

因为黑龙江省高院对爸爸的案件长期违法拖延,拒不处理,我和三位律师准备去北京到最高检、最高法等共七个相关部门递交材料、控告投诉。临行前,三位律师都在为我的安全感到非常担心,因为那时我经常被跟踪。听说北京那些部门的附近有很多警察和截访的。律师们担心一旦我也被绑架出事了,我们一家就没有人能在外面奔走呼吁了。几经考虑,我们最后还是决定在北京汇合后,一起去相关部门投诉控告。

很快,我们就被便衣给盯上了,有人给我们录像,有人贴身跟踪,有人拿着手机给我们拍照……气氛非常恐怖。江律师一路带着我们打车、转乘地铁,最后,在地铁车门要关上的那一瞬间,我们四个人一起冲下车,终于让那些贴身跟踪的特务们猝不及防,眼睁睁看着我们下了车,被我们甩掉了。

第二天,我们去的最高检、最高法。在门口排队时,我手里拿着材料,周围遍布警察便衣,为了阻止我们进到相关部门交材料,他们通过偷看材料,来确定我们是哪里人,以便在进去之前,被截访并分流带走。据说,被截访民有送回当地的,也有被非法拘禁到黑监狱、宾馆、洗脑班、看守所之类的地方的。我身边站满了便衣,他们都想看到我手里的材料,有的还想动手抢走的,有的还想动手打我,江律师他们一直在我身边,保护着我,他们用身体围成一堵墙,挡着我,将我护在中间。在律师们的保护下,这次北京之旅,我很幸运,往返均安然无恙。

在北京那些部门交完材料后,就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我总为去哪里吃饭,感到有些为难,因为我们一般都是边吃饭、边商量下一步怎么办,江律师为了给我节省开销,每次都是带我们去吃简单的饭菜。那天中午,江律师带我们去的小包子铺,我们吃包子、喝粥。粥很便宜,江律师吃完包子,说没吃饱,就又要了一碗粥……

从北京返回后,有一次,江律师过来时,给捎来了五千元钱,说是受朋友委托,带给我家的,但不肯告诉我们姓名。

江律师虽然为案件奔波在各地,很辛苦,但他总为我们当事人家属着想,对差旅食宿从不挑剔,江律师过来时,我们常一起去小店吃套餐,一份二十元左右,吃不饱时,就再添一碗米饭。平时,我也会经常就爸爸的案件、朋友的案件,以及自己生活和学习方面的事情咨询江律师,他每次都很耐心的给我分析讲解,出主意想办法。

妈妈和妹妹被非法关押到劳教所后,前几个月,一直不让会见,我又得联系分别给妈妈和妹妹请律师,联系确定了妹妹的律师后,听说还差妈妈的律师确定不下来,江律师就主动提出,由他和梁小军律师来代理我妈妈的案件,他还说,他们两位律师只收一份律师费即可。

非法劳教一年半的妈妈和妹妹回来后,梁小军律师委托江律师将他们仅收的那一份律师费,又退给了我们。

记得几年前,第一次梦到江律师时,很多具体细节已记不清了,但至今记忆犹新的,最清楚的一句话就是,我在梦里对江律师说:“江律,您很像我的爸爸,那样的帮助我、关心我!”爸爸,在我内心里,永远是一座伟岸的山……

有一天晚上,想起爸爸离世时的惨状,案件一直也没有进展,停滞不前。又回忆起,在我小的时候,爸爸对我的好……那天,我想了很多,很伤心,很难过,哭了很久。和我同住的妹妹,把我想爸爸这件事告诉了江律师,江律师就让妹妹问我吃不吃牛肉,还说让我第二天上午去他家吃饭,他要给我炖牛肉吃。

第二天,我和一位朋友一起去的江律师家,当时江律师和侄女在家,孩子在屋里学习,我们就在厨房与江律师聊天。江律师炖了一大锅牛肉和土豆,他还准备再炒几个菜。他一个人忙着洗菜、切菜,我们说要帮忙,他坚持说自己来,让我们待着就行。江律师一边忙着做菜,一边忙着给我们拿苹果,他给我们洗了几个好苹果,自己却挑出有些坏了的苹果,削掉坏的部分,剩下的部分自己吃了,让我们吃好苹果。江律师解释说,他不会炖牛肉,还是刚刚在买牛肉的时候,问卖肉的老板牛肉怎么炖,回来现学着给我们炖的这一大锅。

吃完饭,江律又给我们拿出好多瓜子、花生和水果,让我们边吃边聊天,他很关心着我的生活状况,我们也谈了案件情况、社会形势等。

江律师每次代案时,常有一些朋友慕名而来,就各自的案件来请教他,江律师都会耐心给大家详细讲解,并提醒大家注意安全。有时他也给我们讲一些他的迫害经历和践行体会。

与江律师认识了这么多年,共同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他给我和很多朋友的真诚关心和无私帮助,令人难以忘怀。他是我最信任的朋友,也是我最敬重的长者。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