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阳律师太太陈桂秋教授强烈怀疑谢阳被下药

陈桂秋

我给他买的手机,他不用。他说他要自己办一个电话卡,要公开的打电话,他不要加密的,他的所有的通话都要公开的。

我告诉他我爸爸、妹妹、妹夫都曾被关押,并押解去泰国,他说他需要时间来验证这些。

我告诉他我的所有银行账户都被冻结,中国银行的钱全部归零,他说他需要时间来验证这些。

我问他为什么要到山里面去,而不是去住在老家,或者自己的家,他说他需要到山里锻炼。

我把女儿们叫到跟前与他说话,问了两句就没有话了,根本不同于关押前与孩子们有说不完的话。

我想继续和他说话,他说山庄要关门了,他要休息。我说你可以回到房子里去接听电话,他说不行,挂掉了。根本不是两年没有听到妻女声音的人所表现的状态。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