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九十五条论纲——卡尔•楚门博士访谈

贾斯汀·泰勒 微时代改革宗教会

译 宏一

这个礼拜日是万圣节。但是,更重要的是,这一天是宗教改革纪念日,在这一天,教会庆祝并纪念1517年10月31日这个日子。1517年10月31日(礼拜六),威腾堡大学一位33岁的神学教授走到威腾堡城堡教会(Castle Church in Wittenberg)门口,把一篇写有九十五条论纲的文章钉在了教会的大门上,希望借此发起一场学术讨论。当时没有人知道,在上帝奥秘的旨意中,这件事成为了引燃宗教改革的关键性事件。

我认为,与卡尔•楚门(Carl Trueman)的访谈对我们会有所帮助,楚门是威斯敏斯特神学院(费城)的历史神学与教会历史教授,同时也是神学院的教务长。楚门博士撰写了博士论文《路德的遗产》(Luther’s Legacy),在学院教授路德的生平以及路德的神学,并且,楚门博士正在为“神学家论基督徒生活”(Theologians on theChristian Life)系列撰写路德分卷,本系列书籍即将在十架路(Crossway)出版社出版,史蒂夫•尼科尔斯(Steve Nichols)与我担任编辑。

问:路德在此之前有没有在威腾堡教会的大门上钉过东西?如果他这么做过,先前的尝试有没有产生什么影响?

楚门:我不确定在此之前他有没有这么做过,但是我能肯定,他确实做过一系列类似的事情来发起学术辩论——正如他在1517年10月31日所做的这样。实际上,在那一年九月,他就已经领导了一场关于神学的学术辩论,在那场辩论中,他的言论远比他在《九十五条论纲》(以下简称“论纲”)里所说的更加激进。有意思的是,在今天,人们通常把九月这场更早的辩论看作路德晚期神学思想的第一次重要的公开呈现,但是在当时,这场辩论却没有在教会里引起多大反响。

问:我们应该怎么看待把《论纲》钉在威腾堡教会门口这一举动?这是一个很寻常的行为吗?

楚门:威腾堡的大门仅仅是一个便于邀请大家展开辩论的公开场所,而且这种行为并不是一种不寻常或者鲜见的举动。这个举动不会比把宣言张贴在公告板上这样的行为更激进。

问:在这样的背景下,“论纲”一词的精确含义是什么?

楚门:简单来说,“论纲”就是一种陈述,目的是引起后续的讨论。

问:什么是“赎罪券”?

楚门:赎罪券就是一张纸条,是一种凭证,人们支付金钱购买赎罪券,以保证购买者(或者购买者为之赎罪的对象)在一段确定的时间内免受炼狱的惩罚。(译注:付出金钱购买赎罪券来减轻自己或家人朋友在炼狱里的刑罚,叫做“补赎”)。

问:在这个意义上,路德对赎罪券本身有疑义,还是仅仅抨击赎罪券的滥用?

楚门:实际上,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

第一,路德无疑在抨击他眼中的赎罪券滥用问题。对于他来说,赎罪券本来有正面的作用;约翰•特泽尔(Johann Tetzel)在1517年所售卖的赎罪券的问题在于,人们购买赎罪券的时候,只关心减轻罪的刑罚,完全不提实际的悔改与个人层面的谦卑认罪。

第二,我们可以看出,教会自身对于赎罪券的相关界定并不明确,所以,路德的抗议实际上是想引起教会的反思,他希望教会反思自己的行为,进而确立哪些行为具有合法性,以及哪些行为是不合法的。

问:路德把《论纲》钉在大门上,是否想通过这样的做法来开展一场大规模的辩论?

楚门:对于路德来说,这一问题当然是教牧方面的迫切问题。实际上,特泽尔没有获许在萨克森地区(Electoral Saxony)(威腾堡所在地区)售卖赎罪券。因为智者腓特烈(Frederick the Wise)——后来成为路德的保护者——自己也从事圣物买卖。然而,很多腓特烈辖区的教民来到了相邻的杜戈萨克森地区(Ducal Saxony)购买赎罪券,在这里,特泽尔的交易做得风生水起。

路德关注赎罪券的问题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因此,在1517年早期,他针对赎罪券的问题进行了讲道,并且询问了其他人对于赎罪券诸多问题的看法。到了十月,他被教牧的形势所迫,才有了这样的举动。

综上所述,路德确实没打算分裂教会,也没想让神圣罗马皇帝和教皇陷入冲突与危机。他仅仅是表达自己对这一教牧问题的深切关注与担忧。

问:那么在这个意义上,路德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吗?他是一名“路德宗信徒”吗?

楚门:不,他既不是基督教新教徒,也不是路德宗教徒。他本人在1545年说过,在1517年他还是个委身的天主教徒,他当时完全会奉教皇的名去杀人,或者愿意看到有人为教皇去杀人。这是一个很典型的路德式夸张表达,但是《论纲》不是特别激进,而且路德宗的核心教义——比如“唯独因信称义”(justification by grace through faith alone)——在当时还没有出现。他是一名愤怒的天主教徒,当他得知特泽尔的所作所为之时,他希望自己可以介入并阻止赎罪券的滥用。

问:把《论纲》钉到教会大门上的举动如何掀起了宗教改革?

楚门:从首要层面来说,我只能说“只有上帝知道”。《论纲》是一本小册子,除了偶尔出现一些修辞上的夸张之外,从整体来说,《论纲》的内容可以说是极其枯燥单调,甚至仅要弄懂《论纲》里的大部分陈述,就需要特别熟悉中世纪晚期天主教神学与实践的知识。尽管如此,《论纲》还是激起了广泛的共鸣,《论纲》被迅速翻译为德文,并且广为流传,一时洛阳纸贵。因此,最简明的回答就是“因为上帝主权的旨意”;但是,作为一名历史学家,我总是喜欢把事件与一系列次因或者物质层面的原因联系起来。

当然,《论纲》吸引了广大的反教权主义者,迎合了人们对于罗马教廷的不满以及阻止资金从德语区流入罗马的渴望。然而,回头来看,即便是如此极具学术性且内容艰深的论纲所蕴含的改革力量仍然是非常惊人的。

问:对于当今那些想读《九十五条论纲》的人,你会推荐哪些书?

楚门:也许应该使用史蒂芬的版本(里面有导论也有注释)。

但是,如果你真的想要弄懂路德的神学以及路德的神学为何如此重要,只读《九十五条论纲》是远远不够的,你还要读更多的东西。以罗伯特•库博(Robert Kolb)与查尔斯•阿兰德(Charles P. Arand)的《路德神学的精髓》(The Genius of Luther’s Theology)作为阅读的起点,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本文译自福音联盟,原文链接:https://blogs.thegospelcoalition.org/justintaylor/2010/10/25/95-theses/特别致谢!)


来源:橡树文字工作室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