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改——韩国基督教是这样复兴的

罗门牧师 

导语

近日发生的诸多事件让许多人的目光投向韩国。对于基督徒来说,韩国是一个令人钦佩的宣教大国,但甚少人知道韩国是如何经历大复兴的。今天这篇文章就让大家了解历史上韩国基督教大复兴是如何发生的。

自1907年起至今(2007年),圣灵的火从平壤的大同江边,到朝鲜半岛全地,到如今已经延烧了一百年。2005年,韩国政府公布数据显示,全国人口信奉佛教占22.8%,但信仰基督教(含天主教)超过28.3%,全球最大的教会韩国中央纯福音教会屹立在首尔汉江旁。但是韩国在过去的宣教历史中,曾经背负着流许多无辜人血的罪因为许多宣教士和信徒,都曾被人心中的无知和残暴杀害殉道。
宣教士用生命撒下福音的种子

1866年至1871年有大规模的逼害(the Great Persecution),12位法国籍神父中有9名被捕处死,信徒则惨死了8000人(史称「丙寅邪狱」),而当年,基督教第一位殉道宣教士汤玛士牧师(Rev. Robert Thomas),也因乘坐美国船只运送圣经入境而被杀害。汤玛士牧师(Robert J. Thomas,1839-1866)是英国牧师的儿子,1863大学毕业后就进入伦敦宣教会成为宣教士,1866年8月,来到亚洲不到三年的汤玛士,得知有一艘叫「歇尔门将军号(General Sherman)」的商船要开往平壤,于是他以翻译员的身分带着许多中文圣经上了船。每停泊一处,他就分送圣经。

当时的朝鲜正值锁国,不与外国通商,结果开到平壤的歇尔门将军号在9月5日遭朝鲜军开炮攻击,船只搁浅随后又被朝鲜军用火焚烧,下船逃难的人一落地就被当场处死。但汤玛士却异常勇敢,不惧死亡,在船只被烧的时候,他开始拼命向外抛掷圣经、属灵书籍及福音单张。当他两支手臂抱满了书籍最后一个下船,蹒跚涉水上前,跪在一位军官及群众的面前,双手高举圣经要给他们,就在朝鲜人用棒棍将他打倒的那一刻,汤玛士将圣经塞入他们的手中。他们将他杀了,全然不知道汤玛士到朝鲜是要帮助他们,这位才27岁的年轻宣教士,带着基督的爱千里迢迢来到亚洲,好不容易抵达了朝鲜,却从此殉道在大同江边。这粒落在土里的麦子,最后结出了许多的子粒来。那天在心碎的大同江边,11岁的黄明大(译名)和他的叔叔看到了汤玛士殉道的经过,汤玛士临终前高喊「耶稣!耶稣!」,他们当时不了解那是什么意思,回家前随手捡起了三本汤玛士丢出来的圣经。

崔致良(译名)也捡起了圣经,但他知道这是一本禁书,于是就将圣经交给了一位平壤的公务员朴永植(译名)。朴永植没有当场烧毁它,反而将圣经带回了家,将圣经内页一张张撕下,涂上了浆糊贴在墙壁上当壁纸,感谢神,这本「壁纸圣经」最后让朴永植信了主,而交圣经给他又经常到他家串门子的崔致良也归信了基督。

那位捡圣经的少年黄明大后来成为大同江边「眺望里教会」的会友。而崔致良成为平壤「外野村教会」的长老。而那间贴壁纸圣经的房子,后来成为平壤第一间教会,就是1907年平壤大复兴的发源地──「章台砚教会」的前身。当年捡到汤玛士圣经的人,还有韩国第一位基督徒姐妹李信行,而拿到汤玛士最后一本圣经的朴春权,30年后,也成为一间教会的传道人。1893年宣教士(马布三悦)在平壤一带巡回建立教会,他发现许多涌进教会的人中,有不少人是因为当年拿到汤玛士所丢掷的圣经而信主的。

1876年,也就是距离汤姆士殉道的十年后,两位苏格兰宣教士在中国满州为第一位朝鲜基督徒受洗,并开始进行翻译朝鲜文圣经的工作,终于在1882年出版了朝鲜文的新约圣经。而在平壤大复兴前的二十年里,多达40多种流通朝鲜的汉字基督教小册子,也为大复兴修平了道路,这些小册子十分适合受到儒家文化影响的朝鲜。朝鲜一直到1882年开始与外国建交后,才不再迫害传教的人。

尼维斯建立教会的理念

「尼维斯法」早期韩国宣教士唯一最重要的决定,就是采用尼维斯牧师(Rev.John Nevius)在山东所用过的方法。一八九O年他应邀至韩国,与韩国的宣教士分享其看法。之后,他的原则就全然地被采用。简略地说,尼维斯法就是:

各人蒙召的时候是甚么身份,仍要守住这身份(林前七20)。尼维斯强调,基督教是为普通人预备的,也是经由圣灵赋予能力的普通人所传播的。尼维斯本人在中国大陆曾牧养过六十多个小礼拜堂、八百多个基督徒,却只用了两位支薪的助手。
教会所有的活动与工作必须鼓励由不支薪的平信徒来发展:工作必须只能发展到当地 基督徒所愿意发展与维持的程度。完全仰赖国外力量所支持的工作必然要失败。同样的教会的工作更是大量的属于不支薪的信徒来从事。

让所有基督徒在家中开始新的教会:教堂只有在当地信徒经济能力许可下才被建造起来。如果他们负担不起,就继续在家里聚会,直到他们有能力建造自己的教会为止。在这种方式当中,教会从一开始就属于他们,宣教团体至终并不是教堂的所有人。
当教会成长且有能力之后,让他们从自己当中选出领袖:训练他们并支持他们作全时 间的教会服事工作。如果他们无法支持一位全时间的工人,就让他们继续依靠义工和来自宣教士或其他国内工人不定期的教导访问。

强调系统性、长期的圣经教导:尼维斯认为主日讲章是用来教导,而非布道。在每个冬季,为教会领袖举行为期一个月的圣经班,这在农业社会是必要的。慕道友被接纳进入教会之前,要接受不支薪的平信徒领袖三个月至廿四个月的教导!教会强调背诵神的话语--这主要是因为当时许多人不识字。正因强调这样的圣经班,才奠定了1907年韩国平壤大复兴的基础。

让现存的教会来培植所有新教会:必须由现存的韩国教会培植出新教会,宣教士只是从旁协助而已。

1903年,复兴的火焰开始在韩国点燃。当时从韩国东海岸群山(Gensan)来的哈迪(Hardie)博士,应邀在宣教士所举办的聚会中讲道,当他准备他的讲章时,圣灵借着约翰福音十四章和其他经文教导他很多事情。因着这篇信息,使在座的宣教士们大受激励,与会的韩国信徒也都受到圣灵的感动。后来,哈迪博士又周游十间韩国宣教中心,宣讲神给他的信息。到了1904年,已经有一万人归向基督。而这属灵的能力及复兴之火一直延续到1906年。

哈迪博士(Robert Hardie)曾对与会的宣教士们公开流泪忏悔:「其实我的心没有真正爱朝鲜人,每时每刻我都认为我比朝鲜人更优越,我倚靠医学院毕业的学历过于倚靠圣灵,见到朝鲜人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们很不干净,认为他们的饮食和文化都是未开化的,我的心里是充满着这样的骄傲。」他将骄傲、心灵刚硬、信心不足等罪在众人面前悔改,韩国人心中一向认为西国宣教士都崇高无比,但哈迪竟然如此谦卑地悔改,这带给韩国信徒极大的冲击,也成为平壤大复兴的起始点。

痛悔─冬季查经祷告成为复兴的前奏

1906年的冬天,在平壤的宣教士们意识到当时政治的危机越来越严重,他们要怎么办呢?宣教士们什么都不能做,只能每周聚集查经祷告,寻求上帝的面。在查经会中,他们这才首度认清,只有圣灵的洗所带来的大能,才能使他们和朝鲜的弟兄们在未来遭受试炼的时刻站立得住。上帝感动朝鲜的教会不只是要饶恕日本人对朝鲜的伤害,为这份仇恨向上帝认罪,同时还需要更清楚的看见一切悖逆上帝的罪,因为,有许多人到教会来无心遵从上帝的旨意,对罪少有深切自责的心,总觉得那是习以为常的事。所有的教会若要成为圣洁,就必须认清上帝是圣洁的,于是在聚会中他们就更迫切的求上帝大大赐福给朝鲜的众教会,特别是赐福在这次平壤举办的冬季查经班。

在朝鲜复兴的工作中,查经班体系是一大特征。在一年中,每个教会都会指定一星期或更长的时间,完全用来查考圣经。这时候,所有工作会被搁在一旁。就如同犹太人守五旬节一样,朝鲜的基督徒也将这些日子分别为圣,专心用来祷告并查考上帝的话语。这种不受任何事物干扰的查经班带来了朝鲜教会灵里的活泼,也带来了真正从爱和服事开始的复兴。

另外与查经班同时进行的祷告会也是蒙福的重要管道,从1906年9月有廿多位宣教士每天中午都为复兴的临到祷告,当这样的祷告持续了一个月之后,有人建议停止这个祷告会,他说:「我们已经祷告了一个月,却没看见半点不寻常的事发生,花费这么多时间,我觉得不值得,还不如回到各人平常的工作岗位,有空的时候各自在家祷告算了!」,但他们非但没有停止,反而花更多的时间在祷告上。由于这股执着与坚持,他们从中午十二点一直延长到下午四点,愿意的人还可以继续祷告到晚上。除了祷告之外并没有别的,如果任何人有激励的话,也可以在祷告中说出来。如此的祷告持续大约四个月之久,结果大家在主耶稣基督里都更加的合而为一了,彼此没有宗派的分别。教会真正的合一是用膝盖换来的;它必要持续到永远;它必要荣耀至高的神。

1907年一月十二日(周六),宣教士威廉‧布莱尔(W. N. Blair)在平壤的查经会中分享信息。他以哥林多前书12章27节「你们就是基督的身子,并且各自作肢体」跟会众分享主内肢体的信息─教会中若起争执,好比身体受伤一样。「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一个弟兄心存仇恨,不但伤害全教会,也给教会的头(基督)带来痛苦。会后有些人痛苦承认他对人缺乏爱,尤其是对日本人的仇恨。

1907年一月 十四日(周一)中午,宣教士们再次聚集在神面前恳切的祷告,他们紧紧缠着神直到祂愿意赐下祝福,果然当天晚上的聚会大得释放。那天晚上会众同声同心开口祷告,灵里和谐,全场的祷告声如泉水滑落,并直达上帝的宝座。如使徒行传记着五旬节圣灵降临一样:「忽然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房子。」那个夜晚,圣灵进入会场,祷告中传来阵阵哭泣声,过没多久,全会众都哭泣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一位主持中央长老教会的吉长老突然站起来,说:「我就是亚干(书七1-6,廿二20;代上二7),所以神的祝福因为我而无法降临。约在一年前,有个朋友于临终前嘱咐我说:『长老,我已将不久人世了。有些遗产希望您能代我处理,因为内人实在没有这方面的能力。』我说:『放心吧,我一定全力以赴!』我的确曾经竭诚帮助那位遗孀,可是却将其中的一百元放入自己的口袋中。我得罪了神,明天早上我立刻就把这一百元送还给那个寡妇!一时全场都愣住了。剎那间,拦阻神祝福的障碍物倒塌了!神的圣灵降临,会众认罪之声不绝于耳。

有一位牧师描述说:「会众们一个个站了起来,承认他的罪,然后,开始控制不住的哭了起来,全人仆倒在地,双拳敲打着地面,为自己的罪悔恨不已。我的厨师想要认罪,哭着过来找我:『牧师,你告诉我,我还有一点希望吗?上帝可愿意饶恕我?』说完,他就全人仆倒在地,哭了又哭,痛苦得几乎嘶喊起来。」

经过认罪之后,全体会众就开始祷告,那份冲击力是难以形容的。再经过另一次认罪后,大家又是无法控制的哭起来,我们每一个人都哭泣着,泪水硬是隐忍不住。整个聚会一直就这样认罪、哭泣、祷告着,当晚七点开始的聚会,一直延到凌晨二点才告结束。

平壤大复兴于是启动,接下来平壤多间教会举行特别聚会,为期长达一个月,甚至学校都需要停课,因为孩子们常会为了自己做错事而聚集痛哭。曾有两位九岁大的男孩,参加聚会后哭着说要每天为未信主的父母祷告,两年后,他们的家人全数归主。大复兴的激流波及到全平壤市区的大街小巷,悔改并不只限于认罪和哭泣,也带出了悔改的行动,人们纷纷归还亏欠人的物品或金钱,彼此承认伤害对方的罪。它还包括对过去罪行尽可能的加以补偿,而平安总是伴随着这些补偿行动。在那些日子,全城的人挨家挨户的去向他们曾经伤害过的人认罪,并且归还所偷的东西和金钱,他们不只对基督徒,甚至对外邦人也这么做。

正如一位宣教士史瓦伦牧师所说的:「花几个月的时间祷告是值得的,因为当神的圣灵降临时,祂能在半天之内完成我们宣教士半年才能完成的事。短短不到两个月之间,就有将近二千名异教徒信主。」只要神一起头,结果总是如此。从1903年哈迪博士开始的大复兴浪潮,就不断扩展这股势力,继续推波助澜,从平壤一直延伸至整个韩国。至1907年,平壤已有三万名基督徒,四至五间教会,复兴的火一直到1910年仍未熄灭,因为在这年十月份的一个星期中,就有多达四千人受洗,另有上千人留下姓名决志信主。另外在1907年的汉城,每间教会都被挤得水泄不通。有位宣教士说,他在六个礼拜内就为五百名信徒施过洗,并且已有七百人登记,愿意受洗成为基督徒。而在一年当中,他的布道所从五所遽增为廿五所。到了1910年间,汉城已有一万三千人填卡决志信主。九月时,汉城的卫理公会总共为三千名信徒施洗。

复兴的火焰是由圣灵所点燃的。那些曾经受到这把灵火炼净的韩国基督徒们立下心愿,要在一年之内将福音传遍全国。他们汇集了大量的金钱,拣选传道人往福音还未传到的地方去。接着,为了提高传福音的果效,他们印制了上百万本的圣经,而仅仅在一年内,就售出了七十万本。这还不够,他们甚至还差遣传道人到国外宣教呢!例如有一个宣教士就被差派到西伯利亚的海参崴,去照顾喂养住在那里的韩国侨民。另外也有许多人被派遣到偏远的小岛上,有的则被送到中国大陆各省。

结语

复兴运动为韩国基督教会开创了一个新的纪元,它所发出的影响到如今依然深入人心,尽管当时的环境到处都充斥着政治、战争、社会、经济等各种问题,也不能使圣灵的火稍稍减缓。

无论是教会、神学院和一般学校都被复兴巨流充满,教会有强烈的祷告负担,也有将福音早日传遍朝鲜、日本、中国的负担,因此新成立的朝鲜教会召开的第一次会议,焦点就是宣教的差传。当信徒从仇恨中被释放,复兴即临到,这股复兴大能也让朝鲜教会度过尔后日本殖民36年的迫害时期(1910年日本曾正式并吞朝鲜,日本的占领一直持续到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为止)。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