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阳妻子陈桂秋:湖南纲维律师事务所贺小电:再次会见谢阳为哪般?

尊敬的贺主任,您好:

贺主任,从称呼上,您应该知道,我依然尊重您。

惊闻您居然率队去看守所会见谢阳,您知道这一个月来,谢阳的辩护律师刘正清和陈建刚都被拒绝会见吗?他们的法定权利都没有被保障,却能让您轻松会见,您有所思考吗?

您知道谢阳这一年多被酷刑的细节吗?因为我们揭露这些惨无人道的酷刑细节,您知道去年底我被约谈、被恐吓吗?您看过2017年3月初我被CCTV、凤凰卫视、环球时报所污蔑的报道吗?您知道陈建刚律师被调查、被恐吓、被警告吗?您知道他已经无法执业而去养活两个幼儿吗?您知道刘正清律师数次奔波而被粗鲁拒绝会见吗?

去年9月,我们为您会见了谢阳一事曾交锋过,当时,被关押了16个月的谢阳一直不能会见辩护律师,而您却已经见了几次了!这个世界真的有点奇怪,在我从未聘请过您、也从未见过您的情况下,您居然有着超越法律的权利获得会见权!现在,您居然不要我付一分酬劳、不要我签订任何委托,欣然前往看守所,为您以前的同事谢阳挡开我委托的辩护律师,即使他们千里迢迢而来、据理力争会见权,都没有办法阻止您那颗为某些人效忠的赤诚!

您的效忠热情,虽然在当今社会已经不是少数,但还是震惊了我。因为您多年前放弃法官职位,毅然走向律师行业,我认为您应该是明白人,知道国家的未来在哪里,知道如何保持基本的人性!您年过半百,居然被一些人牵着鼻子走,是您需要陷害谢阳来为您洗地,抑或那些人承诺了给您巨额财富?您可以为您母亲的去世悲伤,您想过谢阳也有年迈父母盼儿归来,众兄弟姐妹等他团聚吗?

可是您去会见了谢阳,您目的何在?您准备逼迫谢阳签订与您的委托协议吗?您为何一定要作为某些人的替死鬼,将谢阳有罪辩护而入狱?我在想:您虽然有着与某些人切不断的利益联系、享不完的非法权利,但是,您能为您和您的家人的后半生的安全做保障吗?老百姓狗急跳墙的案子您至少听说过吧?在谢阳案上,我没有办法与您保证,是否没有不怕死的亲朋戚友会跳出来过度防卫。

您虽已年过半白,却不及四岁孩子明白孰是孰非!抑或您内心明白,却苦于与某相关部门扯不断的利益裹挟,让您屈尊降贵,顶着无数明白人的骂声,在每次会见谢阳后去邀功请赏,因着脊梁始终无法与正常人一样挺直,得过且过。

听说您不喜上网,但我依然相信您有缜密的法律逻辑,我将会委托您的同事,将上述三个媒体对我捏造酷刑的报道与您一同观赏,看看中国最权威媒体们所代表的某些相关部门的离奇逻辑、见证应该举国表彰的某个集团的智商指数,更让您知道您已经卷入一个巨大谎言的编织中,若不悬崖勒马,便在不久的将来,自掘坟墓,除非您也将自己并入被表彰之列,您也相信历史可以倒退,太阳可以从西边出来,全体老百姓都是聋哑瞎!

即便如此,我依然不相信您的智商低,我只是认为您与某些人一次谈话或一顿豪饮后,您又犯糊涂了!可我们已经不能允许您在谢阳案上有任何糊涂,请您清醒!

谢阳妻子陈桂秋
2017年4月5日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