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将向何处去?

张义南牧师

1776年——2016年7月5日(北京时间),美国独立240周年。

从1776年迄今,地球绕着太阳旋转了240圈,在北美广袤的旷野,自由的灵风吹拂,自由的钟声敲响。耶和华上帝曾让受奴役的以色列民出埃及,来到旷野受造就。天父上帝看千年如一日,一日如千年,祂创造人类有自由意志,也兴起享有人间最多自由的国家,小政府大社会的国度——美利坚合众国。说到美国,“自由”这个词油然而生,在美国举国欢庆建国240周年之际,我谨以短诗为贺:

寻强溯源美利坚,自由彼岸洋彼岸。

清徒移民倍艰辛,属灵觉醒几燎原。

共和植根主磐石,宣教五洲每当先。

坚助犹太超庸邦,苍鹰不老还童颜。

若说人类得益于挪亚方舟,而美国则起源于五月花号船。大西洋波涛汹涌,一船又一船寻求信仰自由的欧洲清教徒,在大西洋冒险颠簸几个月,来到渺无人烟的北美荒原……早在1606年,英国的一群天路客就登岸于北美亨利角,史密斯船长上岸,做的第一件事是竖起木头十字架,罗伯特·韩特牧师马上带领会众祷告,感谢主保佑他们平安抵达,重申他们在新大陆为上帝做工的承诺。

在以后冒险寻求自由的清教徒中,上帝像兴起摩西一样,兴起了温斯罗普,他在横渡大西洋的船上,盼望建立政教合一的仁慈的基督化政府。温斯罗普在船上讲道说:“全能的上帝赫赫在上,明智聪察,使生民历来尊卑有别,上帝的创造始终一贯。形形色色的天地万物,彰显祂的智慧和权柄的荣光。经上帝恩准及大家同意,更有基督教会特许,我们着手在政教合一的政权下,寻求共同生活之地,亲密相处。我们的目的是改善生活,更好地侍奉耶和华,使基督徒生活安舒,队伍壮大。”

温斯罗普深感耶稣基督的大爱无疆,期望在新大陆建山上之城,树人类新政府之典范。

这群清教徒对政府的定位是:“政府是信徒与上帝之间的神圣契约”。持有投票权和政府官员都必须具备正统的、虔诚的信仰,必须是基督徒。

经历了一百多年移民开拓的进程,在地广人稀的新大陆,神圣的自由悄悄地发生着变化,世俗的色彩逐渐搀杂进来,清教徒的后代对耶稣基督的信仰,呈淡化的趋势……

1741年,上帝兴起爱德华兹牧师吹角呐喊,在北美点燃教会复兴之火,他巡回各地奋兴布道,掀起属灵大觉醒运动。

爱德华兹具有力挽狂澜的信心,面对世俗的罪恶,他声嘶力竭地宣讲上帝的威严,他的著名讲道词“罪人受罚于愤怒的上帝”像重锤敲击人心,像圣火焚烧大地。

新英格兰的美洲殖民者,在相信上帝的主权抑或人的自主性之间,反复争战。加尔文强调上帝的主权,阿米尼乌注重人的自由意志。英国福音派基督徒洛克发表《政府论》,主张政府的权利来自人民的同意,悄悄的置换了正确的解经,以人民的意愿,取代了上帝的旨意;接着法国的共济会成员孟德斯鸠的三权分立说,自然神论等观念,渗透到北美大陆。

共济会成员杰弗逊在一家旅馆草拟独立宣言:人人生而平等,上帝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杰弗逊心目中的上帝,不是三位一体的上帝,不是有位格的上帝。杰弗逊所言人人生而平等,也不符合实际,因为上帝赐给人生命、自由、幸福,是有前提条件的,必须在耶稣基督里才能得到;主的灵在哪里,哪里得以自由。主耶稣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主耶稣是道路真理和生命。

杰弗逊的独立宣言,属灵和属世的涵义模糊,解读的边界不明,为美国日后的两极分化开了口子;于是,镀金时代的资本主义在美国长驱直入,虔诚的基督徒受到市场与物欲的挑战。追求自由的基督徒面临个人主义掺杂,尊主为大的基督徒遇到民主宪政的张力。

美国啊美国,你多次经受世俗洪流的冲击,又多次蒙恩,沐浴上帝的恩光,属灵大觉醒运动把你挽回。

布朗定意要废除奴隶主义,下定破釜沉舟的决心。林肯总统设立全国祈祷日,信靠上帝解决治国的难题;他把民主原则解读为民有、民治和民享。

福克纳的《论隐私权》,提出美国梦尊重个人和自由,与圣奥古斯丁和卢梭的《忏悔录》背道而驰。难道“隐私权”能把隐藏的罪恶掩盖住吗?圣经上说,遮掩自己罪过的、必不亨通(箴28:13)。欧洲产生了三大忏悔录,而美国基督教文化中,却没有一部忏悔录。

美国240年来的自由选举,也吸引各国关注,成为国际社会的一大政治景观;虽然马克吐温的《竞选州长》,对选举进行辛辣讽刺,但是,汉密尔顿等人的《联邦党人文集》,却是美国民主的经典著作。

首任民选总统华盛顿手按圣经宣誓,一直延续到当今美国。总统、州长和议员候选人之间,可以互相指责攻击,互相揭丑贬损,但最终还得显示政治家的风度,还要回到主耶稣所讲的包容饶恕。

美国240年来的科技发展,目前已领先各国,执科坛牛耳。基督徒爱迪生的千百项发明,莱特弟兄驾驶飞机上天,原子弹首先爆炸,航空母舰游弋四大洋,卫星载人登上月球,电子计算机从发明到更新,已将智能手机普及全球……美国的科学家大都信仰上帝。

美国240年的军事力量,近百年已攀升至各国首位,近三十年来,新军事变革,在中东打响了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在阿富汗小试牛刀,引来各国军队莫不效仿美军的战法。

马歇尔、麦克阿瑟、艾森豪威尔和巴顿,乃是美军著名的上将,他们信仰耶稣基督,战前向上帝祷告,由随军牧师为全军代祷,打赢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施瓦茨科普夫上将指挥海湾战争的各国军队,他从小就在基督教唱诗班歌颂主,战前向主祈祷。

弗兰克斯上将指挥伊拉克战争,在回忆录中记载信主的见证。

美国240年的历史,基督教与共济会反复争战,神圣天国文化与世俗掺杂文化此起彼伏,此消彼长。在美国的属灵风景线上,值得镌刻一群复兴者的名字。

马格瑞狄牧师在1800年7月,在美国开始帐篷聚会。

查理士·芬尼于1821年开始信主,在美国被主重用,开创了布道新方法。

约翰·保依称为神医使徒,1880年他开始进行医治布道,祷告圣工。

平信徒宣教士慕迪的福音布道,周游英美各国,掀起属灵的震动。

1900年10月,查尔斯·巴罕在美国堪萨斯州的托皮卡建立神学院,主使用他们恢复说方言的恩赐。

1906年黑人牧师威廉·西摩被主兴起,在洛杉矶阿苏萨街复兴聚会三年,渴慕圣灵充满,创办了五旬节教会。

美国女布道家麦艾美建立四方福音教会,电影明星卓别林也去听麦艾美讲道。

女布道家库尔曼在美国开展大型帐篷聚会医治布道,陆军上将前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莱德雷,热情参加库尔曼的布道会,让其按手祝福祷告。

马丁·路德·金发表震撼国际社会的演讲《我有一个梦想》,他高喊着“终于自由啦,终于自由啦,感谢全能的上帝,我们终于自由啦!”

美国著名布道家葛培理,从1949年组成布道团,带动全美的布道热潮,据统计,他布道五十年,超过一亿一千万人次,参加过他的布道会,带领三千两百万人决志信主。

葛培理成为多位美国总统的属灵牧师,他是艾森豪威尔、尼克松、约翰逊、雷根、福特、卡特、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等总统的良师益友。

美国走过240年的历史,繁荣与滑落起伏,自由与放纵交替,信仰与悖逆争战······近八年来,奥巴马总统执政期间,美国发生一连串让基督徒大跌眼镜的事件。美国就此一路滑落下去吗?美国就此离上帝越来越远吗?

毋庸讳言,美国正遭受魔鬼疯狂的攻击诱惑。但是,我相信美国教会仍有复兴的潜力,愿上帝怜悯美国。重新使用美国。

美国将向何处去?信靠基督是通途。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