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教会与废除约翰逊修正案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郭宝胜

长期以来,海内外华人教会以不谈政治不介入政治为准则为光荣,大陆华人教会受到政府迫害也不敢进行法律维权,这其中有基要派的神学观念、三自会的统战教导和中共专制的恐吓等诸多原因造成的,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很多美国教会对华人教会的影响。这些美国教会以约翰逊修正案(Johnson Amendment)为籍口,甚至错误引用约翰逊修正案,禁止教会信徒和牧师谈论政治,美国教会的榜样,加剧了众多华人教会远离社会公义和政治国是的程度。而约翰逊修正案的调整,对华人教会改变世界观与政治观,意义非常重大。

继大选期间的声明外,美国新任川普在2月2日的总统早餐祷告会上再次宣称他将废除约翰逊修正案。他说:“自由不是来自政府的礼物而是来自上帝的礼物。……我们有按照我们自己的信仰来敬拜上帝的权利。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废除并彻底摧毁约翰逊修正案。我要使我们信仰的代表们能够自由地发声,并且不会有任何对惩罚的恐惧”。

约翰逊修正案于1954年由当时的美国参议员、后来成为总统的林登·约翰逊提出。这项修正案最后以美国税法中第501(c)(3)条款出现,该条款规定包括教会在内的免税团体在进行选举等政治活动时将丧失免税地位。这些活动包括团体直接或间接地参与或干预任何政治运动,支持(或反对)竞选公职的任何候选人,提供政治竞选经费或对其立场发表公开声明、牧师等宗教领袖以教会等宗教团体名义发表政治言论等等。

美国税法第501(c)(3)条款的注解也很重要,注解a的意思是作为所有第501(c)(3)条的非营利的免税组织,组织本身不能参加支持或反对候选人、捐款资助竞选活动等与选举有关的活动,否则可能导致撤销免税地位等处罚。但该条也允许以上组织可以进行某些选举活动,如某些选民教育活动(包括举办公共论坛和出版选民教育指南),旨在鼓励人们参与选举过程的其他活动,如选民登记和选举投票等。注解b更加详细地说明了教会和宗教机构如何在竞选活动中担当合法的角色,重要的原则是:组织本身不能介入选举和竞选活动,但组织内的个人可以以个人身份履行投票、助选等政治权利。这条注解中也说禁止教会及宗教组织的竞选活动的目的不是限制宗教领袖以个人身份自由表达政治见解;但宗教领袖不应以教会等组织名义而应该以个人身份发言或写作,宗教领袖可以清楚地表明他们的意见是个人的,而不是代表组织的意见(religious leaders who speak or write in their individual capacity are encouraged to clearly indicate that their comments are personal and not intended to represent the views of the organization)。

显然,501(c)(3)条款只规定教会和宗教团体、教会领袖不能以教会和团体名义从事选举等政治活动,至于信徒和教会领袖个人参与政治是毫无限制的。但问题是当一个教会牧师在谈论政治时,如何界定他代表的自己还是代表的是整个教会呢?由于难以界定所以只能自避嫌疑,于是几乎所有的教会领袖就不敢谈论政治,生怕由于谈论政治而被扣上以教会名义介入政治从而违反501(c)(3)条款的罪名,教会也会因此失去免税资格。如此以来,大多数美国教会领袖们及教会信徒们就不敢谈论政治。可见,约翰逊修正案极容易被基督教会和信徒们所误解、曲解甚至错误的引用,无限扩大为凡是牧师或凡是基督徒,都不应该谈论和参与政治,不仅在教会中不能谈论有涉政治的事情,在教会以外也不得谈论与参与。美国教会如是,华人教会就更加地对政治退避三舍、噤如寒蝉。

基督徒与教会领袖不谈论政治和介入政治的恶果是什么呢?在美国,意味着教会、信徒、教会领袖无法影响社会走向,政治领袖开始背弃上帝、传统价值观崩溃、美国不再伟大而成为一个大杂院。同性恋、堕胎等等违背圣经的行为被推崇、基督教被逆向歧视、异教成为美国主流,美国政府不讲原则、向邪恶低头、向腐败妥协。。。。。。在中国,意味着信徒们成为逃避世界的隐修士,教会无法成为山上之城,邪恶政权的腐败不义不会受到信徒和教会的谴责,教会及信徒受迫害时不敢法律维权,基督教会与中国民主进步进程毫无交集。。。。。。

这些恶果在美国和中国已经显露无遗、贻害无穷。川普及其团队核心成员如彭斯、班农等人,持守保守主义政治观,要让美国重回旧有价值观、重返昔日的辉煌。除了经济、政治和军事的诸项措施外,废除约翰逊修正案就是他们的任务。如此就可以让基督教的声音能够影响主流社会尤其是政治界,从而影响立法和执法,让美国永远立定在基督教价值观基础之上。正如川普首席智囊班农认为犹太——基督教传统是美国的国本,绝对不能被异教所摧毁,这个传统是让美国再次伟大与辉煌的根本。

康奈尔法学院教授和宪法问题专家迈克尔·多夫(Michael Dorf)在美国之音上说:“我们在过去35年左右期间看到的是,基本上说,从1980年的选举开始,福音教会的那种远离政治的传统态度,也就是所谓‘寂静主义’,发生了变化。‘宗教右翼’的出现意味着,美国意识形态光谱中的保守派这一边的人如今觉得,约翰逊修正案成了一道障碍,不利于最有可能支持他们的事业的人参与政治活动。”

有人认为废除约翰逊修正案跟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即政教分离相悖,实际上政教分离的原意是指政府不可以干涉教会事务,如设立国教、制定邪教罪等等,政教分离绝对不指教会及信徒不能介入政治、发表政治见解,宪法第一修正案赋予给美国人的政治权利同样适用教会及所有信徒。

如果约翰逊修正案被废除,那么美国教会尤其是福音派教会及基督徒议政参政的热情就会被激励,更多的类似彭斯一样信仰坚定的政治家就会涌现出来,美国社会基督教价值观为基础的观念和体制将更加牢固。而美国教会的变化和更新,就要极大地影响华人教会,让华人教会能够积极入世、关怀社会、彰显公义、承担社会责任。海外华人教会的更新,也就会很快影响到中国大陆的教会,中国教会将刚强壮胆、勇于实践信仰、积极履行文化使命、积极进行法律维权并参与社会公义,如此,中国教会就会在中国社会的转型正义中扮演重要角色、赢得国人和历史的好评,从而将荣耀归于神,让更多的中国人归向基督。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