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基督徒李红敏遭警构陷 案款四万元变“五万”拟重判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广福教会信徒李红敏因印刷基督教刊物而被控“非法经营罪”一案,其妻子徐蕾不堪当局逼迫,日前爆出警方人员威逼她的丈夫将涉案书籍金额,由四万元提高至五万,拟加重刑期。徐蕾称,根据相关法律,非法经营罪,涉案资金超过五万元,将处三年以上刑期,她将就此到北京上访伸冤,以讨还公道。

广州广福基督教教会信徒李红敏因印刷宗教书籍,去年6月2日被指涉嫌“非法经营罪”刑事拘留,后被以同样罪名逮捕,并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该案经两度开庭后,公安曾对李红敏的妻子徐蕾说,很快会有结果,但迟迟没有下文。

日前,徐蕾在微信群发出“救救我的丈夫”一文,寻求社会帮助和支持。公开信称,“2016年6月2日清早,一大批警察来到我们工厂,说有人举报我们非法经营,非法印刷书籍,随后把李红敏带去问话。下午来了一名警察,告诉我说是李红敏叫他过来拿红敏的手机,并把我工厂的员工带走了。晚上,有很多警察,还有白云区宗教局和文化局的人员,把工厂印刷的书籍全部拉走。其中大部分都是基督教内部使用的注释书籍和一些诗歌歌本,有《游子吟》和查经资料。3日凌晨,工厂员工被释放,但李红敏被拘留”。

徐蕾对记者说,丈夫被羁押已经八个多月,去年,广州市白云区法院曾两次开庭,但至今仍未宣判:“他在里面生活情况,我们家属不得而知。只有律师会见后,我们才能知道。开过两次庭,就看到过他两次背影,也没有能说上话,人挺瘦的。唯一知道的说他涉‘非法经营罪’。人家说非法经营罪要么是罚款,你判刑也早该结束了。但是他们一直拖着”。

去年,10月17日,白云区法院开庭审理李红敏案。起诉书指控李红敏受他人委托,从事非法印刷基督教书籍活动,在李处查处非法印制的宗教出版物125种共计115740册。出版物123种共11万余册为非法出版物,《荒漠甘泉》等出版物2种共1928册为盗印出版物。又称,李红敏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25条第四项。

徐蕾说,第二次开庭时,书记员问李红敏涉案书籍款多少钱,李红敏回答,在公安局有一个没有警号的警察非要让他写五万元,其实只有四万元。因为,这些书是基督教书籍,属于非盈利书,只收取一些成本费,大部分在内部使用,免费阅读。前一次开庭时间仅30分钟,没有结果。

她说:“在里面,他们问这个款(书籍)的金额十多少,我丈夫在里面说,一共是四万元,因为我们印刷的是主内资料,我们不是靠这个挣钱的,只是收的成本费,还有的基本上是奉献到各个教会,给弟兄姊妹们免费看的。也就是四万元的费用。当时开庭,我听我丈夫说,看守所的狱警要他写‘五万’,我丈夫说实际上是四万元,他们狱警说‘凑个整数,五万’。那么五万元就够判三年以上,这是在法庭上,我听见的”。

据法律界人士称,非法经营罪,涉案金额不足五万元,量刑范围在三年以下或判缓刑。

祖籍湖北的李红敏和妻子育有一女,年仅6岁。自从丈夫被抓后,印刷厂已经倒闭,汽车等家产被迫廉价出售,但仍不足以抵消之前的贷款金额。徐蕾说,她已耗尽家财:“欠了一大堆债务,我连家具什么的都盘空了,要等李红敏回来,我们才能解决一些(还款问题)。在经济上,我只有每一个月工资来维持我们的生活,还有好多债都没有还上。我希望丈夫快点回来”。 

广福教会牧师马可对记者说,目前,徐蕾的生活陷于困境:“孩子上学,吃饭,房租及生活等,现在生活不下去了,正在搬家,租了一间300元月租的房子。她也觉得崩溃了。因为她一直相信国家。相信白云区公安局,却发现欺骗他们。她现在已经走投无路了”。

马可说,当局每次庭审时间都非常短暂,当局问李红敏广福教会情况,远多于印刷书籍,很明显是针对教会:“他还是针对宗教压迫,针对我们教会的,所以他们前年逼迫,但没有找到我们教会的把柄。现在通过抓非法印刷,抓了我们教会的人进行打击,只是另外一种手段而已”。

徐蕾在此期待社会的公义与支持,希望广州市白云区政府能够早日释放李红敏,她表示,不排除到北京上访的可能性。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报道。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