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廷有令,信徒有所不受——梵蒂冈与中国地下教会

茉莉

在全球叫好又叫座的好莱坞电影《血战钢锯岭》,演绎了信仰与杀戮之碰撞。二战时,虔诚的基督徒道斯当了兵却拒绝佩枪,竟然赤手空拳从战场上救回了75名战友。此片让人们看到:一个人的信念可以创造怎样的奇迹。

道斯是基督新教教徒,他只需要个人相信上帝。但是,天主教却没有这样简单。在天主教信徒与上帝之间,横亘着教廷、教皇与主教等中介。英国电影《教会》(The Mission),讲述了十八世纪西班牙耶稣会的教士在南美洲传教的故事,其结局非常惨痛:为保护印地安人而英勇赴死的教士们,被梵蒂冈逐出了教会。

最近盛传梵蒂冈正在与中共政权谈判建交,长期遭受中共迫害的中国地下天主教教会,也面临当年耶稣会教士同样的处境,陷入忠贞信仰与服从教廷权威之间的冲突,不得不怀着痛苦的心情拒绝服从教廷的旨令。

双重逼迫下,信徒如何选择?

与很多因传教遭受迫害甚至入狱的中国天主教徒比较,电影《教会》的西班牙传教士在南美洲传教最初还很自由。他们在丛林深处建立教会,以真理、爱心和音乐感化那里的原始土着,使教区里的印地安人信仰基督,脱离野蛮,自给自足,过上神所祝福的“在地如在天的日子”。

然而,“上帝的帐幕”不被人间世俗的权力政治所容。耶稣会所建立的教区原属西班牙领土,根据1750年的《马德里条约》被划给葡萄牙。因此,教区地盘也被转让给了葡萄牙。为了保障教皇在欧洲的地位权势,梵蒂冈不惜牺牲传教士们多年在蛮荒之地辛苦建立起来的教会。当时的葡萄牙殖民者仍然实行奴隶制,一旦教会撤离,已被教化的印第安人将会被葡萄牙人捉捕成奴。

此时传教士们面临双重逼迫:一方面,威胁来自葡萄牙殖民者;另一方面,他们所属的天主教教廷也以宗教权威逼迫他们。当教廷的命令与传教士对信仰的认知产生冲突,传教士们毅然选择为保护印地安人而抗争至死。虽被教廷驱逐,但他们以生命诠释了天父之爱。

两百多年过去,今天中国的地下天主教徒竟然面临同样的双重逼迫。一方面,因为效忠于罗马教廷,他们被中共当局打压;另一方面,罗马教廷与中共当局的谈判已进入尾声,为了利益,教廷准备向中共妥协,并逼迫地下教会信徒服从他们的旨令。那么,中国地下教徒将做出什么样的选择?这是我们忧虑而关注的。

中梵协议,教廷将背叛信徒?

去年11月,梵蒂冈破天荒地向中国地下天主教徒发出严重警告:“切勿违规!”这个不同寻常的谴责所为何来?据说,是因为有些地下教会的神父不经教廷批准,自己封圣为主教。

众所周知,中国天主教教会一直有“地下”与“地下”之分。自1949年主张无神论的共产党建立政权,天主教传教士不是遭拘捕入狱,就是被驱逐出境。此后,中共自行设立与梵蒂冈无关的天主教爱国会,即所谓的自治、自养、自传的“三自教会”。而仍然忠于教皇的天主教教会只能秘密活动,被称为“地下教会”。

在中共禁止宗教的黑暗年代,地下教会的虔诚教徒遭受了非人的磨难。教会被视为非法,其财物资产全被充公,无数神职人员被捕被劳教被批斗。但甘愿殉道的教徒们从未屈服,因为他们心中有神的爱与恩典。

如此坚持纯净信仰的地下教徒,现在却受到罗马教廷的斥责,这是因为梵蒂冈正在推动的与中国和解谈判。对此,香港前枢机主教陈日君评论说:如果梵蒂冈与中国就大陆主教任命问题达成妥协,那将是 “背叛耶稣基督”。因为感觉到自己被教廷背叛,在被抛弃的绝望情绪下,一些地下神父才采取这种非常规行动:自命为主教。

香港前枢机主教陈日君

在BBC的视频中笔者看到,被梵蒂冈视为“不法之徒”的河北自圣主教董冠华,在自家庭院顶着寒风向农民教友传教,其教徒人数比邻近的官方三自教会要多得多。在此之前,中国官方自选的苏州主教徐宏根和他所带领的朝圣团,却在梵蒂冈被教皇亲切接见。在梵蒂冈官媒《罗马观察报》网站上,刊登了大量徐宏根等人与教皇的合影。

早在2013年,新上任的教皇就频频向北京抛出橄榄枝。去年10月,中共领袖习近平向教皇赠送礼物,释放善意。梵蒂冈想要与北京修好,是因为中国有多达1,200万的天主教徒(包括地上地下),仁慈的教皇当然有很大的兴趣,去关爱和照顾所有的信徒。而北京也有自己的算盘,作为一个想要称雄世界的超级大国,他们希望获得罗马教廷这种软实力的支持。

但是,几乎每个中国地下教会,在中共统治下,都有一本被歧视被骚扰被剥夺自由的血泪帐。令地下教徒无法接受的,是教廷这种亲共的做法与天主教的基本信仰冲突。天主教信仰认为,教会是普世的,唯一的,而中共却蛮横坚持一切宗教组织要“爱国”,必须接受共产党的领导。

据说这次梵蒂冈在与北京的建交谈判中,在“主教任命”方式上有妥协,即由北京提出主教人选,由梵蒂冈最终任命。这样看来,说教廷“背叛耶稣基督”并不是空穴来风。《天主教法典》的规则应该是适用于双方的。教皇一方面谴责自封的地下主教,另一方面却悄悄接受很多被中共自任的官方教会主教,这的确不公平。陈日君枢机因此尖锐抨击梵蒂冈,说他们接受中共假主教是在”毁教廷“。

教皇被指只关心社会经济公义

在梵蒂冈眼里,与中共握手言和是经过漫长寒冬之后的春暖花开,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但在与中共抗争了六十多年的地下教会眼里,这是一个难以接受的“悲剧性错误”。为什么双方在认识上会产生这么大的分歧?陈日君枢机悲哀地说,这是因为教皇对中共的罪恶没有真正的了解。

天主教教义认为,教皇是基督可见之代表,他的谕旨如同神的说话。然而历史却纪录了不少罗马教廷所犯的错误,毕竟教皇也是血肉之躯。波兰籍教皇若望•保禄二世生前曾在罗马的公开祢撒中,为天主教会过去的错误和罪孽道歉。其历史错误包括:不容忍异议基督徒,对犹太人怀有的敌意,以基督教名义的十字军东征,以及强迫非教徒信教等方面。例如第二次大战时,教廷没有出面反对纳粹大屠杀,当时在位的庇护十二世教皇后来受到批评。

而当今教皇方济各目前所面临的指责是:为了与中共建交,姑息中共侵犯人权。国际人权组织有各种数字和证据证明:习近平在上台后加强了对基督教的控制,摧毁了众多教堂的十字架,一些地下教徒被失踪、受迫害或遭到羞辱。就在2016年9月,中国国务院发布了《宗教事务条例修订草案》。这个条例以宗教法制化的名义强化国家的控制与制裁,严重践踏中国人的信仰权利。

这一切对人权的侵犯,为什么就没有引起教皇的重视呢?为什么他没有向中共查询教徒被迫害的个案?我们可以考察一下这位教皇的出身背景。这位自嘲“有点天真”的教皇方济各来自阿根廷,在青年时代受南美知识界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影响,思想比较左倾。例如,前不久在圣诞弥撒中,教皇批评世界已经“被物质主义给绑架”。

这就是教皇方济各的思想认识上的短板。虽然他关心世界的贫穷问题,但他主张的只是社会的经济公义,而不是公民的政治权利。那年访问古巴时,方济各完全不提古共践踏人权。对遥远中国的专制主义政治制度,他就更缺乏认识了。

尽管对中国无知,但这位出身于耶稣会的教皇却是利玛窦的粉丝。在明朝万历年间,意大利神父利玛窦在中国开拓了天主教传教之途,到清朝康熙时因为“礼仪之争”而被禁止。想要承续这一传教之路的当今教皇,不懂共产党政权是践踏宗教自由的,误以为与中共打交道只是一个“礼仪”问题。

在世人看来,宗教是一种对超自然力量或人格化神灵的信仰,似乎是虚无缥缈的,但各种宗教却在现实世界里激烈地争夺市场。面对巨大的中国信仰市场,崇高的教廷也未能免俗。

支持民主才能确保福音传播

但梵蒂冈毕竟不是企业。教廷是一个主权国家,但却是属灵的代表,其权力是基于道德的,而不是政治经济外交的。因此,教皇不能像企业家一样,拿自己的原则与信仰去和中共做交易。目前,满怀雄心进入中国的罗马教廷,正在受到来自各方面的质疑:一,让共产党插手任命主教事务,将主教委任权交给一个“无神论政府”,是否违背了天主教的原则?二,逼迫忠诚于梵蒂冈的地下教会接受中共控制,是否在道义上背叛了那些因苦难死去的信徒?

已故的波兰籍教皇若望•保禄二世

早在五十年代初,罗马教廷曾连续发出两道教谕,谴责中共对教徒和教会的迫害,呼吁在中国的教徒保持对圣座的忠心,并谴责中方成立“三自爱国教会”。六十多年来中共从未改变其政策,此时教廷与之修好只能被人视为“投降”。由于屈服于中共的压力,教宗方济各近年来拒绝会见达赖喇嘛,令图图主教等世界宗教领袖深感悲哀。

如果教廷真的被蒙住了眼睛,牺牲原则去与中共建交,那会产生什么结果呢?这很可能给天主教造成严重的道德危机,使信徒丧失对教廷的信心,对天主教精神信仰形成巨大的破坏。

在对待独裁政权的问题上,梵蒂冈曾有过失败的历史教训。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为了让华沙条约国里的天主教会能够“不死”,梵蒂冈曾设计了一个对付铁幕国家的办法──“东方政策”。这个政策的内容是:梵蒂冈停止对共产党政权的公开批评,并与他们谈判。

根据东欧国家后来的解密文件,教廷当年的“东方政策”,导致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东德和波兰等国的天主教会差点被摧毁,让共产党占有并操纵了各个教会,剥夺了天主教人权人士的权利,共产党特务甚至以宗教名义渗入梵蒂冈。幸好当年有一些东欧主教挺身抵制东方政策,例如波兰首席主教维辛斯基,以及后来的教皇若望•保禄二世。匈牙利总主教敏真谛枢机因为抗共,曾被教廷褫夺其总主教的职位。

天主教历史上最光辉的一页,是自1962年梵蒂冈会议后,教廷开始引导各地教会支持争取人权、公义和民主。因为教廷认定,只有支持民主政制,才能确保福音的传播。此后,天主教国家掀起一股民主化浪潮。于1978年被选为教皇的若望•保禄二世,更是大力支持信徒与共产党政权抗争,被美国总统里根称赞为“结束共产专制统治的英雄之一”。

让千千万万的人民享受民主和自由,这难道不是圣神的德能及效果?然而,将若望•保禄二世册封为圣人的现任教皇方济各,并不打算继承那位前位推动民主的理念与事业。好在中国还有很多不愿失去灵魂的天主教信徒,他们不愿把自己交给一个与自由信仰为敌的政府。既然他们都坚守信仰不害怕,为什么梵蒂冈要投降?

“在信的人,凡事都能。”笔者相信,那些不肯盲目跟随梵蒂冈起舞的中国地下信徒,即使因违反旨令被教廷驱逐,他们也会以超越的视野贴近天父的胸怀,因为他们的奖赏不是来自包括教廷在内的人世,而是来自天上。

原载香港《争鸣》杂志2017年2月号,发表时有删节,这是全文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