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家属李文足:周虹法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李文足

2017年2月24日上午十点,我和峭岭姐来到天津二中院。照例快速通过安检进入接待大厅,还是拨打4331立案庭电话,接电话的还是是丁玉涵法官。

麻烦的过程就不浪费文字了,反正是4331电话的丁法官把我推到了4406电话;4406电话把我推到了4407。

4407张法官接的电话。在我说明是家属后,他说:“我给你问问,别撂电话啊!”一分钟后,他就告诉我,负责王全璋案子的是周虹法官。

我说要请周虹法官接电话,他说周虹法官不在,刚好他的书记员在,就把电话交给了书记员。

书记员说姓李,这时我在电话中听见张法官的声音“王全璋……”。

李书记员说:“刚好周虹法官今天在”。

请各位注意,刚才那个法官说周法官不在,这个人又说周法官在。

约十分钟,李书记员来到接待大厅,仔细查看了我的身份证和结婚证,然后就要带我“上去”见周虹法官。

我站在大厅,仰头看了看“上面”。“上面”那个地方,就是2016年7月29日那天,把我跟峭岭姐拖出来的那个地方。当时七八个法警把二敏姐一个人堵在那屋里,说是老翟开庭的时间只告诉她一个人,不告诉无关人员。二敏姐一个人在那间屋里尖叫的声音仿佛还飘荡在二中院的接待大厅里。“上面”那个地方,也是上次峭岭姐被带去见刘毅法官的那个地方。

当时我看见她被书记员带进去,又看见法官进去,又看见四个彪形大汉守在门口。

我感觉恐怖袭来!想了一下,说:“这个案件事关重大,案情复杂,我就是一家庭主妇,我需要和律师一起见法官,这样才能保障王全璋和我的权益。”

李书记员一听,有点急,嗯啊了几声后,说:“这个得上报,我做不了决定。”

我说:“见不见法官应该是我决定的。在律师陪同下见法官是我的权利!我需要跟律师一起见。现在就跟您约一下时间吧。”

李书记员说:“哎呀,今天刚好周法官在。你就不想了解一下王全璋的情况?”

我说:“我当然想知道我丈夫的情况,但我需要有律师一起见,这样才能保障我和王全璋的合法权益。”

李书记员说:“这个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说:“我现在预约一下,留下联系方式。您跟周法官约好时间告诉我!”

但李书记说:“这个我不知道,我只能把你的意思转达,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看着他一副唯恐沾边的模样,我也觉得好笑。我更好奇,本来挺正常的书记员,为什么我一说要律师陪同会见法官,就变成另一个样子了?而且努力要立即把我带到周虹法官面前。越是这样,我越要坚持律师陪同会见这位周虹法官了。他们对律师要求会见法官百般不情愿,闪躲回避,又殷勤竭力的让我这个不懂法律的家属见经办法官,他们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2017年2月24日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