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春富获取保候审 惊恐状态神情失常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北京律师李春富本于1月13日获取保候审,但其返家后精神仍处于极度恐惧状态,的妻子面对家人语无伦次,整日唠叨“监控”两字,令人怀疑他被羁押期间遭酷刑虐待。李春富毕丽萍称,她的丈夫状态与被抓前比较,判若两人。舆论认为,公安此时释放李春富的动机是为逃避被将一个正常人,逼疯的责任。

中国当局针对维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的“709大抓捕案”再有新的动作。1月13日,被羁押530天的人权律师李春富突然被天津警方以“取保候审”的名义释放。当天下午,李春富的妻子毕丽萍见到丈夫骨瘦如柴、惊恐万状的神态,大为吃惊。毕丽萍告诉记者,她万万没料到丈夫竟然与被捕前判若两人。她说:“当时我从看守所把他带回来的时候,他站在家门口不肯进屋,非常紧张、害怕。他说我感觉这房子不是我的,他说在屋里居住的人把这房子替代了。我身份证上的信息都被人家替代了。当时我也吓得够呛。他拼命拽着我胳膊要往楼上去。我说你要干嘛,他说我到楼上去招呼人啊,要跟人家说我回来了呀,我说你跟人家说干嘛呀,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跟人家说啊,他说我跟人家说,知道我回来了,我才能进这屋”。

毕丽萍说,李春富进屋后的言行,再度令人惊讶:“说这个东西是谁的,这个是谁的。我说这些衣服和家具都是你的,他就是不相信,非常恐惧。看东西时,眼睛都是直的。然后是眼睛里露着凶光,两只手攥成拳头,特别吓人。他打我,我也没有办法。我做饭了,让他吃饭,他也不吃。我让孩子先吃,吃了以后我也吃。最后他才吃,吃了两口就把筷子放在碗上,左看看,右看看。面露恐惧的表情”。

李春富的嫂子王峭玲说、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还有律师同行们于当天闻讯赶到李家。王峭岭说,李春富虽然认出了他和律师同行,但是,说话语无伦次。一小时之内,竟然对自己的太太说了20多次:“毕丽萍,你有事别瞒着我呀!”李春富表情痛苦,不停的说心脏疼,心脏被虫子已经一口一口咬掉了,只剩一了!.

毕丽萍说,丈夫回家后,不准关灯,又称“一定要在监控范围内散步,不能出监控。”等等。面对处以神志不清的李春富,其妻子毕丽萍非常担心孩子及家人受到伤害:“我特别害怕,我害怕出现什么事情,对我们家的孩子有伤害。我觉得天津警方根本就没有把李春富当人看待。现在没有一个警察来我们家跟我们说他(李春富)的身体状况。也没有一个人打电话来解释一下”。

李春富的嫂子王峭岭也对此感到震惊。她说:“我很震惊,我觉得李和平的弟弟李春富被释放的整个程序就很古怪。因为别的律师、709涉案人,有的取保候审半年都回不了家。有的两、三个月,他们身边总是有人(官方人员)看守,但是1月5日是李春富本人签的取保候审,这个(警方)本身就违法了。另外,他签完取保候审,公安急着要把他送回家。后来我们见到李春富本人,才明白李春富的精神受到极大刺激,他们在里面怕李出事,急于把他推到外面”。

709被捕律师李春富曾代理法轮功学员案件、爱滋病患者诉讼案,他也曾参与农民土地维权等公益案件。2015年7月10日,因其兄李和平律师在“7.09”大抓捕中被天津警方秘密抓走,于是展开营救工作,于8月1日被捕及抄家,2016年1月,天津市警方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将李春富正式逮捕。直到今年1月13日获取保候审。

王峭岭说,她对此感到非常愤怒:“对于我们来讲,真的是超乎寻常的愤怒,因为他被抓的时候是非常正常的一个人。出来之后,整个人不仅仅是身体有病,体重减轻,精神出现恐惧,害怕,这个让我们最受不了”。

截止1月13日,709大抓捕案仍有7人被羁押,分别是王全璋、周世锋、李和平、谢阳及江天勇律师;另有人权捍卫者胡石根、吴淦(屠夫),面临起诉。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报道。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