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神论的中国:限制不减 信徒增加

尽管中国官方提倡无神论,但是专家们认为,近些年来中国国内各类宗教团体的数量呈增长趋势。中共试图加强对信仰的控制。忠于国家被放置首位。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十九大上提出,坚持中国宗教的"中国化方向,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天主教新闻通讯社在一篇报道中指出,宗教信仰在中国虽然是被允许的,但是什么可以信却是由政府来决定的。教徒最终需要听从的,也不是上帝或者教皇,而是国家机构--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对宗教组织和宗教职位的任命有所监督。

早在2015年习近平就曾警告说,境外势力可能通过宗教影响中国社会。中共向来担忧外来势力的渗透,而宗教就有可能成为渗透的关口。2016年4月,习近平出席了中国全国宗教工作会议并在会上发表讲话。他强调:"做好宗教工作,必须坚持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要全面贯彻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管理宗教事务,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2012年习近平上台掌权以来,无论对于人权人士、工会、律师、少数族群、互联网还是宗教组织而言,他们原本刚刚形成的公民社会的活动空间都变得更为窄小。

在刚刚结束的十九大上,习近平终于确立了自己一人统治的地位,党内的异己已经在他发动的一场前所未有的反腐运动中清除殆尽。党内官员们现在开始使用"领袖"这个词称呼习近平,而这样的头衔以前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创建者毛泽东才曾享有过。不过习对中国人民的控制至少会和毛一样,密集而全面。很多人担忧控制和限制会变得更广泛。

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王作安在十九大期间曾明确表示,北京与梵蒂冈之间实现相互接近需要满足两个条件:梵蒂冈同台湾断交,教皇不干涉中国内部事务。

然而这却正好是双方在经历了60年的外交冰期之后重新接触谈判时遇到的敏感问题。究竟谁有权来决定未来中国天主教主教人选呢?梵蒂冈方面当然声称这一权利掌握在其手中。但北京方面则认为这是外来的干涉,因此一直按照自己的口味决定挑选主教。

不过中国问题专家们则警告说,不要陷入非黑即白的思维模式。在非政府组织爱德基金会工作的拉赫曼(Martin Lachmann)说:"中共政府其实很希望宗教参与公民社会的建设,并积极参与社会公益。"爱德基金会是由中国基督徒发起、社会各界人士共同参与的民间团体。该团体不仅帮助救济中国和非洲的穷人,同时还是全世界最大的圣经印刷商。

全球每年有1800万册圣经在推崇无神论
的中国印刷。这看似一个悖论,但实际上正体现出中国人典型的务实观念。中国国内基督徒数量据估测已经达到1亿人。拉赫曼说:"虽然宗教信仰在中国受到很大限制和管制,但是信教的人却正在变得越来越多。"他说:"这其实说明基督教目前在中国正在享有前所未有的良好发展前景。"

来源:德国之声http://www.dw.com/zh/%E6%97%A0%E7%A5%9E%E8%AE%BA%E7%9A%84%E4%B8%AD%E5%9B%BD%E9%99%90%E5%88%B6%E4%B8%8D%E5%87%8F-%E4%BF%A1%E5%BE%92%E5%A2%9E%E5%8A%A0/a-41142609?maca=zh-Weibo-sharing&zhongwen=simp

华盛顿圣经博物馆揭幕 海外人士齐聚要求中国释放王炳章


海外人士齐聚圣经博物馆门外
要求中国释放王炳章博士
(图:网络)
(华盛顿-广东-11月17日)华盛顿圣经博物馆揭幕当天,几十位海外人士聚集在该博物馆门外,要求中国当局释放王炳章博士。选择在博物馆开幕日将新书公诸于众是王博士的意愿。馆内盛大华丽的开幕式,户外则是海外人士在寒风中的呼吁,凸显出另一种的虔诚。民联成员吴倩女士带领与会人员为王炳章博士祷告,祈求上帝帮助他脱离苦难,重返自由社会,同家人团聚。

活动组织者同时发布王炳章狱中著作《神谕圣经宪法揭秘》。这部著作是身为基督徒的王炳章博士多年的心血力作。力图解析《圣经》与《易经》及中国历史文化的玄机,论证“圣经是正义与法制之源”。这些思考本于圣经,比较分析古代文献《易经》,易经是以符号系统描述状态的简易、变易、不易,表現中国古典文化的哲学和宇宙观,中心思想是以阴阳交替变化描述世间万物,影响遍及中国哲学、宗教等领域。

王博士在极其恶劣的写作环境中完成著作,但他仍指望中国的宪政建设。这些思考本身超越了监狱围墙,铁窗与牢笼挡不住自由的灵魂,这是一部涉及神学和哲学的监狱著作。新书手稿由寄出的家书、字写组成,新书由教会弟兄姐妹用很大精力加班加点印制出来。王炳章博士亦为这次新书发布会准备了一篇《被绑架15周年的特别祈祷词》。
王炳章博士祈祷词

出席这次活动的美国卡托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夏业良教授略显激动的表示:王炳章是海外民运第一人,也是鲜明的民主革命旗帜。他为理念被中共判处无期徒刑,在狱中的这15年他一直很坚定。

民主人士魏京生先生说: “王炳章到现在还被关在监狱里令人非常遗憾,他现在岁数也很大了,而且他所在监狱的条件非常的差。他已经遭受了很大的折磨,据说现在身体非常不好。我们一定要进一步的呼吁,并想办法获取他早日出狱。”

89民运学生领袖王丹博士呼吁基督徒关注王炳章的境遇: “我们选在圣经博物馆开幕这一天来介绍王炳章先生的书,是因为他在监狱里以坚定的意志完成了这本书。我们希望全世界基督徒能够感受到他在监狱中的受难,希望更多的基督徒为王炳章获得自由进行呼吁。”

另一位流亡美国的社会科学学者严家琪先生,隔空对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说话,严、王在八十年代就十分熟悉,他说:“我在圣经博物馆外的寒风中,我想到2000年前的基督,不就是为了我们人类美好的前途,被当时的统治者钉死在十字架上吗?难道基督徒王炳章为了中国的民主,被判无期徒刑后就一定要钉死在监狱中吗?”

“我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让已经被关押15年、身患重病的70岁的王炳章,保外就医,回到加拿大他家人身边。像王炳章保外就医这样的问题,无论如何取决于掌握中国最高权力的习近平。要求为了人性、为了人道主义,能够通过我在八十年代十分熟悉的王沪宁,传到习近平主席耳朵中。作为政治家,好事要一件一件做。”

王炳章博士与他的三个孩子
(图:王天安)
现年70岁的王炳章,基督徒,出身在中国河北,毕业于北京医学院,当过八年驻院医生,1979年中美建交后中国派出的第一批公费留学生。1982年底获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医学)哲学博士学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费留学生中在北美获得博士学位的第一人。

王炳章留学前,曾在中国权威杂志及刊物上发表30来篇论文,其中在当时顶级医学期刊《中华医学杂志》发表3篇专文。在国家级会议上作过报告。被邀请作为编委编写高级医学参考书。1978年,中国举行第一次公费出国联考,在千里挑一的竞争中考取第一笔公费出国。1979年前,师从中国医学泰斗前中国医学科学研究院心血管研究所所长吴英恺教授,吴教授曾许诺待他留学回国,组建一个现代化的北京心血管研究所。

但王炳章放弃了前程似锦的医学生涯,决定“弃医从运”。在纽约创办民运刊物《中国之春》,致力打破中共的新闻封锁。1983年创建海外第一个民运组织“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并担任第一和第二届主席。1989年2月,潜入大陆推动筹组民主活动,两周后被当局逮捕并驱逐出境。

1998年王炳章成功的再回大陆,进行秘密串连,推动筹组大陆第一个民主政党中国民主党的活动,在98、99年掀起各省市轰轰烈烈的组党运动。26个省市成立民主党“筹委会”,致力冲破党禁,开创多党政治局面。

中共仇视王炳章的民主活动。2002年6月,王炳章在越南边界城市芒街与国内人士会见,被特工绑架到一艘驶往中国的船只上,在驶入中国领海后被逮捕。2003年2月,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为台湾从事间谍活动”和“在泰国领导恐怖组织”的罪名判处王炳章无期徒刑。

对于这些指控,泰国皇家警察署2012年出函证明,澄清王炳章从未在泰国从事过恐怖活动;2013年,台湾立法委员田秋瑾向中华民国国家安全局质询,国安局表示,该局从未让王炳章从事过情报活动。

王炳章手记(2016年)
王炳章目前在广东省韶关监狱服刑,被单独关押了15年。王曾写信给家人苦诉:“蝼蚁虽然苟且偷生,但都还是过群体生活,何况人类。”求生的本能促使人渴望群居的生活却变得如此奢侈。迄今为止王博士已中风三次,患有花粉过敏症、胃病、静脉曲张及心理障碍。北京对他及家人保外就医的请求置之不理。

2008年前,王博士的女儿王天安三次探望其父,对其父亲的精神状况表示忧虑。2009年后王家的签证遭拒。2013年家属委托广州的一位律师试图会见王炳章,但都未成。

王博士的父母分别于2006年和2011年相继离世。王的母亲离世后,高层答复家属请求,派人约见他北京的亲属,转达中央领导的意见。双方一度就释放一事达成共识。但当局以2012年王立军叛逃和陈光诚进美领馆事件影响为由,中央政法委于2012年10月下令终止释放王炳章工作。2013年王博士写信给他的家人,称自己“选择了一条荆棘满布的路”,希望他的反思能获得家人谅解。

王炳章弟弟王炳武
对联是炳章1981手笔
勤奋恒心
(图:王炳武)
过去15年来,王博士的家族为他的自由奔走努力从未间断。北京没有理睬加拿大政府关于王案的外交努力。几天前,王炳章的姐姐王金环女士在接受《博讯》采访表示:中共判处王炳章无期徒刑的罪名无中生有,纯属陷害。她说:王炳章在狱中的圣经,是经过长期的交涉和国际呼吁,才得到的,圣经帮助他熬过漫长永无止境的牢狱生活。

王金环说︰王炳章通过对圣经的感悟,他想向在外面的朋友们表示,他原谅那些曾经伤害过他的人,包括那些特务,诱捕他,绑架他,诋毁他,攻击他的那些人。王炳章也在狱中替他们祈祷,希望主耶稣能引导他们走向正路。

观察者百思不得其解,中国政府羁押王炳章的理由何在?让王炳章保外就医将意味失去什么,会造成什么样的灾难且是不可逆的后果?谜底等待权力集团来揭开,必要的警示是对权力的盲目崇拜既愚蠢又野蛮,垄断权力必将要失去权力。

第三届中国重生之路研讨会王炳章博士的讲演:
我们的民族缺少灵魂 这是一场没有灵魂的革命

相关报道
自由亚洲电台2013年王炳章的女儿王天安RFA总部受访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NylN7GYD2E
美国之音:2014年专访王炳章家人谈王炳章近况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gDP9TwvoOo
王炳章之女在TEDxToronto上的演讲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jbvGffZNmM

“709案”辩护律师李昱函被正式批捕

李昱函律师逮捕通知书
(图:网络)
(辽宁-11月17日)中共公安部门报复打压 与“709案”相关的辩护律师,11月15日,供职于北京敦信律师事务所的李昱函被辽宁沈阳市和平区检察院批捕,罪名是涉嫌寻衅滋事罪,羁押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家属已收到逮捕通知书。

李昱函律师在10月9日被抓捕。被捕前曾向弟弟发短信,称被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警察带走,之后数天下落不明。李昱函家属打电话给沈阳信访办寻找李的下落,工作人员转介刑侦大队刘警官电话。刘警官称:李律师在看守所写了一份委托书,委托书在他手里。几经努力律师得以会见,李昱函控告遭到虐待。

李昱函患有多种疾病,包括心率失常、冠心病、甲亢、弥漫性鼻炎等病症,需要长期服药及治疗,家属担心李昱函在看守所得不到及时治疗,无法服用药物,影响或加重病症。李的辩护人蔺其磊律师在会见完当事人后,向和平区检察院递交“不予批准逮捕”的意见书,但检察院没有听取律师意见,还是予以逮捕。

寻衅滋事罪是从1979年刑法第160条规定的流氓罪中分解出来的一种罪。是指肆意挑衅,随意殴打、骚扰他人或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或者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行为。

中共公安部门滥用“涉嫌寻衅滋事罪”,普遍将之用于针对维权人士的打压,且全面垄断司法系统及其相关的解释权,只要是官方锁定的打压人士,律师对案件的介入虽十分必要,但作用受到政治牵制。

李昱函曾代理王宇律师案。王宇律师曾担任余文生律师辩护人。余文生经历酷刑,十九大期间冒死要求人大代表罢免习近平,余起诉对他实施酷刑的警察,遭法院拒绝后,近日开始起诉七位法官。王宇在2015年7月9日被抓,被河北天津警方以“寻滋罪”秘押;2016年1月8日被指涉“颠覆罪”逮捕;2016年8月1日取保释放。王宇律师在看守所遭酷刑折磨,被剥光衣服,出狱后全家软禁在内蒙古,近日其18岁的儿子在天津机场离境时遭拦截。

李昱函,60岁,北京执业律师,1990年考取律师资格,1991年开始在辽宁执业。2009年为逃避公安迫害从辽宁逃到北京,目前在北京市敦信律师事务个人所执业。

相关报道
习近平政府的“连环镇压” “律师的律师”李昱函被刑拘http://www.chinaaid.net/2017/11/blog-post.html
李昱函律师案件情况记录http://www.chinaaid.net/2017/11/blog-post_11.html
沈阳警方炮制「109案」维权律师联署促释李昱函http://www.chinaaid.net/2017/11/109.html
“他们剥光了我的衣服”——一名女人权律师在中国被秘密关押的遭遇http://www.chinaaid.net/2017/11/blog-post_55.html

习近平如何自我“造神”?

(对华评论-11月17日)民族主义煽情曾被视为是中共稳定民心的最后一招,但这一招几近失宠,近年已做策略微调,即重新恢复掀起对领袖的个人膜拜。中国正上演一场新的“造神运动”,这回供人膜拜的“金牛犊”(典故源自希伯来人经典妥拉)主角不再是毛泽东,而是换上中共的现任党魁习近平。

文革宣传画(图:网络)
过去三十年,中共基本放弃了昔日的“造神”运动,甚至逐渐淡化宣传部精心炮制的英雄人物模范形象。社会呈现出的反思热潮认为雷锋生活的时代浮夸风盛行,雷锋事迹被疑掺有水分。党员的集体腐败加剧损害党国形象,英雄神话亦随之扑灭。中国社会出现精神真空,经济成就无法代替国民的精神滋养,物质富裕的同时,感官欲望的刺激被作为枯燥生活的润滑剂,但其作用被过分夸大。

中国社会经历巨大的宗教复兴证实人们物质之外的信仰渴求。单以基督教为例,城市中产阶级基督徒的增长引人瞩目,教会俨然成为党外公民社会最具规模、系统独立的生命共同体。这被执政的共产党视为一个公开的竞争对手。

执政党尝试过各种遏制其发展的法外手段,但成效不佳,数量是实力的展现,因此政教关系变得格外敏感纠结,两者处于“非敌非友”的复杂关系。为求争取市场配额,可选择的方案并不多。共产党人表面宣扬的是无神论,但苦于无法抹杀人们的宗教热情。宣传部门意识到信仰真空必须得到填充,而替代方案是恢复“造神”,将领袖个人崇拜与对“党国”崇拜混合起来。

文革(Photo:BBC)
中国人对造神运动并不陌生,回顾上世纪毛泽东时代狂热的个人崇拜至今心有余悸,现在则闻到死灰复燃的焦味。习近平政权希望通过个人膜拜用以加强民众的向心凝聚,新一轮“造神运动”有愈演愈烈的倾向。模仿宗教的行为模式动机与目的出于内政稳定的意图考量。

有必要澄清以下“造神运动”、“个人崇拜”、“偶像崇拜”这一组相互关联的概念。维基百科提供简要的解释,“造神运动”(Apotheosis)是指一种大规模驱动民众力量,把一个人高举至神的地步。“个人崇拜”(Cult of personality)也有类似表达,指以大规模宣传手段将某个人在一个社群中塑造成崇拜对象,通常通过媒体手段将其人格形象理想化、英雄化甚至神化。

可以说,“造神”是个人崇拜的异化。“偶像崇拜”常指对任何一种人物的崇拜,与一神论的独一神(上帝)相对,因其都是人手所造的物体。在亚伯拉罕诸教中,被认为是一项主要的罪。神学家将概念扩大理解为,任意非神灵的事物神化,包括世俗生活中的事物,而不仅仅是某一具体图像。只要是将所造物抬高到上帝的位置,不论这是其它神灵、或是魔鬼、权势、享乐、种族、祖先、国家、金钱等,都被认为是偶像崇拜。

在古代君主和帝王形象一般都有着极高的社会敬畏和宗教崇拜,拥有称之为“君权神授”的光环,配合当地的宗教系统,使得统治者地位神圣不可动摇。这在古代中国和古埃及、日本、印加帝国、西藏、泰国等都很常见。罗马帝国甚至认为他们的帝王具备“神性”。

至18至19世纪,随着民主自由思想和世俗思想在欧洲和北美洲的传播,君主很难再保持“神权”的光环。但由于传媒广告、影音技术、电影、电台等出于商业目的大众传媒技术的发展,以及公共教育的建立,一些政治家和政客发现这给他们进行个人政治宣传提供绝佳的技术条件,个人崇拜在20世纪上半叶得以迅速发展。

当政府利用媒体、宣传及其他形式予以不质疑的奉承和颂扬美化,将某一政治领袖塑造为英雄、神化、完美的公众形象,则会产生个人崇拜的群众现象。这些崇拜与人类本身具有的英雄仰慕心理类似,区别在个人崇拜是非自主性仰慕,必须伴随大量可操纵的单一媒介,将一位人物进行一边倒形象包装、刻意过度渲染领袖特质等荒腔走板的宣传。对偶像的负面批评则不被容忍或不配存在,会被视为错误、反动思想,到不配合表达效忠就被整肃程度。

朝鲜金日成金正日塑像
(Photo:AP)
中国亲密的兄弟国家北朝鲜是最热衷造神运动的国家。朝鲜将其主体思想列为世界十大宗教之一,朝鲜人民要时时刻刻贯彻主体思想精神,早晚各进行一次类似宗教的仪式,来崇拜伟大领袖金日成及金正日。这种宗教式的精神崇拜即个人崇拜,唯一目的是为了维护世袭体制的延续。

朝鲜的家庭每家必须悬挂金日成父子的画像,须经常打扫,画像上不能落上灰尘,否则以不敬罪论处。最麻烦的是刊登有金日成、金正日画像的报纸,既不能丢,也不能乱放,一旦不小心弄脏弄破报纸上的画像就要被判罪。根据祖辈的回忆,在中国的毛泽东时代,有人因为把印有毛像的报纸当手纸来用,遭人揭发后被批斗示众,最终被判处死刑。

一些公开的资料将个人崇拜简单的归纳为如下几条:
·崇拜对象个人及其理论被绝对化、神圣化、教条化
·崇拜对象以“救世主”或“解放者”的形象出现,人们对其不再具有批判、质疑的权力
·崇拜的程度达到迷信的程度
·由政客群体、社会群体共同参与的,有时甚至包括所有社会成员
·被崇拜者通过一切手段来巩固和强化,并利用人们的崇拜来维系他的地位与权利
·对异见者处以逮捕、酷刑、禁锢甚至死刑

个人崇拜需不断地统一宣传洗脑并排斥不协调意见的流行,这需要一些机构和政治群体来维护,当这些机构和群体是个人崇拜的受益者时,他们有足够的动力维持现状。但当崇拜对象死亡或发生意外时,容易加剧政治形势剧变而发生动荡,其负面影响更为深远,甚至是破坏性的,所以受到当今文明社会的普遍抵制。

斯大林搞个人崇拜给前苏联带来灾难,中共五十年代曾有过不提倡个人崇拜的计划,但其后毛泽东却以个人崇拜制服党内对手,结果“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个人崇拜风大盛,毛一手制造浩劫。中共在整风运动与文革时期极端发起对毛的个人崇拜,其中红卫兵对毛的个人崇拜、朝鲜对金家三代的个人崇拜演化为登峰造极的神化运动。

文革(Photo:BBC)
对毛的个人崇拜造成严重恶果。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总结这段历史时说:“我相信我们的党总有一天将会作出这样的历史性决议:永远永远地严禁个人崇拜。因为一搞个人崇拜,就根本谈不上什么民主,谈不上实事求是,谈不上解放思想,就必然要搞封建复辟。其危害之列,莫此为甚。”邓小平在中共八大修改党章报告时强调,“我们的任务是,继续坚决地执行中央反对把个人突出,反对对个人歌功颂德的方针。”

文化大革命邮票
(图:网络)
1982年,中共十二大提出修改党章,在党章第十条(六)中规定:“党禁止任何形式的个人崇拜。”有党史专家说,党章在过去30余年中作过多次修改,仅十八大就对党章作了30处修改,但禁止个人崇拜的规定一字未动。

造神运动往往以“破产”结束。作家曾伯炎警告造神运动的危害,古代商鞅李斯以苛法酷刑效忠,赵高以指鹿为马媚权,下场都死得很惨。当代搞个人崇拜的人皆未获善终,刘少奇与林彪都是捧毛捧得最高的推手。殷鉴不远,记忆犹新。中南海领导人及其幕僚坚持一党专制与维护既得利益者特权,选择神化党魁,将穷途末路,愚不可及。

习近平的幕僚走不出文革红卫兵的角色记忆,青少年时期“精神受孕”,成年后故伎重演。当年联动的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演得张扬奇诡。世界日报一篇社论《习近平有意“个人崇拜进行到底”》:中共中央和地方掌权的一批领导人都成长于文革时代,文革思维根深柢固,文革语言烂熟于心,操弄政治手段驾轻就熟。

周永康(左一)徐才厚(左二)
令计划(右二)薄熙来(右一)
(图:网络)
个人崇拜所致的集权,破坏法治,发动派系大清洗,将思想斗争转变成对异己的肉体消灭。2012年秋中共十八大后,习近平当选中共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一职,成为中共第五代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上台后借反腐打贪清除包括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令计划、孙政才在内的政敌,强悍树立个人威权。

中共媒体在习近平独揽权力后展开个人形象宣传。新浪微博出现“学习粉丝团”、《领导人是怎样炼成的》、《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等。官媒把习夫妇昵称为「习大大」和「彭麻麻」,大力宣传习在政治、经济、外交、军事、文学等方面的造诣,塑造习是一个有高超非凡、才干和领导艺术、个性鲜明的世界新领袖。

歌颂习近平的民间歌曲出现并在网络流传。2013年习近平到庆丰包子铺吃包子,民间作曲家吴颂今创作《包子铺》称赞“亲民爱民的习大大,包子铺一场巧遇,寒冬里温暖了老百姓的心田”。2014年,歌曲《习大大爱着彭麻麻》在网络上出现官媒跟进报道,被纳为“广场舞”曲。其后出现系列吹捧歌颂习的歌曲,其中《东方又红》模仿毛时代歌曲《东方红》,凸显「习近平继承了毛泽东」。2016年,官方制作颂习歌《不知该怎么称呼你》。

人民日报巨幅习近平头像
(图:网络)
中共十九大前后,官方对习近平的形象宣传达到文革以来的最高点,以“最高领袖”、“最高统帅”、“伟大统帅”、“总设计师”称呼习近平,地位直逼拥有“四个伟大”的建国领袖毛泽东。2017年公布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年度项目立项名单》仅以“习近平总书记”开头的接近一百个立项。

中共高官歌颂习近平已到迷信,执迷不悟的狂热地步。军方喊出“三个一切”:一切重大事项由习主席决定、一切工作对习主席负责、一切行动听习主席指挥,“三个凡是”:凡是习主席提倡的坚决响应、凡是习主席决定的坚决执行、凡是习主席禁止的坚决不做的个人崇拜口号,带有典型“文革烙印”。

最新一届政治局常委公布后,人民日报头版头条是习近平的巨幅肖像占据主要位置,政治局7名常委合照与之相比,尺寸颇小。路透社指出,自邓小平时代起,为了防止再次出现毛泽东式个人崇拜,不再推出个人照片占据版面大部分位置的版面编排,头版头条都是常委的合照。今次刊登照片方式有悖传统,显示习近平放弃集体领导。

书店布置(图:网络)
中央电视台CCTV新闻联播节目,有关习近平的消息有时占20分钟,新闻联播总共才30分钟;全国各地书店最显眼的位置摆放习近平文章和讲话集,官方组织出版的学习、研究、领会习文章讲话精神的书籍;在今年官办CCTV农历新春晚会上,演员以习近平的大投影图象为背景载歌载舞,高唱“把心交给你”。中国政治问题专家、资深记者林和立说,当今中国的个人崇拜“正在达到可笑的水平。”

纽约时报的一篇评论文章指出:习近平的政治口号铺满整个头版,他的演讲占满晚间新闻。他的声音穿过巨大的电视,充斥着繁忙的购物中心;他的形象挂在人们的家中、餐馆里、出租车内,还时常和毛泽东像摆在一起。

河南省常委集体瞻仰凝望“习桐”
(图:凤凰网)
11月5日,河南省委书记谢伏瞻,省委副书记陈润儿、王炯,省委常委一行从郑州一早驱车到兰考县,到焦裕禄干部学院集体参观由习近平亲手种下的一棵泡桐(习桐),报道称常委们在亭亭如盖的桐树下,听取介绍、仰望沉思、心潮澎湃。

黔西南日报截图
(图:网络)
11月10日,贵州贫困老区的《黔西南日报》头版头条刊登《万众一心开拓进取把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向前进》,在习近平巨幅标准像下配以图注「伟大领袖习近平总书记」。时隔5天,该报14日在头版以红色大字标题刊登《「伟大领袖习近平总书记」——黔西南各族干部群众的共同心声》,再度称习近平为伟大领袖。在头版正中位置报道中共黔西南州大会,习近平头像被投射在大屏幕正中,两侧招展红旗,这种会议布置近40多年来相当罕见。

江西上饶市余干县黄金埠镇政府以“帮教”为名,推动“信教向信党转化”,11月上旬,胁迫该镇基督徒清理悬挂在家居墙壁上的基督教乡土艺术品,用习近平画像取而代之。南华早报称:中共地方政府说:耶稣不会帮你们摆托贫困和治愈你们的疾病。只有习近平才会!

习近平的个人崇拜和毛泽东崇拜突出的共同特点是,两者都由中央宣传部门所塑造煽动。由中央宣传部门鼓动的习崇拜产生的效果,报纸首页满是习近平的一举一动,音乐视频表达对领导的热爱和忠诚。历史学者孙万国说,习崇拜抛开集体领导,其个人崇拜相当集权独裁,要求意识形态上的忠诚:宣传部门塑造习近平反西方、对普世价值不屑一顾、以恐惧统治、打压持不同政见者,对媒体、教育及文化收紧控制,都是走毛泽东崇拜的回头路。

习近平和毛泽东工艺品(图:网络)
习近平本人未有阻止这种崇拜。市面上各式习近平头像物品在民间热卖。习近平大搞个人崇拜以巩固政权。无论出于何种原因,重启个人崇拜的“造神运动”,沉滓泛起令人作呕,把国族推向集体堕落的深渊。

极端自我表现不仅在公众视域中盛行,更蔓延到社会各界甚至私人领域,政客将传媒网络变成推销自我的舞台。根据梅奥诊所(Mayo Clinic)专家的说法,有自恋型人格失调的人把自己想得极为重要,因而把自己捧上神坛,认为自己比其他人更有价值。在他们外表行为之下,可能是“隐秘的不安全感、羞耻感、脆弱感和耻辱感”。在受到批评时,为了抵抗这些感受,他们可能会“用愤怒、蔑视和试图贬低他人作为回应”。

伯戈医生(Joseph Burgo)在他的《你身边的自恋者》一书中称极端自恋者表现出一些普遍特征。对于遭遇极端自恋者的人,他给出的一般性建议是:“保持清醒理智”,而不是“把他们卷入他们总会赢的争斗中去”。尽管他们自吹自擂,但自恋者无法满足自我期待,一旦无法成为公开宣布的那种最优秀,最聪明的人时,也会倾向抑郁、滥用药物和自杀。这种人格失调可以治疗,但是疗法生效缓慢,也并不容易。

心理学家将个人崇拜与自恋神经症联系在一起。对权力的神经症需要表现在渴望支配他人的愿望;根本不尊重他人的个性、尊严和感情,只关心他人的服从;盲目崇拜强者、蔑视弱者;害怕局面失去控制;害怕自己软弱无力。同时,同样表现出对个人崇拜的神经症需要。言过其实的称赞自我(自恋);需要被人恭维,根据的是想象中的自我,自我评价依赖于他人的称赞;害怕失去称赞。神经症盲目地偏执于强迫地、潜意识的、不由自主地去追求满足。

自我欣赏的关注导致整个社会开始逃离现实,去追求浮夸的幻想。“自恋狂”特质之一就是喜欢做梦。想方设法制造个人崇拜,将公众传媒变成自恋狂的舞台,自恋文化在官民中间流行开来。自恋果然令人生厌,他们是理想主义者,但也是真正的无赖。

一篇文章《不称职的领导,因何当上领导?》尖刻的指出:无领导力的人群自然而然地会倾向于推选以自我为中心、过于自信和自恋的个人担任领导。弗洛伊德认为,领导力的心理过程发生的原因在于群体,也就是跟随者,用领导的自恋倾向取代了自身的自恋倾向,这样,他们对领导的热爱是一种自爱的伪装形式。或者其缺乏自爱能力的替代物。他指出,“他人的自恋情结对于那些已然部分放弃自恋的人群有着莫大的吸引力......类似于怀着喜悦的心情来羡慕他人。”

偶像崇拜之风开始滋长,造就了大家“快看我!”的心态。尽管自恋短期内也许带来某些益处,但长远来看,它对他人、社会,甚至包括自恋者自己都会造成危害。自恋带来的负面影响恰恰就是人们希望通过提高自尊心来避免的东西,包括攻击行为、物质主义、缺乏对他人的关爱,以及肤浅的价值观。

商贩出售习近平和毛泽东像
Photo: REUTERS/Stringer
(2015年1月30日山东高平
习近平以惊人速度为自己取得各种头衔,营造出全范围“全能神”的虚假形象。中国传统价值形态提供造神的肥沃土壤,历来需要皇帝维持统一和秩序,极端的个人崇拜正是偶像粉丝自恋的映衬,习惯被奴役的人不习惯独立,非神论的虚无人生观有助于滋生偶像崇拜。有人担心中国社会是不是已经病的不轻,竟然跟风吹捧一个极为普通的人。

尽管神化的吹捧铺天盖地,但只能迷惑一部分的人,仍有人保持大脑的清醒。人们揭穿习近平的“神化”形象,纽约时报记者引用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教授、图像取证专家汉尼·法里德(Hany Farid)的话说,报纸头版的习近平照片的颜色和饱和度都经过了处理,白发和皮肤瑕疵都看不见了,让照片看着就像一幅画。经过处理的图像让人想起了使用相同视觉风格的毛泽东像。其实最普通的人对相机美拍的操作都很娴熟。

公众以及清醒的共产党人都有责任提醒习近平回到“作人”,拒绝“造神”,作人的界限绝对不能僭越。中国亿万亚伯拉罕源流诸教的男女信众亦有责任宣告捍卫独一神信仰,严格禁止任何形式的偶像崇拜,对人工铸造“金牛犊”的罪行说不,个人崇拜贻害后世,“造神”运动留下臭名昭著的恶名。

“他们剥光了我的衣服”——一名女人权律师在中国被秘密关押的遭遇

王宇律师
(图:网络)
(博谈网记者郑皓然编译报道)据《石英》(Quartz)11月15日报道,大约两年半以前,中国当局对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进行了前所未有的镇压,单单是2015年7月9日那个周末,全国各地就有150多人被传唤,盘问或逮捕。

臭名昭著的‌‌‌‌“709‌‌‌‌”(7月9日)镇压是中国人权最黑暗的时刻之一。根据驻香港的‌‌‌‌“中国人权律师关注组织‌‌‌‌”数据,截至今年10月,至少有321名律师、维权人士及其亲属成为这次全国性打压的受害者,目前许多人仍在服刑、或被软禁、或监视居住。

北京律师王宇是中国维权活动的领军人物,她捍卫中国的女权主义者和弱势群体的权利,在709镇压中被捕。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关押了一年,并于2016年8月保释,随后被迫在多家官媒公开忏悔--这是中共经常使用的一个抹黑对其批评者的伎俩。同月,‌‌‌‌“美国律师协会‌‌‌‌”(American Bar Association )向其颁发了该协会史上首个‌‌‌‌“国际人权奖‌‌‌‌”,王宇不能前往领奖。之后,王宇一直被软禁在内蒙古,直到今年八月才与丈夫和儿子回到北京。

本周,王宇被关押头几个月(从2015年7月到9月)的消息,在一本名为‌‌‌‌“被消失人民共和国:中国强制失踪制度的故事‌‌‌‌”‌‌{The People’s Republic of the Disappeared:Stories From Inside China‌‘s System for Enforced Disappearances‌}的书中被披露了出来。该书是由中国‌‌‌‌“黑监狱‌‌‌‌”各种受害者所撰写的文集,包括律师和异见人士。‌‌‌‌“中国变革‌‌‌‌”网站(China Change website)上发表了王宇故事的摘录,讲述了她所遭受的酷刑和虐待的故事。

根据王宇的丈夫在社交媒体的发帖,就在她的故事出版的几乎同时,王的18岁的儿子再次被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离开中国。

破门而入和绑架

在2015年7月9日凌晨4点左右,十几个警察破门而入,闯进了王宇在北京的公寓,她被戴上手铐,被迫戴上黑头罩,然后被拖进一辆面包车。王被转移到一个秘密拘留中心,后来她才知道是在北京郊区的一个军事基地内:

‌‌‌‌“后来,我感到我的头罩更紧了。我喊道:‌“我要窒息了。给我点空气!‌‌‌‌”身边的一个女人调整了一下头罩,我可以从(头罩)边上看到一小片天空,天正在放亮。‌‌‌‌”

被剥光衣服

在被关押的第一个月,王宇被关在有10个单人床的牢房里,白天被迫呆在一个40厘米见方的方框里。头几天,她被戴上了铁铐和脚镣,晚上则被绑在审讯椅子上不让睡觉。不过,王宇写道,她受到的‌‌‌‌“最残忍的折磨‌‌‌‌”,则是在进牢房的第一天,在监视摄像头面前被女警强迫剥光衣服:

‌‌‌‌“我给告知脱下所有衣服,站在屋子中间检查,并让我转动身体三次。我没有服从这个侮辱性的命令。但是那些年轻女警们根本不管。

她们冲过来,把我推倒在地,并剥光了我的衣服。我哭着,请求她们(不要这样)。他们为什么要这么侮辱我?他们为什么没有同情心?他们为什么要对像我一样的弱女子这么暴力?‌‌‌‌”

用儿子做要挟

她写道,审讯人员经常用王宇的儿子做威胁,让她开口。王宇对这种伎俩感到愤怒和沮丧,她写道:

‌‌‌‌“大概因为他是我至亲的人,我无法掩饰对他的担忧。这泄漏给了他们一个可以利用的弱点。从第五天晚上那一刻开始,在之后的一年时间里,他们经常提到我的儿子(相要挟)。在一年之后终于回到家的时候,我才知道他被软禁了,被禁止出国留学,每天都有十几个人监视他。

他年纪还那么小。只有16岁,也成了这个政权的受害者。我的心碎了。一个用儿子来要挟其母亲的政权无耻到了极点。‌‌‌‌”

后记

王宇很多次都想把她受到的关押和折磨写出来,但是她感到那段经历不堪回首。最终,她强迫自己去做,她写道,否则‌‌‌‌”最终会渐渐淡忘。‌‌‌‌“她说,但是在将这些往事诉诸文字的过程中,她几乎崩溃了:

‌‌‌‌“重温这些经历的时候比真正经历那些事的时候还要艰难。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我遭遇这些事情当时,我并不感到害怕。为了面对那一切,有时候甚至采取了‌‌‌‌“玩‌‌‌‌”的心态。在与劫持者和审讯者‌‌‌‌“斗智斗勇‌‌‌‌”的过程几近有趣。但是,当我现在回想这些经历时,我无法想象如何应对。有时候,假如想象一下如果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一次,我问自己:我还能应对吗?或许,这就是‌‌‌‌“继发性创伤‌‌‌‌”的含义吧。‌‌‌”

阅读原文:‌‌”They stripped me‌”:A human rights lawyer on her year of secret detention in China
来源:博谈网

广东江门青草地教会13信徒被公安扣查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广东省江门市蓬江区青草地家庭教会十多位信徒,于11月5日聚会时,遭到当地新城派出所公安和区宗教局人员冲击,13名信徒被公安带到派出所盘查。他们被登记个人资料,以及做笔录后才准离去。公安同时扣留该教会一批《圣经》及基督教书籍。公安指信徒在未经批准的场所,进行宗教活动,违反相关法规。其中提供聚会场地的教会领袖翟丽丽(音)被公安行政拘留。


广东省江门市蓬江区建德街青草地基督教家庭教会,信徒们上周日(11月5日)在该教会领袖家中,进行周日敬拜活动时,遭到当地新城派出所及宗教局人员冲击。据住在附近的居民称,当天有十多名公安和便衣人员上门,指信徒在未经合法登记的场所从事宗教活动,违法宗教事务条例。责令信徒立即停止聚会,还带走十多人。

当地一位信徒对记者说,青草地教会带领人翟丽丽,目前已经被拘留:“青草地教会带领人叫翟丽丽,是一位女性。11月5日那天有公安去,带走13人。今天听一个老阿姨跟我说,教会带领人还没有放出来。具体情况,我们也不清楚”

据一位不愿具名的信徒称,盘查青草地教会的是新城派出所警察和区宗教局人员,来人指信徒擅自组织聚会,违反相关法律和法规,又责令信徒们立即停止聚会。警察离去时,还带走了教会的书籍等宗教用品:“我们是在楼上聚会,看到了,他们警察是江门新城派出所人带走的信徒。听一个邻居讲,教会带领人是一位姐妹,叫翟丽丽,是来自东北的一个姐妹。这个教会的地址就在建德街”。

据当地信徒称,青草地教会成立十多年,有信徒数十人,每周日举行一次聚会,每小组有十多人参加。信徒大部分是附近居民或就近工作的上班一族。据称,早前曾有公安和居委会找教会负责人,要求其加入官方三自教会,遭到拒绝。多年来,该教会检查遭到公安冲击。

这是当地公安在一周内,两度查抄家庭教会。上周四(11月日),新城派出所公安查抄了当地丰乐教会,扣留该教会数十本《圣经》和诗歌本,还把教会领袖李万华牧师,带到派出所讯问近四个小时。警方还明确表示,禁止丰乐教会在家里聚会。一旦发现,将取缔该教会。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报道。

基督徒铁窗英雄杨天水病逝 美东西两岸民主团体联合追悼

(江苏-11月14日) 中国异议人士、著名政治犯、民运人士、民主党苏皖领导人之一杨天水(又名杨同彦)先生于北京时间11月7日在上海华山医院病逝,享年56岁。

杨天水(图:独立中文笔会)
杨天水(1961-2017)基督徒,1982年6月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曾任教师、文史研究人员和公务员。1989年参加南京六四运动,1990年与人共同成立中华民主联盟并任执行主席,同年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获释后杨天水通过发表文章等方式从事民主活动。

2004年5月28日,当局指控他“在互联网上发表损害国家荣誉以及不利於社会安定的文章”被行政拘留15天。此后,加入独立中文笔会,发表网文近二百篇,其中《漫游中华见闻记》三十四篇,《铁窗思考录》十五篇,狱中诗文等近百篇,包括《我之爱》等四首长诗和《红头巾》等二十四篇短篇小说;同时,发表若干基督教类的思考文章。2006年5月被江苏地方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12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原定刑期至2017年12月23日结束。

杨天水被关押在江苏省南京监狱,由于拒绝认罪遭受虐待,患有结核性肠道炎、结核性腹膜炎、糖尿病、肾炎、高血压、关节炎等多种疾病,多次申诉并申请“保外就医”以至绝食抗议均不果。2017年8月距离其刑满释放还有4个多月时在狱中传出患“恶性脑瘤”的噩耗,经医生推荐才获狱方保外就医。杨天水在家人陪同下,几经辗转最终前往上海华山医院接受救治,终因病情过重经院方医治及抢救无效后不幸过世。杨天水一生追求中国的民主自由,杨天水一生先后在监狱中服刑长达22年。

据法新社报道,杨天水在保外就医期间去世引发多个人权团体对中国当局在近年来,屡屡突然宣布被关押的多名异议人士患有严重疾病,并将他们随后仅在国内“释放”的做法提出批评。今年同样因病重在保外就医中病逝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住刘晓波,和于去年在狱中突然昏厥,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的异议人士彭明事件都是相关的知名案例。

国际特赦组织东亚区主管林伟(Nicholas Bequelin)表示:“中国又有一名长年于狱中服刑的犯人,因健康原因被保外就医后死亡,令人震惊。” 美国笔会(PEN America)“言论自由受威胁”项目主管卡勒卡尔(Karin Karlekar)则宣称:“继刘晓波之后,杨天水的死给中国当局在这方面的记录上又添加了污点。”

杨天水是不到一年内第三位在监狱服刑过程中死亡的中国政治犯。2017年7月,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因肝癌晚期病逝;2016年11月底,政治犯彭明在监狱突然死亡。纽约民主党主席王军涛说:从2010年到现在中国共有11名政治犯在服刑或监禁中死去。其中有3名藏人,2014年去世的维权人士曹顺利女士。

纽约杨天水追思会现场
(图:网络)
2006年11月独立中文笔会授予他首届“狱中作家奖”;加拿大笔会、意大利笔会和美国笔会相继授予他荣誉会员称号,美国笔会还授予他2008年“芭芭拉•戈德史密斯自由写作奖”。中文独立笔会给予他高度的评价。“杨天水先生一生追求真理,践行理想,矢志不渝,以血肉之躯,向中共统治者泣血吶喊、奋笔疾书,用生命之烛,去点亮未来中国的民主之光。他与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博士一样,把一生献给了中国自由民主事业,是中国人的当世英雄和榜样,是未来民主中国的骄傲!”

11月14日,纽约中国民主运动团体在法拉盛举行杨天水追思会。追思会会场摆放着海内外26个团体和个人送的花圈,墙上挂满挽联。纽约地区民运团体人士坐满追思会场,他们对杨天水的去世感到悲痛,对他在监狱遭受迫害感到愤怒。原解放军38军军长徐勤先将军(89年天安门事件中拒绝军令)司机刘建国先生即席痛哭发言,表达在国内受压迫的情况。在杨天水病逝那天,他带着女儿加入中国民主党。美国西岸旧金山华人基督徒公义团契、人道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将于11月19日礼拜日联合为杨天水先生举行追思礼拜。

对华援助协会对杨天水先生生前不畏强暴,坚持抗争的义举表达崇高敬意,对他不幸去世表达沉痛哀悼,并向家属表示真挚慰问;作为对民主良心人士的支援和关切,本协会官网多年将杨先生列为“18位代祷人士”,且持续至今。本会对中国民主良心人士在狱中的人道待遇及其基本人权状况深表关切,强烈督促中共无条件释放所有在押的民主良心人士,保障良心人士最基本的生命权,以及作为人类的最基本尊严。



相关阅读
独立中文笔会关于会员杨天水去世的讣告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93382
杨天水:【狱中文选】耶稣基督与众不同的观念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89314
纽约各界为杨天水先生举办追思会http://w1.mingjingnews.com/index.php/%E6%96%B0%E8%81%9E/%E4%BA%BA%E7%89%A9/%E7%BA%BD%E7%BA%A6%E5%90%84%E7%95%8C%E4%B8%BA%E6%9D%A8%E5%A4%A9%E6%B0%B4%E5%85%88%E7%94%9F%E4%B8%BE%E5%8A%9E%E8%BF%BD%E6%80%9D%E4%BC%9A

余文生律师向最高检控告法官徇私枉法、枉法裁判

余文生律师给高检快递刑事控告状
(图:余文生)
(北京-11月14日)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2014年10月因被指 “支持香港占中”行动被北京公安局大兴分局抓捕,期间遭受酷刑,睡眠被剥夺,不准见律师。对其行施酷刑者是大兴分局警察冯盛名、韩超。

余文生被拘押99天,提审近200次,其中被关进死囚牢61天,每天被提审16、17个小时。2014年11月1日到5日被施酷刑。手臂环绕到铁椅上,铁椅子高,带棱角,手臂根本绕不过去。他们硬是把他的手臂掰过去,戴上手铐,不断拧紧。真是感觉“生不如死”。冯盛名、韩超持续70多天对他不间断审讯,迫其签下“不聘请律师声明”。酷刑导致余文生患上小肠疝气等疾病。

法外的酷刑经历改变了余文生的人生轨迹,他认为酷刑发生在习近平主政期间,习近平负有不可推卸责任,写信督促中共十九大代表罢免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公开信发表后,警察暴力押送余文生到北京石景山司法局谈话,经过逾4小时约谈,余文生被释回家,当局禁止他与外界联系及发表言论,余文生拒绝这一禁令。

近日他起诉两名对他施暴的警察,但被北京市区两级法院驳回。余文生不服这一裁决,于11月14日向最中国高检等部门控告处理他诉状的一、二审五名法官和一名陪审员涉嫌枉法裁判。这五名法官及一名陪审员是北京市大兴区法院一审审判长刘冲,审判员李强,陪审员王振祥;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二审审判长朱印以及审判员胡红莲和路平,指控六名被告人涉嫌徇私枉法、枉法裁判。

对华援助协会支持余文生律师的正当权益,鼓励中国高检等部门拿出法治勇气,将对余文生实施酷刑的警察冯盛名、韩超绳之以法,以示公正。

附:

刑事控告状

控告人:余文生,1967年11月11日出生,北京市人,住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北路24栋6门107室,电话13910033651。

被控告人1刘冲(一审审判长),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法官
被控告人2李强(一审审判员),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法官
被控告人3王振祥(一审人民陪审员)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陪审员
被控告人4朱印(二审审判长)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法官
被控告人5胡红莲(二审审判员)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法官
被控告人6路平(二审审判员)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法官

控告请求:

依法追究被控告人徇私枉法、枉法裁判的刑事责任

事实和理由:

余文生2014年10月13日因涉嫌支持“香港占中”被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抓捕,共被羁押99天。余文生被羁押期间,遭遇酷刑,家和律师事务所均被搜查,物品被抄,被关死囚牢61天,提审近200次,每天经常被提讯16、7个小时,无法保证睡眠,不能见律师。2014年11月1日左右大兴分局成立余文生专案组,对余文生审讯力度加大。专案组10个人三班倒对余文生审讯,从开始的谩骂,到把手余文生背拷在铁椅子上,直到后来给余文生使用酷刑。酷刑的使用,在11月2日晚到11月5日凌晨,一共用过三次刑,地点在北京市大兴区看守所,实施酷刑者是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警察冯盛名、韩超。酷刑的方式是将余文生的手臂环绕铁椅子背上,由于余文生个矮臂短,手臂根本不能环绕铁椅子,后来手臂硬是被恶警强掰过来,带上手铐,并将手铐收紧,铁椅子又宽又高、有棱有角,手铐的环扣口较为锋利。当时余文生的身体的肌肉骨骼完全被拉紧,手当时就肿了,其感觉真是生不如死,而给余文生用刑的恶警冯盛名、韩超还不断拉动手铐,每一次拉动都带来余文生的惨叫。韩超对余文生说:“不会让你死,但会让你生不如死。”冯盛名对余文生说:“别怪我们,都是你逼我这么做的,你的事根本不叫什么事,领导就要你一个态度。”在以后的70多天一直有冯盛名、韩超审讯余文生,时时对余文生酷刑威胁,甚至在余文生小肠疝气难受的情况都有长时间坐在铁椅子上接受审讯,并且在冯盛名威逼下被迫签下不聘请律师的声明,直到余文生离开看守所。11月15日左右,余文生发现自己出现小肠疝气症状,余文生在进大兴看守所体检时没有小肠疝气,2013年12月律师协会组织律师体检也没有小肠疝气,11月20日余文生转押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体检时,证实了余文生有小肠疝气。因酷刑虐待饥饿折磨,余文生取保候审出来后不足半月就住院动了小肠疝气手术,余文生被羁押前并没有小肠疝气。

余文生在2015年10月13日向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北京市检察院、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大兴区检察院提出了对冯盛名、韩超等人的控告,但至今未得到回复。
 
2015年11月22 日余文生向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对韩超、冯盛名提起刑事自诉、2016年1月11日向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提起上诉。一审二审法院以缺乏罪证为由不受理余文生对韩超、冯盛名的刑事自诉及驳回上诉,余文生认为一审二审法院及其审判长、审判员、陪审员涉嫌徇私枉法、枉法裁判。理由如下:

1.缺乏罪证实际上就是证据不足,本案未经审理,不能证明证据不足。一审法院合议庭成员以缺乏罪证为由不受理余文生对韩超、冯盛名的刑事自诉就是未审先判,名为裁决,实为判决。未审先判就是徇私枉法、枉法栽判。二审法院合议庭成员明知一审法院枉法裁判,却驳回余文生的上诉,又是徇私枉法、枉法裁判。
2.在证据方面,控告人已经提供了完整的证据链,有被羁押证据、未被羁押前体检证明、释放后的手术及诊断证明。提供了并申请了法院需要调取也可以调取的证据所在,有控告人2014年10月14日羁押北京市大兴区看守所时入所体检表、2014年11月20日转押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时入所体检表、2014年10月13日至2015年1月20日被羁押期间的全部录像。这些证据足以证明韩超、冯盛名的罪行。

为了公平和正义,为了揭露反人类暴行,为了将实施酷刑的恶警绳之以法,为了将徇私枉法、枉法裁判的审判人员绳之以法。根据刑法399条、247条、234第一款、刑事诉讼法242条第5项的规定,余文生特请求依法支持余文生的控告请求。
此致

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北京市检察院、最高检察院、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全国人大常委会
               
控告人:余文生
2017年11月14日

附1(2016)京0115刑初120号刑事裁定书复印件
附2(2016)京02刑终153号刑事裁定书复印件

相关报道
人权律师余文生被打压情况介绍http://www.chinaaid.net/2017/08/blog-post_81.html
人权律师余文生冒死建言中共十九大罢免习近平http://www.chinaaid.net/2017/10/blog-post_23.html

江西拆基督教画像 胁迫基督徒改信共产党

(江西-11月13日)江西上饶市余干县黄金埠镇等地政府以“帮教”为名,推动“信教向信党转化”,胁迫基督徒清理悬挂在家居墙壁上的基督教乡土艺术品,而用习近平画像取而代之。

江西官员清理信徒家中礼拜单
(图:网络)
江西省在今年7月曾强拆一批基督教教堂十字架,由于信息封锁,数字无法统计。余干县是江西基督徒的大县之一,基督徒占总人口的十分之一,甚至一些乡镇的基督徒占总人口的三分之一。但7年前的一份数据显示:这个黄金埠镇则是典型的国富民穷,人口8万多,GDP达45亿元,农民人均年收入却不到5千元。这当归咎于政府不当的经济政策。随之伴随滞后的宗教政策。

江西拆下基督教对联
(图:网络)
在中国内地,骚扰基督徒现象屡见不鲜,此前曾出现个别地方政府官员借扶贫给基督徒低保户办低保(一种生活保障的补助),附加条件是转信共产党,要求低保户撕毁家中的耶稣画像,转贴习近平头像作为改信党的标记。

上饶余干官方原以为改造基督徒信仰是作为可炫耀的政绩,没有想到报道帖出来后,引起公众强烈的反弹和批评。目前,余干微信“黄金埠之窗”的公号上已删除“信教向信党转化”的相关内容,但替代画像的照片被网民截图,舆论对其谴责没有停止。

江西官员在基督徒家中帖习近平头像
(图:网络)
报道慌称信教群众自愿清理家中的“宗教自画”。如果是自愿清理,为何需要中共官员到他们家中清理,难道他们自己不会清理?为何在突然之间集体放弃了基督信仰?单清除基督教对联就有624处,集体改贴习近平画像计453份。只有中共胁迫基督徒改帖画像才可解释,但让已经改宗的基督徒改信共产党则不可能。

江西官员低估了公众的智商,公众实在不好愚弄。强迫基督徒改信“马列毛习”是违背宪法的,习也没什么内容可信。网民嘲笑宣传部门活在意识形态斗争中,鼓吹“自信”却缺乏自信,撕毁基督教画像正暴露出“习核心”集体的内心虚弱。

习近平及其幕僚越来越重视公共符号的应用价值,作为占领意识形态的重要部分,习的亲信夏宝龙曾在浙江发动拆十字架运动,进而迫使教会及其他宗教场所悬挂“五星红旗”,习像与毛像常平行出现在公共及私人场合。精明的制造商已将习的头像包装成“门神”陶瓷品,具政治及商业、宗教的多重目的。

习近平(左)毛泽东(右)
(图:网络)
中国人经历数千年的帝制,通过“革命”推翻了帝制,中国人饱受“文革”以及毛时代个人崇拜的苦果。任何试图走回“个人膜拜”的“造神”老路的永远行不通,百害无益,必以失败收场,也将是愚不可及。

对华援助协会作为基督教权益机构,有责任和义务协助保障中国公民的宗教自由,对中共江西地方政府侵害基督徒公民宗教自由行为表示谴责;将持续关注中共的“造神”运动对基督徒宗教自由权益所造成的侵害,并对基督徒基于信仰良心抵挡当局任何侵害宗教自由行为表示崇高敬意。

王怡牧师在厦门被禁离境 随时准备被抓捕

王怡
(Photo:Calum MacLeod)
(成都、厦门-11月13日)成都秋雨之福归正教会王怡牧师在福建厦门机场被边检警察拦阻,禁止出境。这是王怡牧师今年第三次被阻离境。前两次阻止他前往香港参加中国福音会主办的“三化”会议及与美国费城西敏神学院合作的神学研讨会。

这次被拦截的事件发生后,王怡牧师发出信仰基调的愤慨:现在,一个派出所就可以限制公民出境吗?上帝若要谁灭亡,必先叫谁。悔改吧,这强大而可怜的政府,何必与人民为敌,与上帝为敌呢。你原本不是空空的佩剑,每一次权力的滥用,岂不被天上的神审判吗?愿主饶恕你们,因你们所做的你们不晓得后果。愿主从里面拯救许多的人出来。

雅加达宗教改革研讨会海报
(图:唐崇荣国际布道团)
王怡联系了成都公安部门的王警官,陈述在厦门机场被拦截的事情经过,并对禁止他出境的成都市公安局以及成都青羊区汪家拐派出所提出质疑。王怡认为,成都禁止他出境,是越权的,违反出入境管理法第十二条第五款规定,禁止公民出境试用于经国务院主管部门确定出境后可能危害国家安全的人员,而他的情况不符合这一条款规定。王怡表示将向成都公安局提出书面申诉,并对外公布申诉和抗议。

王怡对中国当局对待宗教人士的态度不友善而感到些许悲观。当局已经开始对秋雨之福教会的会员挨个谈话,意图进一步分化瓦解,犹如当年北京守望教会的情势类似。他最近在教会同工会上已作一些交代,对自己人身自由会否受到限制不抱乐观,表示随时可能被抓捕。

王怡牧师这次因印尼雅加达唐崇荣国际布道团之邀,出席11月14-20日在雅加达弥赛亚大教堂举行的纪念宗教改革500年研讨大会,与另外七位包括知名布道家唐崇荣牧师在内的华人改革宗认信的杰出领袖。唐崇荣牧师的团队已经获悉王怡被中国当局拦截的事。

徐琳案通报

蔺其磊(左)徐琳(中)
徐琳妻子王芝兰(右)
(图:网络)
(广州-11月13日,蔺其磊律师讯)上午,我到广州市南沙区看守所递交会见徐琳的手续,办理手续的女警察知道徐琳不见律师的事情,经过来回几次告知我:他同意会见了。

随后经过照相、只能带笔纸进去档案袋也必须存起来、共经过两次人脸识别四道门岗才进入看守所,不出意外徐琳精神状态很好,向我讲述了被抓的经过:

今年9月26日,在广州生活居住十多年的他在湖南老家照顾父母时,被广州市公安局南沙分局的警察以寻衅滋事罪名抓走关进南沙区看守所。从10月5日到10月20日警方每天都是三班倒提讯,白天一班10点多到15时许,晚上第一班是22时许到次日凌晨1时多,隔半个多小时开始到天明7时许是晚上第二班。虽说是白天让他睡够八小时,但号房有的时间点根本睡不着觉,所以很疲惫。前几天徐琳是不回答任何问题,后来就是聊天,除了一份确认他身份的笔录签字外,他没签过笔录,一直零口供。警方所涉及的话题大致是徐琳创作的歌曲、发表的文章以及微博推特脸书上的言论等等。

徐琳谈到他刚拘留时不见律师的来由:一是我早就事先声明过被抓不见律师,以免浪费公共资源,也避免给律师带来风险。二是我不承认办案机关的合法性,我的行为全部是言论,言论无罪辩护无用。三是我认为我无罪,这完全是政治迫害。

徐琳还平静的谈到:在看守所我也能为社会进步做些事情,比如一些制度的改善和落实,我要把坐牢当成一项工作来做。如果因为我坐牢使家人遭受了灾难,那只能更证明我做的是对的,更证明这个社会需要改进,而社会的改进不能没有反动派。衷心感谢所有关心、支援我的朋友!

在外面雨声陪伴下,我们很愉快的交谈着,似乎忘了这里是看守所,12时许,在管教警察的催促下,我们结束了这次会见,看着瘦弱而坚毅的徐琳先生的背影,敬意油然而生。保重,徐琳先生!

徐琳:放下你的枪
徐琳:我在去监狱的路上

相关报道
广州民主歌曲创作者徐琳被刑拘批捕http://www.chinaaid.net/2017/11/blog-post_3.html

709包龙军、王宇律师儿子包卓轩受株连 被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被拦截

(内蒙古-11月13日)中共当局肆意株连孩子,“709案”包龙军、王宇律师的儿子包卓轩(蒙蒙)今天被以“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被拦截出境。

包卓轩护照被作废剪角
(图:包龙军、王宇)
18岁的包卓轩原计划从天津滨海国际机场乘坐飞往日本东京的飞机出去旅游。包卓轩先是顺利换取登机牌,并办好行李托运,但在天津边检处被拦截,以出国后可能“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并声称护照作废。包卓轩说:“他们当着我的面,强制将护照剪角。我着急的说,有事好说,别剪我的护照啊,他们却理也不理。”

天津的边检警察称:“决定来自内蒙古国保局,与我们无关。我们奉命令行事,有问题找内蒙古国保局”,同时给出其电话:04716505180。之后,归还残缺的护照,准许离开。

这是包卓轩第三次出境遭遇。第一次和其父包龙军一起被抓(2015.07.09);第二次是2015年10月2日,16岁的包卓轩在维权人士唐志顺、幸清贤协助下,由内蒙古前往昆明,打算越境缅甸再赴往美国升学,但在10月6日被缅甸边境警方拘捕,其后三人被移交中方。一度被拘留,后被押送回内蒙古祖父母家,并被监视和限制出境。

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于当年10月17日播放长篇报导,其父母谴责境外力量协助包卓轩出逃。相熟律师则对其父母言论存疑。协助包卓轩偷渡的唐志顺、幸清贤等人在失踪逾七个月后,在2016年5月20日确认被关押天津第二看守所,被控“组织他人偷越中国边境罪”。

包龙军这次在儿子包卓轩第三次被阻出境后表示,“对此事,我们坚决诉讼!孩子怀着满满的期待和希望,从希望到失望,一次次的破碎,他犯了什么罪,竟屡屡遭到这个政府的迫害?刚才,孩子还搂着我问:我还能上学吗?我说:能!孩子说:那就好。”包卓轩已经考完雅思(IELTS)英语测验,正等着墨尔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王宇说:“我们怕你们了,躲你们远点还不行吗?一个孩子,怎么可能危害国家安全?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迫害一个孩子,还有人性吗?”但包卓轩安慰其母,“没事,会有办法的。”

王宇曾代理多宗敏感案件,包括被控「煽动分裂国家」的维族学者伊力哈木、五名被拘女权人士之一的李婷婷、由被强拆砍死拆迁人员的农民范木根等。在2015年的「709大抓捕」期间被捕,受到酷刑,被当局指为炒作维权事件、借机图利,控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其后更一度接受港媒「专访」「被认罪」。

王宇及包龙军现与儿子包卓轩居于内蒙古,全家受到当局的严密监控,24小时受到监视,无法自由行动,无法与亲友联络。王宇夫妇的睡房也被装上监视器。

株连指的是因一人被认为有罪而牵连他人。中国古代有“株连九族”的刑罚,就是一人犯死罪,家族成员与其共同承担刑事责任的刑罚制度,意味由一个人的死罪扩展为家族成员的共同死罪。古代九族应包括父族四、母族三、妻族二。

这一违背人性但又斩草除根、清除复仇力量以及古代统治者津津乐道的恤刑原则的暴虐刑制在中国古代长盛不衰的根源,实在是中国传统法律中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

中国法律虽没有“株连”刑制,但中共当局仍选择性承袭“株连”邢制,对维权律师、良心犯、党内人士等采取株连手段达到阻吓作用,同时借此阻止其近亲在自由世界发表不利于中共声誉的未被公开的言论,及发起相关的声援。典型的例子如中国著名良心人士刘晓波的遗孀刘霞女士因为刘晓波而被限制人身自由,几乎与世隔绝;株连也被普遍使用于中共内部的“反腐”清洗斗争。

株连有悖于现代文明和法治精神,但在当今中国仍为普遍存在现象,只是连累程度有所不同。

广东江门丰乐教会牧师家被查抄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广东江门基督教丰乐教会牧师李万华家,本周四(11月9日)遭当地多名公安上门查抄。李牧师家的圣经及诗歌等宗教用品,被来人装进一袋子强行带走,又把人带走传唤近四个小时。李牧师当晚告诉记者,公安责令其停止家庭聚会,否则会查封该教会。


江门基督教丰乐教会牧师李万华本周四被公安抄家及传唤数个小时。李牧师回家后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当天上午十点半左右,当地派出所致电给他,称要与其谈话,其后五名公安到他家中。来人自称是警察,却拒绝透露所属部门,也没有出示搜查证,又把他带到派出所。李牧师说:“他们拿了一批书,有诗歌本,下午两点左右,他们才放我出来,还说以后不准我在家里聚会。如果再聚会,他们就要抓我了,取缔我的教会”。

李万华牧师还说,公安警告他不准再进行家庭聚会,一旦被发现,就会抓人:“他们一开始很凶的,也不说是某某派出所的民警,姓名也不肯说,也没有向我出示证件。做的口供,他不让我改。我不同意,我说你们在询问我的时候,按照法律程序应该是开监控录音的状态下进行的,我说你这样不合法。后来他们开了执法记录仪,才做了询问笔录”。

丰乐教会有数十名信徒,成员大部分是在江门、鹤山等地打工的民众,每周举行一次聚会。该教会曾多次被当地宗教部门官员要求加入三自教会,被信徒拒绝。李万华牧师说,公安这次抄走了数十本包括圣经在内的宗教书籍:“他们来了两个警察,三个辅警。他们到家里搜查,又强行拿走一大袋诗歌和圣经,又询问我跟海外有没有关系,我说没有。还问我有没有参加海外的培训,我说没有。你们都不准我出境”。

该教会信徒徒阮浩南及牧师李万华曾经分别于今年6月12日及14日,被鹤山市公安局以涉嫌“组织、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刑事拘留。其后在律师介入及国际媒体关注下,7月13日获警方“取保候审一年”。公安当时还扣留了丰乐教会12本圣经、48本赞美诗歌及1000多张宣传单张。目前,李万华每周都要到派出所报道。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报道。

公安扣押物品清单

高智晟“失踪”情节扑朔迷离 老家维稳办主任称他人“好好的”

中国西北古老建筑(图:网络)
(陕西-11月11日)失踪三个月的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似有了下落消息。高智晟家乡镇政府维稳办薛主任11月11日在回答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的采访时模糊表示,高智晟现在佳县公安的控制中,称他人“好好的,没事”。这是高智晟“失联”以来首次有中国官员证实其下落。

高智晟律师自2014年8月出狱后被当局软禁在陕西榆林佳县佳芦镇老家,不准外出。今年8月13日,高智晟在该镇小石板桥村的窑洞住所突然失踪,事后获悉高智晟有意“出去走走”,他的两位朋友帮他出谋划策秘密协助他出逃。两人分头行动,邵重国负责去陕西接高律师,李发旺则安排山西介休一处比较隐蔽的私人住所。邵原定12日晚到达陕西,由于路况不明,13日晨间邵和高顺利摆脱监控出逃到山西。

对于高智晟的逃离行动外界毫无所知,要求当局对他的“失踪”给出解释,公安部及地方公安局未必及时监控到高的出逃与下落。直到8月底,也就是高出逃二周后,公安部门才正式捕捉到重要信息,将协助高出逃的邵重国抓捕。9月初,陕西警方出动几百警力在可疑的地方挨村挨户的搜,以寻找高智晟的下落。

中国公安部及陕西警察抓捕另一位营救者李发旺,此前跟踪了他10多天,李誓死拒认事实。但警方掌握到8月12日李乘坐在出租车的前排,被“天眼”(一种监控设备)拍到照片,出租车车牌被拍到,司机被找到。9月3日,李发旺看到高智晟也被抓了,高智晟向他打招呼:“老李”,李未来得及表示歉意,两人就被分开。

外界对于这些内情毫无所知,仍在焦急等待高的下落信息,要求当局给交代。9月6日,榆林市公安人员对高智晟的大哥说,高智晟关押在北京,但未提供证据,并说19大结束就让他回家。

家属委托代理律师张磊和燕文新在10月去北京公安部门查询,公安部门既没有确认也不否认这个案件。11月8日,张磊和燕文薪律师到陕西榆林市公安局和佳县公安局继续查询高智晟的人身及法律状况,该局办公室主任、李副局长、法制大队长表示,该局没有作为法律上的办案单位办理高智晟的案件;佳县公安国保一内勤人员也表示不知情,并说是不是一个案件还都不确定。

之后他们又到了法制支队准备问询有无对高智晟采取法律强制措施的手续,被两个穿特勤制服的门卫推出去。两位律师其后到佳县小石板桥村探望高智晟的兄长,他坦言“法律对我们这一家人不起(保护)作用。

三天过后(11月11日),高智晟家乡维稳办主任对自由亚洲电台称他“好好的,没事”,高智晟还在村里,没有到北京去,只是到他朋友那里「串了一下」。至于到哪个朋友哪儿,则说不清楚,称高智晟是佳县公安局管的。

高智晟关注组成员哎乌表示,高律师多次被秘密关押落下疾病后遗症,因为在囚禁期间,牙病不让医,掉牙后只能吃流质,并患有腰椎间盘突出症。现再次被秘密关押,肯定不让“放风”,也不会给他治病。艾呜说:我们担心这一次的秘密武装关押,会像以前一样施酷刑,不给他治病也是一种软性酷刑。我们比较担心他像杨天水、刘晓波(故意延误治疗,错过最佳治疗时间)这样的遭遇。

陕西佳县公安局9月份曾说高智晟被公安部带走人在北京,但家属委派的律师10月去北京查问无果;11月8日到佳县公安局查询仍没有得到清晰的回复结果;3日后的11月11日佳县的佳芦镇维稳办主日则称高在本地串客,“好好的”。

佳县公安的模糊回答无法令外界信服,高智晟究竟在北京或在陕西?是串客去(如何证明)还是被禁闭(被哪个部门软禁,软禁在哪)?中国政府何以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对待公民其法律基础是什么?这是所有具历史责任感的人所要寻求答案的,作为权力机构及其人员都必须作出历史交代。

参与营救高智晟逃脱陕北窑洞的维权人士邵重国已被当局关押77天;李发旺在被捕审问期间企图自杀,后因身患严重的糖尿病及并发症于10月26日被取保候审。高智晟的一位支持者和尚释大成最近再度被关押,累计关押了139天。

高智晟,基督徒,写作者,律师,曾代理多起维权案件,其后被吊销律师执照,及秘密羁押。2007年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3年、缓刑5年。在缓刑期间被送入新疆沙雅监狱三年;2014年8月7日刑满后遭陕西公安软禁在老家农村。累计12年的“地狱之旅”,频繁被绑架、秘密关押、酷刑、监禁,留下身体的病痛,与家人的长期分离,所幸精神没有崩溃溃,意志没有被摧残,依然蓬勃乐观。

政法委书记,公安部部长郭声琨
前政法委委员 公安部副部长傅政华
佳县公安电话:0912-6734-140
佳县公安局长郭峰
佳县公安局政委:魏锦斌

相关报道
协助高智晟律师出逃——对李发旺先生的一次特殊采访http://www.chinaaid.net/2017/11/blog-post_27.html

李昱函律师案件情况记录

李昱函律师
(图:网络)
(参与网2017年11月10日讯)2017年11月10日8:30分,我们和昨天从苏州赶到沈阳的李昱函律师的弟弟李永生一起到了沈阳市第一看守所,看守所办事口递交了会见手续该民警片刻后说“已经有律师了”将手续递出来让等一下,稍后来了一位像是负责人的民警我讲了一下情况,后就办理了会见手续。

约半个小时我们见到了拄着拐杖慢慢走进会见室的李昱函律师大姐,一个多月的关押使她的面部明显的比以前的她苍白,精神状态尚可。她气愤又悲痛的详细地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2017年10月8日,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以下简称“和平分局”)的人打电话约她次日14时到分局谈解决她的事情。她就退掉了次日15时去北京的火车票。次日即10月9日(她的60岁生日)13时许,和平分局的李思强打车接她到了分局接待大厅对面的公交站就下车走了,过来四五个人强行粗暴的将她一背包夺走戴上后背拷带进一辆面包车车里,现在手臂还有淤青痕迹。带到北市派出所后,她要求看这些人的证件被拒绝,背拷也不打开,去洗手间几个男的竟要求进去看着她。

其中的一个人要她手机密码不成就恼怒的让人拖拽着已经浑身发颤的她来回在三个房间拖来拖去的,这个人(后来知道他叫魏琦,还有一个叫李迁的,其他人就不知道名字了)说“多折腾她几趟,你死了也有正当理由你有病啊”,她说大概拖了有近20分钟,是否中间换人拖了她有点神志迷糊就不知道了。魏琪让她在扣押清单上签字时她说还有四千多元钱没写上,她刚在清单上要写明这个情况时,被魏琦抓走清单撕掉了说“你是拒绝签字吧”

李昱函律师还讲到:她患有房颤心律失常、冠心病、甲亢、弥漫性胃炎等病,她包里的诊断证明都有,在派出所里她感觉这次就活不成了,直到近23点,他们让两名高大的女警架着到医院来回检查,并架进了沈阳市第一看守所的整个过程中一直是浑身颤抖着的我,被背拷的手腕到现在还疼痛了。

李昱函律师说:进了看守所后监管支队长和管教对她还可以,把她写的委托书给了办案单位,进看守所一周只能吃阿司匹林她要求后经看守所协调办案单位才给吃了治其他病的药物,也没让她干活,只是号房的人开始几天克扣了她的两个馒头。

李昱函律师对换了人来提讯她的警察要法律文书,“你们要告诉我以什么罪名抓的我啊”,但警察说不清楚法律文书的事情。

我们听着李昱函律师的讲述,也很愤怒啊,面对一个60多岁的浑身是病的女律师, 这哪里是在办案啊!

下午我们赶到沈阳市和平区检察院,经联系说让我们提交书面材料,我们要求约见当面陈述。该院侦查监督科的魏副科长和案管中心的关检察官接待了我们,听取了我们陈述的四点“依法不应该批准逮捕李昱函律师”的法律意见,并向两位检察官讲述了此前律师要求会见李昱函律师被不安排会见的情况,以及上午我们会见李昱函律师后中午直到来检察院期间收到了相关部门多次针对我们会见李昱函律师的问询电话,希望检察院能够依法做出“不予批准逮捕”的决定书,以维护法律的尊严。

我们期待李昱函律师大姐早日获得原本就属于她的自由,虽然自由是相对的。

撰稿:蔺其磊律师
来源:参与网https://canyuwang.blogspot.com/2017/11/blog-post_90.html?m=1

相关报道
沈阳警方炮制「109案」维权律师联署促释李昱函http://www.chinaaid.net/2017/11/109.html
习近平政府的“连环镇压” “律师的律师”李昱函被刑拘http://www.chinaaid.net/2017/11/blog-post.html

殉道的中国宣教士 海外首场追思礼拜在美国德州举行

德州李欣恒孟丽思追思礼拜现场
(图:对华援助协会)
(美国德州-11月9日)德克萨斯州对华援助协会美德兰总部特别为宣教士李欣恒(巴基斯坦名:达伍德Dawood)和孟丽思(巴基斯坦名:穆萨Musa)举行殉道追思纪念会,受邀出席这次追思聚会的嘉宾有本机构的志愿者、代祷伙伴;以及美德兰第一浸信会牧师Darin Wood 博士等。

回顾当代中国教会的宣教历史记录,李欣恒和孟丽思很可能是200多年来第一次由中国教会差派在海外宣教而殉道的中国宣教士。尽管这一说法尚需进一步查证,但可以说这个事件是中国家庭教会当代宣教运动的一个里程碑,标记着中国教会新一代90后的年轻人开始担负起宣教的重责;中国教会的宣教进程和向度在新的复兴浪潮中从以往的“传进来”开始转向“传出去”,从“自西而东”转向“自东而西”的进路。

三十年来中国基督教的复兴催生了本国的乡土宣教运动,伴随这种复兴的是教会开始面向异族异邦的宣教努力。一些海外教会及宣教团体意识到中国教会潜在的复兴力量,寄希望中国教会成为“宣教的中国”,这既是一首在中国教会中广为传唱的福音诗歌,也凝聚了海外华人教会对中国教会的期许,以形塑中国教会成为继英美、加拿大及韩国之后的福音接力棒,中国教会的宣教导向最为关注的莫过于“传回耶路撒冷”(Back to Jerusalem)运动。

这种特定涵义的宣教导向可溯源到1940年代的两个中国本土宣教团体,即源自陕西凤翔西北圣经学院的遍传福音团和源自山东潍县灵修院的西北灵工团。“西北灵工团于1946年五旬节成立,由山东的张谷泉牧师发动,其使命愿景是期望由边疆开始,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

这是一种以福音为牺牲意愿的运动。西北灵工团的多位同工在20世纪50年代被捕,在新疆的殉道者共5人:黄天华,张谷泉,文沐灵,刘德明,孙新民,其中一位灵工团的重要成员西门弟兄被关押及劳动改造三十余年后才被释放。

如今,这个团体的早期成员几乎全部已经去世,其下代及重新恢复整合的教会则散布新疆各地,尽管人数和聚会很难统计。对于“传回耶路撒冷”运动的愿景或倡导在当今西北灵工团成员的后人中间已鲜有人回应或强调,即使有,也属零星的说法。目前他们的目标主要是向新疆的汉人传福音或建立教会。这多少与其“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的初衷并不完全一致。

不过,“传回耶路撒冷运动”在海外教会中间仍是一个持续谈论的话题,中国、韩国、港台,甚至北美的一些教会及宣教团体以此作为其使命愿景,这与上世纪西北灵工团的使命相互吻合。

美国德州追思礼拜现场布置
(图:对华援助协会)
“传回耶路撒冷”是一种为传播福音而甘愿献身的宣教运动。今年5月,两位年轻的中国弟兄和姐妹在巴基斯坦被“伊斯拉国”恐怖分子绑架后杀害,最后付出生命的代价。

巴基斯坦东与印度比邻,南面是印度洋,西与伊朗锡斯坦接壤,西北和阿富汗相连,东北面可通往新疆。被传教士视为通往中东国家及耶路撒冷的前哨站之一,是宣教士志在必争之地,然而,巴基斯坦是个宗教气氛极为浓重的国家,根据宪法的规定,伊斯兰教被奉为国教,97%的居民信奉伊斯兰教,多数为逊尼派(占75%)。基督教属宗教少数派常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

巴基斯坦看重经济利益远高过对外国人的安全保护,根本也不赞成中国人在那里的传教活动。而中国则更缺乏保护本国公民的境外安全,在事发后竟然将之归咎于韩国人的宗教狂热,以及廉价雇佣中国人在巴基斯坦作中文教师,对差派欣恒和丽思出国的浙江温州教会多位与此相关的基督徒领袖曾采取强制措施,他们至今仍未完全摆脱骚扰。中国政府似乎认为中国人在巴基斯坦的宣教事先没有经过他们批准,他们的活动是给这个蒸蒸日上的经济国家添乱。

但中国教会的信徒并不这么看,认为欣恒和丽思是了不起的宣教士。因为他们把梦想与别国的未来联系在一起,甘愿以生命为代价为了别国牺牲自己,他们对信仰的忠贞感染了中国信徒。如果他们选择偷生苟活只要短暂作出屈服,就可能饶得一命,但他们宁死不屈。

这两位勇敢的年轻人的死亡是令人悲伤的,也映照单为自己谋求好处的人羞愧。这事件给了中国教会一个盼望的理由,艰难和迫害只会增强中国教会的复兴浪潮,并将催生出一波又一波的传教运动,所以既要看政治处境,应对新的威胁同时,也要留意觉察上帝将要成就的一切。教会扬起真理的旌旗只会让地狱之门占到下风。

巴基斯坦奎达教堂(图:网络)
李欣恒,孟丽思所属于的宣教团体正是认同“回归耶路撒冷运动”,在他们的培训课程中这一点似乎得到了加强。他们于2016年11月份通过中国和韩国差会去巴基斯坦西南部俾路支省首府奎达的真纳镇宣教,并在那里开设中文学校,从事中文教育,同时,学习当地乌尔都语,了解及适应巴基斯坦国的文化民情。

巴基斯坦奎达市是恐怖分子活跃的高危地区。2017年5月24日,欣恒和丽思在离开所在的语言学校,准备与另一位浙江温州的姐妹外出就餐时,遭三名伪装成警察的“伊斯兰国”武装歹徒持枪拦截,温州的姐妹在绑匪鸣枪恐吓路人时侥幸逃脱,但欣恒和丽思被武装分子劫持塞进无牌的汽车中带走。

事发时,一名巴基斯坦男子试图帮助他们脱离绑架而受伤住院。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在5月25日曾表示中国政府高度重视海外中国公民安全,谴责一切形式的人员绑架行为,称会同巴方一道尽最大努力,争取中方被绑架人员早日安全获释。

巴基斯坦路人相助而受伤(图:网络)
巴基斯坦特种兵在奎达市南部默斯东(Mastung)地区展开军事行动,清剿与“伊斯兰国”有联系的武装份子。军方调集特种部队经过数天侦查,最终锁定武装分子藏身于俾路支省默斯东地区的山洞。政府军在6月2至4日发起突袭,由于该处山区地形险峻复杂,通道狭窄,车辆难以通过,营救部队只能步行。

政府军与武装分子多次驳火,击毙12名恐怖分子,缴获一批武器和弹药,军方也有8人受伤,其中两人伤势较重。军方称发现用于绑架的私家车,但未找到二人。6月6日,中国的“凤凰网”一度报道巴方军队在奎达附近“成功营救”了两名中国人质。但是,6月8日,“伊斯兰国组织”(ISIS)对外宣布,两名被绑架的中国人质被其杀害。次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和巴基斯坦内政部长阿里汗(NisarAliKhan)证实他们已遭杀害。

6月13日,“巴基斯坦基督教大会”(Pakistan Christian Congress)在“巴基斯坦基督教邮报”(Pakistan Christian Post)上发表文章,该组织主席巴替(Nazir S Bhatti)博士谴责巴军方对中国传教士保护不利,指责军方在事发后没有尽力救助人质,而是先采取轰炸,清剿恐怖分子的军事活动。

巴军方在事发附近(图:网络)
欣恒和丽思被绑架的消息传开后,他们的朋友艾莎称:简直不敢相信,就在前一天,两人和另外一名中国女孩才在她家中做客,并度过了一段非常愉快的时光。震惊之余,艾莎一直哭泣着为两人祈祷。欣恒和丽思每周一次去艾莎家,教她中文,一起唱歌,一起看电影,度过非常快乐的时光。由于俾路支省是不稳定区域,艾莎曾建议两人找私人保镖,他们表示「巴基斯坦人非常友好,我们相信巴基斯坦人」,不料传出噩耗,让艾莎非常难过。

欣恒和丽思遇害在中国引起广泛关注,中国的基督徒焦急等待进一步消息。直到9月,欣恒和丽思的父母接到中国安全部门的信息通知要求他们作血样检查,显示巴基斯坦警方很可能已经找到两人的遗体,两人身份终于得到核实。双方父母委托中驻巴使领馆处理善后事宜,11月2日,欣恒和丽思的骨灰运回家乡。

李欣恒,1993年出生,湖南衡阳人,父母都是虔诚的基督徒。欣恒毕业于陕西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在大学读书期间参加学生团契,毕业后到浙江宣教学院学习。欣恒学习过阿拉伯语,亚兰语和英语。在抵达巴基斯坦前的半年去过约旦,卡塔尔等地,他的脸书帐户上有一些在约旦的照片和文字,其中一张是他用石头砌起的“Maranatha”字样,在圣经中有“主必快来”之意。

李欣恒(左)(图:对华援助协会)
欣恒的邻居评价他:聪明智慧,能干,有爱心。大学同学为他的遇难而难过流泪,他的同学说,欣恒才华出众,具有感染力,领导力。巴基斯坦奎达人说他是:一个精力充沛,热爱帮助别人,不知疲倦,带给人温暖的青年。

孟丽思,1991年出生,湖北鄂州人,从小随母亲做礼拜,华中师范大学网络学院学前教育专科毕业,后在武汉市区上班。丽思生前对殉道的事似有预感,她在微信个性签名上写着:「一个生命的摆上可以换来一个民族的复兴,我想那也足矣了。」

孟丽思(图:网络)
丽思曾于2016年7月18日从北京经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后入境巴基斯坦,8月1日飞返新疆乌鲁木齐,再回到湖北家中。这次她最后一次与父母的见面。同年9月19日,丽思和欣恒一起从山东烟台前往韩国仁川,10月2日一同返回,10月18日从北京飞往泰国曼谷,11月中再前往巴基斯坦,直至遇害。

欣恒和姐妹丽思二人在临终前,口鼻流血,双目紧闭倒在血泊中,画面环境昏暗,周边有石块,杂草等,有一名男子用英文旁白说「这是中国人」,画面中依稀可听到喘息声。

“殉道者之声”(Voice of the Martyrs)已将宣教士这段喘气的“声音”保存下来,这“声音”将传播四方。殉道者的生命“因信活着”,这生命的呼喊永不停歇,绵绵不绝,源远流长。

在这次追思聚会期间,两位宣教士父母同意将这次聚会的善款捐助给巴基斯坦的50位孤儿以作为他们的圣诞礼物。丽思的父母因为没有稳定的网络无法参与聚会的直播,欣恒的父母全程通过微信视频参与本次纪念会,并发表了肺腑心肠的感言。

刘红英女士(左)李欣恒(右)
(图:对华援助协会)
“他们被抓的时候,一共三人,其中一个人被踹了下来,因为他们要找的是另外一个孩子,没有找到。被踹下的孩子回来说,欣恒非常冷静,一点不紧张,可能早就预见到这一天会到来。

真的很感谢主!他没有哀求、没有妥协。我们知道,被抓后十几天的时间,没有任何人承担这个责任,没有人出面负责任。他们没有回头。即使被放了又怎么样,为信仰和生命选择,没有妥协。

为了信仰,他们在里面坚持自己的信仰,这是我们父母非常大的安慰,是的,我们都要效法耶稣基督。宁愿把生命摆上,也不向魔鬼撒旦妥协,杀生命的没关系的,就怕又杀生命又杀灵魂的,那是最可怕的。我很感恩。谢谢你们。

谢谢你们对我们的关心和代祷,我们夫妻很感恩,我们现在知道他们也回国了,我们已经从想念当中走出来了。因为我们知道孩子是有盼望的,我们的孩子到哪去了,我们心里是最清楚的。在不久我们会见面,永远在一起的,他虽然遇到苦难,他也息了自己的工。

我真的很感恩,弟兄姐妹的言语会激励更多的人走出去。也愿我能够重新站立起来,重新做一个宣教士的母亲。因为我一直对代祷非常有负担。我的好孩子是我亲口献祭给耶稣的,当时我是这样说的,我的孩子能够去偿还中国人欠下的血债,这是神给我的恩典。

美国德州追思礼拜现场
(图:对华援助协会)
我说,他要走到一国去,必要成为一国的祝福,最大的祝福!这是我的祷告,我一直的祷告。我们教会多少弟兄姐妹,因为这个宣教祷告,我一直有负担,所以感谢主啊。

谢谢弟兄姐妹,特别感谢耶稣,能够拣选欣恒这样的孩子。真的,我们感谢主。我们感恩,我们为孩子感恩。每个弟兄姐妹所做的,必须要荣耀主的名。不为自己、某某人的荣耀或教会的荣耀,凡事我们荣耀耶稣基督的名。这是我们家人的喜悦,也是我们大家的喜悦,感谢主。”

对华援助协会将以李欣恒和孟丽思命名专设一个宣教项目的奖项,旨在鼓励那些献身宣教事业的男男女女。在读者的祈祷中,请记住这两个悲伤的家庭,还请为在巴基斯坦和其他充满危险国家的传教士祈求主赐下胆量并祈求主的眷顾和保守。

追思会全程视频

李欣恒&孟丽思追思纪念会中英双语礼拜流程

“十字架的道路-殉道者的生命”宣教士李欣恒&孟丽思追思礼拜
“The Road of the Cross and the Lives of Martyrs”: Memorial Service of Missionary Li Xinheng and Meng Lisi

主历Nov9,2017(礼拜四),中午10:00-12:00
Time: Thursday, November 9, 2017, 10 AM -12 PM
地址:德克萨斯州美德兰市对华援助协会大厅
Location: China Aid Association’s auditorium, Midland, Texas

主席President:郑乐国 Luke zheng





序乐:赞慕美地歌

Preluden:In the Sweet By and By
宣召:诗篇十六节录
Call to worship: Psalm 16
颂祷Praise and Prayer
鲜花礼Offering of Flowers
点烛礼Candle Lighting
唱诗:与主接近歌
Hymns of Praise: Nearer My God To Thee
经文:永生确据Assurance of Eternal Life
证道:傅希秋牧师
Message:Rev.Bob Fu
回应诗:万古磐石歌
Hymn in Response:Rock of Ages
天国冠冕Crowns in Heaven
唱诗:奇异恩典歌
Hymns of Praise:Amazing Grace
生平简介Eulogy
安慰祷告Prayers of Comfort
默哀A Time of Silence for Remembrance
瞻仰Admiration
致谢Acknowledgements
报告Announcements
散会诗:再相会歌
Hymn for Dismissal:God be with you (till we meet again)
祝福Benediction
殿乐Postlude

李欣恒&孟丽思追思礼拜现场
(图:对华援助协会,2017年11月9日)

序乐:赞慕美地In the Sweet By and By

(钢琴演奏,音乐参考来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Lp39fFc-Bs
宣召Prelude:诗篇十六节录

耶和华是我的产业,是我杯中的分;我所得的,你为我持守。
用绳量给我的地界,坐落在佳美之处;我的产业实在美好。
The LORD is the portion of mine inheritance and of my cup: thou maintainest my lot.
The lines are fallen unto me in pleasant places; yea, I have a goodly heritage.

我必称颂那指教我的耶和华;我的心肠在夜间也警戒我。
我将耶和华常摆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边,我便不致摇动。
I will bless the LORD, who hath given me counsel: my reins also instruct me in the night seasons.
I have set the LORD always before me: because he is at my right hand, I shall not be moved.

因此,我的心欢喜,我的灵快乐;我的肉身也要安然居住。
因为你必不将我的灵魂撇在阴间,也不叫你的圣者见朽坏。
Therefore my heart is glad, and my glory rejoiceth: my flesh also shall rest in hope.
For thou wilt not leave my soul in hell; neither wilt thou suffer thine Holy One to see corruption.

你必将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满足的喜乐;在你右手中有永远的福乐。
Thou wilt shew me the path of life: in thy presence is fulness of joy; at thy right hand there are pleasures for evermore.

颂祷Praise and Prayer

上主,我们怀着沉重之心来到主的施恩座前向你感恩,蒙福的弟兄欣恒和姐妹丽思已经见证了一切可见的或不可见的事物,都不能阻止他们得着基督。
Heavenly Father, with a heavy heart, we approach your seat of mercy to give our thanks to you.   Our blessed brother Xinheng and sister Lisi have testified that nothing, neither visible nor invisible, could keep them from gaining Christ.

他们面对敌人的肉体摧残,甚至魔鬼的百般折磨,然而,只要能够得着耶稣基督,他们都欣然接受。因为基督所喝的杯,他们也要喝。他们为自己能配得分享主的受难而喜乐,他们毫无保留的将身体当作馨香的祭物全都献予主。
To gain Jesus Christ, they gladly received their suffering, be it the physical assault from their enemy or the various forms of torture from the Evil One, because the cup Christ drank from, they also drank from it.  They rejoiced in being worthy of sharing in the suffering of their Lord and without any reservation, they gave up their lives as pleasant offerings to their Lord.

他们知道,敌人可以杀死他们的身体,却无法杀死他们的灵魂。有一天,他们要复活,进入完全的荣耀。尽管在殉道过程中,身体经受极大的痛苦考验,黑暗势力显得咄咄逼人,令人难以承受。
Because they knew the Enemy could only kill their bodies, not their souls.  They knew that day shall come when they will be raised from death and enter into full glory, although their bodies had to endure excruciating pain when they laid down their lives for their faith, and darkness appeared intimidating and undefeatable.

然而,他们对主的忠贞和对复活的盼望独挡来自恶魔的各样攻击,忍受种种折磨,好像急着去见基督一般;以此证明,现在的苦楚若比起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
However, in their faithfulness to their Lord and their hope for resurrection, they resisted the attack from the Evil One and endured every form of torture, as if they were eagerly expecting to see Christ; thereby they testified to us: our present sufferings are not worth comparing with the glory that will be revealed in us.

上主也正是这样的爱我们,甚至赐下独生子耶稣基督,并且牺牲了生命,赐予我们永生。我们为这永生赏赐,为主保守殉道者向主献上颂赞,这都是靠着我们主耶稣的圣名,阿们!                      
Indeed our Heavenly Father loved us this much!  He gave his only begotten son Jesus Christ to die for us so that we could have eternal life.  In the name of our Lord Jesus, we give our praise and thanks to our Lord, for the gift of eternal life and your preservation of the martyrs.  Amen!

鲜花礼Offering of Flowers
点烛礼Candle Lighting
唱诗Hymns of Praise:与主接近歌Nearer My God To Thee

更加与主接近
更加接近
纵使在十字架
高举我身
我心依然歌咏

副歌:
更加与主接近
更加与主接近
更加接近

Nearer, my God, to Thee, nearer to Thee!
E'en though it be a cross that raiseth me;
Still all my song shall be nearer, my God, to Thee,

Chorus:
Nearer, my God, to Thee, nearer to Thee!

虽在旷野远行
红日西沉
黑暗笼罩我身
依石为枕
梦里依旧追寻

Though like the wanderer, the sun gone down,
Darkness be over me, my rest a stone;
Yet in my dreams I'd be nearer, my God, to Thee,
Nearer, etc.

忽有阶梯显现
上达天庭
一生蒙主所赐
慈悲充盈
欣看天使招迎

There let the way appear steps unto heav'n;
All that Thou sendest me in mercy giv'n;
Angels to beckon me nearer, my God, to Thee,
Nearer, etc.

醒来赞美满心
思想光明
愁心之中见主
石坛为证
苦痛也使我心

Then with my waking thoughts bright with Thy praise,
Out of my stony griefs Bethel I'll raise;
So by my woes to be nearer, my God, to Thee,
Nearer, etc.

喜乐如翼加身
向天飞升
超过日月星辰
上进不停
我心依然歌咏

Or if on joyful wing, cleaving the sky,
Sun, moon, and stars forgot, upwards I fly,
Still all my song shall be, nearer, my God, to Thee,
Nearer, etc.


读经:永生确据Assurance of Eternal Life

启:我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你要写下:从今以后,在主里面而死的人有福了!”圣灵说:“是的,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做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们”。
And I heard a voice from heaven saying unto me, Write, Blessed are the dead which die in the Lord from henceforth: Yea, saith the Spirit, that they may rest from their labours; and their works do follow them.

会众:因为主必亲自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和天使长的声音,又有神的号吹响,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
All: For the Lord himself shall descend from heaven with a shout, with the voice of the archangel, and with the trump of God: and the dead in Christ shall rise first:

启:并且耶和华救赎的民必归回,歌唱来到锡安,永乐必归到他们的头上他们必得着欢喜快乐,忧愁叹息尽都逃避。
Therefore the redeemed of the LORD shall return, and come with singing unto Zion; and everlasting joy shall be upon their head: they shall obtain gladness and joy; and sorrow and mourning shall flee away.

会众:所以,我亲爱的弟兄们,你们务要坚固,不可摇动,常常竭力多做主工,因为知道,你们的劳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
All: Herefore, my beloved brethren, be ye stedfast, unmoveable, always abounding in the work of the Lord, forasmuch as ye know that your labour is not in vain in the Lord.

证道Message:傅希秋牧师 Rev.Bob Fu

插播家属的现场视频:我是李欣恒的妈妈:刘红英,作为母亲,我的心十分伤痛,但我知道,我的儿子去了哪里。我知道他在那里有平安,我也知道我们有盼望,我们还有相聚的一天,永远不分开。

有人说我是伟大的母亲,我知道我十分不配。我的儿子也曾经十分叛逆,是神听了我的祷告,是神改变了他。

我感到对儿子最亏欠的是,我对我儿子的了解是在他走了之后,我翻开他的微信,他给我的留言,我才知道他被主如此地改变。

2017年4月25日晚上8:50,是儿子给我的最后留言。当时,老师让视频通话,我正好不在家,就没有通成,儿子给我语音留言。没想到这成了儿子最后的声音。儿子说:十分珍贵的10分钟……2016年,儿子去约旦短宣,他说:15天不是结束,走了后我还会再来……

儿子走了,我的心十分伤痛,但我知道,他是为主的名去的。走上这条殉道之路,是主赐给他的荣耀。他走过的路,他洒下的血,必将换来福音的丰收。我相信,这是我儿子配得的荣耀。我感谢主,我为我儿子骄傲。我相信,我们还会在天国相见。

回应诗Hymn in Response:万古磐石歌Rock of Ages

万古磐石为我开,容我藏身在主怀,
兵丁举枪伤主胁,立时流出水与血,
双重医治我罪过,罪刑,罪权皆得脱。

Rock of Ages, cleft for me, let me hide myself in thee;
let the water and the blood, from thy wounded side which flowed,
be of sin the double cure; save from wrath and make me pure.

纵然勤劳不甘休,亦不能达主要求,
纵然心能以持久,纵眼泪永远淌流,
仍不能赎我罪尤,惟有主能施拯救。

Not the labors of my hands can fulfill thy law's demands;
could my zeal no respite know, could my tears forever flow,
all for sin could not atone; thou must save, and thou alone.

两手空空到主前,只有紧依十架边,
赤身求主赐衣服,无依靠望主恩勖,
污秽奔至活泉旁,求主洗我免灭亡。

Nothing in my hand I bring, simply to the cross I cling;
naked, come to thee for dress; helpless, look to thee for grace;
foul, I to the fountain fly; wash me, Savior, or I die.

当我今生年日逝,到临终双目垂闭,
当飞上华美天堂,觐见主在宝座上,
万古磐石为我开,容我藏身在主怀。

While I draw this fleeting breath, when mine eyes shall close in death,
when I soar to worlds unknown, see thee on thy judgment throne,
Rock of Ages, cleft for me, let me hide myself in thee.


读经:天国冠冕Crowns in Heaven
启:弟兄胜过它,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
And they overcame him by the blood of the Lamb, and by the word of their testimony; and they loved not their lives unto the death.

会众:又有人忍受戏弄,鞭打,捆锁,监禁,各等的磨炼,被石头打死,被锯锯死,受试探,被刀杀,披着绵羊山羊的皮各处奔跑,受穷乏,患难,苦害,在旷野,山岭,山洞,地穴,飘流无定,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
All: And others had trial of cruel mockings and scourgings, yea, moreover of bonds and imprisonment: 37They were stoned, they were sawn asunder, were tempted, were slain with the sword: they wandered about in sheepskins and goatskins; being destitute, afflicted, tormented; (Of whom the world was not worthy:) they wandered in deserts, and in mountains, and in dens and caves of the earth.

启:我现在被浇奠,我离世的时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
For I am now ready to be offered, and the time of my departure is at hand. 7I have fought a good fight, I have finished my course, I have kept the faith:

会众: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祂显现的人。
All: For I am now ready to be offered, and the time of my departure is at hand. 7I have fought a good fight, I have finished my course, I have kept the faith:

启:我却不以性命为念,也不看为宝贵,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从主耶稣所领受的职事,证明神恩惠的福音。
But none of these things move me, neither count I my life dear unto myself, so that I might finish my course with joy, and the ministry, which I have received of the Lord Jesus, to testify the gospel of the grace of God.
会众:你务要至死忠心,我就赐给你那生命的冠冕。
All: be thou faithful unto death, and I will give thee a crown of life.

齐合: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
All: Verily, verily, I say unto you, Except a corn of wheat fall into the ground and die, it abideth alone: but if it die, it bringeth forth much fruit.

唱诗Hymns of Praise:奇异恩典Amazing Grace

奇异恩典,何等甘甜,
我罪已得赦免;
前我失丧今被寻回,
瞎眼今得看见。

Amazing grace! how sweet the sound
That sav'd a wretch like me!
I once was lost, but now am found,
Was blind, but now I see.

如此恩典,使我敬畏,
使我心得安慰;
初信之时,即蒙恩惠,
真是何等宝贵!

'Twas grace that taught my heart to fear,
And grace my fears reliev'd;
How precious did that grace appear
The hour I first believ'd!

许多危险,试炼网罗,
我已安然经过;
靠主恩典,安全不怕,
更引导我归家。

Thro' many dangers, toils, and snares,
I have already come;
'Tis grace hath brought me safe thus far,
And grace will lead me home.

将来禧年,圣徒欢聚,
恩光爱谊千年;
喜乐颂赞,在父座前,
深望那日快现。

When we've been there ten thousand years
Bright shining as the sun,
We've no less days to sing God's praise
Than when we've first begun


生平简介Eulogy

我们主内弟兄李欣恒(当地名:达伍德Dawood)),孟丽思(当地名:穆萨Musa)蒙主差遣,于2016年11月份通过中、韩差会去巴基斯坦西南部俾路支省首府奎达的真纳镇宣教,并在那里开设中文学校,一边从事中文教育,一边学习当地乌尔都语,了解巴国风俗民情。
Sent by a Chinese and Korean missions organization, our brother in Christ Li Xinheng (Local name: Dawood) and sister in Christ Meng Lisi (Local name: Musa) went to the Zhena district of Quetta, the provincial capital of Balochistan province in southwest of Pakistan in November 2016. They started a Chinese school there and while teaching Chinese, studied the Urdu language and learned the local culture.

巴基斯坦奎达市是武装冲突,恐怖分子活跃的高危地区。今年5月24日,欣恒和丽思像往日一样,离开所在的语言学校,准备与另一名温州姐妹外出就餐时,遭三名伪装成警察的“伊斯兰国”(IS)武装歹徒持枪拦截,温州姐妹在绑匪鸣枪恐吓路人时侥幸逃脱,但欣恒和丽思被武装分子劫持塞进无牌的汽车中带走。
The city of Quetta in Pakistan is a region where military conflicts and terrorists are active. On May 24, like any other ordinary day, Xinheng and Lisi left the language school and were about to dine out with another missionary from Wenzhou, China when they were abducted by three armed ISIS members disguised as policemen. The missionary from Wenzhou narrowly escaped when the kidnappers fired shots and intimidated passersby, but Xinheng and Lisi were taken by the gunmen to a car without a license plate.

事发时,一名巴基斯坦男子试图帮助他们脱离绑架而受伤住院。中国外交部在5月25日表示中国政府高度重视海外中国公民安全,谴责一切形式的人员绑架行为,称会同巴方一道尽最大努力,争取中方被绑架人员早日安全获释。
When the abduction happened, a Pakistani man who tried to help was injured and hospitalized. Chinese foreign ministries declared on May 25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ould pay close attention to the safety of China citizens abroad and would denounce any kind of kidnapping. They also claimed that they would try their best to work with the government of Pakistan to secure the release of these kidnapped Chinese citizens.

巴基斯坦特种兵在奎达市南部默斯东(Mastung)地区展开军事行动,清剿与“伊斯兰国”有联系的武装份子。军方调集特种部队经过数天侦查,最终锁定武装分子藏身于俾路支省默斯东地区的山洞。政府军在6月2至4日发起突袭,由于该处山区地形险峻复杂,通道狭窄,车辆难以通过,营救部队只能步行。
The special forces of Pakistan launched military operations in Mustang, south of Quetta, trying to clear out all the military gangs related to ISIS. After days of investigation, they finally located armed men in a cave in Mustang. The army started an attack on the early mornings of June 2 and 4. As the area twisted with narrow passages, the government force could only travel on foot, as no vehicles could get through.

政府军与武装分子多次驳火,击毙12名恐怖分子,缴获一批武器和弹药,军方也有8人受伤,其中两人伤势较重。军方称发现用于绑架的私家车,但未找到二人。6月6日,中国的“凤凰网”一度报道巴方军队在奎达附近“成功营救”了两名中国人质。
The government army fired at the armed men, killed 12 terrorists, and secured the arms and ammunition. Eight members of the strike force were injured and two of them were seriously wounded. The government force found the kidnappers’ car but not the two people. On June 6, the Phoenix network of China falsely reported that the Pakistani strike force succeeded in rescuing two hostages near Quetta.

但是,6月8日,“伊斯兰国组织”(ISIS)对外宣布,两名被绑架的中国人质被其杀害。次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和巴基斯坦内政部长阿里汗(NisarAliKhan)证实他们已遭杀害。
On June 8, however, ISIS publically announced that the two hostages had been killed. The next day, the spokespersons of China’s Foreign Ministry and the Prime Minister of Pakistan Nisar Alikhan confirmed that the deaths.

6月13日,“巴基斯坦基督教大会”(Pakistan Christian Congress)在“巴基斯坦基督教邮报”(Pakistan Christian Post)上发表文章,该组织主席巴替(Nazir S Bhatti)博士谴责巴军方对中国传教士保护不利,指责军方在事发后没有尽力救助人质,而是先采取轰炸,清剿恐怖分子的军事活动。
On June 13, the Pakistan Christian Post published an article by the Pakistan Christian Congress, in which Dr. Nazir S. Bhatti criticized the operation, saying that Pakistan did not do enough to protect the Chinese missionaries. Instead of trying to rescue the hostages first, they focused on bombing and attacking the terrorists.

欣恒和丽思被绑架的消息传开后,他们的朋友艾莎称:简直不敢相信,就在前一天,两人和另外一名中国女孩才在她家中做客,并度过了一段非常愉快的时光。震惊之余,艾莎一直哭泣着为两人祈祷。欣恒和丽思每周一次去艾莎家,教她中文,一起唱歌,一起看电影,度过非常快乐的时光。
When the news of the kidnapping of Xinheng and Lisi spread, their friend Elsha said she could not believe that only one day before they were taken, they had visited her with another Chinese girl. In shock, Elsha cried and prayed for them. Xinheng and Lisi had visited Elsha once a week to teach her Chinese, sing songs, and watch movies.

由于俾路支省是不稳定区域,艾莎曾建议两人找私人保镖,他们表示「巴基斯坦人非常友好,我们相信巴基斯坦人」,不料传出噩耗,让艾莎非常难过。
Because Balochistan is an unstable place, Elsha once suggested they should find a personal guard, but they said they believed the Pakistani people were friendly.

欣恒和丽思遇害在中国引起广泛关注,大家焦急等待进一步消息。到了9月,欣恒和丽思的父母接到中国安全部门的信息要求作血样检查,显示巴基斯坦警方已经找到两人的遗体,两人身份终于得到证实。双方父母委托中驻巴使领馆处理善后事宜,11月2日,欣恒和丽思的骨灰运回家乡。
The deaths of Xinheng and Lisi drew great attention in China. People anxiously waited for further news. Parents of Xinheng and Lisi received request for a blood test from China’s security department, which revealed their bodies had been found by the police of Pakistan. Through this, their identities were confirmed. Their parents went to the embassy of Pakistan in the aftermath. On Nov. 2, the ashes of Xinheng and Lisi were sent back home.

李欣恒,1993年出生,湖南衡阳人,父母都是虔诚的基督徒。欣恒毕业于陕西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在大学读书期间参加学生团契,毕业后到浙江宣教学院学习。欣恒学习过阿拉伯语,亚兰语和英语。
Li Xinheng was born in 1993 in Hengyang, Hunan. His parents are devoted Christians. Xinheng graduated from Xi’an University of Electronic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nd joined a student fellowship while he was studying in university. After graduation, Xinheng went to Zhejiang mission seminary to study. He had learned Arabic, Aramaic, and English.

在抵达巴基斯坦前的半年去过约旦,卡塔尔等地,他的脸书帐户上有一些在约旦的照片和文字,其中一张是他用石头砌起的“Maranatha”字样,在圣经中有“主必快来”之意。
Half a year before he went to Pakistan, he visited Qatar and Jordan. On his Facebook, he posted some pictures and notes about his visit to Jordan. One of the pictures was a stone monument with the word “Maranatha,” meaning “The Lord is coming.”

欣恒的邻居评价他:聪明智慧,能干,有爱心;大学同学为他的遇难而难过流泪,他的同学说,欣恒才华出众,具有感染力,领导力。巴基斯坦奎达人说他是:一个精力充沛,热爱帮助别人,不知疲倦,带给人温暖的青年。
Xinheng’s neighbor described him as smart, capable, and loving. All his colleagues were sad about his death. One of his classmates said Xinheng was outstanding, with a contagious happiness and great leadership skills. The local Quetta people said he was a young man that was full of energy, loving others, never tiring and helping others and bringing warmness to others.

孟丽思,1991年出生,湖北鄂州人,从小随母亲做礼拜,华中师范大学网络学院学前教育专科毕业,后在武汉市区上班。丽思姊妹生前对殉道的事似有预感,她在微信个性签名上写着:「一个生命的摆上可以换来一个民族的复兴,我想那也足矣了。」
Born in 1991 in Ezhou, Hubei, Meng Lisi went to church with her mom from a young age. She graduated from Network College of Huazhong Teachers’ University, majoring in preschool education. After her graduation, she went to work in Wuhan, Hubei. Before her martyrdom, her WeChat signature seemed to predict what would happen to her: “If one life lost can rejuvenate a nation, it is worth the cost.”

孟丽思曾于2016年7月18日从北京经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后入境巴基斯坦,8月1日飞返新疆乌鲁木齐,再回到湖北家中。这次她最后一次与父母的见面。
Meng Lisi flew to Istanbul, Turkey on July 18, 2016, from Beijing and then to Pakistan. She flew back to Urumqi, Xinjiang on August 1, then returned home in Hubei, which was the last time she met with her parents.

同年9月19日,丽思和欣恒一起从山东烟台前往韩国仁川,10月2日一同返回,10月18日从北京飞往泰国曼谷,11月中再前往巴基斯坦,直至遇害。
On Sept. 19 of the same year, Lisi and Xinheng went to Renchuan, South Korea from Yantai, Shandong. On Oct. 2 they returned back to China together before going to Bangkok, Thailand on Oct. 18. In November, they headed back to Pakistan again, where they were killed.

欣恒和姐妹丽思二人在临终前,口鼻流血,双目紧闭倒在血泊中,画面环境昏暗,周边有石块,杂草等,有一名男子用英文旁白说「这是中国人」,画面中依稀可听到喘息声。
Before Xinheng and Lisi died, a video broadcast showed both of them laying in pools of blood, with blood flowing from their mouths and noses. Their eyes were shut and the scene was very dark. There were rocks and grass surrounding them, and one man said in English that they were Chinese. In the scene, the sound of breathing was faintly heard.

“殉道者之声”已将宣教士这段喘息“声音”保存下来,这“声音”将成为末日圣徒审判恶人的证据,这“声音”将传播四方。殉道者的生命“因信活着”,这生命的呼喊永不停歇,绵绵不绝,源远流长。
Voice of the Martyrs recorded that sound and it has become the evidence for the saints to judge the wicked people at the end of the world. The voice will be broadcast everywhere in the world. These martyrs live because of faith. Their shouts will never stop, continuing forever.

如今,欣恒和丽思卸下劳苦,在主里享受安息。他们的身躯重返故地,我们虽有诸多的不舍,但主耶稣是我们的盼望。在那日,主必亲自擦去我们的眼泪,不再有疼痛,哭号,我们将与千万众圣徒一起,在永恒中敬拜那为我们被杀又死而复活的羔羊耶稣基督!
Now, Xinheng and Lisi’s burdens are relieved and set aside. They enjoy the peace in the Lord. They are back to their true country. Although it is difficult to say goodbye, Jesus is our hope. When that day comes, The Lord will wipe out our tears. There will be no more pain or crying, We will be with thousands of saints and worshipping Jesus Christ, the lamb who died and was resurrected!

我们主内的骨肉至亲 - 欣恒,丽思,愿你们安息!
Our dearest sister and brother in Christ, Xinheng and Lisi, may you rest in the Lord.

安慰祷告Prayers of Comfort

上主,祢是孤儿之父,寡妇的伸冤者,我们因痛失这两位殉道的弟兄和姐妹,而满怀敬畏及忧伤地来到祢面前。这是祢教会面临试炼及艰难的时刻,但慈悲的天父,总叫我们的心满得那安慰,祢的慰藉从未消逝,永不失效。
Our Father in Heaven, you are the father of the fatherless and the defender of widows.   We come before you with hearts filled with awe and grief because of the martyrdom of a dear brother and a dear sister in Christ.   This is a time of trial and suffering for your Church, but because of your mercy, you comfort our hearts with great comfort.  Consolations from you never faint away and never become futile.

我们为这些因祢名的缘故付上生命代价的信心伟人,殉道的弟兄姐妹的家人向祢求告。他们留下了父母、兄姐手足以及至亲。亲爱的上主,恳求祢在诸般的患难和失丧之中安慰他们,以祢神圣的同在作为他们的力量和支撑。
We pray for the family of our martyred brother and sister, who, out of great faith, laid down their lives for your name.  We pray for their parents and siblings they left behind.  Dear Heavenly Father, we pray that you comfort them in the midst of their multitudes of suffering and loss, and strengthen and sustain them with your holy presence.

求祢俯就造访他们、鼓舞他们。在他们所面对的财务、灵性扶持、情感情绪的安抚需要上,请透过我们这些还存留在世上的基督肢体去帮助他们。让我们同心关照以激励他们。
May you meet them where they are and cheer them up.  Please meet their financial, spiritual and emotional needs through us, the surviving members of the Body of Christ.  Use us to support them and encourage them.

恳求主助佑这些遗下的家人,来印证没有任何事物能叫他们与基督的爱隔绝,不论患难,沮丧,逼迫,危险,失丧,是死,是生,是天使,掌权的,…全都不能!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奉我们的救主那以自已的血为我们付了赎价的耶稣基督之名祷告。阿们!                      
Lord, may you sustain and bless their family members and give them the conviction that nothing --- whether it’s suffering, frustration, persecution, danger, loss, death, life, angels or any powers --- nothing will be able to separate them from the love of Christ!  In all these things, we are more than conquerors through our Lord who loved us.  In the name of our Savior Jesus Christ who paid our ransom with his own blood we pray.  Amen!

默哀A Time of Silence for Remembrance 
瞻仰Admiration
致谢Acknowledgements(傅牧 Rev.Bob)

(李欣恒弟兄母亲通过微信语音发言,由于在讲道中,她已经录制另一段视频,在现场追思礼拜时就没有再播放下面原先预备的发言内容,为让读者更多的了解这个家属,这里就将发言稿完整的帖出来。)

他们被抓的时候,一共三人,其中一个人被踹了下来,因为他们要找的是另外一个孩子,没有找到。被踹下的孩子回来说,欣恒非常冷静,一点不紧张,可能早就预见到这一天会到来。
When they were arrested, a total of three people, one of whom was kicked down, because who they were looking for was another child, did not find. The kid who was being kicked back said that Xinheng was very calm and not nervous at all. He may had foreseen that this day would come.

真的很感谢主!他没有哀求、没有妥协。我们知道,被抓后十几天的时间,没有任何人承担这个责任,没有人出面负责任。他们没有回头。即使被放了又怎么样,为信仰和生命选择,没有妥协。
Really thank the Lord! No begging, no compromise, we know that there were ten days in the middle of this time, no one to assume this responsibility, no one come to take responsibility. They did not look back, what would come even though they had been released, they chose for their faith and life, did not compromise for the sake of faith.

为了信仰,他们在里面坚持自己的信仰,这是我们父母非常大的安慰,是的,我们都要效法耶稣基督。宁愿把生命摆上,也不向魔鬼撒旦妥协,杀生命的没关系的,就怕又杀生命又杀灵魂的,那是最可怕的。我很感恩。谢谢你们。
They insisted on their faith in it, which is a great comfort for us parents. Yes, we must follow Jesus Christ. Even if sacrifice life, never compromise to Sadan. It is the most terrible to have life and soul both killed rather than only have life killed. I am very grateful, thank you.

谢谢你们对我们的关心和代祷,我们夫妻很感恩,我们现在知道他们也回国了,我们已经从想念当中走出来了。因为我们知道孩子是有盼望的,我们的孩子到哪去了,我们心里是最清楚的。在不久我们会见面,永远在一起的,他虽然遇到苦难,他也息了自己的工。
Thank you for your concern and intercession for us, we are really grateful, we now know that they have returned to China, we have come out of the miss. Because we know that our child has hope, and we are very clear where our child went, and our hearts are the clearest. In the near future we will meet and be together forever. Really, though he had been suffering, he also took his own labors.

我真的很感恩,弟兄姐妹的言语会激励更多的人走出去。也愿我能够重新站立起来,重新做一个宣教士的母亲。因为我一直对代祷非常有负担。我的好孩子是我亲口献祭给耶稣的,当时我是这样说的,我的孩子能够去偿还中国人欠下的血债,这是神给我的恩典。
Really I am very grateful, the words of brothers and sisters, will inspire more people to go out. May I also be able to stand up again and be a missionary’s mother again. Because I have special responsibility on intercession. My good boy was a sacrificial offering to Jesus himself. At that time, I said so. My child was able to repay the blood debts owed by the Chinese. This is the grace God has given me.

我说,他要走到一国去,必要成为一国的祝福,最大的祝福!是的,这是我的祷告,我一直的祷告。我们教会多少弟兄姐妹,因为这个宣教祷告,我一直有负担,所以感谢主啊。
I said that he wants to go to a country and must become the blessing and best wishes of the country! Really, this is my prayer, I have been praying. How many brothers and sisters in our church, because of this missionary prayer, I have always had a special responsibility, so thank God.

谢谢弟兄姐妹,特别感谢耶稣,能够拣选欣恒这样的孩子。真的,我们感谢主。我们感恩,我们为孩子感恩。但是我们想,每个弟兄姐妹所做的,必须要荣耀主的名。不为自己、某某人的荣耀或教会的荣耀,凡事我们荣耀耶稣基督的名。这是我们家人的喜悦,也是我们大家的喜悦,感谢主。
Thank you, brothers and sisters, thank you, Jesus, especially thank you. Can pick Xin Heng, can pick such a child. Really, we thank the Lord. We are grateful, our children are grateful. But we think that every brother and sister must glorify the name of the Lord. Do not for yourself, someone's glory, or church glory. It is all we need for glory, which we also want of Jesus Christ. It is also the joy of our family, and thanks to the Lord, this is our joy.

报告Announcements
散会诗Hymn for Dismissal(再相会)

愿主同在直到再相会
主为良师常指导你
主为牧人常养护你
愿主同在直到再相会

副歌
再相会 再相会
靠主恩得再相会
再相会 再相会
愿主同在直到再相会

God be with you till we meet again
By His counsels guide, uphold you
With His sheep securely fold you
God be with you till we meet again

Till we meet, till we meet
Till we meet at Jesus' feet
Till we meet, till we meet
God be with you till we meet again

愿主同在直到再相会
主展全能羽翼护你
主赐日用粮食养你
愿主同在直到再相会

God be with you till we meet again
Neath His wings securely hide you
Daily manna still provide you
God be with you till we meet again

愿主同在直到再相会
生活危难虽侵扰你
仁爱圣臂必卫护你
愿主同在直到再相会

God be with you till we meet again
When life's perils thick confound you
Put His loving arms around you
God be with you till we meet again

愿主同在直到再相会
爱的旌旗常率引你
死的冷波不能伤你
愿主同在直到再相会

God be with you till we meet again
Keep love's banner floating o'er you
Strike death's threatening wave before you
God be with you till we meet again


祝福祷告Benediction(傅希秋牧师 Rev.Bob Fu)
殿乐Postlude
(原准备播放“使命”这首由韩国人创作的诗歌,歌词内容与宣教士的事迹贴近,宣教士正是接受过韩国教会在中国开展的培训。在这次现场聚会时,改为美国人熟悉的诗歌,钢琴演奏作为殿乐。)
“使命”歌曲参考来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ZkrQpvf7jU

追思礼拜推特直播链接:
对华援助协会脸书官方网页:https://www.facebook.com/chinaaidchinese/?ref=bookmarks
追思礼拜Youtube直播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time_continue=2&v=SS1p_LQ04H4
追思礼拜程序中文版(供中国境内参考使用的版本)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COrYG5FKMM3G4nE5zHnAhKehjCzt2xcZ9wpETqxp7s0/edit

相关报道
殉道者父母望给儿子举办追思礼拜 得到有益建议http://www.chinaaid.net/2017/10/blog-post_87.html
湖南湖北教会将为宣教士在两地分场举行追思礼拜http://www.chinaaid.net/2017/11/blog-post_8.html
宣教士的首场追思礼拜在武汉低调举行http://www.chinaaid.net/2017/11/blog-post_5.html
殉道者骨灰返回故里 湖南追思礼拜受阻http://www.chinaaid.net/2017/11/blog-post_4.html
在巴丧生的殉道者遗体已被找到 善后事宜正处理中http://www.chinaaid.net/2017/10/blog-post_20.html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